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69 亡者踏入生者的世界


本站公告

    冠军殿堂位于三原市最大的广场,冠军广场的中央,同时也是整个三原市的中心。据说不光是城堡般的冠军殿堂,连用于铺设广场的三色石板都是四百多年前联盟尚未成立时的古老产物。

    第一次来到冠军广场时,小夜认认真真地将广场上的所有纪念碑和雕塑都看了一遍,连脚下石板角落的刻字都没有放过。不过,第三次踏在据说是珍贵文物的石板上,小夜已经升不起丝毫探究心,跟随着朋友们直接冲进冠军殿堂地下的联盟国立图书馆,开始了对半哭半笑的假面的调查。

    小夜原本都做好了像调查食日之乱那样常驻图书馆天天被误认为是快要挂科的学生的准备,然而这回的进度比她想象中顺利得多。对联盟国立图书馆似乎比较熟悉的桐叶很快便找到了线索,招呼众人凑到一起阅读。四双眼睛八道视线拥挤地交错着,指向书本上的文字。

    “几十年前,在三原市的街头,我们曾经能够看到这样一道身影——他披着清晨的霞光出现,带着黑白色调的假面,翻手间便能呼唤簇拥的鲜花和洁白的鸟儿,在一天的开始给路人带来无穷的欢乐。”

    “他被称为‘假面魔术师’,是那个年代最杰出的街头魔术师之一。他生在上个世纪,年仅二十便登上了全国最大的魔术师的舞台。这位开创了无数新的魔术手法,在魔术界掀起轩然大波的年轻人有个雷打不动的习惯——每天清晨六点半,他会准时出现在三原市的街头,为路过的每一位陌生人献上最精彩的魔术。这是因为他从小在三原市长大,知道这是一座工作和学习压力很大的快节奏城市。因此,他希望他的魔术能为辛苦的人们带去一丝力量,让他们能够怀着轻松愉快的心情投身入一天的工作之中。当时的人们将此称为‘清晨六点半的奇迹’,每天都有人为了观看他的魔术表演而特意早早出门。”

    “他很少在公众面前露出真容,半哭半笑的面具是他的个人象征。许多人认为他应该是一位超能力者,他自己也并未否认这个说法——那些缤纷绚烂的魔术确实很像是借助超能力来完成的。据说,假面魔术师喜爱宝可梦,尤其对幽灵属性的宝可梦情有独钟。他不光收服了一只梦妖作为搭档,还多次为野生幽灵系宝可梦的保护而出资出力。他同时也是一位慈善家,几乎将自己的全部储蓄都捐献给了贫困地区的儿童。”

    “虽然车祸令这位年轻的魔术师永远离开了我们,但是世界会记住他的贡献,以及他所带来的令人惊叹的魔术。”

    ——《世界魔术师Vol.01》

    读完这一页内容,四人对视一眼,立刻去前台办了借阅手续。离开安静的图书馆后,小玲总算可以放开嗓门,笃定地一拍大腿,“绝对没错,插图上的假面和我们梦中的样子一模一样!”

    “据说为了纪念假面魔术师先生,当时曾经发行过一套印有他所佩戴的假面图案的邮票,我发现的应该就是其中的一张。”桐叶翻阅着厚厚的书籍,推断道。

    “不过,这位魔术师先生确实已经在精灵历921年,也就是八十年前遇到车祸死亡了吧?”又一次仔细确认了假面魔术师的生卒年份后,小夜疑惑地问,“为什么我们会突然梦到他的假面呢?”

    “可能性有很多。”小杰道,“比如,有心怀不轨的人指使宝可梦,将恶梦招式的能量附在物品上,让我们所听到的那个都市传说在三原市传遍,借此暗中达成某些目的。或者……”虽然正站在人声鼎沸的冠军广场中,他依旧小心地压低了声音,“那个魔术师的灵魂可能并没有离开世间。”

    话音落下,他看到小夜和桐叶都对着他瞪大了眼睛,瞪得他心里咯噔一声,暗自想着对超能力者以外的人而言这样的说法是不是过于刺激了。

    还没等他犹豫着开口补救一下,对面的人已经忍不住发话了。

    小夜:“呃,你说什么?”

    桐叶:“抱歉,这里太吵了,没听清……”

    小玲:“大点声啦,老哥你没吃早饭吗?”(鄙夷)

    小杰:“……我是说可能是死去的魔术师的灵魂在搞鬼!!”(抓狂)

    小夜:“这样啊,那我今晚试试把鬼斯通放出来防身好了。”

    桐叶:“唔,确实值得一试,可惜我没有超能系或幽灵系宝可梦……”

    小玲:“小事一桩,我借你!不过老哥,你为什么连这种话都不敢大声说,难道你怕鬼?真可怜。”(同情的眼神)

    小杰:“…………”

    一腔真诚的忧虑都被浪费了的金毛少年只想把自己的头和雕塑的青铜头来个对撞。

    四人终究还是忍受不了广场的喧闹,在街边随意找了个有单间的咖啡厅继续他们的讨论——虽然也有一半原因是因为门口招牌上画的冰淇淋看起来很好吃。

    “总而言之。”撞完了头,冷静下来的金毛少年敲了敲桌子,“现在最大的可能性有两个,有人借着假面魔术师的名头搞鬼,或者假面魔术师存留在世间的灵魂在搞鬼,虽然两个都很莫名其妙……我们身上应该没有什么可图谋的东西才对。”

