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再论榜单,苦刷经验


本站公告

    房东大人这么一问,血千杀先是愕然,而后哑然失笑道:“什么可入大诸王榜前一百之数,这不过是金甲自谦而已,而关于大小诸王榜实力排名的问题,这其实是你不清楚其中缘由了!”

    说道这里,血千杀微微一顿,整理了一下思路继续说道:“无邪,其实这小诸王榜前一千名的实力和大诸王榜中人的实力基本是差不多的,而小诸王榜前十,和大诸王榜前十实力更是相差无几,内测之时,这两道本来是各一千人的,后来天机阁那帮闲得蛋疼的家伙根据书春秋的提议又在小诸王榜增加了九千人才有了现在的榜单。”

    “所以,严格来说,这小诸王榜一千名之后的玩家才算是真正的小诸王榜中人,至于前一千,和大诸王榜相对应的排名相差无几,而金甲在小诸王排名第五,你觉得他的实力会比我差,至于西门,那就更不用了,公测之时得到了玄黄塔,实力恐怕已经不输内测巅峰,若是他有心,怕是已经入了轮回榜了!”

    听着血千杀这一番解释,房东大人是恍然大悟,而后便是大骂道:“太阳的,一个排名而已,搞那么麻烦,不仅有什么榜单之分,里面还有这么多弯弯道道,吃饱了撑的啊!”

    房东大人有一种被秀了智商的愤怒感,而血千杀则是笑着附和道:“谁说不是呢,天机阁那帮家伙一个个整天吃饱了没事干,也不热衷提升实力,研究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这不,前几天我还听西门说那群家伙又开始研究起内测时胎死腹中的无差别战阵了,一个个的,难道不是吃饱了撑的吗?”

    “无差别战阵?”听着血千杀口中冒出的名词,房东大人又是一愣,却只见血千杀笑道:“算了,不说这个了,一个没影的东西,若是真和你解释又得费一番口舌,浪费你我脑细胞!”

    不错,对于血千杀这番话房东大人深表认同,太阳的,这群人一个个吃饱了没事干,自己却是一天天忙得要命,懒得管他们,眼下,还是先看看自己这斩仙剑诀修出了什么东西再说吧!

    想到这里,房东大人立刻打开了天书,天书有载:“斩仙剑气第二层圆满,剑气本体攻击力1100——1100,附带太白玄霄两道剑气,太白剑气攻击力200——200,玄霄剑气攻击力200——200,剑气二层无衍生道法。”

    这就是此次斩仙剑气进阶后的属性了,虽没有衍生道法,但是却依旧是带给了房东大人极大的惊喜,这剑气提升一层,本体剑气提升100点攻击力不说,而太白玄霄两道剑气的攻击力则是全部恒定在了200。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房东大人现在一剑斩出便是恒定1500 的攻击力,这种强度的攻击力,单以飞剑而论,非七阶顶级飞剑不能比拟,而且还得是其攻击上限,这个提升不可谓不大。

    此后,房东大人单凭这飞剑的常规战力,便足矣傲视诸多内测玩家了,不可谓不强,当然缺点也很明显,那就是随着剑气的增强,房东大人的道法就显得有些不够看了,现在他能够动用的道法,除了那淡月疏云佩附带的道法以及这上九天雷霆咒还有那新修的青灯引能够媲美之外,其余的诸多道法,完全是鸡肋一般的存在。

    而少了强力道法的镇压,房东大人手段就显得略微单薄了,毕竟,房东大人很清楚,这飞剑终究只是打持续战的常规战力,比不得道法爆发来的迅速和恢宏。

    就拿那斜月流云杀来说,虽然其攻击力看起来比之斩仙剑气弱了不止一个等级,但是之前面对那六十级的地火犀,这斜月流云杀完全可以做到瞬杀一只,而斩仙剑气则是需要几剑才行。

    不过,这飞剑与道法毕竟不一样,两者类别不同,没有什么可比性,只是这道法的修行必须得提升起来了。

    房东大人心中思忖,眼下能迅速提升道法的无疑是这紫霄秘典了,每两层衍生一个道法不说,这青灯也会随着道法层数的提升而增强,当然,这斩仙剑气若是再修几层也有可能衍生道法,只是,房东大人看了看第三层圆满需要的经验值后便是连翻白眼。

    斩仙剑气第三层,需求经验值两千万。

    两千万经验,比起第二层的一千三百万足足多了七百万,这太阳的让人简直没法玩,而且第三层都这么多了,后面的层数可想而知,这是个水磨的功夫,急不得,因此房东大人便拿定了主意先修这紫霄秘典。

    当然,还有自身的等级也不能落下,而经过刚才这一战,房东大人等级顺利升到48级,距离50级大关又进了一步。

    房东大人思索间,众人已经再次来到了山峰之前,血杀更是迅速指挥众人投入到了那玉门的攻打之中。

    所有玩家投入工作,血杀也进入指挥状态,房东大人却是闲了下来,看着那数十万轰击着玉门的玩家,房东大人心中微动,对着身边的血杀问道:“血杀,之前我听西门说你们不是攻打到第三层禁制了吗?怎么还在这第二道门中晃,还有那玉门是什么鬼,这么多人攻击也不见变化,你给我讲讲!”

