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六十九章 前路已断


本站公告

    王贲部的突围之战,是一场血与火的淬炼,面对敌军的围追堵截,不到四万人的秦军将士只能拼死突围,能活几个算几个。

    到了午时,大军总算突围而出。

    冲出重围,王贲看了一眼周围稀稀落落的将士,眼中闪过一丝悲痛,出征时的七万儿郎,至今已不足两万之数。

    “儿郎们,我们回家!”

    敌军还在追击,王贲没时间感慨。

    接下来的两天,交战双方一个追,一个逃,不断向唐蕃古道移动。十月二十三日,下午两点,王贲部终于抵达罕坦木帕夏古堡。

    “开门,快开门,我们是大夏军!”

    秦军将士喊了大半天,古堡大门纹丝不动,抬头一看,只见蒙古战士站在古堡城墙上,也不回话,只是玩味地看着王贲一行。

    王贲何等聪明,心中当即一沉,有了不好的预感,拍马上前,喝问道:“我是大夏王贲,尔等还不开门,难道不怕帝国问罪吗?”

    “……”

    回应王贲的,是死一般的沉默。

    王贲眼神一凝,情况已经很明显了,就在短短的十几天时间里,蒙古帝国内部定然发生了变故,悍然将他们拒之门外。

    “少帅!”副将不安地走了过来,“敌军快追上来了。”

    王贲最后看了古堡一眼,悍然转身,“我们走?”

    “往哪走?”

    “一直往东走,跟右翼军主力汇合。”王贲下定决心。

    “这……”

    副将面带忧虑,欲言又止。

    此地距离前线,远隔万里之遥,途中又全是敌军地盘。前有堵截,后有追兵,仅凭他们这两万人,又没有食物供给,想要突围,实在难如登天。

    “我们已经没得选择了!”

    王贲非常理智,在没有其他选择时,唯一的选择,就是最好的选择。

    眼前的罕坦木帕夏古堡,易守难攻,很难打下来,而且后面的敌军随时可能追上来,时间上也来不及。

    退一万步讲,就算强行攻下罕坦木帕夏古堡,以蒙古战士今日之态度,他们也别想顺利穿过窝阔台汗国。

    “走!”

    两万大军转向,往东面撤去。

    罕坦木帕夏古堡守军见了,终于忍不住,发出肆无忌惮的大笑。这笑声是如此刺耳,让王贲恨不得转身回去,好好收拾一下这群混蛋。

    但是王贲没有,他只是脸色阴沉地往东而去。

    …………

    吐蕃,安多城。

    收到儿子王贲传来的讯息,王翦脸色一下变得铁青。

    “混账东西,如果我儿有什么不测,定不饶了尔等。”王翦少有的失去风度,恨不得立即率部去救援。

    好在常年的军旅生涯,让王翦还保持着一丝理智。

    王翦深知,仅凭右翼军,未必就能救出王贲部,而且还要背上违抗军令的大罪,将一干秦军将士都拖进深渊。

    没有犹豫,王翦立即联系上主帅李靖。

    李靖得报,也是非常诧异,“竟有此事,蒙古帝国疯了吗?”

    王翦道:“大帅,末将请命,率部西进,前往接应王贲部。”

    李靖没有犹豫,说道:“将军放心,王贲部是去执行帝国任务,帝国绝不会抛弃他们。不独是你们右翼军,左翼军也将一同西进。”

    “谢大帅!”王翦眼神闪过一丝感激。

    左右两翼一同出击的话,成功的可能性就大了很多。王翦也没想到,李靖竟如此爽快,心中对帝国,总算是有了一丝认同。

    不止于此,李靖接着说道:“我会将此事立即上报陛下,窝阔台汗国竟敢做出如此背信弃义之事,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作为帝**中三巨头之一,李靖这话说的底气十足。

    “多谢大帅!”

    王翦再次抱拳,有帝国出面,定能还王贲他们一个公道。

    有了统帅部的军令,王翦不再耽搁,亲率右翼军全军,立即向西挺进。救人如救火,容不得一丝耽搁。

    “贲儿,你可一定要坚持住啊。”王翦心急如焚,在心中默默祈祷。

    于此同时,左翼军统领田单也接到统帅部军令,率部西进,跟右翼军互相策应,一起杀进吐蕃腹地。

    只是与王翦得到的军令不同的是,李靖还要求田单在西进的同时,尽可能歼灭敌军有生力量,为中军攻下逻些城创造条件。

    田单自然心领神会。

    李靖不愧是一等一的神将,虽然事出突然,还是于危机之中,立即窥到一丝战机,并且牢牢将其抓住,准备给敌军以致命一击。

    严格来讲,王贲部已经超额完成统帅部下达的作战任务,不仅骚乱了敌军粮道,而且将阿育王朝新派上来的五十万大军打残。

    如此,战争形势就对大夏大好。

    眼下左右两翼大军西进,既是去接应王贲部,也是扫荡吐蕃腹地,正式切断逻些城的外部支援。

    如此,逻些城就成了瓮中之鳖。

    在统帅部的明令下,中路军跟中护军立即加强了对逻些城的攻势。

    不出意外的话,吐蕃之战,很快就能见分晓。

    …………

    十月二十四日,京师。

    一大早,欧阳朔就接到李靖的紧急奏报,脸色瞬间阴沉下去,更有些不可思议。因为就在昨天,哈拉和林还来报,说不日就将派出使节团来到京师,共同商议归降一事。

    不曾想,转眼就发生这样难堪之事。

    “来人!”

    “在!”

    “传张仪!”

    “诺!”

    很快,刚上衙的张仪就匆匆赶到御书房,“参见陛下!”

    欧阳朔说了罕坦木帕夏古堡一事,问道:“爱卿对此事怎么看?”

    张仪也是震惊不已,迟疑一下,方才说道:“微臣听闻,成吉思汗铁木真有意将汗位传给四子拖雷,会不会因此让窝阔台怀恨在心,这才有了罕坦木帕夏古堡驻军拒绝放行?”

    欧阳朔叹了一口气,“蒙古人还真是桀骜不驯啊。”

    张仪心中一颤,不知此事会对蒙古帝国投降造成怎样的影响,更不知道,陛下是否会因此事,改变对蒙古帝国的策略。

    “问一下蒙古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尽快给朝廷一个交待。”欧阳朔吩咐。

    “是!”

    张仪不敢怠慢,立即转身去办,他隐隐预感到,蒙古要起风了。8)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