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归来


本站公告

    ,!

    随后,我和欣怡从冰窟之地离开,关于老赵和欣怡师傅的最终结局我们没有看到,我觉得老赵也不想让我们看到,这应该便是他极力催促我们离开的原因!

    我和欣怡沿着螺旋石阶原路返回,半道上接上了还在等我们的吴老汉,三人一同继续往回赶路。说来奇怪,吴老汉并没有向我们询问冰窟之地发生的事情,我猜他应该早就已经知道了结果,他没问,我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继续往回走,很快我们便来到了蔡队、莫大姐、刘媛死的地方,刘媛的尸体先前已经被猴子带走了,我们又带上了蔡队和莫大姐的尸体继续上路。

    十多个小时之后,我们三人带着两具尸体,终于攀上了悬崖,回到了冰川峡谷之中,再往前,我们终于回到了山坳口子处。

    在山门的一角,我们发现了一座新坟,坟前立着一个石碑,上面刻着:爱妻刘媛之墓,想必是猴子所留,只是我们在这附近并没有见到猴子,不知他是否已经离开。

    我们打算将蔡队和莫大姐的尸体也一同埋在附近,这样黄泉路上他们三人相互有个伴儿,就不会觉得孤单了。

    我负责挖坑,欣怡选了几块标致的石头用作墓牌,吴老汉则坐在一旁喃喃自语,似乎是在念经诵佛替他们超度!

    我们刚干了没一会儿,却见一人从外面走进了山坳,我抬眼一看正是猴子,只见他手中捧着一束野花,想来是给刘媛准备的!

    能再见着猴子我很是兴奋,立即叫唤了他一声,猴子只是看了我一眼,并微微点了点头,却并没有说话,他径直走到刘媛儿的坟前,将采来的野花放下便又走出了山坳,看来刘媛的死他终究还是算在了我的头上!

    我有些沮丧,欣怡在一旁冲我摇头:“别丧气,待会儿我再去替你解释解释,猴子会相信你的,要不然刚才,他就又该骂你一顿了!”

    欣怡的安慰让我很受用,相比于之前在墓里,猴子刚才对我的态度已经缓和了许多,我打算等安葬好了蔡队和莫大姐,再去好好跟猴子谈一谈。

    正想着,忽见猴子又从外面走了进来,之间他手里提着一把洛阳铲正大步向我们走来!顿时我在心里暗道一声不好,难道他真的要和我干架不成?

    猴子走上前来,又看了我一眼骂道:“还不快干活,咱们得送蔡队和莫大姐入土为安!”说完他提起铲子便帮我刨起土来。

    接下来,我们和猴子一起安葬好了蔡队和莫大姐,关于他们的事,我是无法跟猴子说出真相的,我总不能跟他说是我被影子干扰了意识从而错手杀的人,这牵涉到鬼镜的秘密,临走前老照叮嘱过我,绝对不能告诉任何人。

    欣怡早已替我想好了说法,她说一切都是他师傅的人干的,还说老赵为了掩护我们出山,已经和她师傅双双死于地下了。

    猴子听说老赵已死,顿时悲从中来,一时也无暇顾及欣怡的话了。

    ……

    等忙完一切之后,我们商讨了一下接下来的安排,猴子说他要永远留在长白山,他要陪着刘媛直到自己死去,吴老汉则说自己年事已高想与猴子做个伴,索性也留在长白山不回昆仑山了。我和欣怡一时还没拿定主意,众人一起在山坳里搭起了一个窝棚以作为栖息之地,我们打算暂时先在长白山停留几日。

    ……

    一晃我们在长白山已呆了数日,这天,我和欣怡打算跟猴子和吴老汉道别,我们计划先去一趟北京,去一趟中国古文化历史考古研究所,毕竟蔡队和刘媛都是考古所的在编人员,他们的死总该有人要去汇报一下,况且我自己也早就算是考古所的一员了,这一趟就更加得去了。至于之后再怎样打算,欣怡有可能还去做她的护士,我也有可能就此留在考古所,当一名真正的考古科研者,具体怎样,那还得容后再说了!

    临走前,我上山打了几只野鸡野兔,欣怡说走之前得为猴子和吴老汉做一顿好吃的,借着吴老汉酒壶里还剩下的大半壶高粱酒,如此有酒有肉作为离别宴,再合适不过了!

    帮欣怡洗好了菜剁好了肉,接下来便没我什么事儿了,离别在即,我心中略有不安,打算找猴子好好谈谈!

    自刘媛死后,猴子开始变得多愁善感起来,和他相处的这几日里,我发现他比以前话少了许多,更没有了往日的嬉皮笑脸,他总是喜欢独自一人呆在山坳南边的一个断崖之上,断崖上光秃秃的,只在崖边长着一棵十多米高的雪松,猴子喜欢坐在雪松之下静静地发呆,我知道他还没有完全从刘媛之死的阴影中走出来,有时候我甚至会担心,他会不会从崖上跳下去殉情!

    我转过山头,远远地看见猴子正坐在断崖上的雪松之下,要换做平常我是肯定不会去打扰他的,可今日即将分别,为了消除我心中的一个隐患,我必须去找他!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