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8 虚空的记忆其二(六)


本站公告

    时光流逝,1978年悄然过去,时间进入了1979年。老姨的求学生活在记忆之中依然是一片黑白,那些足以在留学史上大书特书一笔的强悍成绩、无敌碾压,在老姨看来似乎就是波澜不惊的日常,都不需要怎么格外关注。至于那个看着她的目光越发险恶,小动作越发多起来的室友,似乎也是不值一提。

    但记忆世界的色彩的确是多了起来,其一便是那瓶被精心照料的鲜花,少女慕琼每天都会定期给鲜花擦拭叶片、喷涂调配的营养液。理智来说,这些举动占用大量时间而且与学习毫无关联,但那鲜艳的红、青翠的绿,在记忆世界中越发耀眼。

    其二就是每一个与亚当扎德互动的瞬间,身为扎德家族的贵公子,他在其他方面的事情同样课业繁忙,但他每隔一段时间总会千方百计的挤出一段时间来和少女慕琼相会。

    1979年,亚当扎德不再局限于伦敦,而是带她走向全世界。

    山岚雾霭如云缥缈,德国巴伐利亚西南的山区美丽的像一幅画。新天鹅堡上的露台处,少女噗的捧住了亚当的脸,认真求问:“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

    不知不觉之间,她已经不再用“肌肉牵拉”这个词了。

    “这个叫‘遐想’。”亚当看着远远近近起伏连绵的清脆绿色,不无向往的说道:“看,这个地方真是让人心旷神怡。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也在这样的一片大山上建一座城堡,然后永远住在那里,再也不理会那些烦人的俗事。”

    这一刻,他的遐想,看起来是真实的。

    ……………………………………

    海潮起伏,阳光明媚,湿润的海风抚慰着爱琴海沿岸,这个传奇的地方时时刻刻都美的像一首诗。海边的金色沙滩上,亚当在太阳伞下伸着懒腰。少女走了过来,居高临下嘟的一下捧住了他的脸,不耻下问:“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

    不知不觉之间,她说话时已经带上了淡淡的语气。

    “这个叫‘惬意’。”亚当抓住少女的手,忽然间翻身就起:“别先管那些了,碧海蓝天、良辰美景,我们来跳一支舞吧!你会跳舞吗?”

    少女微微困窘:“我没有学过……”

    “没关系,我教你!来,就这样,一二三、二二三、转一圈、走起~~”也不用招来乐队伴奏,亚当兴致高昂的从嘴里唱着杜鹃圆舞曲的曲调,然后带着少女在沙滩上歪歪斜斜的跳起舞来。“啦啦啦、啦啦啦,再转个圈~好,你跳舞真的很有天赋啊!”

    阳光明媚,男子的笑容似比阳光更明媚。脚下的晒过的沙滩颗颗粒粒都如此灼热,但男子手心的温度似比沙滩更灼热。

    少女忽然挣脱亚当的牵拉,噗的一下摁住了那张笑脸:“你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

    “这是‘快乐’,毫无疑问的‘快乐’。”亚当看着少女的双眸,慢慢抬起手抓住少女的手背,再次把少女的双手牵起,表情嬉笑中带着轻快:“你还真是会不失时机的破坏气氛啊,来吧来吧,继续跳舞~”

    这一刻,他的快乐,看起来是真实的。

    ……………………………………

    滚烫的太阳炙烤着大地,大地上浓厚的热气火辣辣的蒸腾着,正如同那炽燃不息的心中怒火。印度新德里,破败的贫民窟,街头,亚当扎德气喘如牛、眸光狠辣凌厉,脸上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淤肿和微微渗出的鲜血。

    “你……你怎么了?”少女有些不明所以又有些不知所措,她抬起手,但却没有像往常那样拍上去,而是轻轻的碰触着他脸上的伤口,好似在碰触珍贵的精密仪器:“你……你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

    “愤怒!”亚当侧身护住少女,死死盯着对面的几个印度阿三,眼中的阴狠暴戾犹如实质。那几个阿三痞-子中有两个人已经口喷鲜血倒了下去,剩下的却没有退却,大呼着印地语,目光不善的围了上来。

    “愤、愤怒?”少女似乎依然没有弄明白状况,某种特殊的情绪困扰着她:“为什么……要愤怒?”

    “因为我听得懂印地语,他们刚刚策划着想——算了,不说了,总之这些家伙嘴里嘟嘟囔囔的没有一句好话,他们统统都该死!”以寡敌众,亚当扎德却毫无惧色。他呲啦一下脱掉了被扯的破烂的衬衣,露出了精壮强悍的身躯,如同一头暴怒的雄狮一样一声怒吼须发皆张,决绝的冲了上去:“来啊!残渣、贱民、垃圾们,来受死!!”

