第五章 周松春的小女儿


本站公告

    一天,姬季远是上夜班。晚饭后,他想再睡一会儿。但刚睡着,却给人推醒了,坐起来一看,是周江净。</p>

    “快起来!快起来!有事体!”周江净,急急地说着。</p>

    “啥事体啦?急吼吼额?”姬季远,不耐烦地问他。</p>

    “侬勿要管,反正是好事体,侬跟吾走。”周江净,拉着他要走。</p>

    “格吾衣裳,总要穿额伐?”姬季远,穿上了军装。</p>

    两个人一起,骑着自行车。来到了吴江路、QH路口的,一个大门朝北的弄堂。进去后,把车停在了,一栋房子的门口。两个人一起,走了进去。</p>

    “格是吾战友,叫姬季远。”周江净介绍着。</p>

    “您们好!”姬季远见对方,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相貌堂堂的男子。旁边站着一个,约四十来岁的女的,应当是他的老婆吧!</p>

    “格是吾朋友,原来是,SH工人队额,主力分球手。阿拉叫伊“鹦鹉”,格是阿嫂。”周江净介绍着。</p>

    “侬好!”他们俩个,同声地招呼着:“坐伐!”姬季远坐了下来。阿嫂倒了一杯开水。</p>

    “谢谢!”姬季远莫名其妙。也不知道,到这里来干什么?有什么事要做?莫不是让自己,去SH工人队打球吧?这也太玄了,王友芳不是说自己,个子不够高吗?</p>

    “侬是,那一年生额啊?”阿嫂,笑吟吟地问着。</p>

    “一九四九年,阿拉两个人,是同年额,吾大两个月。”周江净抢着回答。</p>

    “侬今年,刚刚从部队里回来啊?”阿嫂又问。</p>

    “是额!吾三月初,回到SH额。”姬季远回答。</p>

    “格侬住勒,啥地方呐?”阿嫂又问。</p>

    “吾住勒‘静安别墅’,一百廿二号三楼。”姬季远干脆,全说了干净,免得一次一次地被问了。</p>

    “三层楼,就侬一家人家啊?”阿嫂,惊奇地又问。</p>

    “这不是,在调查户口吗?哪有问得,这样仔细的?”姬季远腹诽着,但还是,耐心地回答着:“是额,就吾一家人家,就吾同吾爷两额人。”</p>

    “‘静安别墅’三楼,就侬同侬爷,两额人?”阿嫂,瞪大了眼睛又问。</p>

    “是额,一间大房间,一间小房间,一间汏浴间,一只晒台,煤气灶,勒楼梯旁边额。”姬季远干脆把,她要问的话,一股脑儿全说了出来,他以为这下应该,没有什么话要问了吧?</p>

    “格侬额,兄弟、姐妹呐?”阿嫂,还有问题问。</p>

    “吾是独养儿子,没有兄弟、姐妹!”姬季远回答。</p>

    “喔育!格侬屋里额房子,老舒服格勒噢?”</p>

    “没有!没有!还可以。”姬季远回答。</p>

    嫂子,又闲聊了一会儿,推说她有点事,就出去了。</p>

    “鹦鹉”,也不太爱说话。姬季远便开始,打量着这间房间了。</p>

    房间挺大的,有二十三、四个平方米吧?但房间中央,摆放了两只床,这房间,就显得有些挤了。</p>

    再一看,那两只床,竟然很不一般。床头床尾,都镂刻着,精美的花饰。有花卉,还有鸟兽,看上去栩栩如生。他不由得,多看了几眼。</p>

    “格是一套,红木额对床。”“鹦鹉”见姬季远有兴趣,便打开了话匣子:“一九六六年,阿拉两额人,勒南京西路对过额,‘南京西路旧货商店’,看见格一只床,标价五十块洋鈿,阿拉当场,就买了下来。后来听店员讲,其实,格床是对床,一共有两只,一式一样额。昨天,刚刚拨人家,买了一只去,也是五十块洋鈿。阿拉就打听到了,格家人家,就买了礼物,寻上门去,搭伊拉商量。能勿能让拔阿拉,凑成一对嘛?伊拉一开始,坚决勿肯。还讲:‘格你们让拨阿拉,勿是也,凑成一对了吗’?后来,阿拉两额人,一趟又一趟上门,终于感动伊拉勒,六十元洋鈿,让拨阿拉了。格勿是,就凑成一对勒吗?”他难得,有那么好的谈兴,侃侃而谈着,“后来,请专家来鉴定过勒,是酸枝木额,属于老红木额一种,年代大概勒,清朝‘道光’或者‘咸丰’朝代伐,格是古董啊!”他得意地介绍着。</p>

