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无心的杀戮


本站公告

    既然白玉凌并非真正的凶手,只是主观上有想要杀死妹妹白玉冰的意图,由于她的缺乏知识,最终导致了谋杀计划的失败,变成了杀人未遂,那么真正的凶手就还需要进一步的寻找。

    顾小凡和钟翰第一件事就是从减肥药的购买途径入手,虽然之前顾小凡确定过,在网上有很多家店铺都在销售那种绿色塑料瓶装着的减肥药,但是除了网络上的销售之外,市面上的药店也不能不排查一下。

    结果一番调查之后,居然被他们发现,那种减肥药在a市的市面上居然没有一家规模比较大的正规药店在销售,有的连锁药店甚至帮他们在联网系统内部查询了附近地区的其他加盟店,都没有发现这种减肥药的销售痕迹,随后的进一步调查又揭开了另外一个事实,这款减肥药根本是一款挂羊头卖狗肉的商品,其产品编号属于因为含有违。禁。成分而造就被勒令停产的另外一款减肥瘦身产品,白玉冰衣橱里找到的那瓶药,标签上面的商标和厂址都是假的,产品源头自然是本来应该停产的那家小药厂,供货商则通过更换包装和虚构生产厂家之类的手段,换汤不换药的把不允许销售的药品重新上市销售,而这种明显见不得光的产品,当然就不会被拿到正规的实体药店里销售,主要的销售途径都是网上一些没有注册在案的减肥产品卖家,因为缺乏监管。所以销路居然还挺不错。

    随后顾小凡和钟翰通过核对施逸春和施向文这对父子最近半年多以来银行卡的消费情况,以及施向文的网购情况,排除了他们两个人购买这一类减肥药物的可能性。这样一来,他们便基本上被排除掉了把白玉冰减肥药偷梁换柱的嫌疑,毕竟除了通过现金途径很难在市面上购买到那种减肥药这个原因之外,还需要考虑到的是,施逸春和施向文无论是从年龄、性别,还是外观来看,都完全不是减肥产品的使用人群。假如他们自己去药店里,或者拜托别人帮忙代购减肥药物,都会显得非常不自然也不合理。除了会惹人好奇之外,没有任何帮助。

    想要投毒杀人的人,恐怕最不希望的就是被人注意,所以施逸春和施向文基本上没有能够悄无声息购买减肥药和蓖麻子。毒杀白玉冰的可能性。

    尽管这对父子俩的嫌疑已经大致排除了。钟翰还是打算去找施向文谈一谈。

    “为什么咱们还需要找他?”顾小凡没有明白钟翰的意图,他们之前和施向文的沟通已经算是比较彻底了,实在是想不出还能遗漏什么。

    “你想想,白玉冰的减肥药是放在哪里被我们找到的。”钟翰提示她。

    “白玉冰主卧室大衣柜最内侧挂着的一件大衣的内里口袋里面。”

    “那施向文之前跟咱们说过些什么,你再回忆回忆,和白玉冰的大衣柜有关联的那部分,当时咱们并没有特别重视的一些东西,现在有必要再问问清楚。”

    顾小凡顺着他话里的意思琢磨了一会儿。渐渐开窍了,明白了钟翰的意图。

    两个人再次找到了施向文。可能是经过了自己之前差一点点惹上嫌疑的遭遇,再见到钟翰和顾小凡,施向文的态度十分冷漠,情绪也很抵触,并且由于知道自己的嫌疑已经被减轻了许多,所以也不复在公安局时候的慌张和六神无主。

    “你们还找我干什么?回去想一想又觉得我有嫌疑了?”他口气不善的问。

    钟翰笑笑,不大在意的回答说:“我们这次找你,重点还真不是为了你来的。”

    “你什么意思?”施向文皱起眉头,“不是为了我的事,找我干什么?如果人是我杀的,你们总找我,我也就认了,白玉冰是死是活我本来就不在乎,她死了和我也没有一点关系,结果你们几次三番的这么找我,对我的生活也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拜你们所赐,现在连我身边的同学朋友也都快知道我们家出事了。”

