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 剪不断,理还乱,贼热闹


本站公告

    朱厌屏这位导演,在台湾来说,那可真的是鼎鼎大名。

    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他也就是比李案差一些,而且之前的话,他是比李案还要强的多的导演。

    当然了,这讲的是票房,他朱厌屏确实在台湾这一亩三分地里,那他真的是头一号的存在,而且他主要是拍商业电影。

    很多人都觉得他主要是拍喜剧的,但其实不然,他有更多的正剧大片,比如《火烧岛》,还有张雨生唯一拍过的电影,《七匹狼》。

    简单的来说,这位台湾大导就一个特点,什么赚钱他就拍什么,这个拍法嘛,别人的《逃学威龙》火了,他就拍《逃学外传》,《乌龙院》赚钱了,释小隆跟臭屁文火了,他就连拍十来部。

    题材没有,剧本没有,怎么办?

    没关系,甚至可以找自己以前的作品,再结合当下热点,拉上几个明星,就能凑一部出来。比如《蜡笔小小新》,就是他自己的《天生一对》,只不过加了点儿当时很火的‘逃学’元素,还拉来了朱音跟达叔。

    但现在是08年,大陆的很多影迷对这个人并不太了解,就《七匹狼》这三字儿一出很多人肯定不会觉得这是电影,一定会觉得这是夹克,《天生一对》也没多少人看过,更多的人看到的还是搞笑逗趣的《乌龙院》,以为《蜡笔小小新》是原创的。

    其实早在05年的时候就有一部电影来贺岁,叫做《一石二鸟》,第一部还可以,结果又犯了他的老毛病,咔咔咔的又拍了两部,后两部全扑街了。

    还好,扑街到几乎没人知道,也就很少人记得这次扑街,话说,这部电影的阵容也很强,宪哥,曾志威,紫薇格格……

    大陆影迷真的是觉得朱厌屏是个大导演,是可以跟香港肥仔晶齐名的大导,眼下的这部《大灌篮》又是明星大腕齐聚,杰伦此时的人气至少在歌手当中是找不出第二个来的。

    于是乎,朱厌屏对于红星的不了解,对于《夜·店》的无视,反而得到了不少人的赞同。

    “周董的电影耶~那个什么《夜·店》怎么比的了嘛。”

    “没错,就这个阵容上,绝对是碾压了,导演看不见一个小片,也是正常的了。”

    “我现在感觉是不是那个什么《夜·店》要来占我们《大灌篮》的便宜?”

    “是呀,那个记者乱问什么呀,根本就差的好大。”

    网上不少人,特别是周董的粉丝,都站《大灌篮》这一边,甚至都是觉得这是不是一种宣传手段,《夜·店》他们也太过分了,这种宣传手段太过分了。

    实际上,那个记者的问题也很正常,红星影视近几年的势头很好,而且真的是每一部电影都很不错,虽然这部《夜·店》并非是白实秋主演,但还是给了大家不少的期待。

    正常的问题,遭到了人家朱大导演的无视,搞出了这么一个看似没什么大不了的风波。

    可《夜·店》这边如何反应呢?

    或者,很多人都在关注着,白实秋会如何反应呢?

    也是有意思,这部《夜·店》除了出品人有白实秋的名字,其他的地方就很少了,结果大家还是在看白实秋。

    只是眼下的白实秋,还没工夫来处理这个事儿,他被人给约出去了,还是个女人。

    ……

    教育街这边有一家做淮扬菜的馆子,据说是相当可以。

    淮扬菜是南方菜系,从整体上来看,就比较的精细,就说一道代表菜式,大煮干丝,要把一块方干劈成18片以上,然后再切细丝,如此才好入味。

    还有那狮子头,很多人不知道狮子头跟四喜丸子有什么差别,其实很简单,狮子头是切出来的,可不是搅的猪肉馅,是一刀一刀切成的肉丁,然后和上荸荠,再配以其他,以高汤小火慢炖之,出来之后的口感,很有嚼头,一弹一弹的。

    白实秋此时就是在享受这等美食,一口大煮干丝,一口蟹粉狮子头,美哉。

    “你够了没有啊?”对面实在是看不下去了,都要上来大人了,这位就是舒其。

    今天啊,就是人家请客吃饭,只不过,不是第一次。

    在柏林的时候,人家舒其是评委,白实秋是参赛者,两个人几乎没有什么接触,但是在电影节闭幕之后,舒其便迫不及待的找到了白实秋。

    当时也是没约,就在机场,两人喝了一杯咖啡,只不过喝的时间有些长,谈了不少的事情。

    “我说大姐,能说的我都说了,你还要我怎么样啊?”白实秋这也是停下了,面对人家大嘴美人,他也是很无奈呀。

    “白实秋!”舒其可很是生气,“在柏林的时候,我可是帮了你好大的忙,你知道不知道我跟那些个评委解释你的电影这多累?可你现在倒好,翻脸不认人了,不帮我的忙,我呸!你们男人都是混蛋!”

    这话说的相当激动,还挺让人误会的。

    其实,这话她都说过类似的了,就是在柏林喝咖啡的时候。

    舒其找白实秋很简单,就是希望白实秋能帮她个忙,在她跟张振的爱情当中,起那么点儿作用,帮她说说话。

    舒其跟张振俩人本来是挺好的,但是因为张振他爸的关系,舒其这眼瞅着就要出局了,那么,既然张振他爸能起作用,张振的好朋友白实秋,是不是也能起作用呢?