    “一对‘道光’或‘咸丰’朝代额,古董对床,只有一百十块洋鈿,格也只有,勒一九六六年,才会有额啊。”姬季远想:“格现在外头,卖多少钞票呐。”</p>

    “加一只零,一千一百元!也勿要想买到。再过几年,要上万。”“鹦鹉”得意地说。</p>

    “真是不可思议啊?一百多块的东西,几年后要上万。”姬季远如是地想着。</p>

    阿嫂回来了,她掩不住,脸上的喜色,在桌子边,坐了下来,一遍又一遍地,望着门口。</p>

    来了,来了一个女孩,矮矮、粗粗的,讪讪地答讪着。</p>

    “你们,夜饭吃勒伐?”她漫无目的地问着。目光却在,姬季远的脸上、身上扫来扫去,姬季远给她看得,很不自在。</p>

    “吃过勒,你们,夜饭吃勒伐?”嫂子也有一搭,没一搭地问着。</p>

    “刚刚吃过,阿拉爷,今天回来得晚。伊拉勒商量,重新组织,滑稽剧团额事体。”女孩得意地回答,说起了她的爸爸,她似乎两眼,都放出了光芒。</p>

    “侬爷现在,也忙得勿得了啊。”阿嫂应筹着。</p>

    女孩,说了一小会儿,就告辞走了。</p>

    阿嫂还是,一遍又一遍地,望着门口。</p>

    来了,又来了两个女孩,一个同刚刚的那个,长得很相像。但显然,年纪要小一些。另一个,显然年纪,要大一些。她却长得瘦瘦高高的。俩个女孩,漫无目的地,在房间里转了一圈。</p>

    “你们,夜晚吃过勒伐?”她们,礼貌地问候着。</p>

    “吃过了,你们夜饭,吃过勒伐?”阿嫂一板一眼地回答着。</p>

    “刚刚吃过。”俩个女孩,无心地回答着。两双眼睛,都还像上一个女孩一样,在姬季远的身上、脸上,扫来扫去,竟然毫无顾忌。</p>

    姬季远纳闷了,自己今天,怎么就,变成展览品了,“这样弄,要弄死人的?”他向周江净,横了一眼。</p>

    周江净,摆了一下手,意思是说,你别说话。</p>

    姬季远无法,拂了老友的意思,如坐针毡般地,又坐了下来。</p>

    那两个女孩,又搭讪了一会儿,便又告辞走了。</p>

    阿嫂还是,一遍又一遍地,望着门口。</p>

    推门声响起,又进来了三个女孩。有两个矮矮,粗粗的,是刚刚第一次,第二次来过的。但另一个,清秀一些的,却是第一次来,但她的一双眼睛,怎么看也感到不正常。但这又管,姬季远什么事呢?他握起水杯,喝了一口水,站起来说:“侬屋里,有客人来,吾先走了。”</p>

    “侬哪能好走呐?侬今朝勿好走!”“鹦鹉”满脸堆笑着说。</p>

    姬季远不明白了,“你们家有客人,来了一拨又一拨,来了一次又一次。同我,又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不能走?奇怪了。”他皱了一下眉头,看见周江净,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只得又坐了下来。</p>

    那三个女孩,看样子,又搭讪完了,又告辞走了。</p>

    姬季远心想,“这下该差不多了吧!今天的事,应当同自己没有关系。如果有关系的话,应当介绍啊!周江净这小子,葫芦里,又不知道卖什么药,耐心地看他怎么说吧?</p>

    门口一阵,脚步声响,这回来的人多了。门开了,进来了五个人。为首的,是一个瘦小的半老太太,大约有五十多岁的样子。脸上长了一颗,有黄豆般大的黑痣。但她的一双眼睛,却非常有神,隐含着,精明的光亮。她直视着姬季远,像是要把姬季远,看到眼里去一般:“你们夜饭,吃过勒伐?”小老太太问。</p>