    钟翰对他的指责充耳不闻,根本不做回应,开门见山的表明来意:“我们这次找你,是希望你能把之前跟我们提到的一件事情尽量具体的回忆一遍。你说过白玉冰曾经大骂过申秋一次,还差一点影响到了孙翠英的饭碗能不能保得住,关于这件事,我们希望你能再详细的说一说,尽可能的提供一些具体的细节信息。”

    “你们特意跑来一趟,就是为了这件事?”施向文显然没有料到,愣了一下,可能是不想和他们耗得太久,便还是很配合的开口讲述起自己知道的事情经过,“我也是听申秋说的,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没亲眼看到,不知道她跟我说的有多少加工成分。她说那天孙姨叫她去我们家里,给她做点吃的,她学校正好没课,就去了,白玉冰不在家,出门去了,孙姨在厨房给申秋做饭吃,申秋说学校里洗澡不方便,要在我们家那边洗澡,孙姨同意了,让她去公共卫生间洗淋浴,但是申秋她看白玉冰不在家,就趁着孙姨做饭的功夫跑去楼上白玉冰和我爸房间里头,用主卧里的卫生间洗澡,用了白玉冰的浴液还有其他东西,总之就是香味比较浓的那种,然后她自己说是看到白玉冰的大衣柜没关门,里面好多衣服,一时心痒痒,就拿起来试了试,结果这个时候白玉冰不知道是忘了什么东西在家还是临时有什么事,突然就回来了,正好看到申秋穿着自己的衣服在她房间里照镜子,申秋跟我说白玉冰长了个狗鼻子,一进屋就闻出来申秋偷用了她的化妆品,所以一下子就急了,张嘴就开始骂。骂得听难听的。”

    “白玉冰具体都骂了她些什么话,你还能记得多少?”顾小凡见施向文说到这里,似乎准备打住了。便开口希望他能在说的具体一点。

    施向文不太高兴的撇撇嘴,想了想,说:“大概记得一点吧,白玉冰那个人别看长得人模人样的,其实说起话来一向都挺刻薄,你们可别以为是我在故意给她泼脏水,就算是假的。也是申秋跟我说的时候撒的谎,不过我觉得那种话从白玉冰的嘴里说出来也没什么想象不到的,她就算那种恶毒的人。”

    “你说吧。我们会有衡量。”钟翰示意他但说无妨。

    施向文说:“申秋说,白玉冰骂她不要脸,偷穿自己的衣服,就像猴子穿龙袍。再怎么装也装不出来个人样。还说申秋应该认清事实,家里面那么穷就不要惦记别人的好东西,要是实在忍不住想要穿戴高级货,就干脆去做那一行好了,反正趁着年轻,做那一行说不定赚钱会快一点。申秋说孙姨当时也气得要命,但是因为是申秋不对在先,她又不敢得罪白玉冰。所以还得忍着,还得给白玉冰道歉。白玉冰不依不饶的骂了半天,非要炒掉孙姨,后来要不是我爸过问了一下,把孙姨留下了,可能那天她们娘俩就直接被扫地出门,连孙姨的工作也一起丢了。”

    “好,谢谢你配合我们的工作。我们就不多耽误你的时间了。”钟翰听完,对是施向文点头示意了一下,就准备和顾小凡一起离开。

    可是施向文的好奇心却被勾了起来:“你们问这件事干什么啊?你们是怀疑孙姨么?她那人挺老实的,我不觉得她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而且雇她回来就是照顾白玉冰生活的,她把白玉冰弄死,工作搞不好就没了,这没意义啊。”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们不会随便往谁的身上安罪名的。”顾小凡回答说。

