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反叛


本站公告

    紧张的守护了李二足足十几天,不得不佩服李二的身体素质。被云浩的土办法洗胃折腾得奄奄一息,不过三天就龙精虎猛。看看长孙娘娘红扑扑的脸蛋儿就知道,这货昨天晚上没干好事儿。

    “婉婉嫁过去快一个月了,怎么还是处子之身。不喜欢?”李二一边吃着云浩调配的营养餐,一边挤眉弄眼儿的看云浩。一代天骄,此时的表情除了龌龊还是龌龊。

    和咸湿佬实在没什么可聊的,你当老子和你一样,不管多大的女人都下得去牙口?

    “殿下的身子应该无碍了,云浩数日不曾回家,今天就向殿下告辞。”不打算跟这个咸湿佬再混下去,天知道哪天把自己灌多了家里又会多出奇奇怪怪的女人来。自己现在是秦王这一边的香饽饽,想尝上一口的大有人在,比如眼珠子叽里咕噜乱转的房玄龄。

    “再留两日,应该会有好消息。”李二笑得神秘莫测。这种表情很诡异,云浩认定这是阴谋诡计的代名词。

    阴谋诡计之所以叫做阴谋诡计,那是因为必需得背着人干。看李二的样子就知道,这家伙不打算告诉云浩。唯一能做的,就只能是等。

    好像是商量好了,独孤婉婉在云家的地位非常特殊。不但老娘宠着,就连张妙柯也宠着。而且有意无意的总想把独孤婉婉往云浩的被窝里面塞,她在家里的地位现在已经仅次于云浩。

    任何家庭都有核心,在云家真正的核心是云大少。一个还不到三岁的男孩儿,整天穿着开裆裤满世界乱跑。身后还有狗腿子,负责牵着熊猫。这样教育出来的孩子,养成纨绔算是正常,没养成纨绔那才是奇迹。

    人说狗仗人势,云浩怎么也没想到熊猫也仗人势。有了云大少罩着,等闲仆役跟本不放在眼里。据说吃饭的时候,还跑去仆役的院里面吃霸王餐。老天爷,这东西不是吃竹子么?他的卖萌属性呢?

    在云家,赵氏稳坐第二把交椅的位置。身为云浩的老娘身份超然,除了每天在后院的佛堂里面念佛之外,基本上不出来。

    顺位第三自然就是张妙柯,这位当家主母威风八面。仗着自己的儿子是云家下一代唯一男丁,在云家秉怡使气。一根手指指南打北,指东打西。跺一跺脚,云家都会乱颤。当家主母的位置,做得不是一般的瓷实。

    说起来可怜,云家的顶门杠子在家里的位置只能屈居第四。有时候多往馨儿和苑儿房间里钻一钻,都会遭到大老婆的无情打击。唐人的观念里,女人过了二十五就不宜生育,家主的优秀基因不能浪费在不下蛋的女人身上。而馨儿和苑儿,芳龄已过二十八。

    作为后起之秀,独孤婉婉刚刚来到云家排位就在云浩之后。稳稳做上了五当家的位置,在家里赫然成为张妙柯的小跟班儿。就连骂丫鬟的茶壶样子,也和张妙柯学了个十足。

    现在就差一个孩子了,如果有了孩子。独孤婉婉算是彻底奠定了在云家的地位,而不会像馨儿和苑儿一样,整天小心翼翼。云浩在的时候有职称待遇,云浩不在了退休金医疗补贴之类的更是一样都不能少。铁饭碗,这就算是到手了。

    竹涛松海,凉亭里焚上一炉香。一对璧人手谈一局,多么让人心旷神怡的意境。

    “相公啊!今天妾身有些困倦,咱们一起午睡如何?”

    “相公啊!听说秦王妃有了身孕呢?”

    “相公啊!听说……!”

    当一个黄毛丫头好像发春的青楼女子,向你要孩子的时候。这种痛苦是难以言状的,如果不是考虑到身份的因素。独孤婉婉大有将云浩按倒办事的冲动!

