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胆大包天


本站公告

    被于志宁这么一搅和,太子乞雪这件事基本上就算是黄了。

    魏徵还算是护犊子的,出手帮秦浩拦了一拦,否则当天于志宁就得上书收拾他。

    眼看着一场大戏还没等开唱,就先被有关部门给搅和黄了,就好像明明都已经拍好的电影却不能上映一样闹心,吗的,是不是上辈子这种缺德事干的太多,遭报应了啊。

    当然了,虽然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为了表示对自己胡作非为无法无天的惩戒,秦浩被关了起来,勒令闭门思过。因为家里楼下就是大戏院,结果他连家都不让回了,居然就这么给关在了行宫里。

    睁开眼睛后打一遍养生操,吃早饭,然后被强逼着读一上午的儒家经典,看来魏徵是想树立自己正确的封建主义价值观。然后午饭,下午倒是允许看一些诸子百家的东西,其中也包括自己的家学传承,然后晚饭,然后就特么睡觉了。

    一天两天的还行,就当修身养性了,事实上他穿越过来这么久了,既有博学如魏徵这样的老师,家中汗牛充栋,又有萧吉这样的渊源,家学底蕴深厚,可偏偏他愣是没怎么抽出过大块时间学习过,如今正好安下心来丰富自己。

    可这时间稍微一长点。。。。受不了啊!!

    要知道秦浩前世都混成小领导了啊!你见过哪家领导还看得进去书的?你见过哪个领导还认真学习的?领导么,不就是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么?

    咳咳,开玩笑,我党的干部还是很清廉的,都是像秦浩一样的好同志,上文中提到的**领导都是资本主义国家的弊病。

    不过着急是肯定的,外面一大堆的事等着自己去拿主意呢,另外一直看书也确实是无聊了点,找了魏徵好几次,可是魏徵说什么也不放人,明说了,安安稳稳在这看书,他都已经在于志宁那把老脸给刷烂了。

    唉!

    愁啊!

    好无聊,咋整啊!

    又一天早上起来,刚刚做完健身操,却觉得窗户处好像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很像小时候住平房时淘气的熊孩子扔的石子。

    秦浩马上就来了精神,要知道这可是行宫,哪来的熊孩子,或者说就算有也只有一个,连忙打开窗户一看,就见楼下李承乾对着自己张牙舞爪,同时还把食指放到嘴唇上做了一个嘘的动作。

    随后,这厮鬼头鬼脑的居然又拿出来个布包,里头包着一块石头,简单的进行一下瞄准,嗖的一下就扔了过来。

    秦浩捡起来一看,果然是一章写满了字的绢布,看来他也没法随便来看自己,只能通过这种诡异的方式来给自己传纸条,可为啥秦浩脑海中第一个浮现的场景不是上课传条,而是特么的古时候狗男女偷情呢,可惜这楼上没有衣服架子,否则非扔下去打他的头不可。

    嗯,很好,非常好,一张绢布上密密麻麻写满了字,没有一句话是安慰自己的,更没有一句是问自己现在咋样的,更更没有问自己吃的好不好睡的好不好了,这个没良心的。

    绢布大体意思很简单,按照行程,他眼看着就要走了,临走前不能把逼装完,心里贼不爽,问有没有办法装完逼再走,保证出了事他全担着不连累自己。

    秦浩想了想,自己筹备了大半个月的好戏就这么虎头蛇尾的结束他也挺不爽的,便索性也找了张绢布包上石头写了封回信给扔了回去,两人一来一往,居然愣是扔了一个下午,为了找绢布秦浩连窗帘都给卸下来了,一个惊天的计划就这么给做出来了。

    …………

    第二天早上,于志宁迎着鸟鸣背着手,手中拿着一本《中庸》迈着四方步就要去给李承乾讲学。

    一推门,发现李承乾今天居然比他来得早,规规矩矩地在胡凳上坐的很直,这让他不由得大喜过望,心想着自己这么长时间的敦敦教诲终于见了成效了,太子如今也知道勤劳用功和尊师重道了。

    结果就见李承乾笑眯眯地道:“于庶子,孤有个问题想问问你。”

    于志宁连忙恭敬地鞠躬道“太子殿下请讲。”

    李承乾道:“孤想问问,所谓为上者隐,是什么意思?”

    于志宁胸有成竹地回答道:“哦,意思就是说,当上位者做错了事,活着是有什么不堪的事情的时候,做臣子的可以当面提出,当面劝谏,但对大众要隐瞒下来,必要的时候还要将过错背在自己的身上。”

    李承乾恍然大悟般地点了点头,道:“所以说真正忠诚的臣子,不会为了自己的名声,而让上位者的声誉受损,所谓恩出于上,是不是也跟这句话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啊。”

    于志宁满意地点点头,道:“殿下聪慧。”

    李承乾嘴角扬起,笑道:“那。。。。于庶子不知算不算忠臣呢?”

    于志宁一愣,脱口而出道:“臣当然算,为圣人为殿下,臣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李承乾笑道:“很好,非常好,来啊,给孤绑了。”

    ???

    于志宁明显懵逼了,整个人一愣,没成想这屋子里居然有埋伏,蹭的从角落里闪出两个护卫,一个捂嘴,一个拿绳子,居然三下五除二的就给拿下了。

    什么情况!!

    李承乾笑着来到于志宁面前道:“孤,要去祭天去了,当然了,这件事孤肯定是做错了么,但正所谓为上者隐,还请左庶子可以帮孤隐瞒其中实情,这件事,是您撺掇孤干的。”

    “呜呜呜呜!!!哇呜呜呜呜!!!!”

    “别激动别激动,等孤祭天回来,再来听您教诲,您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您想怎么骂就怎么骂。”

    “来啊,按计划行事,把他的官服给孤扒了。”

    “殿下,他绑着绳子呢。”

    “……”

    折腾了能有小半个时辰,于志宁这才被扒了个精光扔在一个大柜子里面,李承乾藏好了于志宁的官服,大摇大摆的就出了行宫。

    裴行俭不知什么时候也跟了上来,嘀咕道:“殿下,咱们不等大哥了么?”

    李承乾笑道“不等了,只要咱们不出幺蛾子,魏相就一定会放秦兄出来的。”

    说着,李承乾昂首阔步地朝着高台走去,两侧仪仗一应俱全,和尚道士应有尽有,居然还有那配乐的也已经吹拉弹唱上了。

    如果魏徵或于志宁在此一定会目瞪口呆,行宫里上上下下全是他们控制的啊,这帮人都是特么哪冒出来的?

    b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