    和施向文分别之后,他们又去了一趟申秋的学校,通过学校里的老师和一些学生,了解了一下申秋在学校里的表现。

    这所私立艺校里的风气,果和孙翠英都提到过的那样,有些过于虚荣,崇尚物质,校门口停着几辆价格不算经济的小跑车,听说都是学校里学生的,平时就停在门口,放假或者没课出去玩的时候开着走。一路上他们遇到的年轻男孩女孩普遍外貌比较优秀,穿戴也很入时,看人的眼神里透着一种傲慢和优越感,倒是有几个女生和他们擦肩而过的时候会偷偷的打量钟翰。

    钟翰虽然年纪比这个学校里的男生们要大上许多,也不是时下里所谓的前卫打扮,但是由于着装品位一向不俗,和他的气质非常协调,再加上年龄所增加的那种成熟稳重的气息,反倒显得比那些还未脱稚嫩的小男生更惹眼。

    顾小凡每次遇到有女孩儿用很感兴趣的目光朝钟翰一个劲儿打量的时候,就会在心里悄悄的想,看也没用,这男人已经有主儿了。这种话估计打死她也不好意思真的说出来,不过在心里想一想,也会忍不住有点小骄傲。

    他们找到了学校里专门负责申秋她们上课以外其他事情的生活老师,了解申秋的在校表现,申秋的生活老师对她的评价似乎并不高,只说对申秋专业课的表现那些并不是很熟悉,她是否有很好的天赋和造诣,也并不是自己的关注范畴,作为生活老师,她觉得申秋这个姑娘有些太过现实,比较虚荣,虽然在这所学校里,攀比的风气一直很盛,但是对于这位生活老师而言,在知道了申秋的家庭情况之后,看到这姑娘也喜欢和那些富家女一样的攀比炫耀,就有些难以接受了。

    “我跟她谈过很多次,我说本身从个人角度上,我不觉得她的家庭条件送她来这里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我们这里是什么状况,其实打听打听你们就都能了解到了,不过既然已经来了,最重要的是踏踏实实的做自己,把专业课学好,以后谋求一个相对好一点的发展,她爸妈供她来这里念书不容易,她跟别人比不了,也混不起,人家以后毕业了,哪怕什么也没学到,都不愁生计的问题。说白了,这个学校里一半的学生都是过来圆个做明星的梦,过把瘾。以后毕了业,家里面都会有别的安排,但是申秋她不一样,她没有那种背景和保障,所以我才会经常和她谈,那孩子也不太愿意听我说这些话,总是不太耐烦。有时候找她谈她也总是借口不来,我也就不浪费口舌了。”生活老师对钟翰和顾小凡说。

    学校里的寝室管理员也提到,申秋和其他那些女生一样。几乎每天都能收到大大小小的快递包裹,从网上买很多有用没用的东西,花销应该并不是很小,通过生活老师的协助。钟翰和顾小凡也从其他几名学生那里侧面的了解到。申秋在学校里并没有向他们之前从孙翠英那里听到的说法那样,表现得很自卑,抬不起头,相反,她在学校里非常的高调,说起话来口气也很大,经常和别人攀比炫耀,说一些旁人并不太相信的话。

    比方说。一个女生就提到,申秋曾经跟她们说起过。自己有个很有钱的男朋友,男朋友的爸爸是公司的大老板,身家恐怕几千万都不止,自己的男朋友长得又高大又英俊,有钱自然是不在话下的,并且这个男朋友学习还很好,在本市就读研究生,男朋友的爸爸对她也是欣赏有加,一心等着她从学校毕业,年纪也大一点了,就安排两个人结婚,房子是一套独栋别墅。

    这番话申秋不止一次对别人说起过,但是听到的人并没有谁真的当真,毕竟朝夕相处的过程中,这些年纪相仿的年轻人也都敏感的发现,申秋再怎么装得花销大方,实际上也并不是什么富裕家庭的出身,因此谁也不相信她会有一个又有钱又高大英俊的男朋友。

