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破楼兰国


本站公告

    盖聂放下大司命的尸体,将她埋在了这里,大司命能死在‘鬼门关’前,也算得其所愿了吧。

    埋下大司命,盖聂在附近找了找,将一块石头削成长方体,勉强作为她的墓碑,本想刻上大司命的名字,想了想又放下残虹剑。

    大司命并没有说过自己的名字,如同尘世的一粒微茫,除了他这个敌人还有谁会记得她呢?

    盖聂少见的有些许忧郁,不仅仅是大司命的下场,他自己又何尝不是一个无根之萍呢?

    一个人就算再强,能敌过一个国家吗,在知道神话真实存在之前,盖聂相信那是不可能达到的地步,如今却有这样的机会,他自己更有这样的资格获取那一份力量。

    我不求大自在大逍遥,只是不愿成为时间长河里的水流,连浪花都无法掀起。

    没有沉默多久,盖聂重重的将石碑插进坟前,刻下了“无名者之墓”五个字后便转身离去。作为敌人他已经做得足够多了。

    公输仇指挥着手下有条不絮的进行着计划,一边等待着盖聂回归,那么大的动静他又不是瞎子。

    看着胸口沾染着血迹的盖聂,公输仇不由得紧张道:“盖聂,你居然也受伤了?大司命呢?”

    盖聂沉默了片刻,说到:“敌人很强.......大司命和敌人同归于尽了。”

    公输仇不由得吃惊:“大司命居然会被这些塞外蛮子杀死了?!你的情况怎么样?”

    盖聂说到:“这血。并不是我的。”是大司命的,后半句在心中说出。

    公输仇见盖聂并未受伤,松了口气,盖聂可是他目前最强的战斗力,只要他没事,少了一个大司命无伤大雅。

    很符合盖聂的判断,大司命这种人就算死了,也不会有人记住她,为她伤心。盖聂很是无趣的走回自己的舱门,休息去了。

    很快,这天便过去了,第二天一早,机关战船便开动起来,直指楼兰国。

    炫黄一片的沙漠开始浮现绿意,生物也开始逐渐出现了。盖聂走出船舱,站立在船头眺望前方。

    得益与他强大的视力,一座恢弘的城镇出现在他的眼中。

    楼兰城市与中原七国的风格迥然不同,楼兰的风格混杂着欧式风格,巨大的神殿通体由白色大理石铸造,又混杂着中原的装饰风格,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战船前进了一会,便发现了这座城市,楼兰的卫队也发现了这艘机关战舰,连忙层层上报,通知了楼兰女王,同时也是现任大祭司与军团长。

    楼兰女王率领着身着华丽金甲的护卫军团出现在城墙上,作为一个小国,官职并不多,以信仰-王权-兵权为三角核心铸造的权利体系。

    而近年来,楼兰女王施展手段,将楼兰权利揽于一身,而心腹却还未能成长到独挡一方,于是国内大小事务都得由她这个尊贵的女王亲自处理。

    战船没有靠得太近,盖聂带领几个人靠近城墙。

    女王说到:“远来是客,若是贵客我楼兰有美酒招待,若是恶客自有天神会降下惩罚。”

    盖聂懒得与她说些公式化的外交话语,他微微抬起头,冷漠的宣告道:“我只给你们半个时辰的时间,交出兵魔神,我还能放过你们。”

    即便盖聂并不想对弱者出手,但若是他们非要送死,盖聂不介意送他们上路。

    女王勃然大怒,这个人怎么敢如此嚣张,不敬女王!何况兵魔神可是战神蚩尤的战争兵器,怎么可能被人一威胁就交出去。

    若是她真的这么做了,国内贵族怎么看她,女王之位绝对是保不住了,而楼兰国也威名扫地,以后岂不是阿猫阿狗都来这里撒欢了?!

