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一章 破裂和达成


本站公告

    乔治看着侯大盛,其实他非常的想说他们不想做。这种搞死自己人的做法,哪怕是公司也非常的忌讳。乔治之所以来找侯大盛,很大部分原因是为了让那些人活下来。

    侯大盛当然不敢正面去挑战那个最强大的国家,但历经几次失败。屋子的主人已经在逐步的削弱大楼和公司的武力了,甚至还考虑要核查他们的财务情况。这是非常不能容忍的。

    简单的说吧,就是屋子的主人觉得大楼和公司的权限太大了。而且经费的来龙去脉很多都模糊,没有任何交代。每年还耗费巨大,这让他非常的不爽。所以,准备要动一动他们。

    这是很要命的事情,尤其是对于大楼和公司来说。他们太多的财务状况,是不能对外公布的了。很多东西一旦深究起来,很多人不仅仅是要丢掉屁股下面的那张椅子,甚至可能声名狼藉被丢进监狱里面呆一辈子。

    波及的,还不会是少数人。大楼和公司,现在是要集中精力来应对屋子的主人可能对他们的打击。然而,侯大盛这一茬儿是绝对不可能放过的。实际上他们现在妥协的,不止是侯大盛。还包括了另一些人。

    能收回的力量,他们都希望能够收回来。然后谨慎行事,只要小心应对不让那位大屋的主人找到把柄就什么都好说。

    但可以这么说,之所以会产生现在的局面和公司、大楼自己作也离不开干系。他们之间互相斗的太狠了,以至于被大屋的主人看到了机会。以往的几届,都没有来找他们的麻烦。

    这让他们放松了对大屋主人的警惕。某一任大屋主人的死于非命,才没有过多少年。前车之鉴,接下来的几任大屋主人都选择了一定程度上对大楼和公司的妥协。让他们步步壮大了起来。

    太过壮大的公司和大楼,对于所有人来说都不是一个好消息。只有大楼、屋子和公司,三方面的相对平衡才是好消息。这三个体系,是互相依存的概念。出现一家独大,是不允许的。出现两家都大,也是不允许的。

    三角平衡一旦打破,可能迎来的是剧烈的动荡。这会危及以此为平台的所有人的根本。

    “我想让你们知道的是,围剿豺狗事实上并非是我们主导的。”乔治沉默了半响,摊开手叹气道:“公司和大楼这些年风头太劲了。所以有人希望我们收敛一点。而你们……则是我们的磨刀石,最不济也能消耗我们、削弱我们。”

    关于乔治的这个解释,侯大盛倒是接受的。早年间的fbi,第一任局长其在位长达四十八年之久。其巅峰时期,即便是屋子的主人也不敢掠其锋芒不得不避其锋锐。

    在那四十八年中,联邦换了八位总统、十六位检察官。但调查局的局长一职,从来都只有一个名字——埃德加·胡佛。而那期间悄然崛起的,便是现在声名赫赫的公司。事实上,他们是为了取代调查局一定权限才出现的机构。

    大权在握时候的屋子的主人,在当年已经看出调查局一家独大的端倪了。于是他毫不犹豫的开始组建新的机构。这就是情报局。但即便是如此,情报局在那位调查局的局长还活着的时候也不敢轻易的和他们起什么冲突。

    一直熬到了那位局长死去了,他们才松了一口气。那位局长终于死了,他死后调查局立即被重组。同时局长的任职被限定为十年。一系列的限制开始出现,趁着调查局失去掌控局势的人的时候他们尽力的去剥夺调查局的权限。

    最终,在一系列明里暗里的斗争之后形成了屋子、大楼和公司三足鼎立的格局。但屋子的权限,因为数任主人的事故而不得不被削弱。公司和大楼,则是趁着战争的机会迅速的壮大起来。

    这种局面,终于引起了其他人的不安。于是,一个新机构出现了——国土安全。一系列的利益交换和妥协之后,换来的是这个新机构吸收了来自于调查局、情报局及大楼的一部分资源和权限。构成了一个新的局面。

    分散的权利,才是安全的。他们已经是最强大的国家,拥有着这颗星球上其他国家全部加起来也比拟不上的绝对武力。所以,如何保障他们本身的根本利益,才是他们所思考的问题。

    “我们已经交出一些权限了,但显然他们认为还不够。”乔治摊开手,轻声道:“事实上,对你们的行动。于我们也是一个机会。”