    也有学生提到,申秋其实偶尔也会拿出几样比较值钱的小东西,她也曾经佩戴过一条限量款的施华洛世奇手链,虽然不是什么真正的高级珠宝,但是一条市面售价约为七八千元的人造水晶手链,对于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来说,也算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东西了,当时有不少女生都好奇的过去看看限量款手链的款式和质感,也有平时和申秋别苗头的女生不相信,想要去看看真假,总之一度也惹了不小的轰动,可是没过几天,再有人想要见识见识那条据说是男朋友特意送的礼物的限量款手链,申秋却拿不出来了,推说回家的时候扔在了家里。

    诸如此类的事情还发生过好几次,出现在申秋身上的都是一些价格比非,却又体积小巧的配件,除了几千块的手链之外,她还曾经在脖子上佩戴过诸如bvlgari这一类更加知名品牌的项链,相似的是,基本上她都只会在学校里佩戴着招摇一圈,然后这些东西就再也不会在她的身上出现,理由也无一例外的是“男朋友送的礼物,放在学校里不保险,所以扔在家里了”。

    她口中那个又有钱又英俊的男朋友是谁,不用找申秋核实,顾小凡和钟翰也能够猜得出来,那个所谓的男朋友正是施向文,而那些价格根本不在申秋甚至孙翠英夫妇承受能力范围内的饰品首饰是从哪里来的,后来又拿去了哪里,也并不难猜,从孙翠英在施逸春家里当保姆这么久,始终没有因为家里有东西失窃而被责问这一点就能判断出来,那些东西恐怕是从白玉冰繁多的首饰里偷偷拿出去,达到了炫耀的目的之后,又被申秋给原封不动的还回去了。

    之后,顾小凡又调查了申秋最近大半年的网购记录,这个姑娘的购物频率特别高,好不容易顾小凡才从中找到了减肥药的痕迹,申秋不但购买过白玉冰服用的那种减肥药,并且还不止一次购买,前前后后也买过好多瓶了。

    “这就说得过去了,申秋在白玉冰那里收到过侮辱,从她说起白玉冰时候的态度也不难发现她对白玉冰的敌意,并且之前咱们也了解到过,孙翠英和丈夫两个人因为生活条件比较拮据,早年一直忙于打工赚钱,没精力照顾申秋,就把申秋一直留在她的爷爷奶奶家生活,申秋的爷爷奶奶家在农村,周围的自然环境比较好,虽然不能百分百确定她祖父母家附近是不是有种植的或者野生的蓖麻,但是认识和接触到那些东西的几率比白玉凌要大不少。只不过……咱们只能找到申秋购买减肥药的证据。分析出来她的作案动机,但是这些还不足够啊。”顾小凡有些发愁的问钟翰,“虽然咱们调过白玉冰家小区的监控录像。发现申秋经常出入那里,可是别墅里面又没有安装过监控器,咱们也不能证明申秋到底是去找她妈妈,还是去投毒的,这可怎么办?”

    钟翰想了想:“那咱们就来一招‘请君入瓮’吧!”

    第二天是个休息日,钟翰和顾小凡来到了孙翠英的家,她和申秋两个人在家里。丈夫为了补贴家里的开支,周末也有兼职需要做。孙翠英看到钟翰和顾小凡登门,显得有些紧张。一见面就开口问:“是不是案子有什么结果了?那先生那边有什么决定没有?他们家还用我不?他们家给我的工资马上就到期了,要是他们不用我了的话,我也该出去找工作了,这几天我这心里头一直着急这事儿呢。”

    “这个我们也不知道。你还是自己和施逸春联系。问问他那边的意思吧。我们今天过来,主要是想看看你这边的情况怎么样。”顾小凡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孙翠英的问题才好,虽然说施逸春之前和他们表示过,愿意继续留用孙翠英,但是假如她和钟翰的判断最终得到了证实,到时候施逸春还会不会愿意留用孙翠英,可就是个未知数了,另一方面孙翠英表现得这么热切。她又不忍心给她泼冷水,尤其那个有待证实的判断对她来说也会是个不小的打击。

