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0章 情况突变


本站公告

    听说几个副区长都没有回来,包飞扬点了扁头,不置可否。

    宋妍丽又看了看包飞扬的脸色,继续说道:“听说北沙洲的事情都解决了?还是包区长你厉害,你一去,通城市政法委陈书记都亲自率领特警队赶到了现场,立马就解决了问题。现在大家都说包区长你人脉广,就算是通城,也是手眼通天呢!”

    包飞扬不由皱了皱眉头,不过他并没有马上说什么,而是等走进办公室以后,才略有深意地看了跟在自己身后的宋妍丽一眼:“妍丽同志,看来你的人虽然在这里,消息倒是蛮灵通的嘛,那你倒是说说,除了刚才那些,你还听到了些什么?是不是其他人也都知道了?”

    宋妍丽娇媚地笑了笑:“上传下达,本来就是我们办公室的工作嘛!我听到的消息,主要也就是刚才那些,我能知道的,咱们这栋大楼里,其他人差不多也都能知道!”

    宋妍丽动作娴熟地为包飞扬泡了一杯茶,包飞扬一闻就知道是上好的信阳毛尖,他不由奇怪地问道:“宋主任,这个信阳毛尖是从哪里来的?我记得浦江这边喝龙井、碧螺春的人应该更多吧?”

    江南名茶众多,十大名茶当中,龙井、碧螺春、君山银针、黄山毛峰、祁门红茶……都是江浙一带的名茶。另外福建的武夷岩茶、铁观音,贵州的都匀毛尖也都是南方的茶叶。

    十大名茶剩下的两种名茶,六安瓜片的产地是徽州大别山,信阳毛尖产自信阳,是仅有的两种产地在天江以北的茶叶。

    浦江这边喝龙井的人最多,其次就是碧螺春,喝信阳毛尖的人并不多。

    宋妍丽笑了笑:“我们浦江这边,确实喝龙井、碧螺春的人比较多,我是前两天跟海州那边联系,想学习一下怎么在包区长你的手下做事,是海州的陈主任告诉我,区长您最喜欢喝的茶是信阳毛尖,我父亲也喜欢喝茶,他那里正好有一包上好的信阳毛尖,我就拿了来,请区长您尝一尝。”

    包飞扬看了宋妍丽一眼,他当然不会相信宋妍丽是无意中知道自己喜欢喝信阳毛尖的。宋妍丽跟海州那边联系,就是冲着这个目的去的。

    所谓上有所好,下必从焉,投其所好就是这么来的!

    包飞扬也没有说什么,以他现在的位置,对这种风气也是无力扭转。他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包东西扔到桌上:“这个是我从北方带过来的野草茶,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泡出的茶有一股甜丝丝的味道,喝起来还不错,既然你父亲喜欢喝茶,这个就当是我的回礼,你带回去让他尝尝!”

    “好咧,那我就替我父亲谢谢区长了!”宋妍丽连忙抓起袋子,放在手上翻来覆去地看了又看,就好像一个小姑娘得到了什么新奇的东西一样。

    过了一会儿,宋妍丽才放下手上的茶,抬头看了包飞扬一眼,然后说道似乎很不经意地说道:“区长,通城市的特警都出现了,那北沙洲的问题应该能够解决了吧?这个问题可是让区里很头疼的,就连熊书记都说不好办!”

    包飞扬摆了摆手:“熊书记说得没有错,是不好办。这次特警出动是因为接到举报,有些别有用心的人想要煽动村民闹事,为了防止酿成严重的**,这才紧急出动,想要彻底解决北沙洲的问题,可没有那么简单。”

    “哦!”宋妍丽笑了笑:“不过我相信区长你一定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哦,那你是凭什么认为我有办法解决?”包飞扬也笑着说道。

    宋妍丽眨了眨美丽的大眼睛:“直觉,一个女人的直觉。区长你那么年轻有为,解决这种问题,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包飞扬摇了摇头:“你这是唯心主义……”