    接下来的话,乔治不说侯大盛也很明白。如果成功了,公司就能够控制一支游离在他们体系之外的武装力量。这对于他们来说,是很有好处的。曾经公司也考虑过这么干,而大楼则是早就这么干了。

    但大楼的武装体系,基本都是在其国内的。也就是那些存在于某些州的大型pmc公司,其中的某家甚至其董事会的将军密度比大楼都高。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是大楼还是屋子的主人都不可能希望公司也掌握这样的力量。

    从大楼手里招聘人手,执行一部分任务还行。但公司还是想要一部分完全不在他们体系、由他们自己掌控的人手。原本这部分的职责,都是交由豺狗这类雇佣兵完成。但,雇佣来的力量哪里有自己掌握的力量来的更舒坦?!

    “你们失败了,所以要付出些什么。”侯大盛摊开手,看着乔治道:“胜利者有权利做出要求。当然,你们不给也可以。谈判破裂。您可以回去了。”

    说完,侯大盛便站了起来对着乔治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乔治悠悠的叹了口气:“先生,您知道我在这件事情没有足够的权限。我需要做出请示……”

    “那就在这里请示。”侯大盛看着乔治,声音轻柔:“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和您谈来谈去,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您:我现在已经非常的不耐烦了。有人正在找我的茬儿,我相信你们知道。但我不在乎,我会打断他的狗爪子。我死了几个兄弟,有人需要为此负责。”

    顿了顿,侯大盛看着乔治道:“这是我们之间唯一和解的机会,我想您应该知道。今时不同往日,如果是从前的豺狗那么只要那些人死了我们就可以达成和解。”

    “但现在,我必须要亲眼看到他们去死。而且死的足够惨,才能够让我给我的兄弟们一个交代。”侯大盛望向了猎犬,后者点了点头。他才接着道:“我们要走了,我还有事情要做。”、

    乔治看着侯大盛,好一会儿了才声音低沉的道:“请给我五分钟。我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拨打一个电话。还有,我需要有三个我的人过来。您可以检查他们是否有携带武器。”

    “不用了。”侯大盛微微一笑,努了努嘴:“猎犬,让他们放三个人过来。不必检查。”

    说完,侯大盛带着猎犬退了出去。没一会儿,黑暗中的豺狗就带着三个穿着长袍的男子走了进来。这三名男子低着头,侯大盛看不到他们的脸。带着他们的豺狗对着侯大盛点了点头,然后带着这三人去找乔治去了。

    猎犬那边,则是和侯大盛一起登上了一辆车子。车内有着一堆的仪器,几名豺狗在忙忙碌碌的寻摸着什么。其中一名戴着耳机的豺狗按住耳机好一会儿了,才对着侯大盛苦笑着道:“他们的干扰很强,我们听不到他们说什么……”

    “他们应该是设置好了频道,用专用的卫星进行加密通讯。除非我们能够知道他们的频段,或者切入他们的通讯卫星。但这两者基本是不可能的。”

    侯大盛哈哈一笑,没有说什么。在他看来,这很正常。要是轻易的就被人窃听了,那公司还混个屁啊。

    乔治说的五分钟,果然就是五分钟。很快的,便有一长袍男子走出来让豺狗的人请侯大盛过来继续谈判。带着猎犬,侯大盛再次来到了弹药箱旁边。不同的是,这次乔治身边多了三个人。

    当然,侯大盛身边也多了好几名豺狗。猎犬不可能让侯大盛置身于危险之中。

    “基本上,我的上级同意了您的要求。但有些细节需要调整。”乔治看着侯大盛,沉声道:“我们需要您给我们搭桥,我们需要跟投资人进行沟通。”

    听得乔治的话,侯大盛直接摊开手:“对不起,谈判破裂。这个我办不到,我不能保证他们愿意跟你沟通。你得知道,他们向来不愿意跟情报机构打交道。尤其是你们,很麻烦。”

    “您需要的是把我们想跟他们沟通的话带到,至于他们是否愿意和我们沟通这就是我们和他们之间的事情了。”乔治看着侯大盛,沉声道:“这是我们的条件之一。其次,那些人会死于意外。死亡上不会有任何的疑点。这点我们可以办到……”

    侯大盛微微一笑,摇了摇头:“你们不需要办到,我只需要你们同意。然后我会找人办。”

    “蝮蛇?!”乔治眉头一皱,看着侯大盛。却见后者点了点头:“他们比你们可靠的多。”8)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