    “哦。那谢谢你们关心,我没什么事儿,除了着急那边还用不用我的事儿,别的也没啥太揪心的了。”孙翠英嘴上客气的回应,实际上似乎有些失望。

    “其实今天过来我们也还算是有另外一件事吧,白玉冰的案子,我们也确实算是有点收获,我们局里的法医怀疑白玉冰之所以会死,可能和服用了大量的减肥药有关,过几天等忙完手头的事情,我们打算到别墅那边去找找她服用过的减肥药。你知道白玉冰把减肥药收在哪里么?”钟翰问孙翠英,同时目光不着痕迹的扫向陪着孙翠英一起坐在客厅里的申秋。

    申秋听到钟翰的话,似乎有些惊诧,一瞬间的错愕之后,虽然表面上维持住了平静,不动声色,但是眼神却游移不定,她的年纪,还做不到很好的隐藏著自己的情绪。

    “吃减肥药吃死了?”孙翠英也很诧异,但是白玉冰对于她而言毕竟只是雇主,并且还不是那种特别和善好相处的雇主,对于白玉冰的死因,她并不是特别感兴趣,所以她在诧异之后,很担心的把脸转向了一旁的申秋,“闺女啊,你之前是不是也吃减肥药来着?你以后可别吃了,花那么多钱,还伤身体!警察同志,那……白玉冰她吃的是什么牌子的?我闺女她也吃减肥药,我怕会不会是外面卖的药是假的,万一……万一差不多,我得带孩子去医院看看……”

    “妈你别胡说八道了,根本都没关系的事儿,而且我也没吃减肥药!”申秋一脸的不高兴,略显紧张的瞪了母亲一眼,嘴上毫不犹豫的矢口否认。

    孙翠英也觉得自己这时候说这话可能有歧义,也不再多问,只说根本不知道白玉冰之前有吃减肥药,所以也不知道她的减肥药收在哪里。

    顾小凡和钟翰不需要再追问更多,孙翠英的反应基本上等同于印证了他们的猜测,所以两个人又随便询问了几句,把能给留下的暗示都留下之后,就告辞离开了,留下了孙翠英和明显有些心事重重的申秋。

    随后钟翰和刑警队里的其他人一起讨论之后,做出了蹲点的安排,之后就只能静静的等着了。

    一切都安排好了之后,连续蹲点了两天,别墅附近没有任何的动静,事情似乎并没有按照钟翰计划的那样去发展,顾小凡隐隐的有些担心,参与蹲点的大家也都多多少少的表现出了一些疲惫,同样参与了这一次蹲点的高轩甚至还私下里说了不少不阴不阳的风凉话,这更让顾小凡觉得心烦意乱。

    相比之下,钟翰自己倒是很淡定。看到顾小凡心浮气躁,还安慰她,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想要请君入瓮,当然需要耐心,该来的时候自然就来了。”

    顾小凡认识钟翰以来,对他的工作能力始终是很有信心的,所以心急归心急,却从来没有质疑过他这样的安排到底合适不合适,并且在静下心来之后。也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不乐观,她和钟翰两天前才去孙翠英家里面暗示了申秋,如果申秋第二天就立刻跑到别墅这边来。那岂不是太过于胆大包天了呢?

    这么一想,顾小凡意识到自己是受了别人的不良情绪影响,所以才觉得焦虑烦躁,实在是很不应该。

    到了第三天。冬天白昼比较短。晚上天早早就彻底黑透了,天气冷下来以后,喜欢在楼下活动的人也少了许多,七点多的时候小区里就已经很安静,除了楼里面窗子里透出来的灯光之外,已经很少人在外面走动,蹲守在别墅里面的顾小凡忽然接到了通知,在小区某一个入口附近停车蹲守的唐弘业发现了申秋的踪迹。应该是朝着别墅的方向去的,顾小凡他们立刻打起了精神。屏息静气,耐心的等待着。

    过了一会儿,楼下传来了开门声,听得出来,开门的人显然是很小心,蹑手蹑脚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随后,楼梯上悉悉索索,那个人朝楼上来了。

