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章:各自算计


本站公告

    “大仙......”

    孙悟空张口刚想说些什么,却是突然一顿。

    就在镇元子有些疑惑的时候,孙悟空突然是说道:“大仙,如果俺老孙有办法将你的果树复原呢?”

    “就你?”镇元子冷笑,一副不信的样子。

    “不是俺老孙,但是俺老孙知道有人可以,而且她也答应帮忙了。”孙悟空说道。

    这话让镇元子暗自皱了下眉头,心道:“奇怪,难道佛教的人这么快就联系上这猴子了?但是为何要这么着急?”

    镇元子哪里知道,佛教的人也是怕那个专门坑自己人的‘唐僧’又闹出什么幺蛾子,所以就干脆让观音主动联系了孙悟空,告诉他,她可以帮忙修复这人参果树。

    孙悟空虽然也感觉这件事情存在着太多的猫腻,可是这会儿他显然没工夫去思考那么多,所以就很干脆的答应了。

    “也罢,那我便给你一次机会。”镇元子想了想后说道:“你现在就去将那人请来,如果真能将果树修复,我镇元子不但既往不咎,还会与你孙悟空结拜为异性兄弟。但如果你请来的人做不到......”

    “那就休怪我翻脸无情!”

    “俺老孙请的人已经到了。”孙悟空突然抬头看向远处的天边,那里正有一道佛光远远而来。

    镇元子又是面色古怪的看向那边,心道:“来的这么快?”

    事实上观音在事情一发生的时候就在赶过来了,中途的时候给孙悟空发了个消息过去,然后在孙悟空答应的时候,她差不多已经在附近了,所以才这么快赶到。

    “阿弥陀佛!”降下佛光的观音一来便是向镇元子恭敬地行礼,毕竟不管是修为还是辈分,镇元子都是她的前辈,必要的礼貌是一定要有的。

    “观音大士,你便是这猴子请来的救兵?”镇元子语气不太客气地问道。

    废话,他明知道这一切是佛教在背后搞鬼,要是还能客客气气的话,那才是有鬼了。

    “阿弥陀佛,我佛有好生之德,且此时既与我佛教中人有关,那么我佛也不能坐视不管。”观音说着,还扭头瞪了那边一副看好戏摸样的丁逸一眼。

    诶?

    你瞪我做什么?

    你来演戏就演戏,好端端的瞪我一眼,我招你惹你了?

    丁逸一阵不爽,不过心里大概也清楚观音为什么会这么做,大概是因为自己方才直播时的那番话吧,那可是差一点就把佛教的这点算计公之于众了。

    观音能不生气,那才是怪了。

    想到这,丁逸心里也是忍不住暗笑,恐怕佛教那边的人,此刻已经恨透了他这个‘唐僧’了吧。

    不过他又不是真的唐僧,佛教那些家伙想要等他回到灵山,然后再找机会来惩治他,显然是没这个机会了。

    瞪了‘唐僧’一眼,心情舒畅多了的观音也是微微笑着看向面前的镇元子,说道:“镇元大仙请放行,此行贫僧带来了我佛赐予的灵液,足以令这株人参果树恢复原状。”

    “如此,那便请大士开始吧。”镇元子点点头,也懒得在跟她多说什么废话,他已经不想再配合着演下去了,要不是他一个人打不过佛教的两尊圣人,要不是佛教背后还有那位大佬撑腰,他早就动手了,哪里还会在这里瞎哔哔。

    感受到镇元子的不耐烦,观音也没有再说废话,直接是走到眼前这株倒塌的人参果树前,一手将羊脂玉净瓶中的先天柳枝取出,挥手那么轻轻一甩。

    顷刻间,一滴滴晶莹的液滴便是落在了这株人参果树上。

    一共六滴宝贵的混沌灵液,每一滴的价值都堪比一件顶尖的后天灵宝,六滴加在一起,不比一件寻常的先天灵宝的价值低多少。

    以佛教的穷酸,能够一次性拿出这么六滴混沌灵液来,足以见他们对镇元子的重视程度。

    镇元子看在眼里,也是为佛教的魄力感到惊讶。

    这要是换做是道门三教的话,他一点都不会惊讶,毕竟道门富有,这是人所共知的。

    但佛教就不同了,虽然在上一次封神劫中,佛教赚了不少。

    可比起道门的富足,依旧相差甚远。

    此次能够一下子拿出六滴混沌灵液,他们绝对是下了狠心了。

    “佛教又要不甘寂寞了啊!”镇元子心想道。

    能下这样的狠心,拿出这样的魄力来,要说佛教没什么图谋的话,打死镇元子都不会相信。

    真因为佛教如此的舍得,镇元子才更加的确定,佛教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肯定会有什么大动作。

