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反制


本站公告

    秦王荡瞬间就明白了张仪的意思。

    这跟赵国的形势有关。

    昔日三家分晋,赵国的实力最强,当时赵国的扩张方向是南面卫国,这是赵简子时就确立下来的目标。

    结果魏文侯横插一杠,在邯郸南部修建了邺城,拦住了赵国的南进路线。

    接着,赵国拿卫国没办法,只要把目光放在东北的中山国身上,不幸的是,赵国入侵中山国遭遇惨败,为了打退中山国的入侵,赵国出血请魏国帮忙,更加不幸的是,魏国帮忙过头,一口气把中山国灭了。

    这还没完,不久后吴起对戎人大打出手,一口气夺下了上郡。

    从此魏国堵住了赵国向东向南向西的发展方向。

    至于北面,那是胡人的地盘。

    到了现在,上郡变成了秦国的地盘,此刻秦赵两国正在上郡大战,而卫国依旧在魏国的庇护之下,赵国要想不与魏国翻脸,那就向西或者向东北了。

    若是赵国独自挑战秦国,秦王荡自负秦军能打垮赵军。

    若是赵国打算攻略中山,那么中山国的壮大,或者中山国与齐国相连,这都是不能忍的。

    一旦中山国与齐国接壤,最坏的情况是赵国遭到齐国干涉。

    其次是赵国与齐国平分中山国,但是齐国的实力比赵国强,赵国肯定抢不赢齐国···

    想明白这一截后,秦王荡讪讪道:“既然如此,我们还是等燕国战败后,让燕王向赵王哭诉吧!”

    张仪拱手到:“大王英明!”

    秦王荡闻言苦笑两声。

    张仪见状正欲告辞离去,突然,一个信使飞快的从外面跑了进来:“报···,大王,两天前,肤施城内的百姓反了,赵军里应外合夺取了城池。”

    “如今上郡守殉城而死,庶长见状已经退守西都。”

    “什么?”

    秦王荡脑袋一晕,面无血色,差点昏死过去。

    张仪反应过来,见秦王荡久久不语,立即出言道:“大王已经知道此事,你立即退下。”

    “诺。”

    而后,过了一会儿,秦王荡才恢复过来,只是一时间依然难以接受,脑袋里一片混乱,不由向张仪问答:“相父,肤施失守,上郡门洞大开,此事如何是好。”

    张仪面色闪过一丝忧郁之色,然后迅速恢复平静,答道:“大王,西都城小,不利于防守,庶长疾肯定不会困守西都,所以我们要做好与秦国平分上郡的准备。”

    “平分上郡?”秦王荡点了点头。

    不仅是西都,上郡的其他的县城,同样也不坚固,面对齐赵联军的攻击,肯定也守不住。

    张仪见秦王荡点头,突然心声一计,仔细推敲片刻后,开口道:“大王,臣有一计可以离间齐赵两国。”

    秦王荡一愣,立即开口道:“敢问相父是何计策?”

    张仪答道:“大王,既然上郡各县已不可守,那么臣的计策就是用上郡北部各县离间齐赵。”

    “齐国帮助赵国并不是真的想壮大赵国,而只是想用秦国来引诱赵国罢了,毕竟赵国的强大,也是齐国的祸患。”

    “臣的计划就是,让庶长疾退守延水阴暗的高奴县,放弃延水以北的所有城池,与赵国隔水相望。”

    “延水北部有十余县,齐国肯定不会分兵驻扎,赵国夺取各县后肯定会留兵驻守,这样一来就是削弱赵军的实力,再加上赵国大战以来的,尤其是渡河以及攻打肤施城时,损失并不小,如此,赵国的兵力就会相形见绌。”

    秦王荡眼前一亮:“如果齐军见赵国短时间内攻下了大半个上郡,肯定会担心赵国势大难治,这样一来就不会出力帮助赵国继续赌水攻打高奴城。”

    “而王叔手中依然还有十万余秦军,赵国失去了齐国的帮助,又要分兵防守各县,肯定实力不足,从而停止进兵。”

    张仪点了点头,眼中泛着寒光道:“用上郡离间齐赵这是第一步,接下来燕国战败后燕王向赵国求援,那么事关中山国的情况下,赵国肯定会出手破化齐国的计划,这就是离间齐赵的第二步。”

    “这两件事情一发生,那么齐赵联盟就难以维持,就算能维持下去,齐军肯定也会撤军。齐军一撤,那么赵魏两国就算合力,我秦国也不惧。”

    “好。”秦王荡应道:“那就计划行事,通知各县将精锐士卒调走,然后各县面对赵国的进攻时,只要能坚守半日,那就算各县县令尽力了,将来秦国收回上郡各县时,寡人赦其无罪。”

    “大王英明。”

    ······

    洛邑。

    熊槐拿着最近这一段时间的战报,心中即忧即喜。

    不久前赵国攻克肤施城,而后兵分三路,乐池帅主力寻找樗里疾决战,接着樗里疾避而不战,一路向南退到了延水南岸的高奴城,与乐池隔河相持。另外两路赵军,则是一南一北攻略上郡各县。

    不到十日,延水以北的十余县,全部落入赵国手中。

    熊槐心中对赵国坐大充满忧虑,事情到了这一步,恐怕用不了多久,楚国在魏韩两国的话语权就会大跌,联盟之中再也不是楚国一家独大。

    而令熊槐心中暗喜的是,齐赵两国刚刚结盟就立即发生龌龊。

    从上郡传来的消息,赵国横扫上郡北部后,本想再接再厉南下与樗里疾决战,结果遭到匡章的拒绝,匡章以大战疲惫为由,原地休整,止步不前。

    如今十余万赵军与十万秦军在延河形成相持局面。

    就在熊槐思考怎么让齐赵两国的进一步离心时,陈轸从外面走进来道:“大王,北方传来的消息。”

    “数日前,十万中山军突然出现在燕军后方,截断了燕军的退路。与此同时,十万齐军渡过河水,已经攻入燕国境内,兵锋直指阳城曲逆,意图将这十万燕军彻底困死在中山国境内。”

    “什么?”熊槐一惊。

    十万齐军的事还好说,这些日子齐国一直在北方聚集兵力,算算时间,也差不多。

    但是中山国出现燕军背后的兵力,实在是出人意料。

    熊槐问道:“贤卿,中山国之前不是在都城灵寿聚兵吗,这十万军队是怎么回事。”

    陈轸叹气道:“大王,根据情报,这次是燕国中计了。”

    “中山国的兵力在冲突发生之前就已经埋伏好,冲突爆发后,中山国诈败将燕军引到中人城。等齐国大军准备好后,两国一同发难,将燕国大军围困在中山国。”

    熊槐一愣道:“也就是说这十万燕军完了。”

    陈轸点点头:“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十万燕军肯定完了。”

    熊槐沉默了片刻,摇头道:“不行,齐燕两国仇深似海矛盾重重,燕国乃是牵制齐国的重要棋子。之前燕国本来就被齐国肆虐过一次,元气大伤,若是这次的十万燕军再次全军覆没,那么燕国就会彻底陷入虚弱,十几年内将会难有作为,不能达到牵制齐国的目的。”

    “如果齐国没有了后顾之忧,那么寡人一旦与越国爆发大战,那么齐国就有可能会全力来袭,那时,对楚国来说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所以寡人要救援燕国,十万燕军就算不能保全,最起码也要保住一半。”。

    a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