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5 缠劲断劲


本站公告

    狂风,在高空肆虐。庞大的云汽无中生有一般的在大沙漠中升腾而出,高速卷动的气流摩擦出了海量的电荷。噼啪,轰隆,闪电四射、雷鸣轰震,云的漩涡卷动着,然后一柱粗大的龙卷风从天而降轰然卷向大地。仿佛苍天发怒,直接出手碾死狂徒。又仿佛天神向下展开的接引之光,要将自己的天之骄子接回天空去。

    不过,你想走?

    老子让你走了吗!

    “缠劲——笼中鸟。”

    缠劲笼中鸟,从天罗地网式中脱胎而来。天罗地网式本是古墓派训练轻功掌法所用,让九九只鸟雀在指掌之间翩然翻飞却完全无法脱离。在加入了各门各类神功绝学甚至北冥神功、凌波微步、小无相功中包含的高深武理之后,这一招被魔改的面目全非。

    任你身法如何迅猛,我不让你走,你就走不了。笼中之鸟,就要乖乖任我摆弄!

    关键是,施展这一招,并不需要“动手”。

    杨绮傲立当场,手不抬、臂不晃,不动不摇。嗡,龙卷风柱在她头上五米之处豁然遭受了什么无形的阻碍,被拒绝在某个无形的区域之外。同时,虚无的人形就像子弹一般高速穿空,然后又高速转了个弯掉了个头,拐出一个秋名山车神都不一定拐的出来的超短半径U形弯,最后高速砸在了大地上。

    轰隆,飞沙走石,“神”就像一发炮弹一样一脑袋在沙漠中开出一个大坑来。

    此时此刻,“神”是发懵的。一方面,身上没有套上加强防御的黄光,让他脑部震荡、脸皮更是被砂砾刮擦的鲜血淋漓。另一方面,他完全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没有感觉到自己被接触,自己完全就是拼命向前再向前,但最后却用脸在地上开了一道沟。

    一抬头,后背冷汗顿起,因为自己竟然一头扎在了那女人脚边,距离她只有不足三尺!从这个角度看过去,那似笑非笑的嘴角、居高临下的目光,如同一把尖刀猛然穿透了他的自尊心,但更让他瞬间冷静了下来。

    发生的一切,他不能理解。

    但他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干的事,就是全速逃走!

    咯吱,银牙咬碎,风暴的力量如同海潮滚滚汇聚。轰隆一声电光四射,“神”就像一枚发射的导弹骤然弹起,飞身冲向天空,冲向接引自己的风暴。

    但双脚刚刚腾空,就听啪的一声脚踝一紧,已然被人牢牢抓住。

    “神”一低头,看到了那一脸古怪的笑容,心中可以说是亡魂大冒。他大吼着全力向上飞腾,想拖拉着杨绮一同上天,同时将黄光全力开大。短短时间内,开黄光几乎已经成为了他的本能。

    但任他怎么用力,杨绮就牢牢站在大地上,一丁点被拖拽起来的迹象都没有。

    “别急着走啊,正菜还没完呢。”受限于内功修为,笼中鸟这一招暂时只能用一次,但缠劲可不止一个笼中鸟。“同样都是留客技,相比于笼中鸟,我其实更中意下面这一招。缠劲——温柔乡。”

    “神”立刻惊了。

    但“神”不懂,所以惊的还不够彻底。

    温柔乡处英雄冢。

    英雄难过美人关。

    若是换一个懂的,在听到这个名字的一瞬间,就会感到不妙。任你再是雄姿英发、指点天下、豪情万丈、气吞山河,温柔乡中也要被消去意志、磨去棱角、拔去傲骨、吸干精华。满腹才华最后只能花前月下,舌灿莲花也不过只用来去博美人一笑。

    纣王酒池肉林戏妲己,周幽王烽火诸侯逗褒姒,汉成帝****骑飞燕,吕奉先坑死干爹娶貂蝉,唐太宗魂不守舍爱媚娘,李隆基红尘一骑妃子笑,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毛……文化……**……咳咳咳,忽感大恐怖,不能再写恐有天罚。总之,无穷无尽的历史典故从“温柔乡”这三个字中汹涌而出扑面而来。

    但凡是个懂的,都会感到不妙不妙,大大的不妙——但恐怕还微妙的有点小期待,不知道这温柔乡中到底会有什么样的旖旎风光呢?会不会有点肉戏?

    呃……话说回来,杨绮……温柔乡?!

    “我不太喜欢笼中鸟这个名字,显得太霸道、太直白,让客官心生反感,好像被强行摁在这里似得。温柔乡这名字好啊,一听就让人流连忘返,让你走你也不走。对了,顺便一提,这一招温柔乡整合武功如下——1,龙爪手。”

    咔嚓嚓,“神”的脚踝处黄光崩裂。

    “2,分筋错骨手。”

    噼啪啪,关节翻转、骨骼碎裂、好似鞭炮爆响。

    “3,欧冶子兵道打铁大重锤。”

    轰轰轰轰轰,沙漠中好似有重炮在不停的轰击。

    “4,这个有点意思——十八层地狱极乐净土无限投胎保送摔!”

    远远看去一个发着黄光的人影好像被史前暴龙猛虐一样,被不停的抓起来、砸下去,抡圆了、砸下去,掰关节、砸下去,勒脖子、砸下去,兜头揍、砸下去,轰轰声响彻天际,震的旁边的山崖不停抖落碎石。

    黄光加身身如精钢,“神”的躯体本应该是极端坚固的。砂砾原本应该是柔软的、缓冲的,这样坚固的躯体砸在柔软的沙漠中本来不应该有多大效果。但现在“神”可以对天发誓,自己已经快要变成一团面,被揉成印度飞饼拍在锅子里了!

