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3章 诡异的单纯


本站公告

    震撼!

    宛如一场史无前例的盛大烟花。

    一条条活生生的生命,绽放成了最卑微的火星,刹那光华,一瞬即逝。

    火海肆虐。

    天赐宗所有弟子合不拢嘴,嗓子火辣辣的疼,寒云战马的屏障之下,死亡的火焰,几乎是擦着他们的头皮被堪堪挡住。险之又险。

    近在咫尺的死亡盛宴,使得一些金丹弟子恐惧到胃痉挛,直接干呕出来。

    哪怕是见惯了血腥场面的纪东元,都脸色惨白,内心翻腾。

    这种自杀式的杀戮,给人的心灵震撼,根本就无法用任何言语形容。

    那是对生命的冷漠,对人命的摧残,对生存的践踏!

    自杀!

    和单纯的杀戮与被杀,那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极端。

    面具之下,那一个个歇斯底里的灵魂,却又透出着一种诡异的单纯。

    对!

    单纯!

    复杂的人,怎么会甘心做死士。

    赵楚知道黑牙死卫的身世。

    他们都是一个个战争孤儿,都是被这个世界遗弃的弃儿,一个个从出生开始,就背负了苦命的沉重枷锁。

    从另一个角度看,他们都是一个个巨大的婴儿。

    “死亡,或许是另一种解脱!”

    “你们安心去吧,我赵楚对你们承诺,如你们这种死士,北界域从今以后,绝对不可能继续存在!”

    赵楚望着一朵朵死亡的凄婉花朵,心中许下重誓。

    每条生命,都值得尊敬。

    如果一个战争孤儿,你走上歧途,被人碎尸万段,都是你罪有应得。

    但从出生,便被培养成死士,这是对生命的漠视。

    赵楚无论沾染多少血腥,都无法原谅这种事情。

    神威皇庭的各种肮脏,这段时间,赵楚见识的够多了。

    ……

    轰鸣足足持续了整整十分钟,硝烟弥漫的天空,才缓缓浮现出曾经的晴朗。

    寒云战马的真元力,直接耗空。

    毕竟,5000黑牙死士,轰杀出了5000次半步元婴轰击,哪怕曾经的人皇圣器,也到了承受的极限。

    赵楚手腕一抖,地面那13尊巍峨庞大的寒云战马雕塑,竟然逐渐的透明缩小,最终化作13道强光,直接回归到赵楚手腕之上。

    嗡!

    13颗珠子大小的寒云战马,绽放着令人难以忘记的光泽。

    离魂元器!

    这就是曾经人皇圣器的威力。

    危机烟消云散,天赐宗大军宛如在钢丝绳上走了一圈,虽然面临万劫不复,但终于是再次逢凶化吉。

    赵楚!

    这一次,又是赵楚生生挽留了人们的命。

    天赐宗无数弟子浑身颤抖,他们望着赵楚的眼神,充满了狂热。

    “老阉贼,还有什么话可说。”

    王君尘白袍一甩,他在天穹俯瞰着魏牙机,嘴角微微露出笑意。

    赵楚这家伙,从来都没有令人失望过。

    “白毛小子,老夫承认赵楚乃是千年不出其一的人才,但你忽略了大帝。神威大帝,乃是万年不出其一的绝顶天才。”

    “赵楚,早已经沦为阶下之囚。”

    5000黑牙死卫枉死,毫无建树,魏牙机心痛到流血。

    但事已至此,他除了等待接下来天赐宗的绝望,也无可奈何。

    没错!

    你赵楚越是优秀,接下来天赐宗,将越是痛心疾首。

    寒云战马,从前是属于神威皇庭的圣器,以后,依旧属于皇庭。

    闻言,王君尘眉头一皱。

    魏牙机信誓旦旦的言语,令他有些危机感。

    ……

    黑发黑袍,脚踏青鹤。

    赵楚面目平静,缓缓朝着上空飞去。

    “赵楚啊,赵楚!”

