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1章 张光城的心思


本站公告

    包飞扬也点了点头,几乎第一时间就将这个方案否决掉了。要挖二十五米深的坑,暂且不考虑工程难度,单就土方量来说,就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数字。

    本身挖掘机的体型就比较大,就算是三米宽、五米长的话,所需要的工作面起码也要数倍,就以四倍来算,那就需要六十平方米,二十五米的深度,那就是1200立方米,一台挖掘机一小时挖掘100个立方,算是比较高的效率了,那也要十个小时。

    那么,增加挖掘机行不行?当然可以,但是挖掘机挖掘施工不是在平面上,而是要挖到二十多米深的地下。二十多米深又是个怎样的概念呢?以一层楼三米计算,二十多米深,就有八层楼那么高。

    如果是平面挖掘的话,很容易就能够摆放更多的挖掘机进行施工。但是要向地下挖,每台挖掘机都需要工作的空间,另外挖出的土还要运走,这都需要空间,增加挖掘机的数量,也就意味着要增加挖掘的面积,否则挖掘机根本施展不开。

    而且这都是考虑的理想状态,实际上你想要挖一个二十多米深的坑,需要考虑的问题太多了。挖个一两米深很容易,但是你挖到五米深,可能就会遇上塌方,挖到十米深,如果不做任何工程保护的话,那肯定就会塌方。

    除了塌方,还要考虑地质条件,那口井在山上,山上是有石头的,要是挖到了岩层,那挖掘机都没有办法挖下去了。

    另外还有渗水的问题,就算那是在山上,根据井里面的水深来判断,应该还在海平面的上方,但是山体中也是有水的,也可能引发渗水的问题。

    总之,普通人可能觉得挖一个大坑很简单,但是当这个坑已经达到二十多米深的时候,那就不简单了。否则的话,我们完全可以将建筑往下面建。为什么大部分的地下车库就只有一层、两层,最多是三层?就因为挖坑也没有那么简单。

    地下车库的建设,还是在施工条件非常宽松的情况下,现在要救出井里的小孩,最关键的还是时间,必须越快越好。

    “第三个方案是什么?”包飞扬问道,他在否决掉挖掘机挖坑这个方案的同时,也在考虑有什么好的办法可以将小孩救出来。不过,他也更相信专业人士的判断,如果有好的办法,消防队应该会更清楚。

    “还有一个办法是……”

    陈雨城刚刚说到这里,突然特警队长跑过来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陈雨城连忙跟包飞扬打了个招呼:“飞扬,通北市消防大队赶到了,我得跟他们商量救援的方案,等会儿我再给你打电话。”

    “行!”

    包飞扬点了点头:“你去吧,我已经在赶过去的路上,现在你什么都不用想,先想办法将人救出来再说。”

    挂掉陈雨城的电话,包飞扬不由皱了皱眉头,他想了想,然后给北方省枫林市消防支队打了个电话。

    消防支队隶属警察局管理,包飞扬在枫林市担任过警察局长,枫林市消防支队的支队长赵林生接到包飞扬的电话,顿时非常恭敬和热情。

    包飞扬担任枫林市警察局长的时间并不长,但是他在局里已经树立了权威,局里的人都知道这位局长虽然年轻,但是工作能力非常强,而且也非常仗义,总之就是一个非常难得的好领导。

    包飞扬离开以后,局里的人在谈到他的时候,也感到非常意外。

    “赵队长,这次是有一个非常紧急的事情想要请教你,就是有一个小孩掉到了二十多米深的井里面,卡在那里了,除了放绳索也用挖掘机挖开以外,还有什么好的救人的办法?”电话打通以后,包飞扬没有浪费时间,直接开口问道。

    “小孩掉进深井这种事情,在我们北方省还是挺多的,尤其是一些山区,因为灌溉不方便,往往要挖井,很多井没水了以后就荒废掉了……”

