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被打破的宁静


本站公告

    “好的,没问题。”高槻泉拿出了笔和一个小本本,那是她用来记灵感的工具。“那我就直接了当地问了,请问有没有可能以人工的方式创造出喰种呢?”

    “你的意思是...”篠原没跟上对方的思路,而且这个问题也算是很敏感的。

    “我只是打个比方喔,假如把喰种的遗传基因,血液,内脏其实那样都行。”高槻泉笑盈盈地转动着手上的笔,那熟练的手法让铃屋目不转睛。“将这些东西移植到人类身上,以人工的方式创造出喰种,请问这是不是有可能办到呢?”

    “这个嘛...”若是以前,篠原或许会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但是自从见到那个眼罩后,他的心中开始微微不安起来,就好像某种平衡打破一般。“我也不太清楚...”

    果然是敷衍吗?高槻泉觉得有些无聊了,看向正聚精会神地看着她转笔的铃屋,朝着对方笑了一下,但铃屋却猛得打了个寒噤,缩了回去,她又看向另一侧,发现龙昊还是一如既往的沉默着,他似乎在走神。

    “我也不太清楚吗?”高槻泉说着就记下了这句话,语气的失望不由得让篠原解释起来。

    “毕竟我是负责前线的工作,所以不知道这是不是可行,但是....”篠原把原因推到自己的工作上,他毕竟不是研究人员,而且对方的问题很犀利呢,这样可以让自己可以敷衍很多问题,随便以机密就可以打发了,像这样的公众人物随便写一点都可能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

    ”但是什么呢?“高槻泉没有放弃这个问题。

    ”说实话,“篠原特等抱着手臂想了一下,他也算是能接触到媒体的人,公关能力自然不会差到哪里。”我不认为创造出喰种这种危险的生物具有什么意义。“

    ”原来如此。“高槻泉罕见地停下了笔,眼镜反射出刺眼的光芒,一个滴水不漏的回答呢。

    “问题都问完了吗?”篠原补充道,他不想对方再问什么稀奇古怪的问题了。

    “不,还有一个。”高槻泉用笔记本指了指一边迷茫的铃屋。“你叫什么名字呢?”

    铃屋目光向一边瞥去,好像不想与对方说话,看着铃屋的表情,高槻泉脸上露出了莫测的笑容。

    ”铃屋什造。“龙昊开口了,他的眼神移回到了高槻泉身上,看上去有些可怕,高槻泉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起身离开了。”铃屋搜查官。“

    ”真不错的名字,谢谢你们的协助,帮了我很大的忙喔。“她将CCG送的咖啡一饮而尽。”意外地好喝呢。“

    ”是吗?“这明明就是随便用来应付客人的咖啡啊。

    ”话说回来,你们知道吗?“提到咖啡,她好像想起什么一样,把三个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过去,龙昊知道重点来了,这个女人满嘴的谎言,只有那些不经意的细节才会透露一点线索。”听说二十区有一间很好喝的咖啡厅喔。“

    ”不知道。“篠原很干脆地回答,他可没时间逛咖啡厅。

    ”安定区吗?“龙昊回答道,他微微有些不舍,但是一切都结束了。”我倒是去过,还和其中的店员聊过天。“

    ”是的哦,不过我听说过。“高槻泉一副神秘的表情。”其实那间咖啡厅...有某个传闻喔,它是由喰种开的。“

    ”什么?“篠原满脸惊讶,他想过对方会胡说一些事情,毕竟是写小说的,有什么稀奇古怪的故事都能编出来,但是一旦涉及到喰种,对他的意义就不一样了。

    “总之就是这样,估计只是传闻了。”高槻泉笑着招了招手,转身离开了,剩下的三个人全都默契地保持着沉默,直到半晌,篠原才缓缓开口。“是真的吗?龙昊上等?”

    ”不知道,我记得那家店是一个老人开的,”龙昊烦恼地摇了摇头,好像在回忆着他在安定区见到的人。“有一男一女两个年纪偏大一点的店员,还有两个看上去是学生兼职的店员,有一个小女孩,好像是店长的亲戚,至于之后有没有新招收的店员我就不记得了。”

    “你觉得他们像喰种吗?”篠原主要想问的是这个,他觉得好像摸到了什么线索。

    “对了,我记得之前有一个和我一样是上井大学的学生做兼职的,但是最近不知道为什么,他失踪了。”龙昊这番话说出让篠原猛地一惊。

    “那个学生是不是叫金木研。”

    “是的。”龙昊沉默一下开口了,也许是因为惊讶吧。“因为是同校的原因,所以我和对方也算是点头之交。”

    “看来我真得去看一看了。”篠原叹了口气,提起了箱子。“要和我们一起去吗?龙昊上等。”

    “算了...感觉不太对劲,”龙昊也好像想到了什么,他选择止住了篠原。“对了,篠原特等,现在不要急着去,我对那女人有些怀疑。”

    “怀疑?”看到龙昊又重归冷静,篠原也平静了下来,若是对方知道有CCG搜查官来的话,那早就走了,要是不知道的话,肯定还在营业中,不如先听听龙昊的建议。“那个女人有问题?”