    包飞扬还要再说什么,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包飞扬掏出手机一看,竟然是刚刚分开不久的陈雨城的电话。

    “喂,城哥,怎么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情吗?”包飞扬接通了电话,开口问道。

    “飞扬,出事了……”

    陈雨城的声音压得很低,但他的声音当中,明显透着紧张和惊慌。

    “城哥,发了什么事情,你慢慢说!”包飞扬说着,已经起身站了起来,一边往外走,一边对宋妍丽说道:“宋主任,让大老王开车到楼下,我现在要出去。”

    宋妍丽看了一下包飞扬脸上的表情,也意识到出了事情,她马上掏出手机给大老王打电话。

    “飞扬,是这样的,今天去北沙洲闹事的几个村子,其中紧挨着的北沙洲的丁坊村有一个小孩子丢了……”

    陈雨城在电话中说道:“刚开始大家都没有发现,等到人都走了,村民们回到村里,这才发现小孩不见了。”

    “我们这边本来已经收队了,接到村里的电话,我连忙又带人赶了回去,结果在一个枯井里面发现了失踪的小孩!”

    包飞扬心里顿时一紧,他本来以为小孩失踪了,有可能是跑丢了,迷路了,甚至可能是被人拐带了,那事情都还有挽回的机会。

    现在陈雨城他们已经找到了人,如果人没有事情的话,那就应该没问题了,现在陈雨城这么紧张,又说出事了,难道小孩受了伤,甚至已经意外死亡,那这件事就没有办法挽回了。

    虽然陈雨城并没有细说,但是包飞扬自然知道陈雨城紧张的原因。这个小孩肯定是跟着村子里人一起去北沙洲的,小孩出了事情,有些事情就说不清楚了。

    如果小孩是在开始的混乱当中出现意外,那倒没有什么。但当时的情况是,因为汇浔区这边的控制比较有力,五丰村的村民在村长方胜浩,以及后来赶到的警察局常务副局长梁锐博,包括包飞扬的努力之下,大家都比较控制,在整个过程中,双方的村民并没有发生大的冲突,小孩出意外的可能性不大。

    后来陈雨城带着通城市特警及时赶到,看到情况紧急,果断采取了有力措施,在最后关头防止了事情的恶化。按照包飞扬和陈雨城商量的善后措施,这事也得到了圆满的解决。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会有一个小孩出现了意外,而这个小孩有很大的可能是在特警采取行动以后才出事情的,因为那个时候变化激烈,情况也比较混乱,为了控制场面,特警采用的手段肯定会有些粗暴。

    出了人命,不管具体的过程是怎么样的,通城市特警肯定要承担责任,无法推卸,而作为行动的决策者,陈雨城也肯定要受到牵连。

    因为自己的缘故,让陈雨城受到牵连,包飞扬心里非常过意不去。不管怎么样,他都要想办法将这件事的影响降到最低。

    这时候,陈雨城又接着说道:“当时村里的大人来北沙洲,丁坊村靠得最近,村里的孩子也跑过来,村里的人考虑到可能会发生冲突,不让他们去沙洲上,他们就在附近的小山上观望,后来看到事情结束,大人们回来了,他们就一哄而散,跑着回去,也不知道这个小孩怎么就掉进了井里……”

    “这口井废弃了很多年,万幸的是小孩卡在大概井下二十多米的地方,没有落到下面的水里……”

    “等等……”

    包飞扬连忙打断了陈雨城的话:“你是说那个小孩并没有死?他还活着?”

    “是,这个也是万幸,小孩还活着!”陈雨城连忙说道。

    包飞扬不由拍了拍脑门:“好你个城哥,你可将我吓坏了,我还以为小孩出了意外,既然还活着,那就想办法救上来啊!”