    四次进门,问的话,竟然一模一样,就像事先,商量过的一样。这应当,是无话找话,应当是在,项庄舞剑,那沛公是谁呢?</p>

    “侬是,小刘额朋友啊?”老太太竟然,直冲着姬季远问。</p>

    姬季远毫无防备,被问得一愣。他定了定神,“吾是今朝,第一趟来额,吾是伊额好朋友。”他,指着周江净说。</p>

    “侬勒屋里,是独养儿子啊?”老太太又问。</p>

    “咦!她怎么知道,我又不认识她,也没有同她讲过,奇怪了?”他默默地想着,但还是,不动声色:“是额!屋里就吾,同阿拉爷两额人。”</p>

    老太太笑着,上下地看着姬季远,一阵喜色,不禁涌上了,她的眉梢,不住地点着头。</p>

    姬季远想问:“您是谁呀?”但他看了一眼周江净,只见他暗暗地,把手挥了一下,意思叫自己,不要多嘴,他也就忍住了。</p>

    今天进来的五个人,有不少相同的地方。都有一股,俨然王者的气势,虽然都很客气,但丝毫也掩盖不了,她们高高在上的姿态。她们都,不停地打量着姬季远,上、下、左、右,就像一个个裁缝,要给姬季远,做衣服似的。就是动物,这样地给,那么多的人,不停地看着,也会受不了的,何况是人。这些人,又不介绍,自己是谁。她们到底,想干什么啊?姬季远打算,要不顾一切地告辞了。</p>

    但那个老太太,领着那一群,显然是她的女儿们,一起又走了。临走时,向阿嫂招了招手。</p>

    阿嫂赶忙,跟了出去。</p>

    过了一会儿,阿嫂回来了。</p>

    “侬福气来唻!”阿嫂,嬉笑眉开地说。</p>

    “啥额福气?”姬季远,不解地问道。</p>

    “伊拉看中侬勒。”阿嫂,不容置疑地,指着姬季远说。</p>

    “看见伐!吾讲,吾额战友,伊拉肯定会,看中额伐。”周江净高兴地说。</p>

    “看中……吾?”姬季远,不解地问。</p>

    “看中侬勒!”阿嫂嬉笑着,指着他说。</p>

    “吾为啥?要伊拉看中啊?”姬季远,仍不解地问。</p>

    “侬晓得,伊拉爷是啥人?”周江净问。</p>

    “啥人?”姬季远问。</p>

    “周松春!”周江净,响亮地回答。</p>

    “周松春”,姬季远,倒是不陌生的。姬季远从小就是,听着他的滑稽戏,长大的。</p>

    周松春,同他的哥哥,姚羡双两个人。唱的滑稽戏段子,在旧社会就脍炙人口。象“学英语”,“评弹三人唱”,“十三人搓麻将”,“各地方言”,都是家喻户晓的。姬季远,尤其喜欢那个,各地方言的滑稽戏。GD口音,苏州口音,无锡口音,SD口音,苏北口音,宁波口音。学得维妙维俏。姬季远从小,就学了不老少。</p>

    “周松春!哪能呐?”姬季远问。</p>

    “周松春又上台唻!国家补拨伊,两万多块洋鈿。伊拨六个小人,一人买勒一只,欧米茄手表。五百多元洋鈿一只,结棍(厉害)伐?”周江净夸张地,瞪大了眼睛。</p>

    “格同吾,有啥搭界呐?”姬季远,还是不解地问。</p>

    “刚刚格额老太太,就是,周松春额夫人。刚刚来额,格个最小额小姑娘,就是伊额小女儿。伊看中侬唻,要叫侬,去做女婿唻!”阿嫂激动地说。</p>

    “吾又勿是,橱窗里额商品。伊拉有钞票,看中勒,就可以买额,也勿问问吾,同意勿同意?”姬季远,终于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了,他愤愤地说。</p>

    “侬勿同意?侬……勿同意?格种人家,侬还会得勿同意?”阿嫂,咤异地问。</p>

    “伊拉爷,刚刚补了,两万多块洋钿。两万多块啊?侬做三辈子,也赚不着额,两万多块啊?”周江净,惊恐地,反复地说着。</p>

    “格是,伊拉爷额钞票,跟吾搭啥额界,要侬大惊小怪。”姬季远,不满意地,横了周江净一眼说。</p>

    “啊呀!格种人家,打勒灯笼,也寻勿着额,侬还有啥额,勿满意额呐?”“鹦鹉”大哥,也不满地,指责着姬季远。</p>

    姬季远,给他们说得,已无话可说了。但他的想法,确实同他们三个人,都不一样啊。但他看得出来,他们都是好意,都是为了他好,他一时也讲不出,什么话来了。</p>

    “伊拉讲,明朝,是勿是叫侬……噢!是请侬,到伊拉屋里,去坐坐。明朝下半天,侬看哪能?”阿嫂,用充满了期待的目光,看着姬季远说。季姬远,要讲的话,已经到了嗓子口了,但望着那三双,期待而又焦急的眼光,便又咽了下去:“好伐!”他无奈地说。</p>

