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月下小战


本站公告

    迦尔纳岛,远近闻名的“恶魔之岛”。外人基本上是不太愿意靠近的。纳兹和哈比偷取的S级任务委托单,就是来自这个岛。

    当他们兴致勃勃的来到码头的时候,却发现基本没有船家愿意载他们。就在纳兹打算游过去的时候,一个长相颇为清奇的小哥,载了他们一程。

    惊悚的是,就在他们看到迦尔纳岛的时候,那个划船的小哥却突然不见了。随后他们被大浪卷了进去,醒来的时候,已经在迦尔纳岛上了。虽然很疑惑划船小哥的去向,但思考后,他们决定先去做任务。

    岛屿不大,而且有非自然形成的道路,顺着路,他们很快就找到了岛上的居民聚居处。在稍微有点头脑的格雷的忽悠下,他们顺利的进去了。

    居民们很奇怪,一个个都用宽大的衣物或者布匹斗篷之类的覆盖着身体。直到村长向他们解释,并且说出自己的委托:

    “如你们所见的那样,紫色的月亮带来了令我们恶魔化的诅咒。所以,我们的委托只有一件事——破坏月亮!”

    不过显然,在座的人里面,就算是会飞的哈比,也摇头表示自己不可能飞到月亮山。任务陷入了暂时的胶着。

    ……

    “迦尔纳岛……跟上次来的时候比起来,差不多啊。话说这感觉真是神奇呢,一步之遥,却恍若隔世。”

    在距离岛有点距离的地方,罗修看了看天上洁白的月光,又往前走了一步,发现月光已经变成了妖异的紫色。

    快速的移动,几个呼吸间来到岛屿的另一端,看着已经化为废墟似的遗迹。

    “能够消除一切魔力的月光‘月之滴’。说起来,上次来的时候这儿还叫月之岛吧。祭坛的位置,我记的是在……”

    因为早期获得外挂,即便过去数百年,罗修对过去的事情依旧能保持清晰的记忆。不过离开一个世界的时候,罗修通常会删掉赘余的记忆,只留下核心部分。这样,用到的时候,读取就会很快。

    “有了有了。”

    一分钟不到,罗修找打了记忆中的祭坛。一群身穿魔法袍的人,正围绕着一个刻画了魔法文字的圆形祭坛,进行着仪式。月光从四周聚集过来,汇成一竖,从祭坛中心处的孔洞穿过去。

    完全没有隐藏身形的打算,罗修光明正大的走过去,打招呼:“哟,晚上好啊。虽然说了你们也不会照做,但还是说一下,能麻烦你们停止月之滴的仪式吗?”

    Xiu~

    离开原地,身体以近乎无视物理法则的方式向后平移了数米,而原地则出现了一大块坚冰。是充满了魔力的寒冰,如果不是用同等级别的火焰魔力抵消掉,就算丢进岩浆里面都不会熔化。

    “一上来就冷不丁的想把我冻住吗?你以前可不是这么没礼貌的孩子啊,利欧。如果乌鲁知道你变成这个样子的话,会很伤心的。”

    大概被激怒了,冰块又连续在罗修接下来的两个落脚点生成。然而全都没中。

    “不要随意把老师的名字挂在嘴边啊!话说这么多年了,你好像完全没有长进啊,大叔!”

    从阴影下,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走进月光照亮的范围,杀气腾腾的盯着罗修:“看在过去的份上,在我杀掉你之前滚吧。”

    “小屁孩,别以为稍微长大了一些就能对长辈这么不礼貌啊。”罗修笑眯眯的样子,看上去有点渗人:“大叔我可没有乌鲁那么温柔体贴哦。”

    “所以说不要把那个名字挂在嘴边啊!造冰?大鹭!”

    单手掐出一个魔法手势,利欧释放出八只冰形成的冰鸟。这些鸟儿外形的冰雕不科学但是很魔法的像真的鸟儿一样飞在空中,并且会追踪目标,还能爆炸呢~

    罗修眼睛微微眯起,同样用单手,单手的单指:“难得有这么便利的月光,就不浪费魔力了,【月晕】。”

    祭坛突然发光了。更确切地说,发光的是祭坛上的符文。在周围一群的魔法师的惊呼声中,月之滴的光居然拐弯了!还分裂了!

