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怪人


本站公告

    (传不了图片,有点小遗憾。)

    银时的歌声……怎么说呢,乍一听挺渗人的,仔细一听呢……其实也还听得下去,只不过哭腔太重了,导致发音含糊不清,实际上整首歌都是在调上的,至少比新八这个麦霸要好多了吧?

    他唱的真的很大声,几乎整个旅馆都能听到,而且几乎听到歌声的每个幽灵都受到了洗礼,然后缓缓往天上飘。

    哎?突然发现我也有了看见幽灵的能力。

    然后,似乎看见了一个没有受“洗礼”的灵体。

    这个灵体的颜色似乎比别的灵都要深,而且也更多彩一点。准确地说,比一般活着的人都要多彩。

    头上随意地扎着马尾,身上穿的衣服也不知道算是皮草还是丝绸,又或是多种布料拼接的,斜跨着一串又长又大的念珠,裤子上也涂满了各种颜料,身上扛着一杆怪异的长柄武器,也不知道是枪还是矛,至于脸,在衣服的衬托下反而不那么怪异了,只是简单地涂了几笔油彩而已,但是细看之下,脸上的这几笔油彩却仿佛浑然天成,如果缺了这几笔,他好像就不是他了。

    顺带一提,这灵体是个男的。

    “哟,你好啊。”他发现了我,向我打招呼。

    语气轻浮,一点也不像是个古代人,但是听口音绝对不是个现代人。

    “哦。”我应了一声,心中仍然没有放下疑惑。

    “年轻人,过来喝一杯如何?”他笑道。

    语气还是一样的轻浮,不过却很有亲和力。感觉就像是一个家里的长辈一样。明明他看起来也就20几岁的样子。

    他见过走过去,从怀中又掏出了一个酒杯,往里倒了一杯清酒,笑道:“这唱歌的人……是你朋友吗?”

    “算是吧。”我苦笑道。也不知道银时的歌声给这人留下了什么印象,希望不要牵连到我。虽然本人一般不唱歌,不过至少不跑调,不跑节奏,否则也不会唬得万齐一愣一愣的,可别被人认为是五音不全才好。

    “哦,对了,还没自我介绍。”他笑道,“我姓谷藏院……哎呀,不对,这个姓是我自己取的,我猜你一定不知道,在我剃头发之前,我是姓前田的,名叫利益,又名庆次,哦,对了。好像有个画家把我叫做‘花之庆次’来着,我觉得还挺贴切的。”

    前田庆次啊……(1),那可是个传说人物啊,不过眼前这个怪人,倒是和我心目中的前田庆次挺接近的。

    点了点头,我伸手接过酒杯,道:“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前田先生啊,我是个无名小卒,您称呼我为阿严就好了。”

    “不对不对,能来到这里的活人,可不能说自己是无名小卒哦,老弟。”他打断道,“而且能看见灵体,本身就证明了你不一般的吧?”

    话音刚落,他的怪异兵器就如蛇信子一样逼近了我的鼻尖。

    嘶——————————也不知道是风声还是我自己发出的声音,猛地往后退了半步,算是躲过了这条信子————仔细一看不是一条,而是两条。

    “怎么样,这把武器,不错吧?”他的脸上似乎有点得意,“是我活着的时候,一个古代人教我做的。”

    古代人?你自己不就是古代人吗?

    “不不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比我还要古代的古代人,比我还要早一千多年了。”他摇头道,“那个人不仅教了我这种武器的做法,还教了我画画来着,他叫……叫什么来着?”

    怪异的武器,还有画画?我接口道:“那个……不会是姓张吧?”

    “哦,对对对,就是姓张,”他点头,“想不到你这个小鬼懂的还挺多的嘛,那人好像说自己叫张三来着,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记错了。说什么‘看你这么重义气,就把俺生平最骄傲的手艺传授予你吧’什么的,也不管我要不要,就把那些东西一股脑儿地灌进了我的脑袋里。”

    哦呵……还是个挺曲折离奇的故事啊。

    “顺便再给你介绍一下吧,小子,这把武器可是有名字的,虽然看起来像跟大麻花,但是名字可是很霸气的,叫蛇矛。”

    蛇矛?不是应该有个前缀“丈八”吗?单纯的蛇矛听起来还是有点逊啊?

    我忍不住伸出手去碰这柄蛇矛,不过因为它是灵体,我根本碰不到,所以只能用眼睛去端详。

    麻花……这个形容词还真是挺贴切的,但是仔细一看,似乎又有一点不一样,具体形容的话……就像是DNA的那种双螺旋结构,两道矛尖虽然看起来互有来往,但是实际上根本就不相交!

    这种怪异之极的武器……说不定实用性非常强?!

    “果然不愧是年轻人啊……这么轻易地就看透了这把蛇矛。”前田庆次呷了一口酒,道,“我活着的时候可是花了十几年才弄懂它的啊,哈哈。”

    与其说是我的能力,倒不如说是知识量比较大吧。毕竟现代的知识里千奇百怪的。不过他倒是给我提了个醒,或许,我应该改个武器,用蛇矛?这把完全不同于一般人认知的“蛇矛”,可不是光能用来扎人,它最大的作用在于一个“锁”字。

    而这个锁字,光用文字几乎是无法形容的,只有真正见过实物才能明白其中道理。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又喝了一口酒,正所谓“当浮一大白”!

    “哈哈!谢谢你啊,庆次先生。”我端起酒杯敬了他一下。

    不过心里的疑惑又生……前田庆次为什么要特意在我面前展示这种奇门兵刃呢?他和我有关系吗?

    “不要想那么多,小子,看好了!”

    嗡……………………

    枪鸣。

    他略一翻身,抖了一个枪花,就进入了雪中。

    不知怎么的,他的蛇矛仿佛化成实质一般,其上竟然开始堆积起了白雪。要说堆积,也不太准确,该说是“锁住”了落下的雪更合适。因为雪都存在于那双螺旋之间,而周围则是一丝也无。

    怪异……但是又美丽……

    正是传说中的……

    桃园画派……

    实至名归!

    ——————————————————————————

    注解:(1)前田庆次:是日本战国一个很奇怪的人,又称“倾奇者”,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还有诗歌、茶道、绘画,最后还出家做了和尚。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