    在包飞扬看来,既然小孩没有死,那么将小孩救出来以后,做好家长和村里的工作,那这件事情的影响就能得到控制,不会再造成什么恶劣的影响。

    包飞扬一直相信一句话,那就是方法总是要比问题更多,不管是多么复杂的问题,总能够找到解决的办法。只有人死不能复生,这个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而且丁坊村这个小孩出了意外,严格来说跟通城市特警的行动并没有关系,小孩在岸边的山上看热闹,看到家长要回去了,一哄而散,离开的时候慌不择路,出现意外,掉到了井里,跟特警没有任何关系。

    如果小孩死了,按照国内经常发生的情况,都是一哭二闹三上访,那就算事情跟通城市特警、跟陈雨城没有关系,他们最后还是要承担责任。

    说得好听一点,这是群众的利益至上,说得不好听一点,那就是息事宁人。

    但是没有办法,这就是国内的国情。

    但只要小孩还没有死,还能够救出来,那事情就不会恶化到那种程度,只要工作做到位,就能顺利解决。

    这时候,大老王已经将包飞扬的车开了出来,停在他的面前,宋妍丽打开车门,包飞扬坐进车里,看了一眼宋妍丽:“宋主任,你要是不忙,就跟我跑一趟?”

    宋妍丽连忙坐进车里:“区长有事情,我就是再忙也要去啊!”

    包飞扬对宋妍丽点了点头,他打算再去一趟通北,帮助陈雨城将这件事情处理好了,不要留任何手尾,在这方面,陈雨城的基层工作经验可能并不如他丰富。

    而带上宋妍丽的话,也方便跟小孩的女性家长和亲属接触,做她们的工作。

    包飞扬示意大老王开车去江边,然后接着让陈雨城介绍现在的情况:“飞扬,我也是这么想的,在找到小孩以后,我们第一时间就想救人。不过井口太小了,成年人下不去,就连五六岁的小孩,想下去也不容易,也不知道那个六岁的小孩怎么就掉进了井里!”

    陈雨城很郁闷地抱怨了一句,不过他也知道现在抱怨不是办法,连忙又继续说道:“因为井口太小,我们没办法将小孩拉上来,小孩受了点伤,而且五六岁的小孩也没办法将绳子系牢在身上……”

    陈雨城说道:“看到普通的办法不能将孩子救出来,我连忙给通北市消防局打电话,让他们进行救援,他们已经在来的路上了。不过……”

    陈雨城叹了口气说道:“消防局的人了解了一些情况以后,他们告诉我,这种情况下想要救人,可能会很困难。”

    包飞扬不由皱了皱眉头,他好像将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要从二十多米深的井下,将一个小孩救上来,并不是伸手一拉就行了。因为井口太窄,成年人、甚至稍微大一点的小孩都下不去,小孩也没有办法给自己系上绳子,因为井中根本没有做动作的空间。

    陈雨城说道:“消防队那边提供了三个方案,一个是直接抛下带搭扣的绳子,让小孩系上,如果能够系上,就将尝试将小孩直接拉上来……”

    包飞扬点了点头,这个确实是最简单,也是最常见的办法。但现在他们担心的是小孩没有办法将搭扣扣上,并确保牢固。根据包飞扬的了解,这种能够拉起人的绳子,搭扣想要打开和扣上,也需要不小的力气,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可能根本无法打开搭扣,并且扣上。

    另外,井下的空间有限,小孩是被卡在了中间,根本没有办法做动作。在这种情况下,一个成年人可能都无法完成用绳子将自己套上的动作,更不要说一个五六岁的小孩了。

    包飞扬顿时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了,如果没有好的办法将小孩救上来,那么陈雨城势必还是会受到这件事情的牵连。到时候因为小孩的死亡,愤怒的村民可能会将责任都归结到通城市特警的身上,那么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还有两个方案是什么?”包飞扬沉声问道。

    “第二个方案是用挖掘机挖开井口,这个方案要防止造成井壁的塌方,对小孩造成伤害。另外要挖掘二十多米的深坑的话,难度大,更重要的是需要花费的时间比较长,我担心小孩子坚持不了那么久……”8)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