    “明朝,侬到格里来,吾陪侬过去。”阿嫂,又仔细地说。</p>

    姬季远,点了点头。</p>

    第二天下午,大约,两点钟的样子,周江净来了,他特意调休的啊!这小子起劲得,这个样子。姬季远,没好气地看着他。也只得随着他,骑着自行车走了。周江净就坐在,“鹦鹉”大哥的家,等着姬季远的消息。</p>

    说实在话,他们要“配给”他的,那个女朋友,长得什么样子,姬季远也不清楚。因为他,从来也没有,盯着女人看的习惯。</p>

    大房间里坐着,一房间的人。那个瘦瘦的,高一点的,显然是大姐。她在弹着琵琶,水平却不怎么样。旁边坐着一个男的,他旁边坐着的,应当是那个,矮矮、粗粗的二女儿吧,两个人,在亲热地交谈着。</p>

    周松春,有六个小孩。上面是四个女孩,分别叫:大妹、二妹、小妹、小小妹。下面是两个儿子,大的叫大弟、小的叫小弟。大弟显然在隔壁,学着拉小提琴。姬季远也是,学过拉小提琴的,但没有学会,这玩意儿,要基本功,姬季远便放弃了。</p>

    “小小妹”,坐在姬季远的斜对面。她的左眼,应当有严重的“弱视”症,这在现在,是可以用激光,进行手术的。但在当时,应该是,无药可治的吧?</p>

    “线裤漏出来了,线裤!”那个,弹着琵琶的大姐,手指着,姬季远的裤腿,威严地提醒着。</p>

    在那个年代,凡是打篮球的人,在不打篮球的时候,也喜欢穿着球衣、球裤。并喜欢在外裤下,露出一截球裤。以此表示,我就是篮球运动员。姬季远今天,穿着一条,大红色的球裤。在外裤下露出有,一寸来长的一截。</p>

    但这个“大妹”,是不懂打篮球的。她显然认为,姬季远穿着不正经,连内裤也漏了出来。她的提醒,明显地带有,鄙夷的腔调。其实姬季远的穿着,同她又有什么关系,姬季远又是,她家的什么人呢?</p>

    姬季远的心里,非常地不舒服。但他忍住了:“何必同这种,自以为高贵的女人,一般见识呢?”他伸手,把球裤,塞进了外裤里。</p>

    大弟、小弟来了,大弟还提着,他的那个小提琴。</p>

    “侬老早(以前)是当兵额啊?”小弟好奇地问。</p>

    “是额。”姬季远回答。</p>

    “侬打过枪伐?”小弟又问。</p>

    “打过。”姬季远回答。</p>

    “格侬打杀过,啥额东西伐?”小弟问。</p>

    “打杀过!有狍子,狼,狗熊。”姬季远回答。</p>

    “侬打杀过狗熊,格狗熊,有多少大?”小弟、大弟,都好奇地问着。</p>

    姬季远伸手,在头顶比划了一下,又分开两只手,往宽里比划了一下。</p>

    “介大啊!有多少重啊?”两个弟弟又问。</p>

    “应当有,六、七百斤重伐。”姬季远思量着,说:“打了三枪,没有打杀,后来用枪,捅进了,伊额咀巴里,一直捅了有介长。”姬季远用两手,比了一个距离,大约有半米来长。</p>

    坐在旁边的两个人,也停止了谈论,显然也被吸引了,目光都转了过来。</p>

    “格人,是二妹额,男朋友,叫戴年量。勒医疗器械厂,做销售额。伊讲伊拉领导,要提拔伊勒。”大弟轻轻地说。</p>

    “侬格样子,拉小提琴,老难拉得出额,侬应当,寻一个老师,从练习曲拉起。”姬季远,笑着对大弟说。</p>

    “格侬也懂啊?”大弟诧异地问。</p>

    “懂一点,但勿会拉。”姬季远回答。</p>

    “格侬会,啥额乐器伐?”大弟又问。</p>

    “都勿会,但欢喜瞎弄弄。”姬季远又回答。</p>

    “格侬弄过,啥额乐器呐?”大弟又问。</p>

    “手风琴、三弦、秦琴、洋琴、月琴、胡琴(二胡),但都是,自己白相相额,勿上台面额。”姬季远仍是,笑吟吟地回答。</p>

    老太太,买菜回来了。她见姬季远来了,很是高兴。端了一碗,莲子银耳羹,走了过来。递向了姬季远的手中,“吃一点伐”,老太太,笑吟吟地说。</p>

    姬季远不想吃,但不好意思地看着,那个老太太的,殷勤的笑容。这笑容,有十几年,没有见过了。姬季远想起了母亲,自从母亲去世以后,他再也没有见过,如此带有母爱的笑容了。他不由自主地,接过了那碗羹。</p>

