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狼狈


本站公告

    裴瑾琰嗤笑一声,若是今儿个站在他面前多是旁人,说这句话或许他还会相信,可对方是彭希瑞那就完全不可信了。

    “你知道的,我的耐心可不多,彭状元也许该好好考虑下怎么说?”

    “这个嘛,要说的话只是听命行事吧!”彭希瑞面色淡淡,目光在沉睡着的陆苒珺身上顿了顿,转向窗外。

    时辰差不多该到了。

    很意外的,原本剑拔弩张的两人,这会儿却是谁都没再开口。

    裴瑾琰因着那一句话而沉思起来,彭希瑞则是在等着他。

    过了会儿,前者才道:“你可以走了!”

    彭希瑞颔首,看了眼身边的人,见她微微点头,便晓得埋伏在外头的人已经没了威胁。

    踏出门时,他侧首道:“东院不大方便,可以的话还是莫要让她去了。”

    裴瑾琰没回应,只是眯了眯眸子,苏家的事于他而言都是无关紧要的罢了。

    只要陆苒珺无事就好。

    离开院子的彭希瑞没走几步便碰见了不知隐藏了多久的陆延舒,那一身阴沉之气愈发让人不适。

    皱起眉头,他颇为不耐地看着挡在眼前的人,“你在这儿做什么。”

    “刚看了场好戏,真是精彩啊,不过我们陆家的颜面都光了,彭兄不觉得该做点儿什么么?”

    陆延舒勾了勾唇,眸子暗沉晦涩。

    老实说,今日的事还真是意料之内却又惊喜,他本以为只有裴瑾琰会出手,没想到眼前这个一向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家伙也真的会行动。

    “啧啧,”他笑道:“看来我猜得没错啊,你对我家妹子……”

    “你不知道么,陆苒珺还有别的用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破坏陆家与苏家的关系。”

    陆延舒一愣,神色复杂,“你难道只是……”

    “陆延舒,别太自作聪明了,”彭希瑞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否则,会死的太早!”

    陆延舒面色一沉,竟然敢威胁他,彭、希、瑞!

    看着离去的身影,陆延舒心中憋闷异常,握紧了拳头。

    这样目中无人,这样瞧不起他,就是这样的眼神就是这样的态度。

    总有一日,他要他们付出代价。

    朝着来的方向望了眼,嘴角再度浮起了笑意。

    解元又如何,还不是只能等着人算计。

    ……

    前院的厢房中,随着一个丫鬟的惊叫声而乱成了一锅粥。

    不明所以的人过来一看,随着人越来越多多,声音嘈杂中,里头的人也接着苏醒。

    苏恒睁开眼坐起身来,只觉得脑袋有些懵,听到门外乱七八糟的声音,似是想到了什么,猛然低头看去,愣在了那里。

    徐玉珠被突然袭来的冷风刺激了下,打了颤幽幽转醒。

    “啊――”

    惊叫声响起,徐玉珠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又看着面前的人,“你,你,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苏恒沉下脸,目色几经翻转,最终只化作了猩红,紧握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才好不容易克制下那灭口的冲动。

    “徐五小姐看不明白么,被算计了。”

    没人知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心里是什么滋味。

    愤怒么?有吧,但是愤怒到一定程度后,就愈发平静了。

    这样已成定局的事,再明显不过了。

    只是,是谁,到底、是谁!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我,我……”她该怎么办,陆苒珺该怎么办。

    谁来救救她……

    吱呀,门被打开,苏夫人白着脸进来,身后并未跟着任何人。

    看到自己的儿子已经穿好了衣裳,目光又看了眼泪流满面蜷缩在床里的人,扬手啪地一巴掌打在苏恒的脸上。

    “逆子,还不快给我滚出去给你父亲和姑父请罪。”

    苏恒身子晃了晃,惨淡的目光没有焦距,什么也没说地从她身边走开,径自出了门。

    苏夫人再看向徐玉珠,“徐五小姐受委屈了,我已经知会徐家来接人,一会儿便让人进来给你收拾。”

    她不打算多说,对这个不识得却破坏了苏家的心血的人,着实没有好感。

    徐玉珠张了张口,酸涩,羞耻,委屈一股脑地涌了出来。她只能抓紧了身前的锦被,咬紧唇不让自己太难堪。

    可那耻人的泪水却还是不要命地往下流。

    她什么都没做错,只不过一觉醒来就成了这样,茫然无措的她该做什么都全然不知。

    谁来告诉她,谁来救她……

    苏家的宾客还未散尽,只能由着苏家的大少爷继续应酬着。

    陆镇元听到消息赶过来时,就见到跪在地上模样狼狈的苏恒,苏文楚正气得脸色铁青,见到他,涩声道:“虽说是叫人给算计了,但是,这回我家要对不起你了。”

    陆镇元没有说话,只是握紧了袖中的手,“派人去查了么?”

    “关系到的人,都已经死了。”苏文楚叹了口气,“这孩子虽是无辜,但,做错了就承担,你要如何责罚,我都不会干预,只要留口气就好。”

    陆镇元嗤笑一声,他不知道,这一声犹如利刃般插在了苏恒的心口。

    跪在地上的人手心几乎攥出血来。

    “这是孩子们的事,还是由孩子们自个儿处理吧!”

    苏恒闻言,心中猛然一紧,慌道:“不,姑父,我……”

    “恒哥儿,”陆镇元转过身去,冷声道:“事到如今逃避不是法子,苒苒她,才是你对不起的人。”

    “姑父……”苏恒猩红的双目淌下泪来,他好恨,好恨。

    明明今日是他与苒苒的定亲宴不是,明明,他们就要走到了那一步了。

    偏偏,在这个时候……

    陆镇元没再理会,撩了袍子就离去。

    出去后,他询问道:“苒苒如何了?”

    跟在他身边的长随低头,“四小姐无碍,正在东跨院里歇息。”

    “那就好,这件事暂时莫要叫她知晓。”

    “是!”

    ……

    陆苒珺醒来时一眼就瞧到了坐在桌子前的身影,“彭希瑞,果然是你?”

    还未看清人便质问了出来。

    “彭希瑞?看来你知道是何人袭击了你。”

    这声音是,陆苒珺倏地睁大眼睛盯着转过身来的人,一时间,只觉得周遭定格其中,只余下那个朝她走来的人。

    “裴瑾琰?”

    她抬头望进了那双幽深的眸子里。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