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标题君被我当夜宵吃掉了


本站公告

    游戏一行人离开了之后,孔雀舞在原地跟爱德玩起了大眼瞪小眼。

    虽然不介意身边跟个小弟,孔雀舞自身并不是那种喜欢事事亲力亲为的人,但是这个小弟的“小”绝对不能是小孩子的“小”啊有木有?

    “呐,舞姐姐,我跟着你的话会有很多决斗吗?”听从了银河的分析,有些亢奋的爱德忍不住先向孔雀舞搭话了。

    “哦嚯嚯嚯嚯~”小孩子嘴甜就是有好处,这句“姐姐”明显挠到了孔雀舞的痒处,刚还有些不情愿带着个拖油瓶的情绪瞬间明媚了起来,发出一阵让银河起鸡皮疙瘩的笑声。

    “真的是可爱的孩子呢。安心吧,跟着姐姐走肯定能遇到很多决斗者的,但是…”孔雀舞对自身的定位也很清晰,因为自身的美貌想要通过决斗在自己这里留下印象的决斗者绝对多不胜数,但就算是这样,自己也不可能强迫对手跟一个孩子决斗啊。

    诚如银河对爱德的定位,跟爱德这么一个孩子决斗,赢了不讨好输了却丢人,都没可能在孔雀舞心里留下好印象,可以说稍微要点脸的都不可能接受爱德的决斗请求,更别说向爱德提出决斗了。

    像之前田中那种奇葩,如果这个岛上能多两朵的话对爱德来说就轻松多了。

    办法孔雀舞不是没有,如果能早早的获得十枚星星筹码,对于接下来的对手就能有足够的理由:想挑战我?先赢了我小弟再说吧。

    然而这个想法对小孩子提起来,普通的小孩子大概很难理解自己的难处,甚至会觉得自己在敷衍,为今之计只有先拖着了。

    “爱德,为什么你会在这个岛上呢?”想这么多,刚输给城之内的孔雀舞一时半会也没兴趣去找人决斗,于是找了片干净的草地,坐下来跟爱德闲聊起来。

    “因为跟贝卡斯先生的约定。”爱德老实回答道。

    “约定?”

    “嗯。只要我能收集到十枚星星筹码,到达贝卡斯先生的城堡,贝卡斯先生就会跟我一起生活。”

    银河一直在爱德的概念里努力淡化收养这个词,是不想爱德以后因为自己只是义子而自卑,所以一直对爱德的说辞都是贝卡斯觉得你很聪明,想要跟你一起生活。

    虽然表达上有些问题,但是孔雀舞还是秒懂了,眼睛瞬间转化成两个美金符号。

    贝卡斯这三个字代表着什么?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决斗怪兽之父,跨国集团总裁,年少多金(官方资料设定此时初登场的贝卡斯才24岁,虽然个人觉得他34岁都不为过),最重要的一点,贝卡斯他单身!单身!单身!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虽然贝卡斯有个已逝的恋人,但这件事情并不为世人所知,至今单身也只是被人认为眼光高罢了。

    不巧,孔雀舞对自己的美貌以及身材已经到了自负的程度…

    这一瞬间,孔雀舞已经暗下决心,一定要帮爱德集齐十枚星星筹码,然后跟爱德一起进入贝卡斯的城堡。

    事不宜迟,得到这么一个消息,孔雀舞也瞬间有了动力,直接拉着爱德站起身来:“我们去找人决斗吧。”

    不过,事情的发展就像之前分析的那样,途中虽然遇到几波人,然而果然没人愿意跟爱德进行决斗,倒是孔雀舞自身的星星筹码已经差不多集齐了。

    要不是岛上有监控监视着每一场决斗,孔雀舞都想直接把自己的星星筹码让给爱德了。事实上,这也是孔雀舞保留的最后手段,跟爱德决斗一场然后放水故意败北,这可比给爱德找对手简单多了。

    其实银河本身也有另外的方法能帮爱德找到决斗,别的不说,就赌卡吧,一张【绿宝石龙】甩出来,有多少人能忍住诱惑?

    你不是有节操不跟小孩子决斗吗?一张稀有卡够不够?不够再来一张。

    用钱将你的节操砸成负值。

    当然,这个方法不能随便乱用,因为不能帮助爱德决斗,靠爱德自己的话赌卡的风险就变得很大了,不是说心痛一张【绿宝石龙】,而是爱德如今身上除了他父亲的遗产【D-英雄】之外就这40张卡了,少了一张出去这卡组都凑不齐,可以说输一场就全败了。

    银河自然不会在这种地方拿出自己的卡组。

    时间随着孔雀舞的连胜而流逝,终于,爱德的下一战的对手出现了。

    “终于找到你了,孔雀舞。”

    爱德跟孔雀舞循着声音传过来的方向看去,看到孔雀舞一脸茫然,来人满脸悲愤的加上一句:“是我!恐龙龙崎!还记得你在游轮上对我做过的事情吧?”

    “啊,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吧。”孔雀舞认真的回想了一下,才说道。

    “现在马上再和我决一胜负吧!”

    听到这句话,孔雀舞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不过看到身边的爱德,这句拒绝硬是被留在喉咙里。

    “可以,但是——”

    “但是?”

    “我对输过一次给我的人没什么兴趣,如果你非要跟我决斗的话——”孔雀舞将爱德拉到自己身前:“先赢过我的小弟再说吧。”

    “什么?这个小孩子?孔雀舞,你侮辱我也要有个限度吧!”恐龙龙崎指着爱德吼道。

    “不愿意吗?那就算了。”孔雀舞拉着爱德作势要走。

    如果是别人的话,孔雀舞绝对不会说这种话,因为别人的目标只是孔雀舞身上的星星筹码,然而眼前的人不是。

    恐龙龙崎的目标虽然也跟星星筹码有关,但更重要的是孔雀舞本人,他要在孔雀舞身上一雪前耻,别人的话就没有意义了。

    也正因为如此,孔雀舞才吃定了他。就算爱德输了也没关系,最多自己赢回来罢了。否则就算给爱德挑对手,孔雀舞也不会挑一个全国大赛第二名。

    “孔雀舞,你看清楚了,我可是已经有5个星星筹码了,你要我跟这个小孩过家家?”恐龙龙崎将手套举起来,只见手套上的星星嵌孔已经嵌满了一半。

    “星星筹码?”孔雀舞举起手上的手套,8枚星星筹码正在夕阳的照射下闪闪发光,又指指爱德背包上的手套,意思不言而喻。

    一个小孩子都有4个星星筹码,你才5个也好意思得瑟?

    恐龙龙崎站在原地很是纠结了一会,直到孔雀舞再次不耐烦的转身欲走,才终于说道:“我答应你,但是你也要保证之后会再次跟我决个胜负。”

    “这个等你赢了我小弟再说吧。”如果你真的赢了,想走我还不会放过你呢。

    孔雀舞转过身对爱德眨眨眼睛,一脸计划通。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