    “既然这个都市传说已经在三原市传遍了,应该有不少人也做过同样的梦才对。这么大范围地使用‘恶梦招式’应该会很费力吧?”桐叶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没错,只有足够擅长操控梦境才能做到。”小杰点点头,“比如梦妖一族,或者——幻术型超能力者。”

    幻术型超能力者?小夜和桐叶面面相觑,这个词对于非超能力者而言实在不算熟悉。

    “世界魔术师中有提到,假面魔术师先生本人很可能是超能力者。”小玲接过了话头,“精神力强大的人死后变为游灵的可能性比常人高许多,况且那位魔术师是在事故中死去的,心怀不甘的灵魂没有消散,而是在世间继续飘荡也并不奇怪。如果他的灵魂已经在漫长的时光中失去自我,变成了恶灵……会这样动机不明地令人做噩梦就说得通了。”

    四人短暂地沉默了片刻。

    小夜和桐叶虽然不是超能力者世家出身的孩子,但对恶灵的传闻都或多或少地有所了解。灵魂的存在是毋庸置疑的,幽灵系宝可梦本身就是近似于灵魂的生物;而精神力强大,或在激烈的情绪中死亡的人的灵魂更有可能留在世间,成为游灵。当游荡的孤魂渐渐丢失记忆,失去生前的思考判断能力后,它们之中的部分会渐渐消散,另一部分执念深重的游灵则会变成对其他生物充满敌意,不分敌我地攻击一切的恶灵。

    小夜曾在紫苑镇灵骨塔的塔顶见到过一次恶灵,也清楚那是一种多么危险的生物。如果真的有一个满怀怨念的灵魂在背后悄悄加害于人,甚至影响范围能遍布整个三原市的话,这样的事件就不是他们几个自由训练家能够处理的了。

    “但是……”桐叶有些迟疑的声音打破了宁静。他将手中的《世界魔术师》向前翻了一页——那是一张假面魔术师与三原市街头的小孩子的合照,虽然魔术师的表情隐藏在半哭半笑的图案之后,但他身边的小孩们笑容灿烂,令人忍不住跟着一起微笑起来。

    “这位假面魔术师是很善良的人对吧?这样的人即使变成游灵……应该也不会伤害三原市的人们吧。”毕竟他生前曾经那么想将自己的力量分给这座城市,让每个居住在这里的人都能快乐生活。

    “……也是啊。”不小心用恶意揣测好人的小玲顿时沮丧了起来,自暴自弃地往桌子上一趴,做出一个泪流成河的表情。

    桐叶顿时啼笑皆非,安慰地拍了拍少女的肩膀,“不过,至少现在我们可以进行下一步行动了。”

    “没错。小玲,看这里。”少年大大咧咧地把自己的妹妹从桌子上拔起来,指指书上的一行字,“当时的人们将此称为‘清晨六点半的奇迹’,每天都有人为了观看他的魔术表演而特意早早出门——有没有明白什么?”

    “……啊!”小玲用力一拍桌子,“不是黄昏六点半,是清晨六点半!”

    于是,都市传说探险小分队定下了明天的行程——在清晨六点半再去一次日比谷线终点站。桐叶本来还有点担心自己作为一个自然醒党能不能及时起床,被小玲“安慰”了一句话后顿时心若死灰地不再担忧了。

    小玲:反正噩梦也肯定会在凌晨五点把我们叫醒的!(欢快)

    吃过午饭后,金毛兄妹兴致勃勃地拽着另外两人回到宝可梦中心的训练场,玩起了双打对战。不过,由于其中的某人实力过于突出,打着打着不知为何就变成了一点都不公平的三打一。

    这次桐叶没有使用他的初始宝可梦大竺葵,而是派出了丰缘的宝可梦热带龙。和性格温和的大竺葵不同,热带龙的性子要暴躁得多,一个不耐烦就把另外三只宝可梦全都按在地上摩擦,搞得桐叶都觉得自己在仗着前辈的身份欺负新人。

    结果“体贴”的新人生怕前辈过意不去,马上就纷纷上更换火系宝可梦,默契十足地开始发挥他们在人造凤王计划中练就的团战技巧——这次反而是热带龙差点被摩擦,气得它脖子上的水果都掉了一地。

    发现掉在地上的水果被金毛捡走吃掉了之后更生气了。

    热带龙那副快要当街暴走的架势令不少训练家都纷纷回头,连在训练场另一端的小天和星海都听到动静来看了一眼。听说了事情的原委后,成熟稳重的搜查官先生立刻表示对热带龙的深切同情和衷心关怀,并且一脸淡定地分食了一根热带龙脖子上掉下来的香蕉。

    要不是星海眼疾手快地拿出了热带龙最喜欢的蕉香果作为回礼,说不定可怜的热带龙就要当场大哭了。

    六个人一起的对战特训一直持续到了晚上。在战斗的间隙,探险小分队又互相补充了一些明天行动的注意事项。小天似乎隐约察觉到他们在叽叽咕咕地谈什么奇怪的话题,不过当小杰和小玲一起露出“快问我们呀”的神情时,小天反而一点都不想探究了。

    这令金毛兄妹为他们的演技奏效而高兴时,又觉得自己有点惨——他们是有多不被队友待见?

    晚饭过后,太阳才刚刚落山,探险小分队便以严肃而壮烈的神情互相道了晚安,准备早早地休息,以迎接明天的“战役”。

    ——说不定真相就隐藏在下一个“清晨六点半的奇迹”之中。

    ====================

    小剧场:

    脖子上的水果都气掉了的热带龙:我生气了,需要吃三百公斤蕉香果才能不哭,QAQ。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