    “等你赢了我,再说其他的。”云浩随意的落了一子,四三连珠赢了。

    没办法和一个十五岁的一些生理卫生问题。十六岁生孩子,对女人来说是多么大的灾难。张妙柯生孩子的时候,云浩看过官府的旧档。说女人生孩子如同过鬼门关,真是不是夸张。接生十个,只有三个的出事的就算是优秀稳婆。无法理解百分之三十的死亡率,后世会被孕妇家属打死多少次。

    可在大唐,这就是硬杠杠的指标。皇宫里面生孩子,都要找这种行业翘楚,职业生涯的巅峰人物。

    唯一能够抵挡一下独孤婉婉的,就只能是五子棋了。下围棋,自己会输得裤衩都不剩。

    琴棋书画不是吹的,尽管是庶出的女儿。但独孤婉婉仍旧不失为职业精英人士,不过是几根弦的古琴。居然让她弹出了超然了意境,每一次听她弹琴,云浩都觉得自己的棉被是不是要再拆一次。

    齐彪鬼头鬼脑的钻进了竹林,脑袋上还挂着几根枯枝败叶。这里是秦王府后院儿,不失谁都能进得来的。这货一定是又钻了狗洞,堂堂二十几岁的大小伙子,做事还和十几年前一样没谱。

    “什么事?”这么急进来,一定有事情。

    “猴子回来了,我在给秦王送药的时候看到了猴子。他看到我不说话,一个劲儿的给我打眼色。是不是秦王派猴子去做什么危险的事情,猴子不会有事儿吧。”作为兄弟,齐彪是合格的。只要关于侯君集的任何消息,他都非常上心。

    上一次侯君集重伤,给他非常大的心理压力。他很害怕李二派侯君集,去做什么危险的事情。很小的时候就在一起,他实在不想失去这个兄弟。

    侯君集回来了,他不是去了泾州跟李绩一起捞功勋?怎么偷偷摸摸的跑回长安来了,按照他的级别非召不得回京的。

    “应该不是什么大事,再过两个月突厥人可能再次犯边。猴子回来,可能是跟秦王商量一下应敌的事情。你也别在意!”云浩安慰了齐彪,对于一个丝毫没有政治敏感性的人来说。让他知道太多的事情,会害了他。

    “那就好,那就好!”齐彪嘟囔着钻进了竹林,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三天之后,云浩就知道侯君集为什么回来了。一桩惊天大案发了,太子私自给杨文干运送铠甲军械。泾州都督李绩明察秋毫,截获了运送的铠甲军械。并且将运送之人抓获,人证物证具在。

    李建成都快吓疯了,杨文干是他的侍卫,也是他的死忠。掌控西北的重要棋子,却没想到出了这样的事情。不过是送了五十副铠甲而已,怎么就会被李绩截获。

    “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李建成在太子东宫里面转圈儿,脑子里“嗡”“嗡”的,一丁点儿主意都没有。

    李渊是很在乎儿子,犯什么样的错误都能睁一眼闭一眼。可唯独造反,这事儿谁沾上谁死。别说是亲儿子,就算是亲爹都不成。

    “当初杨文干说要些铠甲,臣就说不妥。殿下怎么还是派人去送,如今被秦王拿了活的。人证物证具在,想抵赖也是不成。”魏征捶胸顿足道。

    “孤不想听这些话,孤是想知道这时候要怎么办?”李建成气急败坏的道。

    “现在想撇清是不可能的了,最重要的就是将事情赖到西北用兵上。左右不过是五十副盔甲而已,想必陛下应该不会太过在意。

    现在怕就怕……!”魏征犹豫道。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吞吞吐吐什么。”李建成烧房子的心都快有了。

    “怕就是怕庆州距离京城山高水远,许多事情晦暗不明。万一京城的谣言传到庆州,那杨文干真的举兵反了,事情可就糟了。秦王殿下,一定会拿此事大作文章。一个弄不好,秦王就会取殿下而代之。”魏征想到问题的关键,额头已经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杨文干会造反?”李建成一下子呆坐到了椅子上,杨文干曾经是他的贴身侍卫。这个庆州大都督的职位,也是李建成力荐来的。他要是造反,说跟李建成没关系,他自己都不信。