    白实秋没想到舒其会因为这个事情来找他,自己确实是借助了这个女人的帮忙,但他合计的是,可以跟舒其做一些个别的交换,比如一些个资源,来大陆拍片啊这类的,可是这个感情的问题,他就……

    “我之前就说了,这种事情我能帮的很少,是,在柏林的时候借了姐姐的力,我老白也认,可你说要我来帮你跟振哥复合,最后走入婚姻殿堂,姐姐,你是不是把我想的太万能了?”

    白实秋这个人还是比较实诚的,再说了,感情这种事情,很难强求,自己能起的作用也比较的小,他真的没有想过骗人。

    可舒其不干呀,她本来就是抱着,白实秋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的想法来找他的。

    这是她最后的希望了,结果,最后的希望告诉她无能为力,这还怎么忍?

    “白实秋!你跟张振一样,都是混蛋!都是人渣!把老娘玩腻了,现在就想扔了,对不对?我告诉你,我偏不如你们的愿!……”

    舒其这一番指控可真厉害,再配合着身边十几瓶的啤酒,气势相当的足。

    白实秋没喝酒,那这酒……

    “姐姐,你说什么都好,但千万别说的太过了,什么玩腻了的词儿,别拉上我呀。”白实秋表示不想背锅。

    说到大天去,白实秋顶多算是利用了人家一下,可这个利用他是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人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

    真有道理。

    所以,白实秋并没有说的太狠,他给与了一定的谅解。

    “混蛋啊!呜呜……就知道欺负我……”这还哭上了。

    白实秋最后也没办法,这闹的太不像话了,干脆就稍微的指点了一下,“大姐,你要是真想跟振哥在一起,那我就告诉你,其实,他父亲的说法,影响并不是很大的,这古今中外那么多背着爹妈私奔的情侣呢,你不是没有机会的。”

    此话一出,舒其就好像酒醒了一样。

    “白实秋,你快说,快说,告诉我应该怎么做?”这女人双目放光。

    白实秋就一句话,“你别闹,也别作,也不用撒娇,就做一件事,展现自己的好,以及对以前的后悔,但要知道,这个后悔你不要刻意的表现出来,懂吗?”

    听到了白实秋的话,舒其好似瞬间酒醒了,如遭雷击。

    这老白说的是什么呢?

    反正舒其是听懂了,而且,这说的话,就好像是导演在说戏一样,教她如何去演。

    当然,也不算是演的,这些,她舒其都有,只不过当局者迷,她以前不知道这些的重要性,自己的好,她甚至都忘了,只是觉得张振听了他爸的话,人就变心了,她就恨,她就生气,她就闹。

    现在猛然间明白过来了,这样的闹,反而是将张振推的远了。

    原来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

    还能挽救吗?

    舒其不知道,但她想试试。

    至于,能不能挽救回来,白实秋也不知道,他现在就关心一件事。

    我这不是害振哥吧?

    应该不是,不是。

    眼前这女酒鬼清醒了一段,马上就顶不住酒精的力量了,白实秋也没辙,只好送人家回去,他不敢带这女人回家,跟倩倩说好的嘛,又不知道舒其在京城落脚何处,只好送到酒店,开个房间。

    真的是很绅士,啥也没做,甚至这女人吐的脏兮兮的,他白实秋也没帮忙换个衣服什么的……反正都看过了,没有什么太大的吸引力。

    咳咳……

    开车回家,把这事儿还跟倩倩讲了,倩倩听后还感叹了一番,说没想到,银幕上那么骚的女人竟然也会有这样的感情纠葛。

    白实秋听着,表情古怪至极,而且完全反驳不了。

    可是,没想到这第二天的头条就来了这么一出。

    ‘白实秋夜会舒其!’

    这还算是可以的,有那下的标题就更加的可恶了。

    ‘白实秋跟舒其在酒店过夜!’

    ‘重磅!白实秋抛弃杨蜜搞上舒其!’

    白实秋又出了个绯闻,这次的对象竟然是舒其。

    这实在是……几乎是瞬间就成了热点。

    引来了许多的网友关注,这个事儿确实有些意思。

    现在这年头,八卦更加的吸引人,再加上之前有香港方面的‘门’事件,现在大陆又搞了这么一出,白实秋呀,时下的焦点人物,结果竟然会跟舒其那个……嘿嘿嘿……

    各种不堪的说法就出来了,一桩桩的好像真事儿一样。

    这件事,白实秋正准备澄清,可是没想到,又出了一个变化。

    “白实秋的柏林电影节之旅。”

    这是一篇出自《中国娱乐周刊》的文章,看标题还以为是个纪实,可是里面却讲了好多内容,或者干脆就是黑料。

    其中大意就是在说,白实秋的新作《我》,之所以能获奖,就是因为他跟舒其有关系,这种关系是什么关系呢?

    当然不会讲的那么明白了,但就是很容易让人往那个方面猜测。

    写文章的,当然就是付大壮了,此文一出,又结合当下白实秋跟舒其的事情,这一下可就火了。

    白实秋一见这个文章,更想出来澄清了,这明显是污蔑嘛,可是他更没想到,又出了一个变化。

    “那个什么《大灌篮》,就是一个堆明星的大烂片!还有那个谁谁叫朱厌屏的,他就是个烂片导演!我们的《夜·店》不敢说是最棒的,可也绝对是用心的作品!他们看不起我?我还瞧不起他们呢!什么玩意啊!”

    杨青,这位年轻的导演,他在走宣传的时候,有记者说之前朱厌屏无视《夜·店》,他就憋不住火了。

    大炮咣咣咣……

    此言一出,那许多人不光是喷杨青,而且还连带着骂白实秋以及红星,说他们现在翅膀硬了,目中无人了。

    这一出出的,实在是太热闹了。

    搞的白实秋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应对才好。。

    a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