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摩瑞亚坑道战


本站公告

    众人慢慢的已经来到了卡兰拉斯山脉之旁,与新人们分开之后,这只团队的行军速度顿时提高了不少,第三天时间,众人已经从平原走入到了丘陵地带。

    在护戒小队进入丘陵地带后,大群乌鸦终于出现在了天边,在众人躲避乌鸦搜寻的时候,郑吒和楚轩躲在一个洞穴里好像商量着什么。

    那群密密麻麻的乌鸦已经消失在了天边,一脸铁青脸色的甘道夫认定了萨鲁曼已经监视了他们的所在,所以不得不改变了团队的路途,决定改为翻越卡兰拉斯山,那座至少有数千米高的陡峭雪山。

    顺着山路继续向上攀登,积雪是越来越多,而一路上众人也遇到了几批雪狼,但是不知道是这只团队的人数太多,还是雪狼们知道他们的实力不好惹,这些仿佛小牛般巨大的魔戒雪狼,它们竟然不敢去招惹这只团队,远远的就从雪原上躲避开来。

    渐渐的,山路陡峭了起来,而四周更是刮起了暴风雪,每个人都小心的靠着山壁前进,除了郑吒和随续来所骑骷髅战马丝毫不受影响以外,其余人都在这样的自然之威面前受到了影响,团队的速度已经是越来越慢了。

    空中忽然响起了可怕的轰鸣之声,从空中开始扩散出一道威严肃穆的声响,那是一个老年男子的声音在诵唱咒语,这咒语艰涩难懂,但是却显得非常的有旋律性。

    “是萨鲁曼!”甘道夫叫道,他举起了手中的魔杖,开始吟唱另一个魔法。

    之后轮回小队终于见识魔戒中魔法的威力了,萨鲁曼的闪电和甘道夫的防护罩都让楚轩两眼放光。

    面对如此威力的闪电攻击,又是在这种高山雪线上的地方,护戒小队最后选择从摩瑞亚坑道穿过雪山。

    定下走摩瑞亚坑道的计划后,众人飞快的从雪山上退了回来,下山的速度要比上山快得多,而当众人直接退出雪线之后,所有人才狠狠松了口气,在那样的环境中给人压力实在太大了,不单如此。还有萨鲁曼在旁边随时准备使用魔法偷袭,任谁都无法在那样的环境中放松精神吧。

    从卡兰拉斯山去到摩瑞亚坑道还有一条并不断的路途,而却每个人精神都绷得极紧,一是为了防备萨鲁曼的侦察乌鸦,二是预防那随时可能降下地魔法,即便甘道夫一再宣称不可能再有魔法落下,但众人依然还是无法放松下来,这样的情绪直到众人来到摩瑞亚坑外为止,这里是山谷最低处,在山壁旁就是一处深潭,潭水深得成了墨绿色,在那水下的深处,无数阴影交织成黑暗的罗网,只是看一眼,一种恐惧的心情就油然而生。

    这是一只足有五十米长短的巨大章鱼,它的大小比原电影剧情中的那只更巨大了许多,不过战斗的过程很快,被随续来得到C级支线剧情一个和3000奖励点数,以及一枚C级水属性的能量核,没有办法目前轮回小队里,就随续来和张恒的远攻最强。

    随续来看了手中的能量核说道:“看来计算和爬行者还有异性不同了,不是要比例难度调整奖励,而是固定奖励。”

    尼奥斯脸色很难看的看向其余的南炎洲队。

    在杀死巨大章鱼之后,不久,佛罗多按照剧情里过程那样想通了大门上的谜题答案,而摩瑞亚坑道的大门也终于是展现在了众人眼前。

    这处摩瑞亚坑道也就是这挖掘的产物,这坑道的长短竟然横通了整个卡兰拉斯山脉山脉,据甘道夫所说,他们要在这坑道里行走五天五夜,才能够从这端穿越到坑道的另一端去,这洞穴中的黑暗有着一种莫名的力量,似乎能够吸收光明,虽然走在最前面的精灵王子和阿拉贡手中拿着火炬,但火光仅仅能够照亮一两米方圆的距离,甚至连脚下的路都是隐隐约约的。

    在深入莫瑞亚坑道后,众人才发现整个坑道已经成了一座坟墓,地面上四处散落已经化为枯骨的残骸,还有生了锈的武器,从那些矮人战斧和尸骨明显较常人粗短的骨骼可以看出,其中大部分都是矮人族残骸,而少部分地残骸看起来则有些扭曲,似乎是一些类人生物的残骸。

    甘道夫看着其它残骸说道“是半兽人!”