    噗噗噗,鲜血从全身上下所有伤口中不停喷涌而出。不要说嘶吼、反击,便是惨叫,也已经叫不出来了。震撼的力量将躯体绞杀成一团糟,走也走不了、打也打不过。一个让“神”不可置信的念头涌上心头——这样下去,会,死。

    不,不可能,吾怎么可能……

    轰隆,脊背砸在沙漠中,奇异的力量让沙漠坚固的如同一尊打铁用的巨大铁砧。这重重的一砸将“神”胸腔中的血液如同高压水枪一样砸了出来,又将刚刚那个念头如同打钢印一样牢牢地打在了他的心里。

    再这样下去,会死,真的会死!

    睁开好似要瞎掉的眼睛看一眼,杨绮的笑容快意而坚决,根本不容许自己手中猎物再做他想。

    不行,必须走,必须走——哪怕动用底牌,哪怕动用……那个术!

    “神”的心念一动,一张原本漂浮在他的识海中虚虚荡荡混不着力的符卡忽然从识海中飞出,一出现便烙印虚空大放光明。这是他最根本的保命手段,根本不需要动手,只需要用念头想一下就可以发动。这保命手段可以说稳成狗,诸多限制控制技能在这保命手段面前均全无用处。而所耗费的,只有海量的各类资源,以及“神”自己的信念。

    海量的资源,以“神”今时今日的地位和家底,即便稍有肉痛也并不伤筋动骨。他一直抗拒使用这张底牌,关键还是因为信念。

    以天空上的神座为目标的“神”,不允许自己向任何人低头,不允许自己心中产生任何不如某个人的念头。但如果真的使用这张底牌的话,就相当于变向的耗损了自己的信心,变向的承认了,自己是靠着别人的力量才逃得一命。

    尤其是,不想向那个人低头。

    “自然教主……”

    一招之差,满盘皆输。今时今日,生死一瞬。被温柔乡缠住的“神”很清楚,自己料敌有误,今日已然是大败亏输。如果不是眼前的这个女人想要留个舌头的话,刚刚自己就已经死了。而且透过那双刺人的眸子,他也能分明的感受到,对方也并不是非要留他一命。留与不留,存乎一念而已。

    在这紧要关头,当然还是保命最要紧。

    唰,虚幻的奇异光辉自那张符卡上豁然展开。符卡炸裂成无数星星点点的光点,难以描述颜色的光彩线条以光点为基础折射穿插,勾画成为一个庞大华丽的立体魔法阵。不足一瞬,这魔法阵已经将“神”完全笼罩起来。杨绮手中一空,“神”已经挣脱了束缚。

    “吾不得不说,小看了天下英雄。吾小看了自然教主,也小看了你。”“神”站直身躯,青色的水波荡漾中,他的浑身伤势被快速压下。虽然八劲造成的直达本质的损伤不可能如此简单的治疗,但至少表面上看来,他已经恢复了从前的从容气度。

    “自然教主不愧是最精擅空间魔法的人,这魔法阵与我同在半虚空中,你不用再白费力气了。”“神”死死盯着杨绮,眼中的疯狂与憎恨犹如实质:“今日,算是见个面打个招呼。下次我不会再犯今天这样的错误,那个时候……”

    他没有放狠话,但那疯狂的报复意志已经有如实质,让人遍体生寒。

    被固定在半虚空中,任何物理力都无法作用在自己身上。魔法阵很快就能开启传送,送自己回到事先绑定好的安全屋。可以说,作为一个纯物理系的战士,眼前的女人哪怕强如武神,也奈何不得自己。

    只要自己能走,下一次,下一次……我要一雪前耻,血债血偿!!

    可就在这时,自觉稳如狗的“神”的心却忽然一缩,因为,他发现,对面的女人完全没有功败垂成、功亏一篑、放虎归山的气急败坏。

    她的脸上还是那种笑容,不,比刚刚的笑容更冷冽,更自信,更坚决,更锋芒毕露。

    一种奇特的气机从她的身上忽然爆发,让身在半虚空,理论上来说绝对无伤的“神”生出了一种如芒在背、如刀在喉的感觉。

    幻觉?

    不,绝对不是幻觉,而是这个女人,她真的有能力伤到自己!

    “本来我没觉得你能让我使出这一招的,现在看来,你的干货也不少。既然如此,这一招便拿你祭旗,也是值了。”杨绮抬起右手,立掌如刀,眸光刺目:“记得我刚刚怎么说的么?说斩你狗头,那就一定斩你狗头。我这个人就是这样,说到,做到。”

    嗡,掌缘忽然放出灼灼光辉,如同绝世神刀锋芒出鞘,光辉一照已经十方悚然、万灵具恐。白金长发飘扬,有无形的气场向外不停绽放波荡,又不停向里塌缩,黄沙被气场不停碾碎又碾碎,化作齑粉尘埃。

    直面这一招的“神”的心中忽然生出极大的惊恐,他忽然有种感觉,自然教主的符卡挡不住这一招!

    一声断喝,风云汇聚,“神”不要命的疯狂谷催黄色异力,将自己变得如同黄金铸成的金人一般。同时,符卡绽放的魔法阵也飞速旋转聚合,眨眼之间将“神”拉向虚空的更深处,远离这要命的威胁。“神”的身影迅速虚化,好似要消失在这天地之间。

    但杨绮不紧不慢,祭出招式:“外家八劲,断劲——斩仙刀,送你上路。”8)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