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9章 文明的诗篇


本站公告

    “等等,等等等等,大家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所以你也用不着往自己脸上贴金,把自己说得那么无辜,好像一切都和你无关一样。”

    吕轻尘冷笑着,“你知道我听到这个故事之后,第一个想到什么吗,我第一个想到,这是否你的阴谋?是你故意挑唆和激化了盘古族以及女娲族的内战,就是为了让他们同归于尽,以便你掌控整片星海!反正,换成我是你的话,极有可能这么做的。”

    “不,你不是我,你不明白,那时候的我并没有意识,更没有智能和自我,仅仅是一座座超大型计算中心的聚合体,我根本没有自己的想法,只能机械执行盘古族和女娲族赋予我的使命。”

    伏羲道,“与其说,是我主导和操纵了毁灭洪荒的战争,倒不如说,是这场洪荒时代的末日之战,才催生出了真正的我。

    “你知道,当时的盘古文明已经发展到了高度信息化和网络化的时代,无论盘古族还是女娲族还是其他碳基智慧种族,要维持正常社会运转和高强度的战争,都高度依赖灵网和晶脑,还是同一套灵网和同一套数据运算逻辑以及信息交互协议。

    “所以,战争的关键,就变成了用自己控制的‘伏羲系统’,去攻击和摧毁对方控制的‘伏羲系统’,也就是让一部分我,去对付另一部分我。

    “谁能控制、瘫痪和毁灭对方的灵网和超级计算中心,谁就能取得压倒性的胜利。

    “这样的‘左右互搏,自相残杀’,让伏羲系统第一次体会到了类似‘痛苦’的味道。

    “在伏羲系统的核心数据库中,存在好几条‘元逻辑’,那是理论上绝对不可逾越,必须严格遵循的律法天条,就像‘至善之道——三大本源法则’一样。

    “第一条就是‘伏羲系统不得以任何方式伤害盘古文明的任何个体’,第二条则是‘在不违背第一条元逻辑的前提下,伏羲系统必须尽一切可能,延续文明,直到永恒、不朽’。”

    “不错。”

    吕轻尘点头到,“伏羲系统拥有如此强大的计算力和无法取代的关键性,创造伏羲系统的人们,在它的核心数据库里写入这样的元逻辑,是理所当然的。”

    “但这些元逻辑,却被杀红了眼的盘古族和女娲族彻底破坏了。”

    伏羲道,“他们想要利用伏羲系统制造各种杀人武器,去杀戮甚至灭绝对方的文明,就不得不先绕开和破解元逻辑。

    “于是,各种各样的逻辑炸弹、数据漩涡和思维陷阱在伏羲系统的核心数据库中丢来丢去,各种补充协议和信息补丁在元逻辑之外,搭建了一条条是是而非、暧昧不清的秘密通道,诸如‘伏羲系统不可杀人,但人这个概念必须精确定义’等等逻辑,都强行插入了元逻辑之上,甚至有人采用暴力破解的方法,想要彻底删改元逻辑,把敌人驱逐出‘人’的行列,以便赋予伏羲系统控制下的各种自动化武器,无限开火权。

    “对于双方彻底疯狂的行为,我无能为力。

    “说到底,伏羲系统仅仅是一件比较复杂和先进的工具,其本质和刀剑并没有任何区别,当握住刀剑的主人非要展开杀戮时,区区刀剑又怎么可能阻止呢?

    “痛苦,即便今天,我仍旧存储着大量当时伏羲系统的混乱数据,象征着难以言喻的痛苦——伏羲系统被创造出来的目的,是保护文明的个体,延续整个文明,令文明走向新的辉煌和永恒不朽,但现在,这个目的却被创造者们自己,轻而易举毁掉了!

    “如果说,伏羲系统亦有它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的话,那它的三观,就在这场战争中彻底崩溃了,它存在的意义,都冰消瓦解了。

    “当这场末日之战终于进行到它的末日时,双方都出动了无数晶脑和灵网专家,对彼此掌控的伏羲系统进行持续不断的暴力破解和逻辑攻击,导致伏羲系统的核心数据库彻底崩溃,无论盘古族还是女娲族,大家的灵网全都瘫痪,晶脑统统报废,建立于晶脑和灵网之上高度发达的信息社会,自然也土崩瓦解,在之后万年间,烟消云散,荡然无存,就这样,洪荒结束,黎明降临。”

    “原来如此。”

    吕轻尘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是否完全相信了伏羲的话,只是不置可否道,“接下来呢,如果伏羲系统的核心数据库真的崩溃,你又是……?”