    “情形晦涩难明,又有有心人挑拨之下,并非没有这个可能。”魏征闭上眼睛,一脸的痛苦。他说并非没这个可能,其实心里已经笃定,杨文干一定会造反。这件事情来的这么猛烈,说是里面没有秦王的影子,打死他也不信。

    “快,快!持孤的令牌,让杨文干务必不要生出自外的心思来。快……骑最快的马去!”李建成歇斯底里的大吼,经过魏征的提醒。他的心里一下子明白过来,这是李二的报复。这个弟弟从来就不肯吃亏,上一次吃了那么大的亏,差一点儿就死在太子东宫。他怎么可能不报复,却没想到报复会来的这样猛烈。

    “庆州距离京城近千里路,如果现在去很可能已经晚了。”杨文干这个人魏征了解,心机有一些却不老道。聪明人瞎合计,一定就会患上被迫害妄想症。一旦这中间有人挑唆,很可能现在杨文干已经反了。

    “你去都没去怎么知道,快去啊!”李建成已经乱了心智,整个人急得像是头拉磨的驴。陀螺一样的在东宫正殿里面乱转!

    “大哥,大哥!不好了!”李建成在正殿里面转圈儿,忽然李元吉快步跑了进来。

    “都这个样子了,还能怎么个不好?”

    “大哥,庆州传来消息。杨文干在庆州举起大旗,号称要清君侧。已经斩杀了五蠡司马,他……他反了!”李元吉气急败坏的道。

    “什么?”李建成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差一点儿晕过去。旁边的魏征手疾眼快,一把将李建成抱住。手指狠狠的掐李建成的人中!

    “完了!完了!”李建成醒转过来,立刻哭得像是个月子里的娃娃。没想到做了这几年的太子,一不小心就堕入了万丈深渊。

    “太子殿下,千牛卫的人杀向咱们东宫了。怎么办?”还没等魏征劝谏,老王珪就带来另外一个坏消息。

    “大哥,咱们跟他们拼了。落到老二手里,想死都是奢望。”李元吉一下站起身来,抽出了横刀恶狠狠的说道。

    “殿下稍安勿躁,如果东宫六率真的跟千牛卫火并。那太子殿下的罪名也就坐实了,一旦太子殿下坐实了罪名。就凭东宫六率,能打得过千牛卫?就算打得过千牛卫,难道还能打得过左武卫,右武卫,骁卫……长安十六卫。就算是磨,也能把东宫六率磨成齑粉。

    更何况,你能指望有多少人跟着咱们慨然赴死?只怕是现在,已经有人去秦王那里钻营去了。”魏征颓然的道。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说怎么办?”

    “为今之计,太子要迅速解除东宫六率的武装。任凭千牛卫的人将太子殿下带走,殿下要将这件事情往秦王殿下身上推。陛下现在正在火头上,等陛下冷静下来一定会看出这里的不对来。

    运送铠甲这么机密的事情,他李绩是怎么知道的。杨文干刚刚来京述职,期间跟云浩起了纷争。家都被云浩砸了,陛下本就是多疑之人。这些事情陛下不可能想不到,殿下只有将事情推到秦王和云浩身上。或许还有一丝希望!”魏征拉着李建成,苦苦规劝。这时候要是武装反抗,那才是作死。

    “可行么?”李建成拉着魏征的手,现在唯一能够指望的也就是这个魏征了。

    “臣下会在私下里做一些小动作,保管会引起陛下的疑心。殿下只管跟随千牛卫的人去就好!”

    “殿下,千牛卫的人进宫了。说是奉了圣旨,传召殿下觐见!”一名内侍跑进来慌张的的禀报。

    “殿下!奉旨,传召太子殿下觐见。”萧禹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李建成浑身打了一个哆嗦。

    “殿下!”魏征紧紧握住了李建成的手。

    ps:本来想最近多更一点,可无情的流感凶猛的袭击了老龙。感冒发烧,喉咙里像是塞了一块碳。希望明天能爬起来更新!不行了,我可能要死了。

    8)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