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小丫头嘴巴也毒


本站公告

    小丫头看到眼前的一幕却很佩服徐成羽的嘴巴,实在太毒了,直接一句话就灭掉了一个人,而且这些话不带脏话,却能生生让一个人如此,可见其中的厉害,也让女孩觉得徐成羽实在太毒辣了,甚至于觉得徐成羽可以一言定生死了。</p>

    随着曹飞一起的一伙人中,起先还不知究竟怎么回事,还在好奇的观看着事情的发展,哪知道接下来对方几句话如同夹枪带棒的,直接就把曹飞撂倒放翻了,顿时也感觉脸面无光,几句话就撂倒曹飞,实在丢脸啊!好歹也是他们看中的精英,居然受不了别人几句话,内心实在太脆弱了。</p>

    “小飞。”其他人感觉到脸面无光,但是对于中年人来说却是耻辱,立马大声了一句曹飞,看见曹飞没有丝毫的动静,但是还是走了出来,阴沉着脸色走到曹飞的身边,蹲下身子,摸了摸曹飞的胸口,当感觉到曹飞的情况后,神情也是稍稍松了一口气,又摇了摇头,脸色却也阴沉的如同墨水一般,很是可怕。</p>

    显然这位中年人知道了曹飞的情况,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因为徐成羽的话,怒急攻心,上火,吐了那两口血后,就没事了,晕倒也是因为那两口血是心头血。</p>

    俗话说,一滴精,十滴血,这两口不知道吐出来多少滴血了,精气消耗严重,这才使得曹飞虚弱下去,然后昏迷,身体自然而然的陷入沉睡,开始慢慢恢复身体精气,当然以后也需要好好补补,恢复一段时间,就能把这精力恢复了。</p>

    当然就算能恢复了,对于曹飞也是有隐患的,毕竟这是心头精血,不是普通的东西,人体只有那么多精血,吐出去了就相当于用了,用了就没有了,一旦到了一个年龄,或者境界的时候,才会知道今天这损失的精血的严重性,可能用一些药材能补充回来,但是那种药材可是天价才能得到一些,对于曹飞来说,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不管是身份,地位,金钱,都不行,所以说这些精血就是白白损失了,没有一点作用,最重要的事,这还是被人气出来的。</p>

    “阁下好本事,几句话就让我徒儿变成这样,虽然阁下没有动手,但是这一笔账,我也会记在阁下头上,如今我徒弟没法讨回,那我就亲自出手向阁下讨回。”中年人知道曹飞损失了这些精血后,对于将来的发展是有太大的弊端,也算葬送了曹飞发展的空间,高度了,甚至于待到曹飞清醒过来后,还有可能会从此衰败下去,开始走下坡路。</p>

    要知道曹飞如今正是成长期的年龄,上升空间还是不知道多大,虽然不知道,就凭借曹飞如今的年龄,实力,对比自己当初的自己,可是强大了很多,超过自己那是搓搓有余,但是如今却被徐成羽破坏了。</p>

    徐成羽听到中年人的话,也是很无语,自己啥都没做,就是说了几句话,谁知道对方如此承受不起,这也不能怪自己啊!要怪就应该怪你自己的弟子啊!谁让他心底承受能力如此差劲呢!</p>

    “你这人,好不要脸,喂,嗯,他明明都没有动手过,而且还是他先来找麻烦,只是朝他说了几句话而已,谁知道你弟子心灵如此脆弱,如此承受不起,这也不能怪他啊!要怪就应该怪你自己的弟子啊!谁让他心底承受能力如此差劲呢!连几句话都承受不下了,真是丢脸。而且你这人也是老不休的。”女孩一听中年人的话,也有些看不过去了,立马找出来,一手指着中年人,一手叉腰,大口的一口气朝着中年人噼里啪啦的说话,而且一连串把徐成羽所以得责任全给推卸了,完全就是清白之身,也在暗地中嘲讽中年人的弟子故意来讹诈的,当然也嘲讽了中年人,讹诈不行,就要替人出手,强行让徐成羽付出代价。</p>

    当女孩这么一说完,立马反应过来,然后看了看四周安静的场景,立马灰溜溜的溜回徐成羽的背后,躲了起来,然后拍了拍自己饱满的胸脯,脸色涨红,然后想了想自己刚才的举动,立马偷偷的瞄了一眼徐成羽,心里有些心虚。</p>

    但是女孩也有自己的打算,徐成羽这么粗的大腿,自己不表现一下,怎么可以跟上去呢!看见徐成羽苦笑的模样,立马吐了吐自己香香的小舌头,也是对着徐成羽抿嘴笑了笑,掩饰自己的心虚。</p>

    徐成羽现在实在头疼,这女孩实在是一个麻烦精,这一张嘴,一吐,比自己还厉害,招惹的人的本事真是无比的厉害,但是一看她模样,加上表现,就知道自己拜托不了,最起码如今不能扔下这小丫头不管。</p>

    而中年人一听这女孩的话,气的五雷轰顶,气的暴跳如雷,原本就壮硕的身躯因为被小丫头的话,气的胸口鼓鼓的,双臂也是鼓动起来,两颗眼睛鼓动起来,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嘴里也是大口喘息着,自己什么身份,何曾被人如此羞辱过,特别是对方还是一个小丫头。</p>

    “你找死。”暴怒中的中年人,直接忍不住了,怒吼的一声,脚掌一跺,身影冲天而起,原本就壮硕的身躯,如同铁塔一般砸向徐成羽而来。</p>

    如果不是因为徐成羽,自己怎么会被一个小丫头羞辱,如果不是徐成羽,自己的弟子,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徐成羽的原因,只有把徐成羽碎尸万段才可以解决自己的心头之恨。</p>

    “不可。”跟随中年人一起来的三个老者,在看到中年人冲向徐成羽而去,而且看其中年人的模样,显然是暴怒出手,而一出手也是全力出手,这一落在面前年轻人身上,不死那不可能的,立马大喊着,而三名老者也是接着冲向徐成羽而去,想趁着中年人在到达徐成羽面前之前,拦住中年人,避免这场灾难。</p>

    三名老者看到徐成羽弱不禁风,皮肤白皙的模样,好似富养的公子哥,都认为徐成羽挡不住中年人全力一击。</p>

    徐成羽都能看到中年人狞笑的表情,狂暴的力量,一个沙包大一样的拳头砸向自己的脑袋,显然这么一拳砸在人身上,普通人基本上直接就死了,就算是练武的人,被砸中脑袋那也得死。</p>

    “滚。”徐成羽看到对方出手如此中,而且如此不分青红皂白,轻轻张嘴吐出一口气,伸出一只手,在刚刚接触到徐成羽一拳距离的位置上,徐成羽捏拳,后来居上,一拳打在中年人拳头上。</p>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