    “不,不……不!”矮人金霹顿时就惊呆了,他大声悲叫了起来,整个人向着那群残骸扑了过去。

    半兽人攻陷了莫瑞亚坑道,杀死了里面所有的矮人,这就是护戒小队看到的事实。

    甘道夫走在坑道峭壁的道路上,他将法杖的光芒对向了通道峭壁,果然峭壁反射出了银色光芒,那是秘银还未提炼的矿产,已经可以隐约看见银色光芒的反射了。

    “秘银的价值就不用多说了,那是金属中已知最好的魔法导具,而且轻盈,坚韧,是单位价值高于黄金百倍甚至更高的珍贵金属,这也是摩瑞亚坑道中最出名的出产。”

    “除了这秘银以外,艾罗格斯金属的产量就要少了许多,一千份的秘银矿产中才可能出现一份的艾罗格斯金属矿产,这是一种珍惜的矿产,整个大6的艾罗格斯金属产量也不过一百年制造一个盘子而已,这种金属是最好的精神力托付金属,这样似乎不太好形容,我就打个比喻吧,巫师们的法师塔往往就都需要使用咒语来开启,或者我们进入这坑道的那座大门也是,而如何辨认这些咒语呢?就必须要加入少量的艾罗格斯金属了,然后托付精神来辨认,另外打造武器时加入一丁点这种金属,可以让武器产生少量自无意识,就如同至尊魔戒一样,只有第一个滴血在上面的人才能使用它,之后的人使用它就无法使用其中的大量奥秘了,这就是该金属的特性。”甘道夫边走边源源不断的给众人说道,一方面也确实有些炫耀他的学识。

    虽然在黑暗之中难辨时日,但这当然影响不了轮回者们,大概走了有二十个小时左右,身体素质的差别开始体现出来,霍比特人们开始感觉到疲劳,而萧宏律等身体强化不怎么多的队员,也逐渐脚步慢了过来。

    第一天的行军平安无事,以金霹的说法是,目前众人还在摩瑞亚居住地的大门外,这摩瑞亚地底实在是太大了,即便真有半兽人也不一定会遇上,所以第一天的平安无事之后,众人的戒备也渐渐放了下来,至少不如才进入时那样疑神疑鬼,当下众人就找了一处空旷平地扎营下来,接着又是点火造饭,待到一切都收拾完毕后,众人这才有机会稍微休息一下。

    之后众人在莫瑞亚坑道中平静的行进了四天,这四天中每天都是累了就休息吃饭,闲了便行走赶路,困了便扎营睡觉。期间队伍中的一些资深者也和剧情人物交流了战斗的心得。

    终于众人来到了摩瑞亚的大门处,一座宏伟无比的宫殿,宫殿两边俱是五六米直径的大柱子,柱子上全都雕刻着数不尽的符文与奇异图形,这样的柱子少说也有数百根,当真算得上是宏伟的殿堂了。

    众人就在这样巨大的殿堂中慢慢走过,每个人心里都有着一份震撼,而直到路过殿堂旁边的一个小房间时,金霹才急冲冲的跑了过去,众人对望一眼,他们也都跟着跑了过去,待到郑吒等人跑入到了那房间中时,这才看到一束阳光从房间顶端上直射而入,直接落到了房间中央的一个石棺上,金霹正趴在这石棺上悲伤不已。

    在其余的轮回小队都进入小房间后,随续来一个人站在外边,不一会房间里不知道怎么弄出一阵阵巨响。

    随续来在心灵锁链中叫了下郑吒,就拿出死亡真经,当郑吒跑带领护戒小队走出来的时候,随续来已经召唤出一千只死神侍卫。

    甘道夫看到这个情景说道:“随续来你发动这种军团魔法,这是要打出去吗?”

    在甘道夫说话的时候,郑吒也召唤出上千死神侍卫,这下把其余护戒小队的成员吓了一跳。

    矮人金霹提着战斧大声喊道:“你们两个在矮人的厅堂召唤出这么邪恶的东西干嘛?”

    精灵王子拦住矮人说道:“准备战斗吧,上一次我见到这种魔法召唤物的时候是60年前,他们帮我们打赢了孤山之战。”

    护戒小队中的其余人听到这里,都惊讶的看向郑吒和随续来,不过很快半兽人的战鼓把大家的目光都吸引过去了,摩瑞亚外边的坑道冒出密密麻麻的半兽人大军。

    阿拉贡看了下远处的半兽人大军和身前的死神侍卫说道:“要和半兽人打一仗吗?”

    甘道夫这个时候说道:“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们要马上赶去凯萨督姆桥!大家快点跟上!”

    郑吒和随续来相对看了下,同时指挥死神侍卫杀向半兽人大军,同时甘道夫带领护戒小队向一个方向跑去。

    由于死神侍卫的冲杀,只有少数的半兽人接近护戒小队,不过在轮回小队强大的攻击下,护戒小队还是快速接近凯萨督姆桥。

    但是一只半兽人大军居然在凯萨督姆桥前边列阵,整只护戒小队被包围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