    “吃伐,趁热吃。”老太太,慈祥地催着。</p>

    姬季远,无可奈何地,端起碗来,吃了一口。</p>

    “本来,格一幢房子,都是阿拉住额。伊拉爷额阿哥,本来是住勒,隔壁额一幢房子。后来房子紧张,就搬到了格里三楼,一楼又住进了一家人家。格两楼,现在只有,两间房间。屋里八个人,立也没地方立啊!唉!”她叹了一口长气。“现在伊拉爷,审查通过勒,讲要拔阿拉配房子。也勿晓得,啥时候配唻!再讲,原来额家具,全部没有了。配了房子,家具也没有,唉!”她又叹了一口长气。</p>

    “格侬现在,缺啥额家具呐?”姬季远,顺口问着。</p>

    “至少现在,缺一只‘夜壶箱’(床头柜),”老太太说。</p>

    “格吾帮侬,做好勒。”姬季远,随口地说。</p>

    “侬会做木匠?伊拉勿是讲侬,部队里是当护士额,现在勒厂里,是印花布额?”老太太,惊疑地问。</p>

    “吾勒部队里,学过木匠额。”姬季远回答。</p>

    “格好额呀!”老太太高兴地说。</p>

    “格侬,准备一些木头,吾过两天来拿。”姬季远落实着。</p>

    “好额!好额!”老太太高兴地说。</p>

    这天,姬季远上早班,下班回到家里,他先去,看了看父亲。</p>

    “侬叫人,来看房子勒?”父亲问。</p>

    “没有呀!啥人来看房子勒?”姬季远,惊奇地问。</p>

    “刚刚下半天,来了三个小姑娘。敲了门,我问伊拉寻啥人?伊拉一个也勿睬吾。就勒房间里,东看西看。后来又到汰浴间、晒台、侬额小房间看了,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走了。”父亲不满地说。</p>

    姬季远,知道是谁了,一股难以名状的怒意,从心头涌起:“神经病!”姬季远骂了一声:“下趟伊拉再来,勿打招呼,侬就拿伊拉赶出去。”姬季远愤怒地,关照着父亲,“对于把自己的父亲,视同无物的人,怎么可能同自己,在一起生活呢?”他愤愤不平地想着。</p>

    第二天,下班回到家里,小弟弟来了,正坐在了,他的亭子间里。</p>

    “啊!侬来勒,有事体伐?”姬季远问。</p>

    “寻侬,到SH来,白相相(玩玩)。”小弟弟回答。</p>

    “好额!好额!侬勒格里,住几天伐?”姬季远,高兴地要求着。</p>

    “好额呀!”小弟弟,高兴地说。</p>

    正说着,楼梯上,响起了一阵,轻轻的脚步声。两个人,向门口望去,出现的,竟然就是那个“小小妹”。她一走上来,就把门开到了底,然后,靠身在门框上。摆出了一副,生怕被别人强暴,立刻就可以,逃走的姿式。</p>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这也太做作了吧?”一股被羞辱,而引起的愤怒的感觉,由心田冉冉地升起。但姬季远忍住了,他只是冷冷地问:“有啥事体伐?”</p>

