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有好有坏


本站公告

    邺城虽之前有田丰、审配命人加固城防,但大势已去,河北袁氏灭亡在即,还留在邺城的军民并不愿为袁家陪葬。张颌率部攻城时,田丰、审配等人虽亲自上城头督战,可兵无战心,纵是田丰、审配声嘶力竭,也没有多少人选择抵抗,更多人选择了放弃,将手中兵器往地上一丢,双手抱头蹲在地上等候汉军的指示。

    田丰、审配见状不由相视苦笑,他们虽然事先也有过这个担心,但等真见到了还是感到一阵无奈加绝望。回天乏术啊,河北袁氏天命难违,也到了自己为袁氏尽忠的时候,田丰、审配无视附近汉军的警告,纵身往城下一跳……

    邺城的城门已经开启,刘协并未进城,既然说过让张颌处置袁熙,那就没有食言而肥的道理。而已经率部先登的张颌此时已经包围了袁府,但张颌并未让人进府拿人。没办法拿,袁府之中此时到处都堆积着引火之物,而袁熙就坐着这些引火之物的当中,旁边放着火源,随时都能玩一出自焚。

    袁熙就算该死,可汉军没必要跟着去死呀。张颌摆摆手示意正商量如何生擒活捉袁熙的麾下退到一旁,独自一人来到袁府大门前,迈腿刚要进府,就听袁熙警告道:“儁乂,莫要进来。”

    “……”张颌犹豫了一下,还是下定决心走进了袁府。

    平常袁熙总给张颌的印象一直有些优柔寡断,但这回却是非常果断。张颌刚迈进袁府一步,袁熙就把身边的火盆踢翻,大火瞬间被点燃。跟着张颌的张雄见状不由大惊失色,当即扑过来将惊呆的父亲连拉带拽出袁府,而张颌任凭儿子的拖拽,两眼呆呆的看着在火中冲着自己拱手一礼,随后转身进了内宅的袁熙。

    “父亲,父亲,你没事吧?”张雄晃着张颌的肩膀问道。

    “……别晃了,为父没事。”

    张雄闻言松了口气,就听张颌问张雄道:“雄儿,在你眼中,主……二公子是个什么样的人?”

    “啊?”张雄闻言一愣,父亲的及时改口让他知道张颌说的二公子是袁熙。可对袁熙的印象……张雄仔细回忆了回忆,才对张颌道:“父亲,二公子性格偏弱,可为友却不能做主公。”

    “……你去吧,城中的治安就交予你了。”张颌摆摆手吩咐道。

    “那父亲你……”

    “……我送送二公子。”

    看到张颌这样,张雄有些不放心,走之前悄悄叮嘱留候的家将盯紧了,莫让张颌一时想不开做出傻事。

    张雄走后不久,在城外的袁谭、袁尚便收到袁熙放火自焚的噩耗,当即求得刘协的同意,二人进城直奔袁府。一路上很平静,汉军进入邺城就仿佛是回到自己的城池一般,城中百姓无人反抗,全都老实待在家中,各忙各事。

    “二弟(二哥)……”袁谭、袁尚大声呼唤道,要不是有人及时出手拉住二人,说不准这二人就会奔进火场。袁府眼下大火熊熊,为了防止附近的民居被连累,张颌已经命人开始救火,同时疏散附近的民众,此时身边的人并不是很多。

    “张颌,你这个背主小人!”袁尚手指张颌骂道。

    “你说什么?”主辱臣死,张颌还没在意袁尚的谩骂,留在张颌身边的人却不干了。如今袁家已经完了,袁尚这个袁家三公子也就是个落毛的凤凰,连只鸡都不如,而张颌摇身一变已经成了朝廷的大将。

    “三弟不可无礼。”袁谭一把将袁尚拉到一旁,对张颌抱拳一礼,“舍弟出口无状,还望张将军勿怪。敢问张将军,我二弟袁熙是怎么死的?”

