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世事有常何相似


本站公告

    三十多号人,全在那院子里双手抱头蹲着,周围都是端着枪的武警在外围守着。

    秦所渡着步子过来对康哥几个人说,“规矩你们自己知道的。”康哥笑着说,“报告秦所!请您放心,我们会尽快完成任务!”

    说完这话,康哥塞给了严武一个剃头推子,悄悄给严武吩咐道,“你只管推,什么话都不要说,不要和这些人接触,遇到想和你拉关系的,直接交给警察或者武警!我会在一边留意的,就这样,开始工作了。”

    你大爷的,严武望着这地上的一堆人,没一个像是犯罪分子呀,好多人的穿着、打扮也不像混社会的呀,这些人到底犯了什么事情呢?先管不了这么多,严武挨个按着脑壳开始剃头发,那个刚分来204监舍的老头拿着一条扫把跟着严武,在地上扫头发,而康哥则带着几个人去其他地方领物资去了。

    严武给这些在地上蹲着的娃子剃头过程中发现很多人身上都发臭了,有的头发里还有了虱子,那种奇怪的气味直往鼻子里钻,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剃得严武心中一阵恶心。严武心中埋怨,就说康哥没这么好心,怎么就把这个轻松的差事留给了自己了呢,原来恶心的事在这里。

    不过严武脑子里虽然在埋怨,但是也没管那么多,一个劲的快速挥舞着推子剃头,将这些待分的犯人变成一个个光头。

    这时不少人都开口喊痛,推子扯到头发了!旁边警察恶狠狠的说,“痛你妈逼,给老子闭嘴!”严武觉得有些难堪,也看着地上这些人不像是恶人,于是就放慢了手上的速度。可是,在一旁监督的警察开始不干了,指着严武的鼻子就骂,“你!正在剃脑壳那个,你磨磨叽叽个锤子!赶紧几哈弄完,老子事情还多得很!没得多嘞在这根儿跟你浪费!”被警察点名了,严武也没办法,只好加快了手中的速度,忙活了好一阵,这才将三十几个脑袋忙完。

    这个时候,康哥他们几人领着一堆号服和箱子回来了。康哥丢给严武一只箱子,说,“斯文,我给你选了一个最好的最干净的箱子,你自己拿回去装你的东西,不要拿给别人用。”严武心里有些感激康哥这个时候还记得自己,连忙接过箱子开始带着这些新来的家伙,按照名单上的编号将院子里的三十多号人,各自分配到对应的监舍门前蹲下。

    有个小家伙,眼神中充满了恐惧,看他的样子最多只有十**岁。这恐惧的眼神,你妈可不是犯罪分子该有的眼神呀。那小家伙几次想跟严武说话,都被严武用恶狠狠的眼神瞪了回去。我靠,哥们这也是没有办法呀,敢跟你说话,哥们就不要混了。严武相信这个小家伙进了监舍,估计新人要捱的三关是跑不掉了,等待他的只能是一辈子记忆犹新的噩梦的开始......

    弄完了事儿,几个人又回到204监舍。严武开口问康哥,说,“这些是些什么人啊?身上那么臭,还挺统一的,难得凑到一起!”

    康哥不屑地说道,这绝逼是个传销团伙,不然哪里能够一下抓这么多人,只有那些做传销的疯子才天天聚在一起喊口号,一天到晚穷得连洗澡水的钱都给不起。这些小娃娃都是些小角色,基本都是一年以上了,全部都是傻逼。

    我操,严武顿时感觉这时的康哥简直就是一名资深刑警加法律专家,一下子就判断出了他们的身份和未来的刑期,简直牛逼的不行。

    这时,新来的那个老头上来就给康哥散了一包烟。严武低头一看,你妈玉溪呀,也不是个简单的货。

    老头姓何,是以前三监区二十六监舍的老大,因为私设赌场罪被丢过来的,还有刚好3个月满刑,本来是要转到监狱的,因为和现在这边看守所的尤所是很久以前一个部队的战友,所以才没有上山。

    严武通过这些老油子的谈话,忽然觉得自己又学习了好多知识。原来每周的调舍也是每周送人去监狱的日子。难怪自己监舍今天那几个出去的犯人是那么的不安,因为出去了,他们要坐3小时的车离开这里,才能到达彭州监狱,在那里等待他们的将是新的分配,新的环境,一切生活将从头再来

