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四钟练功楼


本站公告

    北域四钟练功楼,位于山西省恒山地界,传说此地主人是一位天姿绝色的美人,普天之下没人见过她的真面目,当初这位练功楼之主曾立下誓言,只要有人能够敲响练功楼前所排设的皮、玉、纸、烟四口钟,便可一亲芳泽。有诗曰:“一响皮钟扑鼻芬芳,二响玉钟莺声传送,三响纸钟形影迷蒙,四响烟钟展露娇容。”

    此事令江湖中人趋之若鹜,但至始至终都没人有办法做到,唯有照世明灯曾敲响过皮、玉、纸三钟,与练功楼之主交谈。

    “东去惨亡岛,死法万种图;南往不归天,深宫妖魔锁;西有叩关闸,壁中藏古院;北无流血山,上天沉浮路。”

    这首诗是形容通往四钟练功楼的景、妖、玄、生四个地方,只有勘破这四处险境的秘密,才能成功到达四钟练功楼。

    惨亡岛是诗中的“景”,此地隐于黑暗,常年不见阳光,以致瘴气肆虐,腐气弥漫。岛上枯木虬结,尸骸遍地,鬼哭狼嚎之声此起彼伏,仿佛令人置身于森罗鬼界。一条羊肠小径横跨东西两头,人行途中,须得勇往直前,不可因惧怕而回头,否则将会被隐藏在黑暗中虎视眈眈的猛兽所吞噬。

    不归天是诗中的“妖”,又被称作妖魔所,此地荒凉比起惨亡岛更胜一筹,除了一片沙地之外别无他物。虽然表面看似平静,但在沙地之下则隐藏了无数妖物,只有手持护身神物才能安然通过。

    叩头闸是诗中的“玄”,这里暗藏杀机阵法,在通往远处隐隐绰绰的古院途中,顶头会有万斤巨石仿佛闸门一般掉落,将人首级斩断,唯一的破解方法就是等古院从视线中消失的时候再前进。

    浮沉路是诗中的“生”,是通往四钟练功楼的最后一个地方。浮沉路别无他物,只有三层沉浮不定的石阶,而在石阶之外的地方则布满了看不见的细密电网,这就要求来者必须踏上石阶通过。这石阶也并非通常的石阶,第二层写着“福无双至”,第三层写着“祸不过三”,一般人都会将其理解为第三层的石阶没有机关,而它的真正含义,则是任何一层石阶上的机关不会触发第三次,这便是“祸不过三”,但是这种安全性也只有一次,这就是所谓的“福无双至”。

    暮苍梧孤身一人,提着一盏灯笼,安然走过惨亡岛,丈许范围的光晕内,猛兽莫不敢近。

    来到不归天,暮苍梧的双脚刚踏入沙地,蠢蠢欲动的地底妖物便迫不及待地蹿出,顿时腥臭之气扑鼻而来,暮苍梧从袖中掏出八颗颜色各异的明珠,霎时间昊光迸射,妖物们哀嚎着匆忙逃窜,暮苍梧抬手打出两道玄黄之气,将两只躲闪不及的妖物击毙当场。普九年能够通过此地,全耐手中四钟练功楼之主白文采所赠的蟒龙珠,而暮苍梧手中的这八颗明珠则更加不凡,乃是当年黄山八珠联密室中辨明内部人员身份的信物,镶嵌在密室中的八仙桌上。八珠联早已不复存在,暮苍梧为此则专门前往黄山一遭,历时半月才破解素还真所设阵局,将此八颗明珠收入囊中。

    穿过叩头闸的古院,暮苍梧来到最为困难的一关,浮沉路。打量了三层台阶片刻,暮苍梧先后将气功击杀的两个妖物扔到了第三层的台阶上,随后纵身一跃,右脚在石阶上一个借力,成功来到四钟练功楼的门前。

    四钟练功楼是一个三层高塔,门前竖立着四口精致的小钟,分别是皮钟、玉钟、纸钟和烟钟,前三种乃是有形之物,内功深厚者便可敲响。

    暮苍梧沉吟片刻,一股玄黄色的内劲击在皮钟之上,发出沉闷的钟声,此刻淡淡的胭脂香味传入到暮苍梧的口鼻之中。暮苍梧不为所动,继续敲响玉钟,这时便响起了一个轻柔婉转的女人声音。

    “有办法闯过景、妖、玄、生四处险境,足见阁下来历不凡,请问贵客前来寒舍有何贵干呢?”

    暮苍梧回道:“我乃是观山望云楼之主暮苍梧,特为楼主你而来。”

    “哦,原来阁下也是耽于美色之徒吗?”