    女王下令让弓箭手准备,同时运起法力,释放起了九天玄女所传下的法术。

    随着法术成型,弓箭手瞬间洒下一片黑茫茫的箭雨。

    同时两旁的沙石泥土成型,转瞬间形成了数头庞大的“老虎”,扑向盖聂几人。

    于此同时,战船也受到法术的袭击,公输仇有些讶异,没想到盖聂自告奋勇的去外交,这么快就谈崩了。

    战船上的战争武器急速准备好,投石机与弩机对着楼兰国开火了,两侧船体打开,四头破土五郎猛地窜出,与沙石巨兽撕咬在一起,同时数十名机关人也朝着楼兰城酷烈狂奔而去。

    盖聂看着覆盖下来的箭雨,残虹剑微微出鞘,整个人仿佛消失在异空间一般,下一刻又出现在原地。

    无数锋利的剑气汹涌而出,交织成一道巨网。明明只是毫无颜色的剑气,但划破空气的刹那,留给人锋利的极炽亮白色的错觉。

    盖聂拔剑后,身旁仿佛下了一场断箭之雨。保下几个随从秦兵,他伸出手从“雨”中随意捡起几根还算完好的箭矢。

    沙石巨兽咆哮着向盖聂扔出无数石块,却被他轻易躲开。

    盖聂急速狂奔,没有轻功那逍遥惬意的飞腾感,速度却绝不逊色。伴随着他“掀起”的沙浪,巨兽被斩断成几块,继而散落一地,异象消失。

    盖聂朝着城墙缝隙扔出箭矢,准备作为登上城墙的“楼梯”。然而盖聂毕竟没有学过投掷的技巧,于是他灌注了大量内力于箭矢内。

    箭矢带着银光,猛地扎进石砖之内,盖聂冲刺跳跃,接着以箭矢为台阶,猛地跃上城墙。

    城墙上无数密密麻麻的士兵,惊愕的看着飞跃而起的盖聂,愣了愣神,这才想起抵御敌人,连忙挥舞着刀枪,想要将盖聂打下城墙。

    盖聂幽幽的叹息一声:“活着,不好吗?”接着拔出残虹剑,剑气纵横间,方圆五米之内,尽成碎尸!

    女王早就关注着这个大言不惭的男人,见到他武力如此高强,不由得高声说道:“你们这些恶魔!为了自己的目的居然如此残杀我的子民!!”

    盖聂振去残虹剑上的血液,不让它嗜血过多,听到女王的话语,转过头看向十米外的她。

    盖聂有些惊奇的说到:“恶魔?我们立场对立,又何来善恶?作为一国之主,你真是太年轻了。”

    女王阴沉着脸,刚刚她只是被这样血腥的场景吓到,外加想要激起麾下士兵同仇敌忾的心情,才说了这样一番话。

    无数士兵内心愤怒不已,但面对眨眼间斩杀了数十人的盖聂,仍然犹豫不决,毕竟就算自己再愤怒,也不可能是这个男人的对手,何必白白送死。

    盖聂一步步逼近女王,一边说到:“我们只要兵魔神,拿完东西便走,保证除此之外,任何东西都不会取。”

    女王看着自己身前一群被盖聂逼退的士兵,不由得内心失望,同时冷静的说到:“兵魔神是不可能给任何人的。”

    盖聂可惜的叹了一口气:“是吗?那只好我们自己取了。”

    下定决心后,盖聂不准备和这些人继续磨蹭,他用内力将残虹剑弹出,接着极速前进,抓住飞驰的残虹剑,一记‘纵贯天地’使出。

    前进路上的士兵被逸散的剑气贯穿的千穿百孔,纷纷倒地,楼兰女王也是面无人色,勉强保持一个女王的骄傲。

    半秒不到,残虹剑已经跨越了大半的距离,然而一道龙吟声炸起,一柄怪剑如同潜龙入海一般,猛地从空中俯冲而下,朝着盖聂上方袭去。

    这一剑故意弄出很大的声响,表明了就是要保住女王的性命。

    盖聂脑海中思绪一闪,模拟了一番,若是自己再继续前进,便会与飞剑撞上,就算磕飞了剑,也失去了斩杀女王的机会。何况,这个人还是自己熟人,便看看他要做什么。

    盖聂很干脆的停了下来,看向身后的一侧。

    卫庄带着他的几个手下,站在巨大的白鸟上,微笑着俯视盖聂:“师弟,好久不见了。”

    盖聂也回答道:“师兄,真是不管到哪里都有你啊。”

    流沙一众人跳下白鸟,聚在女王身前,形成了v字形,隐隐针对着盖聂。

    卫庄手一挑,拔出插在地面的鲨齿剑,收剑入鞘。这才对盖聂说到:“没办法,这次我们的任务是保住这个女人的命。”语气依旧低沉。

    盖聂想了想,说到:“既然师兄要保住她的命,我便给师兄这个面子。”

    卫庄面带微笑摇了摇头,说到:“不不不,我不仅仅是要保住她的命,我还要保住兵魔神。”

    盖聂心中一惊,说到:“帝国的目标是不可能交出去的。”

    卫庄说到:“是帝国不愿,还是你不愿?”