    “寡人又一次低估了你,你的天赋,真的有资格继承本皇的衣钵。”

    “如果你一直乖乖当你的林东鼬,娶了威君念,这个皇庭,依旧是你的。寡人常年闭关,也不会参与你管理皇庭。”

    “明明有捷径可走,你偏偏选择一条崎岖的路,寡人不理解。”

    远远望着赵楚,魏天海的眼睛里,充斥着一种复杂。

    “因为我要的,根本就不是一个皇庭。我要的,是你的狗命!”

    赵楚面无表情,凌冽的罡风下,黑袍猎猎作响。

    全场死寂。

    赵楚的言论,当真是匪夷所思。

    如果威天海还是一个元婴,他大放厥词,还有一些根据。

    可后者目前半步天择,乃是这个世界位列巅峰的强者,你凭什么胡言乱语。

    ……

    “赵楚,天择对峙,有一股无形的气场交织,你别往前走了,小心有危险!”

    眼看着赵楚距离两大半步天择越来越近,吕休命急忙喊道。

    他们元婴都有些威胁,更不用说赵楚一个金丹。

    ……

    “或许,寡人对你,有些太仁慈了。”

    “这道神念之蛊,会持续10分钟。如果十分钟内,你想通了,跪在寡人脚下,可饶你性命,恕你的罪孽,你还是林东鼬。”

    “如果你执迷不悟,神念之蛊的诅咒,便会摧毁你的脑子。别说你只是个金丹,你哪怕是半步天择,也必然受尽折磨而死!”

    ……

    “额……啊……”

    伴随着威天海一句话落下,天空陡然回荡出一声凄厉的惨嚎。

    是赵楚。

    他弯腰半蹲在青鹤背上,口腔里喷涌着炽热的白烟,似乎连空气都要点燃。

    而他的脸庞之上,刹那间便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血管凸起,那双瞳孔,猩红到简直要凸出来。

    痛!

    前所未有的痛。

    这一刻,赵楚恨不得直接将自己的脑子挖出来。

    幸亏。

    这道神念之蛊他已经净化,并不会造成致命的伤痕,否则真是不堪设想。

    可即便是这样,赵楚也在承受着极限的痛楚。

    威天海心血炼制的诅咒,岂能是等闲。

    当然!

    大凶之下,蕴含着大机缘。

    桎梏着赵楚最后三层的风雷雾,开始被神念之蛊的精血力量,疯狂冲撞。

    短短一分钟,赵楚已经是突破了一层风雷雾。

    ……

    该死!

    外界,天赐宗所有人愣在原地。

    所有人都能看到,在赵楚的身上,浮现出一只漆黑的蜘蛛虚影。

    那诡异的颜色,将方圆十丈的空气都已经扭曲,宛如一个充满了粘稠毒液的黑洞,会将人世间的一切都腐蚀成血浆。

    诅咒!

    赵楚竟然还承受着威天海的诅咒,这可如何是好。

    “小三,挺住啊!”

    纪东元等人焦急万分。

    青玄乐也是攥着拳头,只能干着急。

    ……

    “沉府升,没想到吧。你让赵楚孤身潜入神威,却也令他承受着不可忤逆的诅咒。”

    “十分钟,普天之下,不可能有人能坚持。”

    “他或许会求着你杀了他,也可能会求着我放了他……只有这两条路,别无选择。”

    威天海笑的那样自信,没错,他依旧是那个权操天下的至尊君王,北界域本来就是他的。

    而沉府升闭口不言,他却脸色铁青,沉重的可怕。

    ……

    “神念之蛊,以元婴血为引,会直接摧毁一个人的大脑,乃是所有诅咒中,最歹毒的一种,根本没有破解方式。”

    天赐大军中,夏闲生走出来,脸色无比凝重。

    “这可怎么办?少宗会有什么下场?”

    井青苏焦急问道。

    其他元婴同样心急如焚,如果赵楚有什么闪失,哪怕天赐宗称霸了北界域,也是一场失败。

    “根本就没有破解方式。”

    “这神念之蛊,一般是人自愿种下,少宗一定是受到了威天海的蛊惑,这才中了圈套,可恨啊。”

    夏闲生摇摇头,额头满是汗水。

    “可以代替他死吗!”

