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章.现身的恶魔领主


本站公告

    等待最终的决战。

    哪怕现在,战场上厮杀的极为惨烈,到处都是凋落的生灵之花,鲜血染红了大地,浓郁的血腥味让此地变成了屠宰场。

    可事实上真正的战役**,还未到来,双方都在等待。

    纪伯伦冷眼旁观。

    就看着自己费劲心血才培养好的半恶魔化的信徒部队被慢慢磨灭。

    这些原本能轻松击溃东郡领,近万人精锐部队的狂信徒们,却被康德所率领的部队慢慢的磨死,就如同磨盘般,正面碾压,用绝对的数量来压制。

    那些半恶魔化的骑士团,近乎全军覆没。

    没办法。

    包围这群骑士的萨兰德骑兵们太多了。

    马穆鲁克,萨兰德骑手,还有在后背冲上来的沙漠强盗们,团团将这些骑士团成员包围,哪怕是以命搏命,都让这些骑士团的骑士和骑士侍从们数量锐减。

    更何况,还有被压着打的狂信徒步兵。

    他们本就没有精良的防御。

    那身黑袍下,大多数的防护都只是皮甲,甚至没有穿甲。

    只是一群狂热的信徒聚集起来,手里随便拎着长剑和短柄斧,依靠恶魔赋予的力量,化身成恐怖的半恶魔状态,凭着蛮力和疯狂进行作战。

    就在精锐的罗多克军士和罗多克资深长矛手的正面反击下,死伤惨重!

    被几轮箭雨覆盖。

    又被两轮法术轰炸。

    借着就是罗多克人如豪猪般的防守反击。

    这些狂信徒的数量锐减的更快,同样阵亡战死的狂信徒也更多,最终化为满地的尸体,全员阵亡在那层层的包围圈中。

    这些狂信徒们不是合格的军团步兵,却称得上是优秀的战士。

    全员战死无人溃逃后撤。

    极为英勇。

    但康德对此却带起嘲讽的笑意。

    他当然明白,这并非是真正的英勇,而是来自心底被激化的疯狂和嗜血,彻底丧失了理智以后才做出来的行为。

    全是最终还站在战场上,那孤零零的身影。

    纪伯伦子爵。

    造成的!

    血雾已经无比浓郁,因为在这处死刑山外的地面上,已经如低洼般被鲜血侵透。

    到处都是尸体,到处都是尸体里流淌出来的鲜血,如同小河,如同小溪,更如同水洼,更如同沼泽,更像是永远沉沦的地狱!

    战役已经随着死刑山下,敌人的部队全员阵亡而暂时结束。

    暗红教派仅剩纪伯伦。

    就孤零零的站着。

    但没人敢继续前进,因为那浓郁的血雾几乎如实质般,缠绕在他的身上,并且越来越多,叠加起来,就仿佛是来自地狱的恐怖恶魔。

    贝斯图尔退回康德身边。

    还剩千余人的沙漠强盗们依旧散出去围着战场慢慢游走。

    损失过半的马穆鲁克和萨兰德骑手,同样列队成冲锋阵型,在旁边遥遥对准纪伯伦处,等待来自康德的命令,以便再次发起冲锋。

    包括那些罗多克人也依旧如此。

    阔盾长矛列阵。

    矮墙成型。

    一个个面无表情,踩着脚下同伴或狂信徒的尸体,缓缓移动,朝着纪伯伦的方向列阵完毕,组成了他们平日里最引以为傲的密集方阵。

    周围则是罗多克资深弩手和瑞文斯顿巡林者。

    这些弓弩手散开。

    呈散兵线。

    手里的重弩和战弓已经准备就绪。

    随时能对准前方,那不足300米位置的纪伯伦,进行一轮轮的箭雨覆盖。

    如果他们想的话,现在就能直接进行射击,毕竟对于这些最精锐的弓弩手们来说,300米的远程射击,还是固定站立的目标,命中不成问题。

    但康德没有下达进攻的命令。

    他紧握剑柄。

    这把王者之剑释放出隐隐的金色光芒。

    一股强势的正能量充斥着他的内心和灵魂,并且隐隐散出去,庇佑了周围的部队们,形成了一股恍若实质般的强势,似是要压过去将纪伯伦碾碎。

    可是一股隐隐来自地底的力量却让纪伯伦坚持。

    不。

    准确的说。

    是来自身后那座巍峨险峻的死刑山,所渗透过来的力量!

    借由这地面上,已经化为屠宰场般泥泞的战场,那无数死亡者的尸体,残余的愤恨的灵魂,所为媒介所渗透过来,强加在纪伯伦身上的力量!

    地狱恶魔的领主,罪恶之主,烈焰鞭挞者,弗伦萨斯!

    康德还记得这个称号。

    他不会忘记。

    因为就在纪伯伦说出这个名号的时候,康德就明白,自己真正的敌人,就是这个上古时期,被封印在地底的深渊恶魔领主!

    “呼呼呼呼呼呼——”

    狂风吹袭。

    是来自死刑山方面的狂风,在虚空中涌现。

    但这狂风却带着一股极为幽深的负能量,呼啸着冲向了已经被血雾所缠绕,近乎八米多高的纪伯伦方向,然后伴随着一股若有若无的狞笑,那血雾中出现了身影。

    漆黑的模样,淡淡的火光,张扬且狰狞的山羊角。

    “深渊恶魔。”

    康德轻声开口。

    他对于那血雾中凝聚,急速成型的身影并不陌生。

    曾经在古老通道内,自己就带领着尚还弱小的部队,和那个被封印了万年,刚刚脱困不久,还未得到多少补充的深渊恶魔领主所开战。

    而就是那场战役,才让康德明白了这个世界并非那么简单。

    现在自己又遇到了。

    可是却和当初没有太大的区别。

    这个恶魔或许强大,但康德带领他的部队,同样更加强大!

    50名埃恩法斯帝国的法师。

    30名萨里昂王国的狮骑士。

    20名斯瓦迪亚王国的皇家骑士。

    这些顶级的超凡部队,完全就是脱离于常规部队的真正精锐,是康德能够来到这里,作为底牌,悍然发起对死刑山战役的王牌!

    “呼哈哈哈——”

    那恐怖的身影挣脱血雾。

    或者说那血雾都被蒸发,一股股炽热的血色的烈焰在那庞大的恶魔躯体山燃烧,从山羊角的狰狞头颅,到粗壮的两腿,以及身后那更长的,还在鞭打着地面的尾巴。

    以及手中,那紧握着的,一条由猩红血色烈焰所组成的长鞭。

    来自死刑山的恶魔领主。

    弗伦萨斯!。

    a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