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三章 冰破


本站公告

    这阵声音响起的开始,还有不少人在好奇这到底是什么声音。

    而那些已经冲垮了敌人阵型,正在和敌人进行马背战的骑士们,则是仍然在无畏的和敌人进行战斗。

    亚斯特拉王国多面对的事最多的敌人,虽然圣杯守护者在前线将他们压制住了,但是如果想要获胜,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的鏖战才行。

    引出,圣杯骑士团就这样出动了,原本有整整三千人的圣杯骑士团这一次便出动了一千五百名,他们整好队之后,便从冰湖外面开始冲锋。

    一千五百名骑士的阵势并不比数万步兵来的小,轰隆的马蹄声从他们的敌人身侧响起,这一次圣杯骑士团将要实行的是测抑突破。

    圣杯骑士团的铠甲精良,仅仅只比威廉的铁十字骑士团稍逊一筹,他们技巧娴熟,手中的骑枪没有一根落空全部都捅穿了他们眼前的敌人。

    等到骑枪断裂之后,他们手里的重型骑士剑也就派上了用场,上下翻飞的重型骑士剑在诺威德人当中掀起一片腥风血雨,滚烫的鲜血和残值断臂在战场上此起彼伏的飞扬起来。

    荣耀!他们追求的事荣耀,身为圣杯骑士团的一员,本身就是十分光荣的事情,作为骑士团的一员,他们每个人都有采邑,有薪水和自己的产业,都是亚斯特拉王国的高级骑士,所以他们并不不缺钱,他们需要的,就是在战场上亲手所挣得的荣耀和声望。

    他们要的,是别人对他们勇武以及忠诚的赞美,还有给他们家族带来的荣光。

    抱着这样的心态作战,他们战无不胜。

    “哈!”

    一名圣杯骑士大喊,他将手中的重型骑士剑挥砍在了眼前这名诺威德人的头盖骨上。

    坚硬的头盔和头盖骨也无法阻挡重型骑士剑的锋芒,红白相间的脑浆从他的头盔里面挥洒出来,死相极为恐怖。

    就在他们奋勇杀敌的时候,冰面上的裂纹已经悄然的蔓延到了他们的马蹄下。

    而此时,已经有人听到这这轻微的声音,他们有些慌张。

    因为他们惊悚的感觉脚下的地面竟然有些凹凸不平,此时他们才突然想起,自己是在冰面上进行作战。

    不过等到他们反应过来已经晚了,随着一声巨响,冰面陡然裂开。

    瞬间,无数的士兵就像是下锅的饺子一般,噗通噗通的掉入了冰冷的湖中。

    “天啊!救救我!”

    “啊该死!救我!救……”

    “咳咳!战神在上,为什么冰面会裂开!”

    “圣父啊,妈妈!”

    冰面瞬间露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冰雪全部都掉了进去,随着一起掉下去的,还有无数的士兵。

    裂缝仍然在延续扩散着,在窟窿之外的士兵们见状纷纷拼命的向湖外狂奔着,就连眼前的敌人都不顾了。

    “该死的!冰面裂开了!快逃!”

    冰面此时已经变得千疮百孔了,窟窿不仅仅只局限于哪一个地方,基本上整个冰面,到处都是冰窟窿。

    士兵们纷纷拼命的逃跑,而正在冲锋的骑士们,则是毫无察觉的突然掉到了窟窿里,战马虽然努力的想要拔住浮在水上的冰块,但是那冰块也不是他们的救命稻草,很快便随之碎裂。

    窟窿越来越多,甚至冰层都开始变得不是一个整体了,变成了一块块的单独冰川,一些士兵摇摇晃晃的站在上面,小心翼翼的保持着冰块的平衡。

    水中充满了战马和士兵的挣扎声,不过很快,士兵和战马便沉了下去。

    往日里仰仗的铠甲在此时真正的变成了导致他们的死亡的罪魁祸首。

    就算是战马这种会游泳的动物,也是在马铠的累赘下浮不起来了。

    战马和身穿重甲的骑士们全部都如同秤砣一样,径直落到了水底,连个气泡都没有浮起来,便在说中死去。

    “不要慌!不要慌!聚集在一起!千万不要慌!”

    一名指挥官拼命的想要稳住自己手下的士兵,可是随之而来的,是冰面的再次开裂,他随着战马一起沉到了水底。

    战场一片混乱,每个人都顾不上和敌人厮杀了,他们只希望能够在这种惊险的局面当中保住自己的小命。

    “该死!”李奥纳克国王并没有随着部队一起来到冰面上,他在后方看着此时的情况不由得怒骂了一声,他清楚的看到,自己的部队淹没在了水中。

    这让他的心不由得揪了起来,那可是很多年积攒下来的底牌兵力啊,竟然就这样折损在了这里,他现在感觉每一次呼吸都是痛的,痛彻心扉的感觉他生平第一次感觉到了。

    赫查德国王此时也是显得十分慌乱,年纪轻轻的他面对这种突发情况没有半点的处理能力。

    “穆由恩伯爵!穆由恩!”

    他站在一块冰川上,身边簇拥着数十名卫队,拼命的呼唤着这位忠诚的保王党,自己的平辈兄长。

    “陛下!陛下我在这!”

    穆由恩伯爵迅速的来到了赫查德国王的身边说道。

    “该死的敌人太狡猾了,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穆由恩伯爵说道:没办法了陛下,现在我们完全无法联系我们的部队!”

    “所以说,为了陛下您的安全起见,我们还是想办法逃离这里吧,首先咱们得先把铠甲给脱下来,不然这会成为我们的催命符的!”

    就这样,赫查德国王和他身边的卫队也是脱下了身上的铠甲。

    而此时,他们脚下的冰川正在不停的缩小,在和其他冰川的碰撞当中慢慢的变得越来越小。

    穆由恩伯爵说道:“陛下,我们现在得跳入水中游出去了!不然的话这座冰川迟早会沉没的!”

    “好吧!”

    赫查德国王允诺了下来,他知道这种情况不是耍小脾气的时候。

    脱掉了铠甲的他们跳入了水中,并没有沉下去,穆由恩伯爵就这样守在赫查德国王的身边,而赫查德国王的卫队也是紧紧的簇拥在他的身旁。

    不过在激流的冲击下,卫队迅速的分离了,最后只剩下了赫查德国王,穆由恩伯爵以及另外两名卫兵。

    此时,一名国王卫队打扮的卫兵慢慢的靠近赫查德国王,但却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毕竟到了这个时候了,他们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逃命上,也不会再注意是否有人离自己太近了。

    何况,能够当上国王卫队的人肯定都是对国王,对王室忠心耿耿的人,不然也不可能当上卫队不是。

    但是,这名卫兵的手中却悄然的出现了一把短剑。

    他把短剑藏在自己的身下,慢慢的往赫查德国王哪里靠近。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