    张颌闻言冲袁谭点点头,答道:“二公子早就命人收集引火之物堆满府中,自己则站在前院大门之后。我方要进府,二公子便点燃了袁府,随后自己回了内院。大公子,非是张颌不愿搭救,实在是……实在是……”

    “张将军不必说了,二弟的死不怨你,他本就心存死志,是我等奢想了。”袁谭轻轻摇头,打断了张颌的话。

    “……多谢大公子体谅。”

    话不投机半句多,无话可说的时候,气氛往往会变得很尴尬,张颌感受到了这一点,见袁谭、袁尚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便主动告辞,将此处留给袁家兄弟在此缅怀。

    等到张颌带人离开以后,袁尚气愤的问袁谭道:“兄长,难道二哥的死就这么算了?”

    “那你想怎么样?三弟,如今你我自身难保,可那张颌却是朝中大将,凭你我如今的身份,压根就动不了他。而他想要动我们却只是一句话的事情。”袁谭担心袁尚被怒火冲昏了头脑,赶忙对袁尚说道。

    “……那就这么算了?”袁尚气愤的问道,同时心里打定主意,若是袁谭敢说是,那他就不再认这个兄长。

    “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只是眼下时机未到,这份仇恨我们也只能先藏在心底。三弟,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眼下我们需要关心的是如何让袁家不在大汉消失,至于其他的事情,都只能先放在一边,唯有抱住了袁家,我们日后才有东山再起的可能,你明不明白?”袁谭苦口婆心的劝袁尚道。

    “……兄长,方才是小弟鲁莽了。”袁尚向袁谭歉意的说道。

    袁谭一愣,随即伸手拍拍袁尚的肩膀,“三弟,如今袁家就只剩下你我二人,些许小事就不要挂在心上了。”说完袁谭看向正在熊熊燃烧的袁府,大火已经没得救了,方才一直在努力扑救的人此时正在拆毁附近的房屋,防止火势蔓延,殃及池鱼。

    ……

    随着袁熙自焚,田丰、审配自杀成仁,河北大事已毕,剩下的事情就与军队没有多大关系,顶多也就是去剿灭一些打着袁氏的旗号占山为王的草寇,安抚民生的事情还是文官们负责。

    大部分汉军开始进行休整,此前出击草原的张辽、徐晃等人也纷纷赶至邺城面君。人逢喜事精神爽,打了一场大胜仗,收复了河北,大汉已经完成了一统天下这个大业的八成,只剩下江东、荆南两地还在负隅顽抗。

    张辽、徐晃等人正在客厅讨论是一鼓作气完成天下一统还是休整一段时间再动手的时候,就见刘协黑着一张脸走了进来。张辽等人一见不由心中纳闷,朝廷都收复了河北,还有什么事情值得当今圣上不高兴的。

    “我的将军们,这段时间辛苦了。”刘协稳定了一下情绪,温言对张辽等人道。说完不等张辽等人表表忠心便继续道:“今日本是个高兴的日子,可偏偏就是有人要给我们添堵。我本想借今日与你们聚聚,可眼下恐怕不行了。”

    “圣上,究竟出了何事?”张辽开口问道。

    “……刚刚收到襄阳的消息,江陵城破,郡守徐庶与城共存亡了。”

    “……”张辽等人闻听这消息不由一愣,纷纷用不敢相信的目光看向刘协。

    ……

    十天前,江陵

    徐庶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正打算躺会休息一下,就见夫人糜贞端着一碗羹汤来找自己。

    “夫君,你劳累一天粒米未进,先把这碗羹汤喝了吧。”糜贞上前轻声对徐庶道。

    “有劳夫人。”看着糜贞,徐庶很是欣慰,得此贤妻正是自己三生修来的福气。伸手接过糜贞递过来的羹汤,徐庶边喝边问糜贞道:“夫人,方儿那里可有消息?”

    “暂时还没有,不过估计也就是这一两天的工夫。夫君,为何突然问起此事?”糜贞有些不解的问道。

    “方儿淘气,我有些担心他会惹母亲不高兴。”徐庶闻言解释道。

    徐庶口中的方儿是徐庶与糜贞这些年爱情的结晶,小家伙生得虎头虎脑,很是可爱。糜贞对徐庶的担心一点都不担心,只担心婆婆会溺爱孩子没边。而且糜贞了解徐庶,知道自己这个夫君肯定还有下文。果不其然,就听徐庶继续说道:“夫人,要不你代为父去一趟长安?……夫人,有话好好说,何必动刀?”

