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 山谷


本站公告

    永月并没有留在破庙里面过夜,他就像是个路过此地,见到有酒,忍不住蹭上两杯的游人一样,喝完酒后就直接离开了。

    永月的离开自然也让高奇等人松了一口气,毕竟永月这人可完全称不上什么善茬,一言不合动手伤人什么的都是寻常。先前永月灭了梅庄的那件事如今可是早已经传遍江湖,人尽皆知了。

    这么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随时可能翻脸的杀星离开了,高奇自然会觉得心中的一块大石头落地。但是同时,他看向木小九的眼神也变得奇怪了起来,因为永月与木小九之间那些奇奇怪怪的言语交锋,已经让高奇对木小九的身份生出了疑心。

    先前高奇没有怀疑木小九的身份,那完全是因为没有一根把他的想法往这个方向引的线头。但是木小九与永月之间的交谈,却让这根线头出现了。别的不说,单单说木小九能够与永月完全平等且毫无压力的交谈,就已经足够让高奇怀疑的了。就算木小九是个胆大包天的人物,永月也绝对不是那种平易近人的家伙。

    永月走后,高奇一度想要说些什么,木小九却咽下了最后一块干粮,一边从木断的手中接过了煎好的药,一边笑着对高奇说道:“高兄,有些东西,大家知道就好了,没必要拿出来说,你觉得呢?”

    高奇眼神一颤,原本到了嘴边的话也被他重新咽进了嗓子眼里。

    木小九这话说的已经很明白了,大家都藏了些事,你猜我的,我也猜你的。但是这些东西,猜一猜也就罢了,如果要拿出来说的话,那便是不给彼此留退路了。出门在外,彼此之间还是要留有余地的。

    因此,高奇脸上慢慢露出了一抹笑容,然后冲着木小九点了点头。木小九举了举手里的药,也笑了笑,算是回礼。

    这一夜就这样慢慢静了下来,除了火堆不时发出的“噼啪”声之外,便再没有什么其他声音了。一直到,月色慢慢褪去。

    ………………………………………

    “木兄,起得很早嘛。”高奇醒来的时候,木小九已经坐在原地了,狐小仙依然还枕着他的大腿熟睡着,李小白也还在一旁打着呼噜,倒是木断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这无疑让高奇心中有些惊心,他睡觉素来还是很轻的,毕竟在这种破庙一类的地方休息,若是没有足够的警惕性,遇到了什么危险不就坏了?但是木断竟然能够做到悄无声息得出去,甚至没有让他有任何察觉,这无疑让高奇更加肯定了自己心中的判断。

    “高兄起的也不晚啊。”木小九笑了笑,没有多说。

    高奇起身,整了整衣服,然后开始去叫他那三个朋友。木小九倒是一直没着急,直到高奇把那三个人全部叫醒之后,这才轻轻拍了拍狐小仙和李小白两个人。

    “诶……师傅……”李小白睡眼惺忪的从地上坐起来,还有些懵懵懂懂的“又要出发了吗?”

    木小九正要答话,破庙的门突然被悄无声息的打开了一条缝,随后,只见木断从缝隙中走了进来,还掸了掸身上的落雪。

    “嗯?公子你们都醒了?”木断看了看众人“周围我都看过了,雪还在下,只是已经很小了。看外面的积雪,很可能是从昨晚子时开始雪就已经变小了,所以外面的雪并不厚,马车也是可以走的。”

    “那就好。”木小九微微颌首“既然如此,简单的吃点东西之后咱们就出发吧,不知道高兄意下如何?”

    高奇赞同的点了点头“好,我没问题,能早出发一点终归是好的,不然的话万一路上有什么变故,耽搁一会儿,咱们就要迟到了也说不定。说起来,还真是好在这火堆没灭了。”

    几人说说笑笑,吃了些干粮喝了些烧化的雪水,然后便开始依次收拾行李,朝着破庙外面走去。

    等到所有人都出去了之后,特意留在最后的狐小仙一边搀着木小九往外面走,一边开口道:“小九,你的伤势恢复的怎么样了?”

    木小九给她递了一个放心的眼神“别担心,昨夜一夜过去,我的伤势差不多已经恢复了五成,大师境界以下对我已经没有什么威胁了。不过若是再碰上那永月,恐怕就麻烦了。不对,别说是永月,随便来一个大师境界中人,我怕是就要倒霉。”

    狐小仙白了他一眼“好了,反正这次也不打架,咱们出去吧。”

    出了破庙,上了马车,一行八人纵马扬鞭,继续朝着擂鼓山的方向走去。

    ………………………………………

    令人欣慰的是,这一路总归没有再出现什么意外。而且行至半路时,八人还又遇到了几伙通路中人。当然,毕竟不是所有人对逍遥派的传承都没有觊觎之心的,所以八人也就没再与其他人结伴同行。

    “木兄、小白兄弟,从前面这个山谷进去,就到了擂鼓山的山脚下了。”高奇呼喝一声,勒住了身下的马匹。

    闻言,木小九、狐小仙还有李小白三人都从车厢中探头出来,看向了前方。木断则是抬头看了看天色,然后说道:“看这日头,离午时应该还有一会儿工夫,足够咱们上山了。”

    “嗯。”高奇应了一声“走吧,咱们进山谷。”

    木小九三人回到车厢中之后,只听木小九突然说道:“看来这一次来了不少的人啊,你们注意那山谷了没?看样子,只怕那山谷被扩大了十倍不止。估计这次这个珍珑棋局一定特别热闹。”

    狐小仙点了点头,然后似笑非笑的看向了木小九“怎么,动心了?”

    “怎么可能。”木小九苦笑了一下“说了不动心就是不动心,不过我是在想,丁春秋都已经死了,无崖子现在还办珍珑棋局,估计也就是为了逍遥派的传承了。再加上这一次又来了这么多人,估计这珍珑棋局,也会发生一些变化。”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