    “竟然是混沌灵液!”丁逸原本还在好奇,观音到底会拿出什么东西来让这株人参果树恢复原状,却没想到竟然会是六滴混沌灵液。

    “好家伙,这回佛教可是大出血了啊!”丁逸心想,“为了拉拢,或者是说限制镇元子,他们竟然如此的舍得,到底是为什么?”

    已知的情报有限,丁逸一时间也是猜不透佛教的心思,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佛教一定有什么大动作,而且就在此次西游之后,必然会有圣人参与。

    西游之后,圣人参与......丁逸思索良久,也想不出到底是什么让佛教如此疯狂。

    六滴混沌灵液落下,一阵阵最最纯粹的混沌之气融入这株人参果树之中,几乎是瞬息之间,便是令原本凋零的枝叶开始复原,漆黑的灵土再度变成了七彩色泽,倒塌的人参果树,也是挥洒着阵阵绿意直了起来。

    这时,一颗颗人参果从地下冒了出来,纷纷挂回到了原来的位子。

    边上的清风明月伸手数了起来。

    片刻后,明月面向镇元子禀报道:“主人,一共二十四颗,还是差了四颗。”

    那边上,清风目光瞥向猪八戒那边,显然还是觉得那四颗果子就是他偷的。

    猪八戒满脸无辜,他明明没偷。

    “好了,去摘七颗果子下来,此事已了,休要再提!”镇元子一摆手,大袖一挥便是笑着看向孙悟空那边,说道:“孙悟空,按照我之前所说,你既已信守诺言,那么你我便结拜为异性兄弟,我虚长你那么几岁,便由我做大哥,你可愿意?”

    孙悟空点点头,他当然愿意,他又不傻。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丁逸这时也是不再沉默,站出来说道:“既然误会已了,大仙又要与悟空结拜,依贫僧之见,择日不如撞日,不如就今日如何?”

    “哈哈~!不错,择日不如撞日,就选在今日便是。”镇元子哈哈笑道,看上去很是高兴的摸样。

    边上,原本也想说这番话的观音,却不想慢了一步被这可恶的‘唐僧’给抢了先,不由又是暗自瞪了‘唐僧’一眼。

    丁逸是假装没有看到,反正瞪几眼他又不会少块肉,最好是观音气不过,给他半路上使些绊子,也好让丁逸再多拖一些时日。

    院中,香案已摆好。

    孙悟空和镇元子二人站在前面,拜过大道之后,便是结为了异性兄弟。

    “贤弟!”

    “大哥!”

    两人哈哈笑着,颇有一番相见恨晚的感觉。

    至于是真是假,那就不好说了。

    “诸位请坐,来品尝一下我五庄观的人参果味道如何!”镇元子一挥手,早就已经候在一旁的清风明月二人便是将一颗颗人参果摆在众人的面前,每人都有一颗。

    丁逸之前已经品尝过这人参果的滋味,此刻再吃,虽不如第一次那般惊艳,但也依旧是被它的美味所折服。

    “也不知道管家那边何时会有好消息传来?”丁逸一边吃着,一边心想。

    丁逸这般,他那四个从未品尝过人参果滋味的徒弟就更是不堪了,一个个都恨不得把自己舌头给吞下去一般,特别是猪八戒那家伙,直接两口就吞下了整颗人参果,结果他扭头一看,发现别人都还在细细品尝,只有自己已经吃完了。

    “猴哥,这果子味道怎么样?”猪八戒嘿嘿笑着凑到孙悟空那边,笑着挠头问道。

    孙悟空哪里会看不出他那点小心思,伸手把他往外一推,一脸嫌弃道:“去去去,别想打俺老孙这颗果子的主意!”