    三四人合抱粗的月光,分裂成了八道,轻松的将利欧放出的八只冰鸟消除了。

    “啧!该死的,暂时停下仪式!”

    利欧多少知道一些罗修的本事,看他能自在的操纵月之滴的光,立刻就让那边的人停下收集月光的仪式。如此一来,就算罗修本身也会仪式,收集来的月光也远不足以轻松消灭他的魔法。

    “这下我看你怎么应对!造冰?大猿!”

    巨大的猿猴形状的冰雕扑向罗修。粗长的双臂,砂锅大的拳头。被打中的话,估计不是光疼就能算了的。

    “有时候,真心觉得你们小时候还强一点呢。”罗修还是只伸出了一根手指:“造型魔法的强大之处,不在魔力,而是想象力啊。造冰?弦。”

    手指跃动几下,细到肉眼难辨的“冰丝”像鞭子一样抽打。看起来很强的冰猿,凌空被肢解,消失。

    “你、你怎么也会冰造型魔法?!”

    利欧很吃惊。显然,他并不知道罗修掌握的魔法数量。曾经见过罗修也是十多年前了。那时候,利欧还跟着乌鲁修行。罗修因为某个任务经过,巧遇了乌鲁。

    乌鲁还是个小萝莉的时候,罗修遇到过她。不过当时没认出来,随手教导了一些魔法的基础后,很快就离开了。

    乌鲁因为罗修教导的东西,成长为了强大的魔导士,所以时隔多年再次遇到的时候,便以师礼相待。

    罗修当时没多想什么,就在那儿住了几天,顺便(tiao)教了乌鲁两个小弟子一些东西。本以为乌鲁从自己这儿获得了特别的魔法后,应该会避免使用绝对冰结这个魔法的结局。结果就是后来在工会看到了格雷……

    “说什么傻话呢?乌鲁的魔法基础可是我教的哦。那个笨蛋弟子都会的魔法,没理由我这个当老师的却不会吧。”

    罗修又伸出一根手指,冰丝变成了两根。

    “骗谁啊!”利欧怒骂一句,双手齐出:“乌鲁可是一直都在用双手造型的!造冰?冰龙!”

    巨大的冰龙,威力也不容小觑。灌注其中的魔力量更是让罗修感到羡慕呢。

    “真好啊,魔力充足。可惜,太分散了。魔法叠加,【谐振】,融合魔法【切割弦】。”

    食指和中指上延伸出的冰丝,一根直挺挺的从冰龙的眉心穿过,另一根快速的缠绕上冰龙的身躯,拉扯。

    顿时,庞大的龙身像之前的冰猿一样,成了碎冰块。

    “今晚就先到这儿吧。”

    拆了冰龙,罗修拍拍手:“没有杀你的理由呢。而且大叔知道你想放出戴利欧拉的理由。所以,今晚先停下吧。”

    “你以为你是谁啊?!以为用你那贫瘠的语言就能说服我吗?少开玩笑了!这么些年来我彷徨、绝望!好不容易找到的目标,现在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我才不会……”

    Duang~

    罗修一拳头糊过去,打在利欧的脑门上,冒出一个足有他半个脑袋大的包。好像,冒烟了。

    “真是的。所以说男孩子啊,一个个都这么熊。那边的,你们家的boss就先交给你们了。记住,大叔我今晚不想看到月之滴了哦。”

    一个还算漂亮的女人,一个浓眉毛的男人,还有一个带着猫(狗?)耳朵的逗比从阴影里面走出来。

    女人接住了利欧,目光复杂的看着罗修消失在夜幕里。

    ……

    村庄的居民为客人们准备的帐篷里面,格雷和纳兹鼾声如雷。而且夹杂着两人的特色:纳兹张嘴喷火,格雷开口掉冰。

    露西完全睡不着。她起身,坐起来,想了想明天还得工作,无奈的喝了口水准备继续眯一会儿。

    忽然,屋里面凭空冒出了一朵幽绿的鬼火。一张脸从鬼火里面显现出来,还在说话:

    “哟!找~到~你~们~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