    “也许是我的错觉吧..”龙昊摇了摇头。“我建议是等快关门的时候再去,就算是陷阱也有所准备。”

    “也对。”篠原站起身来,他表情严肃,毕竟还要向上级汇报一下。“铃屋,我们走。”

    “篠原特等,我能和铃屋说句话吗?”龙昊忽然叫住了篠原,他一直盯着还没有回过神来的铃屋。

    “好的,我一会儿会回来接你的。”篠原很轻易地就答应了,他现在急着要去汇报这次的发现。“好好听龙昊上等的话。”

    ”嗯...“龙昊看着篠原急匆匆地消失在人群中,他忽然开口了。”你在害怕吗?“

    ”嗯?“铃屋吓了一大跳,赶紧摇了摇头,但是在龙昊目光注视在他身上时还是心虚地点了点头。”那女人...好诡异..而且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人..“

    ”你也会恐惧吗?“龙昊微微有些失望,但是他好像想起了什么,轻轻摇了摇头。”我忘了,你只不过是人类之躯而已。“

    铃屋从来没有看到过龙昊对他露出过失望的神色,他想辩解什么,却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口,畏惧依然如跗骨之蛆一般,自己的极限就在这里吗,可是好不甘心....

    ——————————————

    萝玛乐呵呵地擦着桌子,手上还抽空端着盘子,现在的她终于可以自己打理安定区而不打破盘子了,这时一个人推门而入,她开心地抬起头,却遇上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欢迎光临...“她看见那个人时手上的盘子不自觉地掉落了,她向后退去,虽然她很崇拜对方,但是真正见到对方还是会很惊讶的,就像是叶公好龙一般。

    戴着眼罩眼神冷漠的金木静静地站在门口,满头白发的他直直的盯着在一边站着的店长,对萝玛那边完全没有在意,随着门的关闭,安定区陷入一片平静之中。

    过了一小会,雏实有些灰心地走了进来,她的脑海中依然回荡着高槻泉的几句话,不过她很快振作了起来,我一定也有...能帮上大哥哥的事情,一定有...推开门进入安定区的她看见了此时拿着扫把却惊慌失措的萝玛。

    “怎么了吗?”雏实还以为是萝玛不小心打碎了盘子而惊慌失措。

    “刚...刚刚...金木先生来了。”萝玛吞吞吐吐地说出了原因,她第一次见到金木就那么紧张,实在想不到之前那脑残粉的样子。“现在和店长在里面。”

    大哥哥来了?雏实惊讶地抬起头,和金木哥哥一起生活过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但是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董香,她推门而出,完全不管萝玛在后面的呼喊声。

    ————————

    ”请问您能告诉我...“就在店长用他很少动用的杯子为金木倒上一杯咖啡时,金木开口了,他的问题让店长这个历经风雨的老人僵住了。”有关于枭的事吗?“

    店长深深地叹了口气,躺回了沙发,看着并列一排的两个杯子,陷入了回忆,或许他在想如何开口吧。

    “有一位名叫..功善的喰种。”店长微睁赫眼,好像回到了当年的狰狞。“他和大多数喰种一样,为了生存而吃人,连同为喰种的同胞都被他屠杀,他一边诅咒着命运,坚强并孤独地活着。”

    “功善的名号越来越响...”虽然店长没有明说,但是金木已经知道这个故事的主角是谁了,不过内心却产生了一种共鸣。“因此某个组织找上了他,他决定加入那个组织,他遵循组织的命令...无论目标是人类还是喰种,都格杀无论...杀戮成了他的工作,功善依旧是孤身一人,他加入的组织也无法成为他的安身之所。”

    “某一天...”说到这里时,他的嘴角明显带着笑意。“功善在老旧的咖啡厅里,遇到了一位人类,他遇上了一位女人,孤独且不对任何人敞开胸怀的功善,不知为何却对女人撤除了心防,但是...功善被发现了身份,女人却接纳了他...”

    那明显是店长最快乐的一段日子,不过很快店长的脸就恢复了平静,好像想到了什么痛苦的事情。

    “她怀孕了...喰种和人类之间的孩子...除非有奇迹发生,不然...“店长微微低头,他依然无法忘记那个女人那时的决定,她选择了吃下那些她从未想过的东西。”女人引发了奇迹...功善终于迎来了幸福的生活,但是...这份幸福并不长久...“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