    小心思被识破,猪八戒的脸皮也是够厚,又是嘿嘿笑着凑到了沙悟净那边。

    别看沙悟净平时话不多,可是脑子却一点也不笨。

    看到猪八戒凑过来,他连忙是两手捂住了自己才吃了一小半的果子,一脸防贼一样的眼神盯着他。

    猪看,顿时气极道:“沙师弟,你这是什么眼神,难不成老猪我还会惦记你的果子不成?”

    你敢说你没惦记?

    沙悟净摇摇头,只是身子却往另一边挪了挪。

    眼见这边也是没了机会,猪八戒又不敢去敖欣那边讨要,毕竟男女有别,平时路上的时候师傅就不准他接近敖欣,更别说去讨要敖欣吃过的果子了,这不是给师傅机会念那个紧箍咒么。

    至于师傅那边?

    猪八戒往师傅那看了眼,结果刚扭过头去,就迎上了师傅似笑非笑的眼神,顿时吓得他赶紧扭过头去,再也不敢想着打师傅那颗果子的主意了。

    ‘咔嚓~’‘咔嚓~’......

    厅内,周围都是咬动果子的声音,猪八戒的听力又好,想不听见都难。

    他只能默默地拿起边上的茶壶,给自己打了杯茶喝,想象着这杯茶的味道比人参果还要美味。

    可惜,他越是这么想,就越觉得这茶难喝,完全没法跟人参果的滋味相比。

    终于,其他人也把自己的果子吃完了。

    猪看,顿时是长出口气来,他终于不用再继续忍受这种难熬的氛围了。

    “大仙的人参果,哪怕不是第一次品尝,却依旧忍不住被它的滋味所征服啊!”观音脸颊泛着一丝红晕,口中忍不住赞叹道。

    坐对面的丁逸不由的看了她一眼,论美貌,观音虽不及三圣母这般绝色,但远超凡间的所谓沉鱼落雁之容,再加上其一身的独特气质,更是加分不少。

    此刻她脸颊泛红,颇有一番美态。

    不过在座这些人,不是对女人没什么兴趣的,就是有色心没色胆的,也唯有丁逸,敢这般盯着她看,而且还如此的旁若无人。

    没看到那边的猪八戒虽然也很想,但是却只敢低着头盯着杯中的茶水嘛。

    那边,观音也是注意到了对面盯着自己的那双眼睛,不由的眉头轻皱,心下里对于这个‘唐僧’愈发的不满起来。

    “这金蝉子,转世后竟成了这副摸样,简直是我佛教的耻辱!”观音心里想着,不过她很快又是转念一想,道:“也不对,上回那个农家女子向他示爱,他还如此坚定的拒绝了,难道是我魅力太大,连唐僧这般心志坚定之人都被诱惑了?”

    明明刚还对唐僧极度不满,现在又说人家“心志坚定”,哪怕是佛,但女人总归是女人,心思真是一秒钟一个变化,猜不透!猜不透啊!

    想到可能是自己魅力太过惊人才导致的唐僧这般失态,观音心里便是大度的原谅了他。

    毕竟,谁让她魅力这么大呢!

    丁逸是不知道观音心里的这些想法,他只是觉得观音吃个人参果都会脸红,感到挺有趣的所以多看了两眼,他哪会想到观音的内心活动竟会如此丰富,只不过是多看了两眼罢了,她竟然就想了那么多。

    又是坐了片刻,观音也是起身告辞了。

    她这次过来就是为了让镇元子欠下他们佛教一段因果,现在任务已经圆满完成,甚至还额外的捞了一颗人参果品尝,再不走的话,镇元子可就要赶人了。

    不想被人赶走的观音,自然是主动告辞,镇元子也是表面看上去还算客气的让清风明月送了送她,至于亲自相送?

    别说她观音了,就算如来佛祖来了,也没那么大面子。

    观音一走,镇元子也不管其他人了,他单独拉着孙悟空到了一旁,两人周围布上了结界,也不知道在那里说了什么悄悄话。

    不过中间的时候孙悟空的脸色却是几经变化,时而愤怒时而冷笑,看上去十分的精彩。

    而丁逸心里则是估摸着,镇元子大概是说了些佛教的坏话吧,主要是还是把这次事情的真相告诉了孙悟空,应该就是这样。8)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