    看守所是归州府都监(公安局)管理的,而监狱是另外一个独立的机构,那里的游戏规则是跟这里完全不一样的。严武只能在心里默默想着,愿你们都能被善待,做一个好人不要让大家失望。

    而那个之前挑事的小超,严武不知道他被调到几号监舍了。那小娃娃严武猜测应该是因为故意惹事才被调出去的,严武估计他此刻的心里是恨死自己和阿峰,因为是阿峰授意他来找自己碴的,最后被移走的却是他自己。

    严武有些感慨,所以人活在这社会上任何时候都要清醒,不要去做别人的棋子,但是,自己的人生何处不是棋局,大家都只能是棋子,只是地位高低的区别罢了。有的是只能向前的小兵卒,而有的是可以纵横棋盘的车马炮,小兵想要变为车马炮不知道要经历多少的困难和机缘。

    何老头很懂事,一看就是经商混社会的老手。和严武聊起来,竟然是老乡,老家离着也就百十里路,他年轻的时候就是武警,而且就是守卫这个看守所的武警,现在的尤所就是他同期的战友。

    严武忽然觉得人生就是这么充满了不确定性,同样一起端枪站岗的战友,有的现在成为了阶下囚,而有的步步上爬成了看守所所长,人生就是这么奇妙。想想自己一起上大学的室友来说,不少同样是际遇千差万别,别人在外面温香软玉,自己在里面咸汤泡饭,现在搞得连老婆、孩子都丢了。

    何老头有尤所这么硬的关系,估计以后每天放大风肯定是要出去的了。

    何老头又问严武有没有烟抽,严武说自己只有三支了。他已经学乖了,对着里面的任何人都不能说老实话。只是,没过一会儿,何老头也丢给严武一包玉溪,严武顿时眉开眼笑起来。

    何老头的来到,让本来气氛紧张而尴尬的204监舍步入了正常化,因为断烟了好几天的舍友们,又开始恢复有烟抽的笙歌状态,虽然依旧是每天那么几口,大家轮流着,但是只要想抽,就有你的份。只要有这个期盼,那么所有做工作的人,每天就会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情,康哥的管理一下就顺畅起来了。

    然而,是有人不高兴的,这其中最不爽的就是阿峰,因为何老头一来就跟严武走的有些亲近,很明显何老头也是个有背景的人,而康哥这个筹码的价值已经开始降低了。

    等到晚上吃饭的时候,何老头理所当然的被喊上了康哥的桌子。何老头很识趣的拿出了很多菜,毕竟现在204还处在被关闷罐时期,各种资源断粮有几天了。

    最奇特的是,何老头拿出来一罐红烧肉罐头,当时就把严武给惊到了。

    我操!这是绝对的违禁品啊!康哥看得一脸羡慕,因为他也是搞不到这个东西的。

    红烧罐头,绝对的硬货,可是东西虽好,问题也有,那就是打不开,一屋子的人没有工具,如何能打开这个包着铁皮的罐头?

    这个时候,严武就看到了犯人们的智慧了,康哥的手下牛儿居然把罐头拿到龙板的边缘去使劲磨。因为龙板的边缘是由角钢包裹的,那可是绝对的好钢!

    牛儿磨累了阿峰接着磨,阿峰累了刘涛接着磨,不大一会儿,整个罐头的边缘都被磨得只有薄薄的一层。

    这个时候,牛儿又拿出一根钢针来,我靠,这他妈又是一件违禁品!这些神人平时将这些违禁品藏哪里了?武警、警犬来搜都没搜到?!

    牛儿拿起钢针沿着边缘开始挨着扎眼的时候,严武已经被这群牢犯震惊了,这种人民的智慧哥们真的是甘拜下风啊!

    当罐头皮边缘被扎出一圈眼儿的时候,阿峰用手往下一摁,没错,铁皮罐头的盖子就这样被打开了。

    那天晚上,204监舍的每个人碗里都有了一点猪油花,带酱油的那种,康哥和何老头、严武几个每人吃了两块肉。严武第一次觉得罐头里面的肥肉原来可以如此好吃......