    “阿拉爷,想看看侬,侬后天夜快(傍晚),可以到阿拉屋里,来一趟伐?”那个“小小妹”,干巴巴地说。</p>

    姬季远想了想说:“吾早班下班,四点钟可以伐?”</p>

    “差勿多!”说完了,那个“小小妹”就走了,连再见,也没有说一声。</p>

    “名人的家庭,富豪的女儿,家教、规矩都严得很。为什么,这一点礼貌也不懂,这难道不是,家教、规矩的一部分吗?”姬季远不解地想着。</p>

    底楼的“阿三头”,在红色线厂上班,姬季远下去,问了他一下,他明天上中班。</p>

    “阿三,明朝有空伐?上半天。”姬季远问。</p>

    “上半天有空额呀,有啥事体?”阿三问。</p>

    “阿拉小阿弟,来SH白相,明朝上半天,侬能勿能,带伊出去兜兜(转转)。”</p>

    “可以额呀。”阿三回答。</p>

    姬季远,掏出了十块钱,递给了他。</p>

    “又勿吃饭,顶多两张电车票,格钞票吾有额。”阿三推开了钱。</p>

    “好!格谢谢侬勒!”姬季远谢着。第二天下班,他回到家里,在一楼,碰到了“阿四头”。</p>

    “季远!侬阿弟,是乡下人伐?”阿四头问。</p>

    “是……”?姬季远不知,他是什么意思。小弟弟,在SH县马桥乡,确实是在,乡下种地的。</p>

    “吾同阿拉阿三,领伊去看‘国际饭店’,伊帽子啊落脱唻!哈哈!”他高兴地笑着。当时,二十四层的“国际饭店”,是SH的,最高的建筑。这显然是嘲笑,小弟弟没见过世面。</p>

    姬季远,看了看他,无奈地笑了笑。人家毕竟是,受你之托,陪你弟弟去玩了,还计较什么呢?</p>

    第二天,姬季远下班,直接去了那个,吴江路、QH路口的弄堂。她们让他,在大房间里,坐了下来。</p>

    那个大妹,还在弹着她的琵琶,弹得还是那么地生疏。</p>

    “侬线裤,又漏出来勒。”她又威严地指着,姬季远的裤脚管,提醒着。</p>

    她为什么,就对我的裤脚管感兴趣呢?姬季远无法理解,但他这次,不打算理睬这个,骄傲的女人了。</p>

    “侬弹额,是‘阳春白雪’额第一段,‘独占鳌头’伐”?姬季远问。</p>

    “侬哪能晓得?”那个大妹,惊得,眼珠也要掉下来了。</p>

    姬季远,在“四六九”的演出队里,有一个姓陈的女同志,从小就弹琵琶,这“阳春白雪”,也是她,经常在练习的。因此,姬季远听得很熟。</p>

    “侬手法也不清楚,吾看侬,几乎天天勒弹,想靠伊吃饭,这样子,是行勿通额。侬晓得:“轻拨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伐?”</p>

    “勿晓得!”大妹不解地回答。</p>

    姬季远,笑了笑,没有再说话。这个高傲的女人,一而再地,羞辱着自己。总得让她知道一下,什么叫,山外青山、楼外楼吧?</p>

    周松春回来了。他今天特地,早了一些时候回家。姬季远连忙站了起来,望着这位,自己从小,就喜欢的滑稽大师。</p>

    “侬坐!侬坐!”滑稽大师,微笑地让着座。并拉了条椅子,在姬季远的对面,坐了下来。</p>

    “侬平常欢喜点啥?”他用,略带尖腔的嗓音问道。</p>

    “看书,打篮球。”姬季远回答。</p>

    “喔!侬欢喜看,啥额书呐?”大师又问道。</p>

    “啥额书都看。”姬季远回答。</p>

    “哪个方面?额呐?”大师又问。</p>

    “吾也勿晓得,只是拿到手里额书,都看额。”姬季远回答。</p>

    “侬晓得吾,是做啥额事体额伐?”大师扬了扬,他那双,倒挂着的眉毛。</p>

    “晓得,吾从小,就欢喜听侬额戏,还有杨、张、笑、沈额。”姬季远回答。</p>

    “喔!侬还晓得,杨、张、笑、沈?”大师惊奇地问。</p>

    “是额,伊拉额,‘七十二家房客’,‘糊涂爷娘’,也是,蛮有意思额”。</p>

    “格么侬认为,是吾同姚羡双,唱得好,还是格,杨、张、笑、沈,唱得好呐?”大师考教地问。</p>

    姬季远,想了想说:“各有千秋,就像黄山,同华山比一样额,一个秀丽、一个险峻,难分高下。”</p>

    “喔!见识勿凡!见识勿凡!”大师很欣赏,姬季远直言不讳的精神。他想听的,就是中肯的意见,不是,虚与委蛇的马屁。他看了一眼,那一角的,二女儿的男朋友。他可是,对大师大加赞赏,而对杨、张、笑、沈,都是大肆地贬低的。</p>

    其实,杨、张、笑、沈,是SH滑稽戏的,另一个派别。是同周松春大师,分庭抗礼的。他们是杨华生、张樵农、笑喜喜、沈一六。大师自己也知道,他们同自己,是不分左右的。能听到真心话,他感到,面前的这个小伙子,很有个性,他很欣赏。</p>