    顾小凡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蹲守,心里多少有点紧张,虽然要等的人不是什么穷凶极恶之徒,但是对于他们的这一次计划而言,最重要的不是制服来人,而是把握好时间。

    钟翰也凝神静气,专注的听着外面悉悉索索的声音,随着声音由远及近,终于进入了卧室,等到听到立柜门被打开时折页发出的声响,钟翰迅速做出了反应,一直在主卧卫生间里蹲点守候的几个人同时迅速的冲出门去,顾小凡第一时间按下了墙壁上的电灯开关,卧室里瞬间从一片黑暗变得灯火通明。

    敞开门的立柜前面站着的正是让他们等候了三天的申秋,她一时之间还有些适应不了光线的变化,一只手挡住自己的眼睛,另外一只手里还攥着一个绿色的药瓶,那正是之前钟翰和顾小凡他们做过标记,重新放回大衣口袋里的诱饵。

    申秋显然也没有想到居然那么多人在这里守株待兔的等她送上门来,当场就吓得面如死灰,整个人筛糠一样的抖成一团,几乎快要站不住,如果不是顾小凡过去拉住她的胳膊,扶了她一把,搞不好早就两腿一软跌坐在地了。

    一行人把申秋带回公安局,唐弘业他们负责打电话通知申秋的家人,钟翰和顾小凡把她带到询问室,申秋整个人好像都吓傻了一样,别人和她说话,哪怕是问她的姓名年龄,她也都怔怔的,好像不知道该怎么做出反应。

    没过多久,申秋还没有从失魂落魄的状态中回过神来,孙翠英夫妇就已经慌慌张张的赶来了,一个劲儿闹着要见申秋,这个要求自然是不会得到允许的,他们又提出要见钟翰和顾小凡,钟翰考虑过后,决定自己过去和他们谈一谈,不让顾小凡出面,免得孙翠英在情绪激动之下,万一做出什么不当的行为,会首当其冲的冲着他们当中相对最弱的顾小凡去。

    孙翠英的情绪确实很激动,哭着一个劲儿说他们一定是搞错了,抓错了人,自己女儿才二十出头,还是个小女孩儿,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做出那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来的。孙翠英的丈夫在一旁也是脸色难看,频频附和,钟翰花了不少口舌才暂时稳住他们,说对申秋的事情还需要寻问清楚,让他们先不要慌张。

    虽然他心里很清楚,蹲守等到了申秋自投罗网,基本上这个姑娘的嫌疑就已经洗不脱了,现在这么说,只是在一切都水落石出之前,尽量稳住孙翠英夫妇两个人,不要让他们情绪太过激动罢了。

    孙翠英和她的丈夫虽然还是惴惴不安,但至少同意暂时等待一下,他们不愿意离开公安局,钟翰只好拜托其他人暂时把他们安顿在办公室那边,等着消息。

    重新回到讯问室,申秋还是老样子。魂不守舍,顾小凡一直在试图和她取得沟通,钟翰回来的时候。她正在对申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试图让她愿意开口说话,申秋在长长的沉默之后,终于开了口。

    她的声音颤抖的很厉害,但还是勉强开口了:“我什么都没做,你们抓错了人了。你们放我走吧!”

    “那你能跟我们解释一下,今天晚上你偷偷跑去白玉冰家的别墅,还翻白玉冰的衣柜。是想要干什么?”钟翰并没有用特别严肃的态度对待申秋。

    申秋咽了口唾沫,这个问题她似乎已经花了很久的时间去打腹稿,所以听到钟翰这么问也没有任何的难堪或者尴尬,直接开口回答说:“我不是为了减肥药去的。我都不知道那个是什么减肥药。我还以为是吃了美容的美容药呢,所以才会偷拿了我妈手里的钥匙跑去,我就是一时糊涂,我知道错了,你们批评教育我吧,但是别的事情我真的没有做过!”