    “你。。。”盖聂正欲回答。

    卫庄继续说到:“你拥有祂的‘血’对吧。”

    “没错,你怎么知道的?”盖聂不愿也不用诡辩,很是干脆的承认了。

    卫庄沉默了片刻,说到:“你相信预言吗?”

    预言?盖聂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信,卫庄也不在意,继续说到:“时空交错,魔神之血,虚空重生,覆灭尘世。这是楼兰流传出来的部分预言......”

    “而身负祂的血液,你就是预言中的灭世之人。”卫庄神情复杂的说完。

    盖聂可不会相信命运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他消化掉这些信息后,对着卫庄说到:“所以,齐国就派你们流沙来做救世主了吗?”

    卫庄笑了笑,说到:“救世主?这样无聊的东西不要和我扯上什么关系,但是,这份力量,我必须获得。”

    盖聂回应道:“抱歉,这一样东西我是不可能退让的,莫非师兄以为,就凭你身后这几个烂番薯臭鸡蛋就能对付我?”

    局势瞬间便剑拔弩张起来,盖聂无视了卫庄身后一堆杂鱼的愤怒,缓缓拔出残虹剑,对着卫庄说到:“师兄,我敬你对我的帮助,所以,我不会杀你。”

    卫庄倒不是这么认为,他脸上的微笑散去,说到:“是吗,若是你败在我的手下,我也不会杀你。”

    他挥挥手示意手下将女王带走,出于对他的信任,流沙众人很快就离开了。

    盖聂丝毫不加阻拦,一个会些奇术的女王对他威胁不大。

    卫庄一挥手,将斗篷扔开,拿起鲨齿剑说到:“盖聂,这些天我已经见过你的实力了,真是强大的力量。现在是时候让你见识我的实力了。”

    盖聂残虹剑直指卫庄,示意他攻过来。

    卫庄食指中指并成剑,抚过鲨齿剑的剑身。

    一道灰色纹路仿佛水波一样,从鲨齿剑中波动开来,展开自己的领域,将周围的一切全部侵染成灰白,就连太阳照射下来的光芒也不再温暖,而是一缕缕灰线。

    看着这诡异的一切,盖聂不由得想到:莫非这又是一种神藏?

    卫庄飞上天空,居高临下的看着盖聂,接着无数长剑成型,仿佛一道剑之河流,朝着盖聂猛地冲刷而去!刹那间,无数灰白士兵变成了“剑鞘”。

    盖聂看着这一招无穷无尽的剑器,没有硬挡,而是跃下城墙,转移到城内。

    卫庄见盖聂逃离,立刻朝着盖聂追去。

    盖聂在前方大街上正走着,无数长剑仿佛过江之鲤,浮在地面上,从四面八方接连飞来,跃出刺向盖聂。

    盖聂庞大的内力化作剑气风暴,瞬间撑开空间,剿灭着无数长剑,而剑器也越来越多,反方向形成了一道龙卷,和剑气风暴互相剿灭着。

    一时间,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暴形成了一道瑰丽雄奇的场景,产生的巨大风暴将周围房屋化为废墟!

    盖聂矗立在风眼之中,巍然不动。他在等待,等待着卫庄的进攻。

    没想到卫庄竟然能够飞行,这便使得盖聂只能转为守势,伺机抓住卫庄的破绽。

    没有等待太久,鲨齿剑带着龙吟虎啸,仿佛一枚导弹一般,带着巨大的呼啸声,从天而降,狠狠击打在盖聂的位置!

    两者刚一接触,便爆发出一股剧烈风暴,将内力与剑器通通爆开,弹飞。

    盖聂在鲨齿剑落下的时候,猛地举剑格挡,内力爆发,将鲨齿剑击飞。

    卫庄紧跟在鲨齿剑后,不顾击起的巨大烟尘,接住被磕飞的鲨齿,由极快的坠落瞬间停住,接着立刻向后翻越,惊险的躲过向他飞来的残虹剑光。

    盖聂当然知道这一剑很难立功,脚下一蹬,将原本就支离破碎的地面踩踏得更深,借助这样强大的推力,化为一道影子,追上残虹剑。

    卫庄可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他将鲨齿剑紧握,身后出现一个密密麻麻的由剑组成的光轮,朝着盖聂激射而去。

    无数飞剑直射而去,不时有一个剑轮旋转斩去!