    “阿拉还是,回过头来讲书伐!侬欢喜,历史、地理、语文、数学,还是物理、化学?”大师又问。</p>

    “地理、数学、物理、化学,格都是,勒学堂里读额,吾看额,主要是语文、历史。”姬季远说。</p>

    “啥额语文呐?”大师,又追着问。</p>

    “啥额都看,唐诗、宋词、元曲、四书五经、中外小说,都看。”姬季远,高兴地回答。</p>

    大师显然,愣了一下,“这似乎,包含得太广了吧。”他又看了一眼,那张年轻的脸。无法相信,应当考一下,但他想着,以什么为题呢?他愣神了一下。</p>

    姬季远,在静静地等着。</p>

    大师从愣神中,回了过来,“就讲宋词伐,侬最欢喜,哪一首宋词。”大师又考着他。</p>

    “格多唻!辛弃疾、苏东坡、柳咏、李清照、张孝祥、张元干、还有秦观。”姬季远回答。</p>

    “侬能勿能,以侬目前额处境,寻一首,对应额宋词伐?”大师又考着问。</p>

    姬季远,想了想说:“格蛮难寻额,要么吾为伊拉。”他指了指,二妹和她的男朋友:“寻一首伐?”</p>

    “也可以,侬寻伐。”大师,痛快地答应了。</p>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侬看可以伐?”姬季远问。</p>

    “可以!可以!格侬可以,为吾额情况,寻一首宋词伐?大师又出了题。</p>

    “格便当(容易),就用苏东坡额,‘江城子’伐!”姬季远说。</p>

    大师的脸色,有些变幻,。显然他以为,姬季远要说,“十年生死两茫茫”的,那一首“江城子”了,因为那一首很有名。</p>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岗。……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姬季远背颂了,这首,苏东坡的“江城子”。大师哈哈大笑,大声说:“知我者也!知我者也!”</p>

    老太太,走了进来:“啥事体,介开心(高兴)啦?”</p>

    “啊呀!格小囡(孩)!格小囡,有意思!有意思!”大师高兴地回答。</p>

    “老头子,介开心做啥?”老太太,不解地问。</p>

    “啊呀!侬勿晓得额。”大师笑着,摇着手说。</p>

    “啥额事体,介开心?”一个粗重的声音,从楼梯中,传了上来,随即,有人走进了门。</p>

    这人同大师,是兄弟俩,但一点也不像。他圆圆的脸,大大的头,粗眉粗目。大师的二女儿,三女儿,倒是同他,有些相像的。这是大师的哥哥,是另一个大师,他叫“姚羡双”。姬季远也知道他。他们兄弟俩,从来都是,双双上场的。“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嘛!”</p>

