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四章 格局长远


本站公告

    在众人纷纷抢着要与张无极下棋的时候,二楼走下一位精神矍铄,步履稳重的老人,这老人看似六十多,但身上总有一种很沧桑的感觉。 X

    随着他走过来,众人纷纷让开一条通道来,暗暗震惊,这……辅相丁玉方,难道他打算亲自出手吗?

    辅相丁玉方,这可是跟台上那两名大学士周浦东与莫香风同样大学士出身啊!

    听闻他对棋艺颇有心得,多次与后学木上生切磋,胜负之数五五开,由此可见他可能也是藏拙了。

    木上生如果敬老的话,也有可能是藏拙了,这东西,不到真正决战的时候,大家都会给对方留几分薄面。

    丁玉方看了看张无极,突然笑了起来道:“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张无极看到这老学士,抱拳行了一礼,道:“后学晚辈张无极见过丁老。”

    对于这丁玉方,张无极也是有所耳闻的,一位真正的老学士了,在脱脱丞相下相助脱脱治国安邦,管理民生大事。

    此番丁玉方过来,张无极猜测很有可能就是为了来与他棋术博弈的,他这么做,张无极可以理解,为了试探他有什么棋艺嘛!

    如果棋艺不高的话,他可能会退让一步,让张无极成功晋级,然后由木上生打败张无极。

    如果张无极与他棋艺旗鼓相当,他就会用尽全力,逐鹿张无极的棋子,最终胜负由天。

    张无极料到丁玉方的来意,笑道:“丁老技痒难耐,欲要与晚辈棋盘上点兵吗?”

    丁玉方闻言,呵呵笑道:“看着你们这群潮气蓬勃的年轻人,我也被感染了啊!所以想来讨个脑力活,张掌门,不知道能不能赐教?”

    “赐教不敢当,切磋切磋尚可。”张无极笑道。

    “那诸位……张掌门就交给我了?”丁玉方环视四周一眼,众人只能点头,不然还能怎么样?这丁玉方可是棋中圣手,他们都没这能耐赢得了丁玉方。

    所以丁玉方要与张无极下棋,拼技艺,他们都乐得一看。

    张无极笑道:“丁老,这边请。”

    丁玉方点了点头,来到了一张空的椅子前,与张无极对视一眼坐了下来。

    柳月梅此时处理完与钱志杰的事情,扭着蛇躯上了舞台上,看着都已经找到了对手,轻笑一声道:“诸位已经找到彼此的对手,那么棋术博弈,现在开始,希望大家可以有一个棋术美妙之旅。”

    在下方已经对视而坐的人,彼此火焰旺盛,气氛冷凝了下来。

    高启对棋艺也颇有钻研,所以他的对手是木上生,木上生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拿下高启,但高启的棋艺非常稳当,这一来二去的差点让木上生满盘皆输。

    木上生醒悟过来后,连忙摆正心态,开始认认真真的逐鹿着高启的棋子。

    再反观张无极与丁玉方,两人相对来说要比较温和一点,就好像两人是旧友一般,你来我往的,大家都是温和下棋,也没有你追我赶的那种紧张气氛感。

    张无极的棋艺大开大合,偶尔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下一颗看似无用的棋子混淆视听,实则这颗棋子暗藏玄机,一旦丁玉方没有及时堵住缺口,这颗棋子就会在四五步外产生巨大的作用。

    丁玉方也是老手了,双眼闪过睿智的神色,明知道张无极给他设伏,他也没有点穿,来一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设了一个埋伏给张无极。

    张无极脑海中仿佛闪过一个天地棋盘,天作棋盘星作子,脑海中无限放大每一条棋路,这些棋路隐隐形成了一条攻击的线路。

    每一步都有着十步之后的作用,如果丁玉方没有远詹的见识,不出十步,他就能略胜对方一筹。

    丁玉方随着与张无极平稳的交锋,渐渐的张无极的棋芒越来越锋,他也逐渐的感受到压力了起来。

    此时其他在交锋的人,都几乎已经决出胜负了来了,除非那些相识的人,一直在让子,你来我往的,满盘的棋子都还没决出胜负来。

    当然!他们也在博弈的其中,可以感受到彼此间谁的棋艺更胜一筹,最终让更高一筹的人晋级。

    很快场中就只剩下张无极与丁玉方了,张无极笑道:“丁老棋艺高超,奈何我答应过师师,让他成为今晚的魁首,所以,抱歉了。”张无极说完落子在一个很不重要的地方。

    这个地方原本丁玉方还没发现有什么窍门,当他发现有窍门的时候,四个地方张无极都可落子,而这四个地方,任意一个地方,就等于五子棋一样,我有四条路,我随便下那里,你都是必死无疑的。

    丁玉方脸色大变,没想到弹指间,张无极已经设套等着他了,而且这套……早就开始设了,每一个看似不重要的棋子,联合起来直接把他杀的溃不成军。

    丁玉方突然长叹了一声,脸上带着遗憾的神色,道:“张掌门,棋艺高超,老朽服了。”

    “服了?”众人都看了过去,他们都还没看出什么诀窍来,这就赢了?

    评判与木上生等人齐齐围拢了上来,当他们看到上面黑子白子分明的摆放着,但他们根本不知道执白子的张无极哪里赢了。

    有人忍不住开声问道:“相爷,不知道你说张掌门赢了,胜在哪里?”

    “胜在他格局够大,没有这样的格局很难看出来他到底在哪里赢了。”丁玉方说完看了木上生一眼,只见木上生脸色略带难看。

    木上生正在默默的推演着张无极下棋的顺序,然后预计张无极每下一子提前算计了多少步。

    他最大的能耐是下棋前算计好五步之后的事情,五步之后又留了两步给自己走后路,总共七步。

    但看现在,张无极的棋盘,每一步都算足了十步之后的事情,甚至有的棋子算到了十二步,这等于比他多算了一半的步数,这样的布局,他想破……难如登天。

    “上生,有没看出张掌门的格局来?”丁玉方平静的笑问。

    良久,木上生略带颓废的神色长叹了一声。rw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