    “非也,吾之来意,只是为了解答楼主心中之惑。”暮苍梧再次敲响纸钟,只见白文采的黑影出现在白纱后,轮廓虽不清晰,但依然可以看出此女身姿优美,仪态万千。

    “既如此,阁下不妨直言。”

    暮苍梧轻笑一声,“不忙不忙……”只见一股淡淡的气流被其吸附在掌心,随后那口烟雾缭绕的烟钟化作石钟,发出咚咚的脆响。

    白文采突然声调一扬,厉声道:“你能够敲响烟钟,难道你……”

    “烟钟无形,只有捉风成石的绝技才能将其塑形,楼主想通过这种方式查出当年杀害你父亲的凶手,原本这个计策十分完美,但楼主似乎算漏了一项,那就是日月才子遗赠的宝鉴并非楼主你一人所得。”

    “你居然知晓我的来历。”

    “不错,这桩秘辛我却也知晓一二,不过楼主若想达成目的,必须暂且忍耐,现在并非你出世的最佳时机。”

    白文采闻弦而知雅意,问道:“阁下是说不久后会有人来此邀请我出山吗?”

    “嗯,楼主蕙质兰心,所测不差,前来邀请你的人正是七色灾主普九年,南霸天现任军师。普九年手中有当今武林三大高手的石像,他没有办法破解捉风成石的绝技,只能求助于你。为了寻找施展这部功夫的人,你必定会落入普九年的算计而出世,因为这是你多年来唯一的线索。”

    “那你认为我该如何做呢?”

    “哈哈,这种问题想必楼主已经有了答案,我就不多言了,请。”暮苍梧微微一稽首,大笑着离开了四钟练功楼。

    南霸天。

    空旷的正殿里,鸦雀无声。太阳旗下的主席席位上,金少爷神色恼怒地看着面前的两尊石像,瞪着眼大声道:“叫你们去风雨坪搬回石像,怎么就带回来两只?”

    其中一人忐忑回道:“禀盟主,我们来到风雨坪的时候,就已经少了一尊。”

    此时普九年笑道:“盟主不必担忧,少的那尊半驼废的石像,若我所料不差的话,已经被刀狂剑痴叶小钗拿走。叶小钗是欧阳上智手中的王牌,相信九天神罩会让叶小钗乖乖送来半驼废的石像。”

    金少爷问道:“嗯,军师普九年,那我们应该如何处理一剑万生和一刀万杀这两尊石像呢?”

    “这件事必须请得能够施展抓风成石这门绝技的人前来,否则任何人都没有办法解开石像。我会立刻协同谈无欲前往恒山四钟练功楼请异人出山,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叶小钗一定会来咱们太阳盟求取九天神罩,盟主一定要他用半驼废的石像交换,切不可与他发生冲突。”

    “我心里有数,你放心吧。”

    数日后,普九年、谈无欲二人已经渡过长江,来到欧阳世家地盘。但见河畔水草青翠,花鸟繁多,时不时就有斥候经过。

    普九年看向一旁面无表情的谈无欲,问道:“重回中原腹地,你怕了吗?”

    谈无欲冷哼一声道:“我谈无欲也是一个惯战沙场的人,没什么好怕的。”

    二人还没走出一个时辰,水草与天色接壤处,重重人影由远及近,只见为首的荫尸人与素云流领着数千兵马包围了过来,速度之快令人乍舌。

    普九年老神在在,波澜不惊,“哦,来势汹汹,欧阳世家兵强马壮,果然不凡。”

    只见位于人前的荫尸人盯着谈无欲道:“嘿嘿嘿,谈无欲,咱们又见面了,你与沙人畏投靠南霸天,算起来咱们是敌人,但念在曾经你我合作过,所以只要你屁股转头回去,那万事就OK。”

    “如果我不肯呢?”

    “如果你不肯,那就拿你小弟喂鲨鱼。”

    “哈哈哈,你不够力啦。”谈无欲率先出招,全身爆出凛冽劲气,汹涌的内力毫无保留地挥斥开来,穿石指的功夫打着就死,擦着就伤。

    荫尸人一身所学都是左道功夫,奇诡怪异,即便是谈无欲也捉摸不透,虽然看似构不成什么威胁,但谈无欲一时半刻也拿他没什么办法,气功打在荫尸人的身上宛如石沉大海,加上欧阳世家人多势众,谈无欲左突右窜,始终突破不了包围圈。

    普九年此时开口道:“谈无欲,抽出你的宝剑吧。”

    “好。”

    谈无欲抬手一拂,背后剑袋应声而落,一道耀眼的昊光从谈无欲身上爆射斗牛,仿佛接天光柱,一时间风云变色,电闪霹雳,这就是谈无欲的太古神器。

    剑气四下乱飞,好似凭空刮起一阵恐怖的风暴,波及之处人仰马翻、血流遍地,连素云流都被剑气刮得遍体鳞伤。

    谈无欲右手持剑,左手掐诀,轻飘飘一个横斩,荫尸人的头颅就滴溜溜飞出老远。

    “阿爸喂!”荫尸人惨叫一声,拎着头颅匆忙逃离。

    将乃兵之胆,荫尸人离开后,欧阳世家兵败如山倒,一会的功夫就撤得七七八八了,只剩下一地的尸体,微风拂过,传来一阵腥臭之气。

    “赶紧离开此地,否则敌军会卷土重来。”普九年拉过身边一匹惊魂未定的战马,绝尘而去。

    谈无欲不慌不忙,宝剑入鞘,远远地跟在普九年身后。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