    吕休命咬着牙道。

    “吕大师,你想多了。”

    “除非你神念力超过威天海十个等级,或许能补救一下,否则一切免谈。”

    夏闲生摇摇头。

    威天海修炼不悔威神诀,论神念力,北界域根本没人能和他相抗衡。

    他夏闲生哪怕是神念力灵体,也不敢和威天海比较,只能称第二而已。

    ……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

    五分钟!

    ……

    天幕上空,赵楚早已吼破了喉咙,浑身痛到痉挛,就连青鹤都一动不动,尽量保持着翅膀的平稳。

    哪怕一缕微风,都能给他造成凄惨的伤痕。

    青鹤也焦急啊。

    可赵楚的命令,是让它原地不动,它也只能听话。

    ……

    “赵楚,你还在坚持吗?”

    “有什么意义呢?你知道神念之蛊的可怕,你可以让沉府升结束了你的命,也可以跪下,彻底的臣服于我。”

    “立下投名状,亲手杀了你所保护的所有人,寡人可饶你死罪。”

    威天海俯瞰苍生,从容一笑。

    在他眼中,苍生蝼蚁,不过是自己的玩物而已。哪怕满目疮痍的山河,也不过是打盹之后,输了几招棋子而已。

    ……

    呼!

    呼!

    呼!

    赵楚七窍流血,浑身上下都弥漫着浓浓的白烟,他每一寸皮肤,都宛如被火焰燃烧着一般。

    “第12层风雷雾,碎!”

    “只剩下了最后一重,我便金丹大圆满。”

    赵楚腥红着眼,眼前的一切,全部都是一片血色,他宛如置身在地狱18层的炼狱中。

    …………

    “林东鼬,你……赵楚……这……”

    在永威宫内,威君念手心全是汗。

    她真的不知道如何面对,林东鼬是赵楚的事实,可她真的不想看林东鼬死啊。

    ……

    “沉府升,你拿什么和寡人斗。”

    “论实力,寡人假以时日,必然会领悟道心,到时候可直接斩杀了你。”

    “论元婴,寡人目前与你不相上下,甚至日久天长,诸皇联盟还会有元婴背叛过来,你坚持不了多久。而藩属国的元婴,我捏住了他们的喉咙,他们不敢背叛。”

    “金丹之下,皆是蝼蚁,你还斗什么?”

    眼看赵楚已经奄奄一息,威天海蔑视着沉府升,悠悠说道。

    “况且,北界域唯一的龙脉,也在寡人手中掌控。我乃是天道正宗,你永远都得不可能得到龙脉。”

    沉府升闭口不言。

    他在等。

    沉府升在等待,等待他徒弟涅槃重生的时刻。

    ……

    8分钟!

    9分钟!

    赵楚还在喘息,虽然前者奄奄一息,但青鹤能赶紧到他的气息。

    还活着!

    ……

    “嗯?”

    威天海目光闪烁。

    接近10分钟了。

    这赵楚竟然生生扛了10分钟的痛苦摧残,也当真是个人才。

    ……

    “威天海,谢谢你的厚礼。”

    “我刚才似乎听见,你说你神威皇庭的元婴,和我天赐宗持平?”

    “现在,我告诉你,你太自大了。”

    10分钟后。

    赵楚身上,那只诡异的蜘蛛虚影,烟消云散。

    而赵楚还活着。

    全场鸦雀无声。

    威天海瞳孔一凌,眉头深深皱了起来,他感觉到了一股诡异。

    “你的神念之蛊,真的不堪一击。”

    “让你见识一下,我的神念之蛊吧!”

    痛苦消散之后,赵楚彻底涅槃,重生成龙。

    他黑发飞扬,缓缓抬起头,伴随着一句话平静的回荡在上空,赵楚的手掌,也淡淡的举起来。

    ……

    天赐宗的人充斥着惊喜,一个个脸色激动,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内心的喜悦。

    而神往皇庭一方,人们再次阴沉下了脸。

    “不可能,根本不可能!”

    “神念之蛊,他怎么可能扛得过去。”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