    何老头睡觉的位置被安排在了康哥的旁边,地位高下一目了然,看来这位老江湖一下就蹿到了严武前面。军军被从严武的旁边移走了,来了一个阿坝州的吐蕃族小伙子。这孩子叫扎西,满身的肌肉,身上到处都是纹身。

    严武问他问什么进来的,扎西说因为帮哥老倌(认的大哥)抢场子,伤了人,故意伤害罪,判了7年。刚刚才判下来,调到204是为了等着转去监狱。扎西也是一个自来熟,跟监舍里这些二进宫三进宫的人开始问起了监狱的生活是个什么样子。

    从这些老油条们漫不经心的话语中,严武才知道,以前的监狱,犯人都是安排挖煤的,每年都有死亡的名额,不要提里面有多黑暗了,只要眉清目秀、皮肤白皙的小伙子,没有不被**的。他们一边说,一边还取笑严武,“就斯文这样的,如果要转过去,那时候可是跑都跑不脱~哈哈哈哈!”

    严武在一旁听的菊花一紧,幸好现在的监狱早就转型了,犯人需要做纺织、手工或者生产一些电子产品元器件的活儿。然而这个活儿,每天都是有任务的,生活在底层的人是每天都有做不完的活,完不成任务就不会有工分,一年工分数没有达标就没有办法减刑。而每个工作小组的组长是不用干活的,只需要监督下面的人干活,整个监区的大组长是肯定能够加够分的,基本每年都可以减刑。

    我操!原来里面是这么个游戏规则!

    不过监狱有几个好处:

    一,睡觉是高低床,每个人都有自己相对独立的空间,不再是这里大通铺一样的情况。

    二,可以买烟抽,哪怕是五元的天下秀,卖给你十元,也总比没有烟抽好。

    三,可以自己花钱买肉吃,只要你有钱,基本上生活过得还是很好的。

    扎西听完之后又是绝望又是高兴,因为扎西被关在这个看守所已经快两年了,如果转去监狱,就可以过上相对正常一点的生活了。然而对于减刑,那是感到绝望的,扎西说,再做五年牢出来,自己都已经快三十岁了,出来的时候,不知道哥老倌还认得自己不?

    严武忽然觉得扎西好可怜,没知识、没文化,因为没有文化从而走上了混社会的道路,为了所谓的义气,进了看守所,现在将自己的整个青春都搭了进来。而同时,严武又觉得扎西很可恨,好吃懒做,干事总想走捷径,以为可以靠自己的一身蛮力打出一片天下来,结果还是进了监狱里面,在浑浑噩噩中过完无止境的等待。

    扎西是个直肠子,和严武睡觉前聊天,说起了自己的很多事,其实这个小伙子的骨子里还是很单纯的,总觉得他自己怎么对待别人,别人就会怎么对待自己。他自己之所以判得这么重,完全是因为他自己把所有的事情都扛了下来。

    严武问他,你进来以后有人来给你送过钱吗?有人给你送过衣服日用品吗?你家里人知道吗?

    扎西说,他刚进来的时候,哥老倌托人给他送了一千元钱,但是这两年却没了消息,等自己进了监狱,可以托人给他写信。

    我操!这是多么幼稚的想法?!

    扎西接着说,他的家是在大草原上,家里人很穷很穷,根本不肯能来管自己,他们也曾想来见自己,但是那个时候自己没有判,根本见不上。现在就是可以报名见,打电话回去也没有办法了,阿爸阿妈一辈子没有走出过草原,等自己进了监狱估计就更难联系上了。一切都只有等到五年之后,自己可以被放出来,等到那个时候,自己再回家去见他们,给阿爸阿妈磕头。

    严武的心情很复杂,他觉得自己不能再和扎西聊下去了,扎西的故事,让他想起了从小听过的一则小孩子放羊的故事。小孩子每天辛辛苦苦放羊,等羊长大了就卖钱,钱卖了除去家用一点点筹,筹到了一定程度就娶媳妇,娶了媳妇就生娃,娃长大了又继续放羊,羊卖了筹钱,筹齐钱娶媳妇......但愿扎西出来的时候他的双亲都还健在,还能看到扎西给他们磕头。

    人生无常。

    严武这样思考:

    其实命运一直都在我们自己手中,只是看我们怎么去把握。

    但是命运我们也从来都不曾真正把握过,因为我们出生在什么家庭,我们的父母就教会我们什么才是我们的命!

    在这个夜里,严武又梦到了那只羊头怪,严武觉得自己和羊头怪越来越亲切了,难道羊头怪才是自己的命运?这是什么命?8)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