    房东大人这个问题一问,血杀便是笑了,怎么说呢,这个问题倒是很符合房东大人的性格,极度小白,不过看着房东大人那愤怒的神情血杀立刻干咳一声缓缓道:“无邪,这道玉门便是第三层的封印,破了这玉门,那殿中第三道门户便可打开了。”

    “当然,这玉门也不是那么好攻破的,其本身的两亿防御度不说,哪怕所有玩家齐力攻击也得个三四天的时间,更何况,这虚境之中还会不停生成妖兽干扰我们的攻打,这些妖兽的实力都不弱,而且一旦靠近这玉门千米之内,便会发生变异,实力大大增强,千米之内,每靠近百米,实力又会再强几分,所以,综上所述,这绝对不是一个好差事!”

    血千杀大诉苦水,房东大人则是听得一脸愕然,“两亿的防御度,血杀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无邪,你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吗,你以为西门和金甲为什么跑得那么快,还不是抓住了我这个苦力啊!”说着说着,便又有人来禀报东边有妖兽出现,南边需要增援。

    看着血千杀投入工作的状态,房东大人是啧啧连叹,果然大家都不容易啊,不过,说到妖兽出现,房东大人心中一动道:“血杀,正好我要刷些经验,便替你挡一挡妖兽吧,你若是让我攻打这玉门我也做不来,既无聊有没有经验。”

    听到房东大人这么说,血千杀惊喜一笑:“那可太好了,无邪,有你的帮助我的人手调配就没那么紧张了,不过有一点你却是说错了,这攻打玉门也是有经验的,每一次攻击你都会获得一些经验,只不过这事实在是太无聊,想来你也不愿意,即如此,你拿着我的令旗自去找地方刷经验去吧。”

    房东大人点点头,血杀说得不错,倘若真让自己攻打玉门刷经验,那才是要了命了,而且又没有刷怪经验来的快,毕竟自己这精进玉符都开了,怎么也不能浪费啊。

    于是,接下来几天时间,房东大人的便是穿梭在两点之间,大部分时间都在这西殿刷经验,同时,一旦强力道法冷却完毕,房东大人便会前往一趟青云古道。

    中间,房东大人出去的时候收到了离洛的传书,说是联盟那边的事情解决了,房东大人可以回去了。

    回去,自然是要回去的,毕竟房东大人还记得自己的大考也快到时间了,这要是万一赶不上,指不定这天池老道有什么惩罚呢。

    不过,房东大人却斌不打算这么快回去,怎么着也要多过几阶青云古道再说,房东大人可是梦想着在这里把自己的紫霄秘典修炼到大圆满的。

    一晃时间就这么过去了五天,第六天,当房东大人一脸心有余悸的走出太虚殿之时,便彻底熄灭了这个想法。

    五天的时间,房东大人再过三阶青云古道,来到了第十三阶,而就是这一阶彻底打消了房东大人那不切实际的想法,第十三阶青云古道,只有一千只饿鬼,从数量上来说并不算什么,可是你挡不住人家质量高啊!

    一千只饿鬼,位阶全部是六十级精英,更可恶的是,竟然还有一只五十级的传说鬼王,当那鬼王集合着千只精英恶鬼之力,发动了那笼罩方圆十里的赤红色火云,一击挡下斩仙剑气,第二击直接将青灯防御值轰得见底之时,白某人便很自觉的逃了出来。

    白某人逃出青云古道之后,是愤骂不知,太阳的,这群饿鬼没有节操,以多欺少,若是真让自己和那鬼王捉对厮杀,自己倒也不怕什么,可是那集合了千只饿鬼的力量发动的狱火焚天实在是恐怖,竟然一击便将自己那青灯的防御度轰得见底,再来上一击,岂不是自己的小命就没了。

    要知道在这几天,房东大人紫霄秘典再升两层,已经达到了第六层圆满,青灯的防御度升到2500,即便如此,也只能扛住那道法的一击,威力可想而知。

    眼下,这青云古道短时间内是别想突破了,房东大人动了离开昆仑的念头,可是为何西门迟迟不归,连个传书都没有,自己到底走是不走,房东大人45度角仰望天空,陷入了纠结。。

    a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