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八章引导变化


本站公告

    将军喜欢着始皇的妃子。

    对此始皇也心知肚明,却没有任何的惩罚。

    甚至可以因为将军的功劳,让他们见上一面···却也仅仅如此。

    从这个角度上来看,始皇是大度的。

    他没有计较蒙恬与丽妃之间可能存在,也可能不存在的私情。

    但是同样也是冷酷的。

    即便是自己后宫中的妃子,他依旧可以视为一种筹码,用来激励蒙恬为他卖命做事。

    秦始皇···这是何等矛盾的一个存在,许许多多种极端的性格,都在他的身上叠加出现,仿佛人性的两面,都在他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

    蒙恬从咸阳宫中出来后,脑子里一直晕晕乎乎的,似乎还在回想之前丽妃舞动时的身姿。

    那是他魂牵梦萦的女人。

    即使知道不该去觊觎,不该去抱有任何的期待和希望,但是却又还是忍不住,想要去幻想。

    有时候,他甚至会想,想要去杀了秦始皇,从他手中将丽妃夺走。

    但是很快,这个念头却又湮灭,对他来讲这个念头太奢侈了。

    他可以不怕死,却害怕面对秦始皇,害怕去违抗他。

    楚河看着这样的蒙恬,叹了一口气。

    蒙恬的心魔就是秦始皇,他越害怕,越敬畏,那秦始皇就会越强大。

    如果心念世界中的秦始皇干掉了蒙恬,那么这个假的,由蒙恬所幻想出来的秦始皇,会不会取代蒙恬的人格,以‘秦始皇’的身份,出现在现实中呢?

    这确实是一个令楚河很感兴趣的课题。

    毕竟归根结底,无论是秦始皇还是丽妃,都只是以蒙恬的心念为核心,衍生出来的心魔而已。

    接下来一段时间,大约可以归类为垃圾时间。

    蒙恬替始皇征战四方,虽然诸国皆灭,却时常有不肯臣服之辈,再度死灰复燃,闹出些事端来。

    每一次战胜归来,始皇都会招来丽妃,为蒙恬舞上一曲,然后让其翩然离去。

    关于十二金人的话题,似乎始终被遗忘了一般。

    为了推进自己想要的剧情,楚河决定,搞点事情。

    于是在楚河的干预下,原本默默的在深宫中服侍始皇的丽妃,在一个夜深人静的孤寂晚上,偷偷的用锦帛写了一封书信,然后塞进了一条鱼的肚子里。

    鱼入水中,顺着兰池游入渭水。

    这本是丽妃的一次无聊之举,根本没有想过,它会去往它应该去的地方。

    但是有了楚河的‘帮助’,某些极小概率的事情,成为了百分之百会发生的事情。

    蒙恬闲暇之余,也是苦练兵家技艺,未曾敢有懈怠。

    唯有这一日,于渭水中钓鱼,却钓起了一条二尺长的大鲤鱼。

    打开鱼腹,却意外的发现了一封帛书。

    仔细一看,顿时浑身如遭雷击。

    “甘泉宫边,渭水河畔,子时三分,望君来会。”

    简简单单的十六个字。

    即便是被旁人发现,也只会觉得,是某个宫中的宫女思凡,与情人约定了见面。

    毕竟丽妃居住在兰池宫。

    但是蒙恬认识丽妃的笔迹。

    在这一瞬间他的心猛烈的颤动起来。

    秦始皇和丽妃两人的身影,反复的在他心中交替出现。

    到了日暮时分,他依旧没有做出决定。

    而是枯坐在渭水河边,突然默默的垂泪。

    作为铁打的汉子,不败的将军,蒙恬会哭,这几乎是可以轰动全咸阳的笑话。

    但是此刻,却真实的发生了。

    一个老翁看到了流泪的蒙恬,走过来问道:“可是思念亲人?”

    如今天下,战乱依旧未曾平息,秦之暴政肆掠四方,思念亲人是最常规的哭泣原因之一。

    蒙恬收敛了情绪摇摇头。

    “那就是思念情人了!”老翁说道。

    蒙恬不知该摇头还是点头。

    当一个人哭泣时,他身上的煞气和威严,几乎都会折损九成九,故而老翁也没有察觉到蒙恬有什么不对,更似乎不知道,他就是大名鼎鼎的蒙大将军。

    “既然思念,为何不去找她?是死了吗?”老翁又问。

    蒙恬摇头。

    “那如果她死了,你还有勇气去找她吗?”老翁再问。

    蒙恬点头。

    老翁叹息道:“既然她死了,你都有勇气去找她,那为什么她活着,你却不敢了?”

    老翁的话,如同一闷棍,敲在了蒙恬的头上,让他清醒过来。

    也顾不得向老翁道谢,蒙恬收敛心神,迅步朝着咸阳宫方向赶去。

    以蒙恬之能,以及他对咸阳宫的熟悉,他很轻易的便顺着渭水,潜入到了甘泉宫边。

    子时将至,果然有佳人一身黑纱,悄悄的来到了渭水南边的河畔,望着河面微微出神。

    正发愣之时,却见渭水裂开,走出一个英武挺拔的男子。

    看着那熟悉的面容,丽妃的脸上先是露出喜色,紧接着却又尽是惨白。

    “你来做什么?”丽妃冷声质问,带着拒人于千里的味道。

    蒙恬却举着手里的帛书道:“我依约而来,不负你,不负我。”

    “你不该来,我也···不该放肆。你我都知道,我们不可能有任何的结果,他是高高在上的始皇帝,坐拥四海八荒,没有任何人能逃出他的眼睛···如果你还想见过,应该经过他的允许,而不是在此时,像现在这样。”丽妃的话一口气说完,转身便要走。

    河水中,蒙恬跳出来,却一把拉住丽妃,将她死死的拥入怀中。

    “只要你我不怕,凭什么我们只能不断的错过?我要你每天清晨和黄昏,都只为我一人独舞,而不再是在他的赐宴上,如同一个舞姬一般,为有功者献舞。”蒙恬的语气中带着难以想象的坚定。

    此时此刻,秦始皇的面容,在他的心中终于淡化了几分。

    “我们不能···不能···!”丽妃用力的以拳头敲打着蒙恬宽阔的胸膛,却极力的嗅着对方身上的气息,她的抵抗已经变得弱小。

    渐渐的二人终于在夜色下,仿佛融为了一体。

    河畔边,晨曦打扰了宁静拥抱的二人,他们似乎就这样,保持这个姿势,过了一夜。

    “你走吧!趁着巡逻的卫兵还未至此。以后也不要来了,我也不会再见你。”丽妃挣扎着站起身说道。

    蒙恬却用滚烫灼热的双手,死死的揽住丽妃的纤腰。

    “不!我要带你走,带你远走高飞!”

    “去一个他找不到我们的地方。”

    丽妃苦笑着摇头道:“这世上怎么会有他找不到的地方?你比我更加清楚,他可以清楚的知道,他的天下间,任何一个人的动向。”

    蒙恬眼中闪过一道狠色:“不!只要我拿到那件东西,他就再也找不到我们。”

    8)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