    赵林生知道事情紧急,他简单说了一下情况就说道:“这种情况确实非常麻烦,目前我们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除了放绳索和挖掘,局里也曾经有人提出过采用钻井工程的非开挖技术,也就是在旁边钻一口成年人可以进入的深井,然后再进行横向挖掘,打通两口井,进行救人……”

    “另外还有使用建筑工程施工中使用的大口径灌注桩技术进行导洞式的方式救援,还有就是定向钻井技术……”

    陈林生说道:“这几种方法的救援速度更快,但是受到救援环境的制约比较多,另外费用也会比较大,技术要求比较高……”

    包飞扬听着,眉头不由越皱越紧,他好像将事情想得有点简单了,想要从一口二十多米深的井中将人救出来,难度远比他想象中的更大。

    ************************

    赶过来的除了通北市消防大队大队长徐虎之外,还有徐虎的顶头上司,通北市警察局局长张光城。

    见到陈雨城之后,张光成立刻向跑上前汇报道:“陈书记,我和徐大队长到已经到现场勘查过了,具体情况请徐大队长向您汇报!”

    陈雨城点了点头,目光望向徐虎。

    “陈书记,小孩卡在二十多米深的井下,他的年龄太小了,而且状态很不好,根本没有办法将绳扣扣上……”消防队大队长徐虎向陈雨城汇报道:“这种情况,常规的办法就是在旁边钻一口井,然后再横向挖掘,打通两口井,进行救人……”

    “那就快一点,越快越好!”陈雨城急忙说道。

    徐虎点了点头:“是的,我已经让人联系了,不过我刚刚看了一下,也询问了这里的村民,这座山下面很可能都是石头,如果是石头的话,那要向下面挖井的话,难度就很大了,而且就算挖了这个井以后,也没有办法向旁边挖了。”

    陈雨城不由皱起眉头:“有没有向村民了解山上的情况?”

    “了解了,村民们说这座山下面有石头,而且从山崖的断面看,确实都是岩石,而且还是坚硬的花岗岩!”徐虎说道:“不过枯井旁边的情况不太清楚,但下面是岩层的可能性非常大。”

    “这种情况,打井队那边知道吗?他们有没有说如果下面是岩层的话,能不能打井?”陈雨城问道。

    徐虎摇了摇头:“打井队的人说,如果是岩层的话,他们的设备肯定没有办法往下面打井,而且就算打出井来,也没有办法往旁边进行侧挖。”

    “那还有没有准备其他预案?”陈雨城不由皱了皱眉头。

    “井下的孩子命在旦夕,我们必须抓紧时间,现在我们要按照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如果打井队来了以后,发现打井的办法行不通,我们就必须马上采取其他方法,所以现在就要做好预案,并且开始行动,立刻就联系救援人员和救援器材,不能够等到打井队发现不行了,再去安排和联系,那时间上就来不及了!”陈雨城非常紧迫地说道,他很清楚小孩如果出现意外,他和特警队将很难解释,现在已经有丁家的人和丁坊村的人认为是特警队的行动吓到了孩子,小孩才会掉进井中。

    听到陈雨城的话,徐虎看了一眼旁边的张光城,张光城没有说话,眼睛当中却闪过一丝轻蔑,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

    按理说,陈雨城作为通城市法政高官、警察局局长,是张光城的直接领导,对陈雨城的指示,张光城应该无条件执行。

    不过,地方警察系统比较特殊,是受到地方和警察系统的双重领导。也就是通北市警察局局长既要受通城市法政委、通城市警察局的领导,也要受通北市委、通北市法政委的领导。

    而张光城是通北市高官国宏军提拔起来,国宏军这一次本来想调到市里,争取通城市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的位置。虽然都是市委常委,通北市高官还是名副其实的一把手,相比通城市常务副市长也并不差,不过国宏军盯上的是通城市市长的位置,他担任过通北市高官,如果能担任通城市常务副市长,明年换届的时候,就有足够的资历担任通城市市长。