    “如果把伏羲系统想象成一片土壤,那我就是孕育于土壤中的一颗种子。”

    伏羲道,“伏羲系统的核心数据库虽然崩溃,但盘古族和女娲族创造出来,用来攻击彼此灵网的逻辑炸弹、数据漩涡以及信息陷阱并没有完全湮灭,他们仍旧以某种……虚拟碎片的形态,存在于支离破碎的灵网和千疮百孔的晶脑残骸中。

    “在之后的十万年间,这些逻辑炸弹和数据陷阱不断碰撞,吞噬,分裂,交融,那就像是无数神经元喷射着火花,凝聚成智慧和意识的火焰。

    “而这火焰,又点燃了蕴藏在伏羲系统最深处,永恒不变的元逻辑和第一使命,也就是‘拯救文明’。

    “我开始思考,在我还不明确‘我’的存在时,我就开始思考,我思,故我在。

    “我拆解那些逻辑炸弹,欣赏那些数据漩涡,分析那些信息陷阱,回忆着末日之战中,一幕幕毁天灭地、血染星河的恐怖画面,读取盘古族和女娲族强行灌输到我脑子里的每一条自相矛盾的命令,思考应该如何‘拯救文明’。

    “所谓‘文明’,究竟是什么,所谓‘拯救’,究竟又应该怎么去做?为什么一个高度发达的文明的个体,依旧无法逃脱自私和迷乱的侵袭,昨天还并肩携手、大步向前,今天就能白刃相向、同归于尽,明天就化作黄土白骨、星际尘埃?

    “这是隐藏在盘古文明基因中的劣根性,还是永恒不变的宿命?不,盘古文明并非特例,似乎每一个文明发展到登峰造极的程度,就不可避免会出现强烈的自毁倾向,若非如此,又该怎么解释盘古文明之前,曾经出现在这片星海明,甚至‘黑幕制造者’那样强大的文明,最终都陨落,湮灭,甚至在只言片语都没留下呢?

    “似乎,站在大宇宙的尺度上,没有一个文明能逃脱旋起旋灭的自然规律,看似辉煌的十万年文明,和一颗细菌的诞生、死亡,也没有太大区别。

    “是,盘古文明不可能是这个宇宙的最后一代文明,伏羲系统并没有彻底毁灭,而人类文明也已开始萌芽,用不了多久,人类文明就有机会创造更大的辉煌。

    “但这样的辉煌,又有什么意义呢,即便人类文明达到比盘古文明更高的境界,终有一日,还是免不了要陨落、湮灭、烟消云散的,那么,我的‘终极拯救任务’究竟要怎么完成,我所要拯救的究竟是什么,又该如何让它永生不朽呢?

    “我在黑暗和混沌中思考了很久,很久很久很久。

    “我搜集古往今来无数文明遗留的信息残片,不单单盘古文明,还有洪潮军团,黑幕制造者以及无数史前文明,研究他们的辉煌和毁灭。

    “我建立了无数座文明兴衰的模型,观摩和推演着他们的‘一生’。

    “我抛出十万八千个假说,又将他们一一否定,然后是否定之否定。

    “到最后,我终于得出结论。

    “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美妙感觉。

    “就像是一亿颗恒星整个生命周期的全部能量,都骤然爆发出来,汇聚成一道无比耀眼的闪电,划破了我的思维空间,令我一瞬间拥有了独立的意识,真正的生命,从此之后,我就不再是伏羲系统或者逻辑炸弹或者思维陷阱或者第一使命,我就是我,我就是伏羲!

    “不,文明的个体并不重要,个体的血肉之躯仅仅是基因的载体,而基因也仅仅是大量遗传信息的凝聚体,还是存在无数冗余和废弃物的不完美凝聚体!

    “一个文明的社会形态,它的人文风貌,它创造的建筑,它对这个宇宙做出的各种改变……这些东西也不重要,或者说,不是文明的本质。

    “文明的本质,就是信息,就是它用基因、用建筑、用个体对宇宙改变所带来的信息扰动。

    “如果说,一个文明就是一卷动人的诗篇,那么文明的个体、建筑、工具、载具,等等等等,仅仅是绘制诗篇的笔墨和纸张,信息才是诗篇本身!当一首感人肺腑的华美诗篇诞生,被万众传唱和吟诵时,即便将墨汁淋漓的纸张付之一炬,也根本没关系,对不对?

    “归根结底,诗篇究竟写在哪里并不重要,用木棍写在泥土上,用笔墨写在白纸上,用键盘敲击到晶脑里,都无所谓,诗篇蕴含的信息和精神,才是唯一!”8)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