    “格小朋友,有意思,侬有啥额东西,可以考考伊?”大师介绍着说。</p>

    “小朋友是客人伐,格要讲讲清爽额。万一吾,题目出得,刁钻促狭(很难捉摸),伊回答勿出来。侬勿是,面子也没有勒吗?”那个大师,爽朗地笑着问道。</p>

    “没有关系,侬姚羡双,只要问得出来,都可以额。”大师让他放心地问。</p>

    “格好额,格吾,促狭了啊?”姚大师提醒着。</p>

    “勿要紧。”周大师,抬了抬手。</p>

    “当年,袁世凯手下,有三个大将,分别叫龙、虎、狗。侬晓得,是啊里三个人?侬讲讲看。”姚太师,仰着头问着。</p>

    这个问题,确实很促狭。但姬季远读过,袁世凯的,“小站练兵记”这本书,这自然便难不倒他了。</p>

    “龙是,王士珍,虎是,段祺瑞,狗是,冯国璋。”姬季远回答。</p>

    姚大师愣了,他转向周大师,轻声地说:“哎!格人,从来没有看见过,侬屋里额,‘毛脚’伐?”</p>

    “勿要,瞎讲三千。”周大师回答。</p>

    “喔!吾晓得勒,哈哈!哈哈!哎!侬勿讲,吾就勿晓得啦?哈哈!”姚大师,爽朗地笑着,向楼上走去。</p>

    有一天,姬季远,约了周江净,一起来到了,“鹦鹉”大哥的家。</p>

    “格朋友,吾勿想,再谈下去勒。”姬季远,开门见山地说。</p>

    “啥额?格朋友,侬勿想谈勒?”周江净,惊得愣了。</p>

    姬季远转向,“鹦鹉”大哥和阿嫂,“能勿能,麻烦你们,去帮吾讲一声。”</p>

    “什么?伊拉爷是名人,侬到哪里去寻”,阿嫂,大声地气愤地说。</p>

    “伊拉爷是老好额,但吾又勿是,寻伊拉爷。”姬季远,小声地说。</p>

    “伊拉屋里,刚刚补发勒,两万多块洋鈿,格钞票,侬做几辈子,也赚勿到额,侬要想清爽。”阿嫂又说。</p>

    “吾想清爽勒。人活勒世界上,要有生存额地位。两个人,一道生活,要有感情基础。格是,最基本额东西,伊拉都没有。爷、娘再好,又哪能呐?”姬季远,申辩着说。</p>

    “侬赤那,格么好额事体,侬还,推三阻四,侬倒底,拎得清,还是拎勿清?”周江净,愤愤地说。</p>

    “格掉侬,侬去哪能?”姬季远无奈地,要求着转让。</p>

    “人家看勿中吾,一开始,就看过了。讲吾人太矮,长得又粗相,吾再介绍侬额。现在人家,已经彻底看中侬勒。侬看,侬又出花头勒。”周江净屈辱地说。</p>

    姬季远,拍着老友的肩膀:“从旧社会到现在,就讲究门当户对,吾是工人家庭,对方是名人、富豪,配勿到一道额。要么受气,要么吵相骂(吵架),有意思伐?”</p>

    “格事体,到现在格地步,人家都认为,侬是最合适额。但侬现在,又讲勿可以。格口,阿拉是开勿出额,要是开格额口,好邻居也做勿成勒。”阿嫂,颓然地说。</p>

    “……?”姬季远无语了。</p>

    姬季远抓紧时间,把那个床头柜做好了。赶紧送了过去,老太太,满脸堆笑地迎着,硬要他坐一会儿。但姬季远讲要上班,老太太也无法强留。只能,一叠连声地说:“来噢!来噢!”</p>

    姬季远低声地,“嗯”了一声,骑着车就走了。</p>

    从此,他再也没有,去过那条,吴江路、QH路中间的弄堂,也没有去过,“鹦鹉”大哥的家。也没有去过,他邻居的家。</p>

    过了一个星期,这天,姬季远上中班。突然,楼梯轻轻地响了。姬季远举头,向门口望去。只见那个“小小妹”,低着头走到了门口,她斜靠在门框上。不过,这次她没有,故意把门开开大。</p>

    “有啥事体伐?”姬季远问。</p>

    “阿拉娘,叫侬去。”那个“小小妹”说。</p>

    “吾勿去勒伐!”姬季远回答。</p>

    “为啥呐?”那个“小小妹”又问。</p>

    “因为阿拉,勿可能走到一道。”姬季远回答。</p>

    “为啥呐?”那个“小小妹”,还是这样问道。</p>

    讲什么呢?讲门不当、户不对,她能听懂吗?那讲什么呢?姬季远转念想着,说:“阿拉爷勿同意。”推在父亲身上,那可是,最好的借口了。</p>

    那个“小小妹”,再也没有说什么。转身就走下了楼梯。这一次,她还是没有说“再见”。</p>

    又过了两天,姬季远还上中班。中午饭后,有一阵脚步声,传了上来。姬季远,走到房间门口,只见是,周松春家的,那位老太太。她后面跟着,那个“二妹”。她手里拎着一个大蛋糕。</p>

    “侬爷勒勒伐?”老太太,亲切地问。</p>

    “勒勒!”姬季远回答,他向房间里,喊了一声:“阿爸!有客人来了。”</p>

    阿爸迎了出来:“啥额客人啊!”他见是一个,从不相识的老太太,迟疑地问:“侬……侬是……?”</p>

    老太太,进了房间,自我介绍道:“吾是周松春额,屋里厢额(妻子),侬儿子同阿拉小女儿,谈朋友也谈了,有一段时间勒。”</p>

    “噢!”阿爸听了,也没有露出,惊喜的表情。也没有显露,逢迎的姿态。但也没有露出,看不起的神色。他一个,二十年代的司机,这样的人家,见得多了,因此也不以为然。</p>

    “格哪能呐?”父亲问。</p>

    “吾想是勿是,让伊拉两嘎头(个人),再谈下去,侬看好伐?”老太太,笑吟吟地,直截了当地要求着。</p>

    “阿拉儿子额事体,吾从来也勿管额。侬有啥额事体,还是搭伊,自己讲伐。”父亲坦然地说道。</p>

    老太太,望向了姬季远。</p>

    姬季远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当面给拆穿了谎话,他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只得转头,向窗外看去。</p>

    老太太,一看这情况,什么都明白了。她毕竟也是,饱经世故的人了。</p>

    “好额呀!格吾先走了,再会!”老太太,转身向门口走去。</p>

    “再会。”姬季远同父亲,一起应付着。</p>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