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以身化毒


本站公告

    怪影似乎看破了李落心中的念头,阴森说道:“娃儿,人肉其实味道不错,多尝几次就习惯了。”

    李落一阵恶寒,平声说道:“多谢了,晚辈一时还没有这个打算。”

    怪影阴笑几声,道:“可惜,若是吃过人肉,你才知道山珍海味味同嚼蜡。”

    李落眉头一皱,不愿多做纠缠,岔言问道:“前辈能以身化毒,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

    “哈哈,本尊借体内毒性,与身外阴寒之气呼应,内行周天,外运气脉,自创独门内功心法大伤寒。如今这绝毒非但要不了我的命,反而能助长内力,天底下只此一家别无分号。”怪影傲然说道。

    李落一怔,如此行功之法的确闻所未闻,至少李落就从来没有听说过,比之匪夷所思还要更胜一筹。不过此法虽然玄妙莫测,但总归是有弊端,毒气长久留在体内终究不是上策,再加上需要地底阴寒之气外运气脉,如此一来,除了困在这里,恐怕这怪影实无别处能去。

    果然,怪影说完之后便即沉默了下去,显然也想到了如今的处境,半生不生,半死不死。

    “你真的有丹顶红鹤的解药?”

    李落看了石牢深处的怪影一眼,淡淡问道:“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

    怪影一颤,似乎情绪很是激荡,片刻之后才平复下来,压低声音缓缓说道:“我和你做一笔交易。”

    “愿闻其详?”

    “你可想离开这里?”

    李落转头看了一眼粗糙黑沉的牢门铁栅,点了点头,没有遮掩的直言回道:“不错,我的确想出去。”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没有中毒,想必那五丈高低的岩壁也奈何不了你。不过这里是往生崖,离开这里并不算你离开往生崖,你武功不弱,也许在你这个年纪罕逢敌手,不过武功高强只是其一,这里的人有的是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法子置你于死地。”

    “往生崖四凶天险我略有耳闻,黑心就是其中之一,尚在黑水黑龙之上,想来不会名不符实。”

    “你知道就好,我有办法能让你活着出去。”

    李落沉吟少顷,淡淡问道:“你要我做什么?”

    “解毒救人。”

    “除了这里还有别处有人中了丹顶红鹤的毒?”

    “这个不关你事,莫要多问,只要你能解毒,我就能让你活着离开往生崖。”

    “一命换一命?”

    怪影阴恻恻说道:“你既然能救人,举手之劳,多救一两个想必也不碍事。”

    李落沉默不语,没有答应,亦没有拒绝,似乎在考虑什么,似乎又什么都没有想,呆呆出神。

    等了少顷,李落不急,这怪影却按捺不住了,困在这间石牢已有数十年,再等来一个不被绝毒侵体的人几乎不可能。怪影看似平淡,实则内心之中的激荡几乎难以用言语来形容,只是得益于大伤寒的心法,这才不曾泄露了底细。若是李落心高气傲,偏生不信邪的闯一闯往生崖的龙潭虎穴,结局自然是生死难料,只是这样一来这怪影此生多半就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一刻之后,怪影终是沉不住气了,低喝道:“你想怎样?”

    李落想了想,平静说道:“我没有丹顶红鹤的解药。”

    “你!找死!”怪影暴怒不已,李落如此模样岂不是闲来无事消遣自己。忽然,怪影心中一冷,莫不是上头那位心中已有怀疑,故意派人来试探自己不成,若是这样,宁可拼死留下李落也不能让他活着出去。

    怪影杀意渐盛,李落略一思量便即明白过来,不过此人大伤寒的心法固然绝妙,但未必就能胜过冰心诀和斗转星移,而且尚还有一把鸣鸿刀未曾出鞘,倒也无惧怪影狠下杀手。

    “但我可以试着解毒。”李落淡然说了一句,便压下了怪影心头杀念。

    “解毒?莫非你还精通医道?”怪影耻笑道,“我倒是听说多年前南人中出过一位医圣,医道精绝几近天人,如果是他来,也许还有一两分把握,至于你,哼,难不成是在这里消遣老子。”

    李落对盛怒欲将爆发的怪影视若无睹,平声说道:“前辈所说的这位医圣可是我大甘的鬼谷老人?”

    怪影一怔,良久才带着审视的缓缓问道:“你知道他?”

    李落点了点头道:“自然是知道,丹顶红鹤是绝毒之物,毒性并不算烈,胜在奇,配制不易,解毒却比制毒容易些,如果前辈在往生崖中留有暗子,找得到解毒所需之物,我可以一试。”

    “你和鬼谷有什么关系?”

    李落看了怪影一眼,怪影直呼其名,莫非和鬼谷老人有旧,随即直言回道:“前辈猜的不错,我的医道出自鬼谷一门,与鬼谷老人有师徒之实,但没有师徒的名分。”

    怪影不惊反喜,嘿嘿冷笑道:“巧了,我和鬼谷有旧,当年还有过一番渊源,如果你真的像你所说与鬼谷有师徒之实,想必鬼谷的事你多少知道些,我问你答,倘若你说的出来,我就信你是鬼谷传人,倘若你说不上来,哼,那就留下命来。”

    “如果我说不上来,多半我此行另有目的,前辈所谋之事大约已经败露了。”

    怪影闷哼一声,有些羞恼成怒,不过眼下关头也顾不得这张老脸,细细问了起来。关于鬼谷老人,李落所知不多,当年在宫中两人亦师亦友,相聚甚欢,算是鬼谷老人晚年难得的慰藉,如若不然,鬼谷老人也不会将平生所得的医术悉数相授。不过那时候的李落是亲王世子,御封的九殿下,心思在江山社稷,不会也不能在医道上耗费太多时间,偏偏心智聪慧,的确让鬼谷老人感慨惋惜了很久。

    鬼谷老人的生平李落所知不多,眼前怪人知道的就更少了,有些事李落知道,显而易见这个怪人却闻所未闻,虽不知真假,但依靠能断定真伪的一些事,李落的身份不会有错,一定和鬼谷老人有关系。8)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