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69、加泰罗尼亚之夜


本站公告

    当4月27日,替补出场的龙殊特用2球1传的数据帮助拜仁主场5-0战胜弗赖堡之后,前31轮取得30胜1平战绩的德甲霸主本赛季的联赛积分已经达到了惊人的91分。

    这是德甲联赛历史上第一次有俱乐部的积分超过了90分,之前夺取冠军的纪录中,最高的积分也就是上个赛季拜仁自己创造的84分(27胜3平4负)。

    这当然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时刻,但向来以大嘴巴著称的拜仁俱乐部主席鲁梅尼格……却提出了一个更加令人震惊的目标。

    “我们要向着三位数的积分发起冲锋!”

    三位数,这是什么意思?

    31轮豪取91分,这意味着……在最后的三轮联赛里,拜仁要完成全胜!

    而他们的对手则分别是多特蒙德、奥格斯堡和门兴格拉德巴赫,除了奥格斯堡属于送分童子之外,另外两只球队可不是好啃的骨头!

    多特蒙德已经失去了联赛冠军,他会让拜仁再创造一个可怕的纪录吗?

    -

    龙殊特并不关心拜仁最终会取得100分还是99分,因为这种事情丝毫不会影响到自己最后拿到的冠军数量。

    当然,如果能够保持不败的战绩结束这个赛季,也是一个难得的荣誉。

    五大联赛里上一个能够以不败纪录夺冠的俱乐部……是巅峰时期的阿森纳,然后他们已经连续十年没有摸过那座冠军奖杯了。

    龙殊特连忙摇了摇头,这个老前辈实在有些不太吉利……

    “呃,龙先生是对我们的计划有什么问题?”

    坐在沙发对面的中年男人顿时停止了自己的讲述。【】

    “哦,没什么,”龙殊特笑了笑,“韩先生,你刚才讲的那些事情,对我来说恐怕太过遥远了,我们还是讲一讲近期吧,距离赛季结束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你们至少要保证,在七月中旬之前完成最初的动作吧?”

    “我能够理解你的心情,我们也不希望将这件事情拖得太久,毕竟这种大新闻,越早曝光,对于我们来说也更好开展后续的招商和开发工作。”

    韩先生解释道:

    “至于这一边的谈判,虽然有些阻碍,但只要我们拿出真金白银,对方必然会松口。毕竟他也到了山穷水复的地步,法院甚至已经做出了将他收监的决定,正是最需要资金的时候。”

    龙殊特耸了耸肩膀:

    “我不懂那些政治上的事情,也不懂什么融资、对冲和借贷,但我会等到七月中旬,如果在那个时候你们依然谈不下来,我只能去寻找新的合作者,希望你们都能理解。”

    七月中旬时,大部分俱乐部都会开始赛季前的备战工作,如果还没有找到新东家,跟随老东家训练、甚至还有国际商业比赛,就显得有些尴尬。

    “我会把这些意见带回去,希望我们最终能够达成一致。”

    韩先生站了起来,和龙殊特握了握手,然后告辞。【】

    送走了客人之后,龙殊特与自己的经纪人托尼-莫雷蒂重新坐了下来。

    “老板,他们值得信赖吗?”

    莫雷蒂显然还有些担心,他并不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所以对于国内同胞的一些事情,知道得还不如私人助理克罗姆-刘清楚。

    龙殊特却显得并毫不在意:

    “这不是重点,托尼,重点是……在一个月之后,我在拜仁的职业生涯就要结束,无论是他们所说的那家俱乐部,还是其他球队,我总要选择一个,我只是在选择对我更加重视、待遇条件更高的那一个而已。”

    “你的意思是……”

    莫雷蒂的目光稍稍明亮了一点。

    龙殊特晃了晃杯中的红酒,荡漾起一圈圈涟漪:

    “作为经纪人,你并不需要受到我和他们之间口头约定的约束,你可以一如既往地开展自己的工作,以你如今的行业地位,这点事情并不困难吧?”

    他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江湖新人,更不会将所有的鸡蛋放在一只篮子里,只要是有实力的球队,他都不介意让莫雷蒂与对方接触,以他现在的江湖声望,没有谁会真正拒绝他。

    没有人会像两年前一样,说什么“他可能不适合我们的战术风格”、“我们的阵容已经很强大了”之类的废话。

    对于全世界的俱乐部来说,在购买龙殊特的事情上,只有两种选择:

    一是买不起,二是买得起。

    -

    依然是一周双赛的时间,但拜仁的球员们显然比起去年更加从容。

    当他们飞抵巴塞罗那的时候,每个人的脸上都流露出一种轻松和自信的神情。

    而且当地的记者也会发现,拜仁的球员们三三两两地出现在巴塞罗那的著名景区里……

    穆勒带着妻子前往当地最著名的一家赛马场,体验了一下德国与西班牙赛马文化的不同。

    戈麦斯和女友来到了海滩上,感受着慕尼黑所没有的海风与阳光。

    罗本和里贝里,则分别带着妻子和女儿,在迪比达波游乐场玩了整整一个下午。

    刚刚脱单的巴德施图贝尔则前往兰布拉大道,带领着自己新近交往的女朋友前往刷卡。

    拉姆则率领着自己的羊头牌俱乐部和美食俱乐部的成员们,前往名声在外的波盖利亚市场。

    埃姆雷-詹和其他年轻的球员们给大佬们端上加泰罗尼亚的美食,而大佬们则围坐在一起,兴致勃勃地来了一局羊头牌的较量……

    第一天下午并没有训练,所以这些球员可以随意安排自己的时间,当这些人酒足饭饱之后返回酒店之后,海因克斯将他们召集起来,召开了一次一个小时的战术分析会议。

    说是会议,其实就是共同收看第一个回合的比赛录像,几名助理教练分别将重点片段拿出来给球员们分析,希望在第二回合能够有所改善。

    最后当然是海公公的讲话:

    “我知道今天下午大家都玩得很愉快,霍尔格和弗兰克还专门给我送了小礼物,这种气氛很不错,我希望继续保持下去。”

    所有人都以为他要话锋一转,来一记当头棒喝,但他也只是笑了笑:

    “好了,都早些休息吧,明天的训练课,迟到的人排除在18人大名单之外。”

    二十多名球员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哄笑,然后互道晚安,陆续离开。

    龙殊特今天的室友是巴德施图贝尔,但这名后卫根本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而是和女友在隔壁另筑小窝。

    如果是拜仁第一回合大比分落后,不要说区区巴德,就算是罗本、里贝里、拉姆、穆勒、克罗斯这些人,也不敢将自己的家人和女伴领到球队下榻的酒店里,但如今拜仁早已经半只脚踏进决赛,就连赫内斯和鲁梅尼格,见到球员的家人也只是微笑致意,甚至还热情地寒暄几句,共同讨论一下哪里有好吃的……

    龙殊特一边泡着澡,一边和刚刚下课回到住处的艾玛打起了视频电话,等到他擦干了身子,从浴缸里走出来之后,酒店的落地窗户外忽然有烟火冲天而起。

    “嗖……咻……嘭!”

    以这种高档酒店的隔音条件,也依然清晰得听到了烟花炸裂的声音。

    “这么晚了,外面还这么吵?”

    就连远在美国的艾玛都听到了声音,忍不住问了一句。

    龙殊特看了一眼外面飞腾而起的各色烟花,忍不住耸了耸肩:

    “是啊,巴塞罗那的球迷们要在这里给我们举办一场盛大的焰火表演啊!”。

    a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