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三十八对策


本站公告

    清原、安邑相继失守,先且居战死,贾华退守桐城的消息传到曲沃,对诡诸来说无异于当头一棒,敲醒了他心底对唐国上下似有若无的轻视。

    诡诸左思右想懊恼不已,如果不是对这个北边突然出现的小邻居印象还停留在弱国无害的阶段,他也不会如此轻易地中了方离娇兵之计。

    “是寡人被三家攻晋吓破了胆,才会变得慌里慌张没个正经模样,寡人愧对先轸将军呐。”

    安邑、清原失守后,曲沃以南除桐城外再无天险可守。

    懊恼过后,醒过神来的诡诸立刻调兵遣将驰援桐城,不仅没有苛责擅自退守的贾华,反而好言鼓励,拜贾华为卿,命其领兵死守桐城,此次的诡诸用人不疑,要钱给钱要粮给粮,不论是据城死守还是出城野战,均由贾华决定,他绝掣肘。

    贾华原本以为丢兵弃地免不了一顿责罚,没想到训斥没等来,却等来了加官进爵的敕令以及大批粮草辎重。

    为了安前线军心,诡诸还给贾华送去了一封亲笔信,信中所言洋洋洒洒真诚恳切,贾华感动不已,立誓人在城在,誓与桐城共存亡。

    上有明君、下有良将,周围虎狼环伺,国家危在旦夕,晋人纷纷被激起了血性,自觉自发抽签抽粮运往四方前线,不少年轻小伙子主动投军,婆姨们则主动为将士们新制了衣服被褥,往往一人投军,身后还会跟着几车同村老幼贡献的劳军之物。

    北方连失十数城、东部战事亦是吃紧,曲沃北部两城接连丢失反而让晋国上下连成一片,民心士气大涨。

    除了整军备战之外,诡诸日夜企盼着派往齐、魏两国的求援使者尽快带着援军赶到,毕竟只靠晋国一国,根本无法抵御三家的联合进攻。

    燕国出兵南下,国内景况不明,与其仅一河之隔的齐国廷中也已吵成一团,齐国国君姜小白治国贤明,从不惧忠言逆耳,朝堂之上人才济济,文有田氏宗族、管仲、鲍叔牙,武有孙膑,正是虎视眈眈意欲称霸之时。

    齐、燕两国素有旧怨,虽然隔着黄河天险依旧是纷争不断,燕国希望南下,将黄河从界河变为内河,齐国也想要北上,把燕国死死锁在中原列国之外。沧州之地几经易手,此时燕国出兵,姜小白便又打上了这块土地的主意。

    但拿归拿,重点是要怎么拿。

    伐燕,势必就要盟晋,同时也要得罪南边的赵国、唐国,唐国虽不被齐国君臣放在眼里,但赵国与齐国接壤,数十年来一心拿着晋国与魏国开揍,和齐国间并无战事,是以朝堂上就开战与否划分成了两拨。

    以田氏宗族田忌、田单为首,主张作壁上观,言此时中原大地,晋与燕、赵、唐三国死战,秦楚两国死磕,魏国虎视眈眈说不得打算掺上一脚,还有被各大强国胁迫参战的诸多小国,当真是打成一片,唯独齐国得天独厚,可置身事外。

    如果这时遣使者入燕,以不参战为代价讨要沧州等地,燕国担心两线作战,想必不会不应,齐国不费吹灰之力便可得到沧州诸城。

    而以孙膑、管仲为首则力主趁机攻燕,趁着燕国自顾不暇,齐国不仅可以拿下沧州,亦有可能继续北上,一举拿下舒州诸城,届时黄河两条入海口皆为齐国内河,燕国腹地门户大开,从此便成了唾手可得的一块肥肉。

    两派有礼有节据理力争吵得是不可开交,虚心纳谏如姜小白也开始觉得头疼,偏偏还阻止不了。

    直到晋国使者荀息抵齐,依然没吵出个结果来。

    “好了好了,诸位爱卿稍作歇息。”姜小白揉揉抽痛的额角,苦笑道,“齐国使臣前来,咱们先行接待接待吧。”

    田单管仲彼时正吵得唾沫横飞,见国君发话,互瞪一眼,挥袖走回来朝班。

    荀息昂首阔步迈入齐国朝堂,看那样子不像是来求援,反倒像是来问罪的。行至姜小白阶前,荀息弯腰端端正正行下一礼,扬声道:“晋国使臣荀息,拜见齐公。”

    姜小白看得稀奇,口中连连道:“先生请起,晋使此番前来所为何事啊?”

    荀息拱手道:“齐公明知故问了。”

    “哦?”姜小白左右环视一圈,笑道,“晋使快人快语,寡人想,贵国此时遣使来齐,想必是来找寡人求援的吧?”

    荀息闻言轻轻摇头,肃声言道:“齐公大谬,外臣此次前来,乃是来救齐国的。”

    此话掷地有声,偏生听起来教人莫名其妙,姜小白一愣,竟没能立刻反应过来。

    只有孙膑立刻做出了反应,向正对面的田忌暗暗递出眼神。

    孙田虽在伐燕上政见不同,但面对晋使还是一致对外的,田忌接到暗号当即大喝一声:“大胆!你晋国被三家围攻,此时前来,难道不是求我主发兵援助吗?怎么到了你的嘴里,却成了救齐国?”

    荀息转头,拱手淡笑道:“田忌将军此言差矣,我主确是期望齐国发兵来援,但却不仅仅是为了救我晋国,亦是为了救齐国。”

    田忌还待再说,却被姜小白示意住嘴,只能又退了回去。

    荀息回首重新面向姜小白,缓声说道:“齐公莫急,待外臣细细说来。”

    “燕、赵、唐三家攻晋,晋国危在旦夕,然齐公若以为可以作壁上观尽收渔利,就是大大的错了。”

    “唐国偏南暂且不论,燕国意欲称霸中原,但苦于被齐国阻住没有通道,此次联唐赵伐晋也是为此,待其灭晋,得到晋北大片领土,皆是黄河天险就不再是燕国进军中原的阻碍,而就变成了封锁齐国的铁链,齐公莫非不知?”

    “再说赵国,赵国与齐国接壤,虽向无征战之事,无非是赵弱而齐强,西面又有晋国虎视眈眈,赵国没有胜算不敢轻动尔,晋国若无,赵、燕两国连成一片,便可携手将齐国死死锁在东部,到那时,要拼命打穿西进之路的,就成了齐国。”

    “最后说唐国,唐国新立,和齐国间又隔着赵国和山东诸国并不接壤,暂时和齐国并无利害关系,但唐若与赵燕吞并晋国,实力大增,三国到时结盟,唐国会不觊觎依附齐国的山东诸国吗?到时,齐国援是不援?若援,赵、燕同时发兵,齐国便要陷入三线作战,若不援,山东诸国弱小,面对唐国毫无还手之力,到时三国联盟如同新月般将齐国紧紧围在中央,敢问齐公,若真到那时,齐国还可存几日?”。

    a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