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迎风一羽毛书友探讨一下……


本站公告

    首先,你对鄙人作品的关注,让我感到很开心,因此,第一句话就是说声“谢谢”。

    其次,关于你提到的让主角“黑化”的一个建议,实际上,在第一部分的写作过程中,我的确产生了这样一个思想倾向,毕竟,一方面可以标新立异,另一方面,也可以展开疯狂的阴谋和战斗,但是,作为一个普通人,一种善良、朴素的普世价值观和还算积极向上的健康心态,让我对这个倾向最终望而却步。

    就像你说的,那种为了“爱和正义”的思想、净去做一些“利人损己”的事情的人,的确非常脑残,我也很赞同,但是,我可以很清楚地和你说,我的主角,绝对不会塑造成这样的人。

    事实上,从本文开始,主角所做的一些事情,看上去似乎“和谐有爱”,但是,并不是纯粹的为了“爱和正义”,而是具有一些目的性,比如,作为一个穿越者,为了适应环境,必然需要培植属于自己的势力、或者说朋友圈,因此,对怒之队等人的友好态度,实际上可以理解为拉拢,只不过付出的真心更多一些,依靠的是魅力和实力,而不是阴谋诡计和什么强硬手段。

    第二部分开头,让凌和K‘等人交好,这个,是我想了很久的一个想法,作为一个多年的拳皇迷,玩了不少游戏,看了不少周边的东西,包括官方剧情、漫画等等,也不排除港漫,在K‘等几个人的身上,我读到了一些东西,比如:孤独、寂寞、迷茫、悲伤再到后来的决心和无畏,所以,官方对这几个人物的塑造,我是很喜欢的,而主角,作为一个孤独的穿越人士,在某些方面,也和K‘等人差不多,自己过去的记忆,很多在这个新的世界没什么用,只能依靠新融合的记忆来布局。而且,作为一个孤独的人,总会有些亲友作为精神上的寄托,因此,我选择了K‘和库拉等几个人,主要原因就是这几个人都有些悲情色彩(比如K‘死了姐姐,库拉失去candy),绝不是单纯的“和谐有爱”,要知道,心里完全没有爱的人,是不存在的,就同心里完全充满爱的圣人一样,都是虚无飘渺的。

    至于那种邪恶疯狂和为了什么伟大的理想就去与人类作对的想法,实际上比“和谐友爱”的“圣人思想”更加不现实,一个人再强大,力量也是有限的,而真正难做的,却是可以利用自己的实力、名望、智慧来团结大多数人,将少数敌对自己的人彻底除掉。

    团结大多数人:比如与怒之队、K‘等人以及众位格斗家交好,再比如,利用库拉来分化N·E·S·T·S等等,有的时候,正义也是可以有阴谋在里面的,面对反派的时候,实际上,也可以做到看似比对方更加邪恶阴险,只不过,这种“邪恶阴险”是利大于弊的。

    和你探讨了这么多,实际上,也是一种“价值观”的碰撞,

    举几个例子,老美攻打伊拉克,阿富汗,打着正义的旗号,也的确推翻了独裁政府、消灭了不少恐怖分子,但是,这既不是绝对的正义,也不是绝对的邪恶,实际上还是有利益在里面,再比如,前苏联攻占柏林,据史料记载,苏联红军进行了惨无人道的烧、杀、抢、夺、奸、淫、掳、掠,不排除里面的受害者有很多还真的就是纳粹信奉者、法西斯党徒,你说苏联是邪恶的,可以,你说他是正义的,是以暴易暴,也可以,或者我们历史上那些对抗异族的战争,或者现代的那些,比如对越自卫反击战,我们是正义的么?可以这么说,我们是在用暴力对抗暴力,是为了防卫,我们是邪恶的么?也可以这么说,因为我们为了报复对方的侵略和屠杀,也用了相同的手法……

    话题扯远了,再次说到主角,主角可以正义么?可以,因为,正义归根结底是一种普世价值,符合大多数普通人内心的向往,不会违背原则,不会伤害大多数人的利益;主角可以有爱么?可以,因为爱也是一种普世价值。

    反过来说,主角可以邪恶么?完全可以,因为,主角有属于自己的敌人,这些敌人,与主角自己的“正义价值观”发生冲突,主角完全可以打着正义的旗号,联合一帮人将他们彻底铲除,说白了“凡是阻碍反恐大业的,统统杀无赦!!”

    另外,即便是再邪恶的人,心中也有一块净土,只不过他们有些人发现并耕耘了这块净土,有些人却没有,再次举个例子,欧美动漫里有个著名的大光头叫做“金并”,也被译作“金罗汉”后者“金太保”,这个人实力很强、非常阴险、狡猾、凶残,但是他也有爱,他对自己的儿子非常疼爱,甚至为了自己的家人不惜退隐江湖,金盆洗手,最后因为儿子被害才变得更加凶残,重出江湖闹出血雨腥风,所以说,“有爱”是很现实的,并非虚无的。

    而主角这里,和金并不能比,但是,退一步说,也有自己心爱的、需要珍惜的事物,比如,前面提到的几个“孩子”。倘若有人胆敢伤害自己的珍爱之物,那,就让他们在恐惧中灭亡,所以,主角也有爱,但不是那种“博大脑残”的爱,而是和普通人一样,甚至可以说很狭隘的爱,这也是为什么,主角被我起了个“恐怖司令”的绰号,而不是什么正义司令,有爱司令,至于“正义领袖”,是那些其他格斗家封给他的,对主角有好处无坏处,为啥不要?

    总之,说了这么一大通废话,我的意思无非就是,“正义”、“有爱”并不违和,但是,“绝对的正义有爱”和“绝对的疯狂邪恶”却是违和,我要描写的主角,是在总体“正义有爱”的情况下,面对某些敌人,表现出适度的“邪恶、疯狂和凶残。”至少,不违反普世价值的原则。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