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愚弄欺骗


本站公告

    冷鸢主动走了上来,来到了洛忧身边。 X

    洛忧净身高173,冷鸢179,两人有着天然的身高差,冷鸢微微俯下了身,将红唇凑到了洛忧耳边。

    “你听好了,关于洛唯的下落这件事...”冷鸢的红唇离洛忧的耳朵很近,非常近,甚至可以隐约感觉到上面的温度,迷人且富有磁性的声音让耳边空气微微颤动,有些痒,但洛忧不敢躲闪,生怕听漏一个字。

    最后,冷鸢故意卖了个关子,顿了一会,突然讥笑道:“我骗你的!”

    冷鸢离开了愣住的洛忧,抽了一口手中的雪茄,因为憋笑太久,不小心呛了一口,边咳边大笑:“哈哈哈哈哈,你在开玩笑吗?你妹妹的死活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去关注那种人干嘛?指不定在哪被人先奸后杀抛尸了。”

    “轰!!!”冷鸢话音刚落的一刻,没有任何征兆,庞大的猩红女王轰然而起,汹涌的龙威犹如风暴般向四周席卷而去,这一刻,洛忧体内的内力疯狂涌动,巨妖利齿也刺入了腕上动脉,贪婪地吮吸着鲜血。

    洛忧的双眸赤红如血,脸因为过度愤怒而扭曲着,吼间爆发出野兽般的嘶吼,将手中26吨的武器向冷鸢劈头砍来,这一击凝聚了内力,巨妖吸血,以及野性狂化的力量,恐怖得有些惊人。

    电光闪动间,白狼突袭而至,古铜色身躯密密麻麻地长出了野兽般的白色绒毛,如同怪物般带有利爪的巨大手臂轰然迎向了猩红女王,犹如万钧铁钳将其死死钳住,闪着恐怖幽光的凶瞳直勾勾地注视着洛忧,仿佛要将其撕得鲜血淋漓。

    不过这一次,洛忧早已陷入狂暴状态,肾上腺素飙升,全身的潜力被压榨到了极点,力量达到了一个极其恐怖的程度,绝非几个月前那次可比。

    白狼一时间吃不住这庞大的巨力,腰被压弯了,左侧膝盖也重重地抵到了地上,下一秒,楼房的地板支撑不住这股压力,土崩瓦解,三人一起摔到了下一层。

    废墟中,洛忧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尘埃里突然袭来一击重拳,狠狠地打在了他的脸上。

    这拳附带着多么恐怖的力量?洛忧无法估计,他只感觉中拳的一刻世界都毁灭了,周围的一切景物好像都在崩塌,时间感与空间感一同错乱,整个人如同跌入虚空的乱流,分不清上下左右,东西南北。

    这毁灭性的一拳直接破坏了洛忧的脑部平衡,鲜血从受到重压的血管中爆出来,更加恐怖的是,他的眼球都被这一拳震烂,整张脸已经不成人形,直接被打入了“死线”附近。

    冷鸢从尘埃中走出,用戴着白手套的手抹去了衣袖上的血,诡笑着向洛忧走来:“怎么了?赤怒獠牙,快站起来,像小孩子那样被打了一拳就说不玩了可不行。”

    洛忧在地上挣扎着,他的脑部神经还没有修复完毕,一时间无法掌控自己的身体,只能像秋后蚂蚱般扑腾。

    冷鸢以为应该已经打趴了洛忧,但她低估了人在绝境与愤怒中的爆发力,她刚眨了一下眼睛,赫然发现洛忧已经拖着重伤之躯爬了起来,连手中的猩红女王都不要了,直接一头撞进了怀里。

    冷鸢第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被洛忧扑个正着,腰身被洛忧紧锁住,传来了令人窒息的巨力,整个人被推向了后方。

    一息后,冷鸢被洛忧直接推搂着顶到墙上,巨大的力道破坏了老旧的墙体,两个人直接从高楼上坠了下去。

    “轰!!!”洛忧的膝盖顶着冷鸢的身体,借助高空坠落的力量将她轰到了地上,将大地撞得四分五裂,密密麻麻的沟壑犹如蛛网般向外蔓延。

    虽然冷鸢在下,承受了坠落重击的大部分力道,但洛忧也被震得不轻,滚到一旁哇哇地吐着黑血。

    冷鸢还没来得及爬起来,洛忧再次如同饿狼般扑了上来,这一刻,他哪里还有以前作战的那种威风,浑身上下站满血污与灰尘,手里的武器也没了,干脆就胡乱地抓过边上的什么碎石,像小流氓打架一样往冷鸢的脑袋上砸。

    砸完一块拿起第二块,砸完第二块拿起第三块,石头砸完了,就开启“沸血”让全身的血液流动都加速起来,火山爆发般的巨力凝聚在拳上,向着冷鸢的面门轰去,拳拳到肉。

    也不知打了多久,洛忧把自己的手打得血肉横飞,几根断裂的手指伴随着破裂的骨头溅飞了出去,完全没有了原来的形状,破碎的骨头刺出了皮肤,夹杂着猩红的鲜血与碎肉暴露在空气中。

    饶是如此,洛忧并没有停止攻势,他的身上散发着狰狞的暴戾气息,瑰红的双眸中没有一丝光明,彻彻底底地被黑暗与扭曲填满。

    显然,冷鸢对洛忧戏弄击碎了他心中所有的理智,也将他好不容易升起的希望粉碎得七零八落。

    这一刻,洛忧的脑海中只剩下了无边的杀戮,感知不到疼痛,感知不到危险,感知不到死亡,他想要做的,就是把冷鸢撕成碎片,撕成更碎的碎片,更碎更碎的碎片!

    冷鸢在附近布下的鹰旗军士兵还没有走远,指挥官定睛一看,这家伙居然骑着鹰将在揍,顿时手脚冰凉,低沉地吼道:“宰了他!!!”

    士兵们握住了手中的枪,利用精准的射击技术对洛忧展开了点杀,然而,不管多少子弹打穿身体,哪怕将他的两只手全部打烂,洛忧依旧没有停止厮打。

    最后,洛忧干脆用牙在冷鸢的脖子上撕咬,牙磕崩了就拿头去撞,撞得自己血肉模糊。

    在ips超速再生的作用下,洛忧抽出了沙漠之鹰,顶在了冷鸢的眼睛上,拼了命地扣下扳机,也不管会不会超载过热。

    灼热的子弹轰鸣地轰在冷鸢的头上,在开到第六枪的时候,这把陪伴了洛忧七年的沙漠之鹰终于过热爆炸,碎成了原始的零件,将两人都笼罩在了火光中...

    ...rw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