    糜贞手持短匕,柔声问道:“夫君,可还记得送方儿走时妾身对夫君所说的话?”

    “记得,记得,夫人,你先把刀放下,小心伤着自己。”徐庶一听连忙答道。他怎么会不记得,那么让人感动的决定。原本徐庶想要将糜贞母子一起送去长安,可糜贞却选择留了下来,与徐庶同生共死,她手里所拿的短刀,就是用来明志的。

    这手里有武器的人,就是有话语权。面对拿着刀的糜贞,徐庶还能说什么?只能好言相劝,以免糜贞一时冲动想不开。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正拿着刀跟徐庶比划的糜贞立刻闪身去了屏风后,随即就见文休匆匆赶了过来,不用徐庶询问,文休就开口禀报道:“大人,出事了,我养父那边。”

    “什么!?”徐庶闻言一惊。江陵城如今还能够如此安稳,就是因为文聘跟魏延率部杀入了荆南,在荆南四处放火,搅闹的刘备后方不宁,难以全力攻打江陵。

    “出了何事?”徐庶急忙问道。前一次送来消息还是十天前,看那消息还是形势一片大好,刘备对神出鬼没的文聘、魏延毫无办法,怎么忽然就出状况了。

    “具体情况我也不知,城下文厚带着残兵败将……”话音未落,忽然就听府外嘈杂之声大起,隐约还能听到有人大喊城门被破了。

    “文休,你方才是在哪边遇到的文厚?”

    “城南。”

    “哪里还有谁在?”

    “文岱。”

    “……文休,你速带人前去粮库,我们分头行动,一旦城不可守,立刻放火烧粮,绝不能便宜了外人。”

    “诺,大人小心。”文休知道此时不是推辞的时候,急忙答应又不放心的叮嘱徐庶一声。

    等到文休匆匆离开,糜贞自屏风后转了出来,手里捧着徐庶惯用的长剑。徐庶年轻时的梦想是做个行侠仗义的侠客,后来倒了霉,发现做侠客并不是什么很有前途的职业,这才决定求学上进。不过虽然不打算做侠客了,但早年学习的这身剑术一直没有放下。

    “夫君小心。”糜贞一边替徐庶整理衣服一边叮嘱道。

    徐庶眼神温柔的看着糜贞,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忍不住伸手将糜贞搂入怀中,糜贞也很享受这片刻的温馨。只是没想到徐庶在糜贞耳边轻声道:“夫人对不住了。”话音未落,糜贞就感到后颈一疼,整个人失去了抵抗。

    “方儿年幼,母亲老迈,你我不能一起共赴黄泉。”徐庶柔声对失去抵抗的糜贞道。

    糜贞大大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就这么望着徐庶,而徐庶此时则是咬了咬牙,拍拍手吩咐门后等候的女侍卫进来。这出身鸾卫营,是专门用来负责保护官员家眷的,毕竟男女有别,官员的家眷多是妇孺孩童,用男子负责保护总有保护不到的时候。

    “有劳了。”徐庶客气的对进来的女侍卫道。

    “大人言重了,这是属下的本分。”

    时间不等人,徐庶没工夫跟人客套,亲眼看着糜贞被女侍卫带进了密道,便带着自己的侍卫赶往南门。只是在半道上,徐庶见到了颇有些狼狈的胡车儿。

    “胡将军,你为何在此?”徐庶惊诧的问道。

    “大人,别提了,东门丢了,赶紧让人去烧粮库。”胡车儿急声道。

    “到底怎么回事?”徐庶急问道。

    “具体是怎么回事末将也不清楚,末将被奉命守卫东门,没想到却突然收到文岱打开城门放刘备军入城的消息。末将本想率部去抢回南门,不想在去的路上却碰到了张飞,差点被其所杀。”

    “文岱投敌?这不可能。”徐庶听到这个消息首先想到的就是不可能,朝廷对待文家颇厚,文聘没理由舍弃大好前程。

    “末将也不相信,可南门确实是被破了,大人,现在不是考虑谁投敌的时候,如何守住江陵才是要紧。”胡车儿急声提醒徐庶道。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