    卫庄并没有第一时间就用出杀招,他有些担心这是否是盖聂的陷阱,于是试探性的用御剑之术轰击盖聂。当然,盖聂若是接不住最好。

    盖聂拿到残虹剑后,便见到快速飞来的无数长剑,不过长剑的飞行速度虽然在常人眼中看起来很快,但对于他却注意轻松应付。

    残虹剑挥舞间,长剑纷纷破碎,由于半空中无处着力,冲击力仍使得盖聂不断的被推向后方。

    卫庄见到快要落地的盖聂,不得不试一试了。

    他身影闪烁间,抓住盖聂爆发内力击散剑轮的瞬间,使出了百步飞剑。

    卫庄化身为一道流光,凶狠的挤入剑器河流中不断加速,极速朝着盖聂刺去!

    卫庄看着仍然毫无所知的盖聂,露出胜利的微笑。

    由于视角原因,盖聂难以发现卫庄这一招,而且就算发现了他,盖聂也不会飞,必定会被他击败。

    盖聂望着飞速撺来的卫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我赢了!

    盖聂运用起全身内力,盖聂急速出剑,残虹剑一刹那间斩出数百剑,剑气接连覆盖,仿佛一道光盾一般顶着无数长剑,逆流而上。

    卫庄心中大喊:“无用的挣扎,给我败吧!!”鲨齿剑刚一接触便破开剑气,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朝着盖聂刺去!

    盖聂终于动用了那股无形异力,飞过圆形的弧线,眨眼间便绕到卫庄的身侧,接着猛地用剑身狠狠的打在卫庄身上。

    卫庄无法停止那股冲力,被残虹剑一拍,仿佛坠落的流星一般狠狠砸进一栋房屋。

    整个世界的灰暗逐渐消退,又恢复了正常的颜色与温度。

    盖聂慢慢落下,将烟尘暴力吹散,收剑入鞘。卫庄在废墟中杵着鲨齿剑,勉强站立着。

    盖聂说到:“看来是我胜了,不过我说过,这一次我不会杀你。”

    卫庄低沉的笑了几声,接着摇摇晃晃一剑劈来。

    盖聂看着即将临头的鲨齿剑,伸出手指,在剑身上猛地一弹,将鲨齿剑击飞,接着将卫庄打晕了。

    盖聂确定卫庄晕过去后,朝着一旁的街道说到:“出来吧,莫非是想要给他报仇?”

    从灰色空间退出不久,他就感觉到有一个人在暗中观察着。

    一把软链剑如同蛇一般蜿蜒刺来,盖聂拿起剑鞘挡住剑,接着拔出残虹剑,准备反手砍翻这个人,想必见识了他的战斗力还要来打,是想求死罢了。

    转身后的一瞬间,一抹艳丽的颜色出现在盖聂眼中,他立刻将残虹剑收住。

    这个人正是赤练,她见盖聂转过身,立刻眨了眨眼睛,试图将眼中的泪光收回去。

    赤练魅惑的声音响起:“怎么,秦国大剑客居然不杀小女子,莫非是看上人家了吗。”

    盖聂回答到:“原来是你。”

    他一边收起剑,一边问道:“怎么,是要为你的国家报仇吗?”

    盖聂倒不怕激怒这个女人,一是她武功不足以威胁到他,二是她牵挂之人并没有死。

    见她不说话,盖聂说到:“如果不是,那你就没有理由来寻死了。卫庄还活着。”

    赤练正使用着火魅术,却没想到听到了这个消息,她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你说什么?”

    盖聂摇了摇头,懒得解释。

    赤练也只是不敢置信才问了一遍,她立刻跑到卫庄的身边,艰难的将他扶起。

    盖聂已经走远,远远的说了一声:“告诉师兄,以前的恩情一笔勾销,下一次,可不会这么简单了。”

    赤练没有回答,抬着卫庄快速离开了,毕竟还有不少机关人和秦兵已经入城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