    这一刻,他的愤怒,看起来是真实的。

    …………………………………………

    夜晚的凉风带来丝丝海咸味,哗啦啦的海浪轻轻拍打着,但却只让这满天的繁星笼罩下的夜,显得更加温柔。维多利亚港港湾中,一艘排水量巨大且豪华的游轮不远不近的缓缓游弋着,富丽堂皇的奢华装饰和远处的英租香港交相呼应,成为了这个时代亚洲最纸醉金迷的符号。

    游轮的高级餐厅中,少女静静的坐在靠窗的位置。

    这一艘从西方世界开过来的游轮中满坑满谷的都是西方人,在这个年代,西方人的反红意识非常强烈。他们互相交谈着,肆无忌惮的评价着时下发生在中越边境的战争,并将不友好的目光投向在场唯一的东方面孔。但少女不为所动,一切射来的目光都是虚无。她只是凝望着远处的香港城,很久很久都没有说话。

    当然,西方面孔的人中,至少还有一个人拥有温暖的视线。少女看着窗外,亚当则静静看着对面的少女,目光温柔。半晌后,亚当也看扭头向夜下的香港城:“看来你很喜欢这里。”

    “喜欢?”少女眉毛一簇,这个词汇对她来说好像太过艰深。但她没有反驳,她只是静静思考着什么,并下意识的牵拉了一下面部肌肉。正这时,啪,一双手闪电般从对面伸过来,稳稳的将少女的脸蛋控制住,赫然是亚当。亚当好像彩票中大奖一样兴高采烈,兴奋地眉飞色舞、恨不得手舞足蹈:“不得了啊不得了!你竟然也有表情了!你总算像个活人了!”

    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懵了好久终于把梦实现!多年的媳妇熬成婆,总算翻身做主人,终于等到你这张三无脸上露表情,今天轮到我体验一下啪叽控脸的感觉了!

    呃——等会儿……我好像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短暂的兴奋之后,下一个瞬间,亚当却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他瞪大了眼睛盯着自己的双手,感受着那指掌间的细腻柔滑、微凉的触感。再抬眼,看着在双手中变成鱼泡泡嘴的少女。平日里冰冷空洞的少女,此时此刻两只眼睛里冒出罕见的困扰神色。她微微歪头,撅起的小嘴巴在这一刻是如此的可爱,如此的……诱人。

    这巨大的反差萌,瞬间击中了对面男子的心脏。他好像过电一样浑身僵硬,脑子里不可遏制的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双手捧着那小脸蛋,亚当慢慢伸长了脖子,微微眯起了眼睛……

    “什么表情?”良辰美景佳人,天时地利人和,气氛完美无瑕,少女声音平淡的问出了大煞风景的问题:“提问,我脸上的是什么表情?”

    “嘶——”正凑着脑袋的亚当一脸牙疼的长长吸了口气,然后又认命一般的长长吐了出来。片刻后,他似乎又忽然想通了什么,表情释然放松下来。微笑着,双手加力揉了揉那小脸蛋,亚当正经的回答道:“是困惑,是困惑的表情。”

    “困惑?”少女的脸上再一次的露出了那个表情,产生了连环困惑:“为什么会困惑?”

    “你自己的心情还问别人?”亚当放下手,好笑的摇摇头后又沉吟了一下:“不过,我倒可以推测到你为什么困惑。从我遇到你开始,你一直是这样一个古怪的家伙。但再怎么古怪都不可能凭空冒出来,你自然也有自己的父母亲人,有自己的兄弟姐妹。实话说我一直在帮你找,但线索实在太少,收效甚微。刚刚遇到你时你穿的那一身特别的衣服是唯一的线索,我猜测你应该出身自这个东方国度,所以才带你来到这里。现在这里局势紧张,国情特殊,所以我只能把你带到这个地方远远看上一眼。看那些和你一样黄皮肤、黑头发的人,你是不是感到亲切?或许你想起了什么,或许又模模糊糊,所以你才会感到困惑。”

    “嗯……”少女仔细琢磨着自己的心情,半晌后用力点点头:“我想,你说的是对的,我确是在困惑。”

    “那看来你的确喜欢这里。”

    “暂不了解‘喜欢’的具体标准,判定存疑。”少女认真的记下了关于“困惑”的信息,然后立刻直挺挺的问了回去:“那么,你又在困惑什么?”8)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