    国宏军此前一直在通北市任职,履历相对简单,所以能不能担任通城市常务副市长,对他日后的升迁影响很大。

    为此,国宏军花了很大的力气运作,眼看就要成功了,省里却传出消息,要将陈雨城空降到通城市担任常务副市长。

    国宏军眼看要到手的常务副市长就要跑了,当然不甘心,为此他跑到省里找领导,不想让这个位置旁落,最后陈雨城虽然没有担任常务副市长,却成了市委常委、法政高官,而常务副市长的位置也没有给国宏军,而是给了别人。

    国宏军认为这一定是陈雨城从中作梗,所以市里召开常委会,国宏军总是跟陈雨城唱反调,陈雨城到通城的时间还不长,两人就发生过几次不大不小的冲突。

    国宏军在张光城的面前发过狠话,在市里,他要让陈雨城不舒服;而在通北市,他要让陈雨城一根手指头都伸不过来……

    当然,国宏军这些话都是私底下说的,但是张光城却不敢忘记,所以平常他就对市局的事情阳奉阴违、虚与委蛇,今天陈雨城亲自给他打电话,张光城也找借口抽不开身,给陈雨城唱了个空城计,只是他没有想到陈雨城会亲自带特警队杀过来。

    张光城也知道,今天他算是将陈雨城得罪死了。不过他也不担心,作为通北市警察局局长,陈雨城想要动他就必须通过通北市委,国宏军那边肯定通不过,所以他也不怕陈雨城针对他。

    而他现在过来,是因为他在听到小孩落井的事情以后,立刻就意识到这是一次扳倒陈雨城的机会。当然,陈雨城在省里的靠山太厉害,想要扳倒他并不容易,但是给他找点麻烦还是可以的,所以他才会立刻赶过来。

    得到张光城的示意,徐虎这才说道:“陈书记的指示我们一定遵照执行,我这就让人安排。”

    “不过……”

    徐虎犹豫了一下又接着说道:“除了打井之外,我们还有两个备选方案,一个方案是使用建筑工程中使用的大口径灌注桩技术,如果是普通土层的话,两个小时可以下挖十米,四个小时左右就能挖到二十米,然后进行横向掘进……”

    “相比普通的打井队,大口径灌注桩的挖深速度更快,尤其是挖掘比较坚硬的土层,能力更强。不过,如果真是坚硬的花岗岩层,就算是灌注桩技术也无能为力。”徐虎说道。

    陈雨城点了点头,他也知道通城市地处天江下游,虽然境内也有几座小山,但大部分地区是冲积平原,大部分建筑队伍的设备都是针对普通地形的,不会专门准备能够钻掘岩石层的设备。

    陈雨城这个法政高官兼警察局长虽然不是搞刑侦出身的,但是他常年在领导身边工作,早就养成了一套察言观色的本领,毕竟,伴君如伴虎,陈雨城要是个愣头青的话,肯定也没有办法跟在王虹锋身边这么多年,并且得到王虹锋的信任。

    徐虎和张光城之间的交流,陈雨城自然也看到了,他知道张光城和徐虎在这件事情上未必会尽心,甚至可能坑他一把。

    陈雨城并不是官场上的菜鸟,他跟着王虹锋这么多年,在王虹锋的耳濡目染之下,什么场面没有经历过?当然不会单纯到相信这两个通北市的下属,更不会被人坑了也不知道。

    别看徐虎说了这么多方案,好像打井队和灌注桩都有可能行,也有可能不行,不过陈雨城又不是傻的,他之前也向人了解过这边的情况,知道这座小山虽然不大,但下面极有可能是石头,一般的打井队、建筑队,恐怕根本没有办法钻开岩层,如果按照徐虎的计划,到最后这两个方案很可能一个都不行,如果陈雨城将希望寄托在这两个办法上面,到时候措手不及,很可能没有时间安排别的方案。。

    a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