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一章 鬼上门 七


本站公告

    洛凝有些担心的看着他,“王乙你真的打算带琴琴去见她的父母吗?”

    “当然。”王乙说着将鬼器手机收了起来,“琴琴现在的怨气虽然并不是很深。可是并不能保证她没有爆发的可能。而我又不想将她镇封为我的本命鬼兵。

    所以我能想到的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她与父母见面,请她的父母劝说于她。如此一来她对她父母的牵挂之情,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得以宣泄。而且最重要的是,免去了因她父母的原因所引起的一些变数。”

    不用王乙多说他们便能明白他的意思。琴琴之所以会在地府之中心生怨恨,除了外界的诱因外。更重要的原因还是心中牵挂父母所致。

    所以万一琴琴的父母因为这件事出现什么意外。比如说琴琴的母亲一怒之下撒手人寰。那么琴琴因果感应之下必然会当场爆发。甚至于一口气突破黄衣都有可能。

    虽说凭王乙等人的道行,完全有能力将其镇封或者干脆镇杀。可是这并非是他们心中所愿。毕竟琴琴如此善良,却遭此劫难,他们决不想看到琴琴最后落得个被永远镇封或彻底魂飞魄散的下场。

    “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洛凝神色忧虑道:“可是阴阳铁律,五弊三缺......!”

    “好了,你就别瞎担心了!”王乙揉了揉洛凝的小脑袋:“我都已经是天罚加身的人了,还怕再沾这么点因果吗!”

    “好吧。”洛凝默然的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

    第二天一大早,王乙一个人来到了琴琴母亲所住的医院。

    “大姐我忘了问了,你母亲叫什么名字?”王乙透过鬼器问道。

    “徐晨慧......!”

    王乙来到住院处的服务柜台前:“护士小姐麻烦您,请问徐晨慧住几号病房?我是她女儿生前的同学,得知她病倒了特意来看望她。”

    “好的,请稍后。”护士在电脑上查了查,“她住在705号单人病房。”

    “谢谢......!”

    王乙刚刚转身离去,鬼器手机中突然传来一道神念:“小学弟,为什么冷落学姐啊?”

    “我擦!”王乙吓了一跳,险些在楼梯上跌了一跤。自从得知害死盈玉之人就是他们的死敌谪仙教秦鸣后。王乙就再也没敢将盈玉放出来。甚至于为了以防万一,他地不敢和盈玉轻易联系。

    不过相对应的,为了稳住盈玉,他每隔一段时间,便在手机内存卡上下几部最新最热的韩剧。

    王乙暗自擦了擦冷汗,急忙陪着笑脸说道:“哪有,我哪敢冷落学姐你啊。不是你说的吗,让我有事没事儿少烦你,省得打扰你看韩剧。”

    “是吗?”盈玉有些怀疑道:“我怎么感觉你是在故意躲着我。该不会是你找到我女儿和那个混蛋的下落了吧?”

    “没有!真的没有!”王乙急忙说道:“我要是真找到了,还不麻溜告诉你。我也希望你能尽快轮回转世不是!”

    “好吧,暂且相信你!”盈玉说道:“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给我送来一位小妹妹。我们还挺谈得来的。还有最近的韩剧有些无聊,我听琴琴妹妹说,最近几部古代宫廷剧不错。你抽时间给我下到手机里来。”

    “没问题!我回去就给你下......!”

    见盈玉不再说话,王乙不禁松了一口气。自从他得知盈玉的女儿就是秦鸣的鬼兵萱萱后,他见盈玉就有些心虚。毕竟他一直瞒着她,致使她们母女不能想见。

    可是他也是实在没有办法,若是告诉盈玉真相。盈玉非当场爆发成红衣厉鬼不可。那可是道家死鬼啊。比普通的巅峰人仙都要猛一点。哪怕以他现在的道行,也不敢说完全能够将其镇住。

    更何况,盈玉一旦化身红衣厉鬼,毕将连带着萱萱一起万劫不复。甚至于有可能与萱萱异变融合,化身成更为恐怖的鬼母子煞,到时绝对是人间灾祸。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见盈玉不再说话,王乙微微松了一口气,来到了琴琴母亲所住的病房。

    “铛!铛!铛......!”王乙轻轻敲响房门。

    病房门打开,露出一张苍老疲倦的男人面孔,“你是......?”

    王乙轻轻一笑:“您好,请问您是琴琴的父亲吗?”

    “我是......!”琴琴的父点了点头。

    “啊,您好,我是琴琴的朋友。有些事情想要跟你们二老谈,我可以进去说吗?”

    琴琴的父亲皱了皱眉,沉声道:“琴琴的妈妈病情刚刚有所好转,受不得刺激,所以有什么事你就先跟我说吧。”

    “这件事必须得你们二位都在场我才能说。”王乙自信的笑了笑:“不过您放心,我有办法可以护住阿姨的心神。不会让病情加重的。”

    琴琴的父亲稍微犹豫了一下,就在这时便听病房中传来一阵虚弱的声音:“既然是琴琴的朋友就进来吧。”

    “好吧!”琴琴的父亲默默的点了点头,将王乙请进病房。

    王乙来到病床前,望着靠在病床上的一位面色苍白的中年女人,微微欠了欠身:“阿姨您好,看您的气色显然已经好多了。”

    琴琴的父亲神色古怪的看着王乙,他怎么没看出来自己老婆哪里气色好了。

    琴琴的母亲虚弱的笑了笑:“小伙子真会说话,不过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恐怕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您不要这么说。”王乙说道:“您虽然体虚气弱,可印堂之火明亮,邪祟不侵,想来并无性命之忧。”

    这一下连琴琴的母亲也神色怪异的看着他,这是在不像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说出来的话。听上去有点像传说中江湖骗子的口头语。

    “那个......你真的是琴琴的朋友?”琴琴的父亲满脸怀疑的看着他:“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不瞒您说,我们昨天晚上刚刚认识。”

    “额......!”琴琴的父母神色一呆,半天愣是反应不过来。

    王乙再次欠了欠身,对琴琴的母亲说道:“阿姨您气血不剩,的确不能太过受刺激。所以请允许我略施手段,替您稳住心神,以防您一会儿听到我所说之时,激动之下气血上涌,致使您病情加重......!”。

    a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