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追杀,反击


本站公告

    每个人都有自己曾经最难忘却的那些东西,现在却可以当做垃圾一样堆放着,不是释怀了,而是怕再揭开...那令人难以忍受的疼痛伤痕!</p>

    风筝飞的很快,但距离戴鸦九他们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而在两方逐渐拉近距离之前,刺客们的速度其实反而要更快一些,因为他们并没有一丝一毫想要等待同伴的打算,每个人都在竭尽全力的赶着路,那些因为之前战斗而受了伤的家伙此时有许多已经被抛在了戴鸦九他们的身后,其结果自然是毫无求全的可能!</p>

    但刺客就是这样,任务才是至高的使命,人命即使是他们同伴的人命在这一刻也连耽搁他们一个呼吸的时间都不值。</p>

    能成为被联盟委以重任的刺客,这些人其实并不笨,相反他们中的有些人若论及手段可能还要强过席逸逍手下的绝大多数商会掌司,但在局面上向来都不是智慧说了算,只有在大局观上高过布局人,才能够真正取得主动,而急牙商会或许并不强势,却的确令席逸逍在大局观上拥有这些人不可逾越的优势,即使是戴鸦九他们在这一方面也远远强过他们。</p>

    一群刺客与一个刺客,其实没多大区别,因为说到底他们只有一个目标,而没有一条完整的信息链,所以也就注定了,他们拼死拼活的与师林一争,其实在师林一看来完全是可以不屑一顾的。</p>

    但这一切此时最大的问题便在于师林一,席逸逍很清楚这个人一定掌握着什么东西,暗拍信息是绝不可能出现在那些真正的大人物面前,所以急牙商会会拍卖玉玺这件事根本就不可能被刺客联盟知道,或许在信息网上席逸逍远远比不过四大家族,但如果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刻意藏着掖着,也绝无可能被发现。</p>

    除非师林一掌握着或者是他背后的师家在玉玺丢失后有足够的把握锁定自己,不然按照时间,密林里的截杀是完全没有道理的!</p>

    “别忘了,你的身上有宫龙正气!”轻柔的声音似乎为他点明了一个方向,但他明白绝不可能是那样。</p>

    “他看到我使用宫龙正气时其实是很惊讶的,这证明他即使知道了什么,信息也应该是不全的,所以时间上不对,他至少也应该是来西南之前就已经知道了的”微微摇了摇头,虽然肯定了这一点,但不知怎的,在其心中总觉得应该也差的不远。</p>

    “想想冕侯府吧,如果你有什么理由可以与玉玺案扯上边,最大的可能就是这个理由了”缓缓贴近了些,朦胧的影子似乎已经要钻进席逸逍的身体一般,才缓缓的道:“其实没必要在意这些的,你为什么一定要选择这样呢”</p>

    面对那熟悉却永远也看不透的面容,席逸逍却只有冰冷的笑,微微带着苦涩:“是呀,我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呢,如果他们真是因为这个原因而选择对付我,那我这样选择其实才是对的吧,毕竟...是他们欠我的!”</p>

    “可是已经十六年了,这世上对于你还有多少个十六年,丰璇儿的病即使能再拖十六年,可你的病就能拖十六年吗?不放手,你们可能真的就一辈子都错过了!”淡淡的似乎毫无情感的声音第一次带着些微的恼怒,下一刻微光一闪,那身影便仿佛从未出现一般的消失了,只留下席逸逍紧抓着风筝独自在这阴暗压抑的天地之间!</p>

    可是...错不错过由得了我们吗?</p>

    ......</p>

    这一场千里追杀,其实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已经失去了追杀的意义,戴鸦九已经明白了,那个令席逸逍忌惮万分的师家人并不在去西北的这群人之间,所以只可能压根就未离开,而只要师林一没有回去,也就根本没有所谓的莫须有罪名的可能,这是即使师林一写无数封亲笔信也不可能改变的,毕竟商会的总部在永宁城,属于冕侯府的势力范围,除非冕侯府出手,或者在事后令冕侯府百口莫辩,否则即使强大如师家也不可能轻易吞下急牙商会这盘局!</p>

    “回去吧!”最终,还是只能放弃,长途跋涉带来的身体负担极大,尤其是面对速度慢下来的那些被‘抛弃’的刺客,属于西北彪悍疯狂的那股子狠劲,令他们即使明知被抛弃也还是为同伴拖延了一些时间,与带着金银面具的两个同伴对视了一下,这一群人终于还是拖着疲倦地身体踏上了归途!</p>

    只是令他们没想到的是,他们追的时候这些刺客一刻也不曾停歇的拼命跑着,但当他们放弃追逐了,这些刺客却又做起了他们的本行,一点一点的阻挠着他们的行程,拖累着他们愈加沉重的步伐。</p>

    他们当然不能理解,在刺客的世界人人都是可以牺牲的,之前的目的是回到西北,为此已经有许多人牺牲了,但此刻既然对方已经放弃了追杀,那就代表着回去的目的已经不用担心,那他们就有了可以选择的余地。</p>

    持双钩的黑衣人下达了阻挠和拖延的任务,没有人多说什么,他们不傻,当然明白对方选择放弃的最关键原因,虽然不愿意承认那已经在刺客联盟历史上盘踞了太久的师家,但刺客天生就是以任务为开始以任务为终结,师林一待在永宁城便代表着有比他们更重要的任务,那他们就有义务为他提供哪怕一丝丝的助力。</p>

    当然也不止如此,急牙商会的血衣卫与他们之间的血债以及戴鸦九的千里追杀,显然都值得他们恶心对方一下,更何况之前在席逸逍的陷阱下,他们作为高级刺客的专业实力根本就没有得到发挥的空间,而此时拖延、骚扰、还是暗杀,都显然成了他们的主场,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当然乐的出手。</p>

    虽然明白己方剩下的这些人绝不可能给对方造成太大的麻烦,但能有多大力就使多大力,毕竟没有后顾之忧,一切都很好办。</p>

    这看似瞬间的转变,与实力无关,而是同样的与大局观有关,而在这一点上,此时刺客们占据了主动!</p>

    并不是为了师林一或是师家,而是为了刺客联盟,所有的刺客所有的任务最终的原点都是刺客联盟,那个他们内心荣耀的归属,为此牺牲一切都是值得的!</p>

    而在席逸逍的身后,那代替师林一出现在席逸逍背后前行着的冷陇言,并未受到来自于长孙丰良的阻止,所以按照既定的目标,他的目的就注定了他会与席逸逍一战。</p>

    能够令长孙丰良信服的确定可以与席逸逍一战,能在冕侯府出入无阻,足可见他的不凡。</p>

    所以一场千里追杀其实还未开始便莫名其妙的结束,与任何人都无关,因为每个人都做了自己最应该做的,但该结束时就结束了,与为此付出的一切都无关。</p>

    只是追杀白费了,战斗却没有结束,事实上属于每一个人的危机都才刚刚开始!</p>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