    听了她的话,钟翰笑了,顾小凡也无奈的看着申秋。叹了口气,申秋见状也有些慌神。不敢再说什么,一双大眼睛充满了紧张的盯着发笑的钟翰。

    “首先,我们有说你回去是为了减肥药么?”钟翰的第一个反问就让申秋傻眼了,但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其次,你又是怎么知道所谓的‘美容药’是放在那里的呢?进门之后等也不用开,摸着黑也能直接准确找到?还有最后一点,我们已经调查过了你的网上购物记录,确定你曾经多次购买过一模一样的减肥药,所以你不可能不知道那个你试图偷出来的药瓶本来应该盛放的是什么,现在你拿那个瓶子留下的指纹,我们也已经拿去和原本真正放在大衣口袋里的药瓶上面的指纹进行比对,结果用不了多久就能出来,所以,你还坚持自己的说法么?”

    听了这话,申秋彻底没了主意,眼泪从她的眼角流了出来,却并不是因为难过,而是巨大的恐惧所致,她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情绪彻底失控,一边哭一边大声说:“我没杀人!我没杀白玉冰!我……我只是想作弄她,想要报复她当初说我骂我的那些话,我没有想过要让她死!你们要听我解释,我真的没有杀人!”

    “申秋,你控制一下自己,不要那么激动,把事情说清楚。”顾小凡见状,赶忙开口劝她,尽量让自己的说话语气温和一些,免得让申秋感受到更多的压力,“你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给我们听,你到底是怎么做的?”

    “我……白玉冰她之前骂过我,不止一次两次的,”申秋一边哭,一边抽抽噎噎的说,“她说话特别难听,我妈在她家里当保姆,她就不拿我们当人看,好像我们比她命贱一样,那次我就是一时好奇,偷偷试穿了一下她的衣服,她发现了,就骂我,还骂我妈,我……我就是气不过,我想跟她吵架,我也想跟她打一架,你们根本不知道她说话有多难听,我恨的想把她嘴巴都撕了,但是我妈拦着我,不让,说她还得保住自己的饭碗呢,不然的话,没有他们家那么高的工资,我在学校的生活费都凑不够,我当时就忍了。我回家以后越想越气,我就觉得凭什么啊,我家里头是没钱,她自己以前不也是个穷丫头么!不就是榜上了向文哥的爸爸才过上好日子的么!我又不比她差什么,她凭什么瞧不起我!”

    “所以你就对她投毒了?”钟翰接过话头问。

    申秋哭着摇头:“我没想毒死她!我真的没想毒死她!那天你们到我家里去,说她可能是吃减肥药,我简直吓死了,你们肯定是搞错了,我真的没有给她放什么毒药,我只不过是把她的减肥药给换成了别的而已,我真的只是想教训教训她!”

    “你换成了什么?”顾小凡明知故问。

    “换成了蓖麻子,就是蓖麻子而已,没有别的,我小时候见过有的小孩儿吃了蓖麻子,肚子疼,一个劲儿的恶心吐,也没见谁吃死了呀,所以我才想到用那种玩意儿作弄她一下,别的我真的什么都没加。”

    “你是怎么发现白玉冰吃减肥药这件事的?蓖麻子又是怎么放进胶囊里面去的?”钟翰问。

    “我……偷着穿她衣服的时候发现的,蓖麻子我就在家拿擀面杖给敲碎了,塞胶囊里,趁着下回去找我妈的时候偷偷的给她换了。这事儿都过去那么久了,怎么可能还跟我有关系啊?”申秋哭的愈发伤心起来,并且满怀委屈。

    “你一共换了多少瓶减肥药?”

    “我……大概四瓶,对,一共就四瓶,没有更多了。”申秋算了一下,有些期待的看着问话的钟翰,期待着他能够说出些对自己有利的话。

    “那一共用了多少蓖麻子?”钟翰又问。

    这个问题倒是让申秋有些犯难了,她想了半天,也只能含含糊糊的回答说:“一个胶囊里头,我砸碎的蓖麻子也就能塞进去差不多两粒,可能多点儿,也可能少点儿,我也没有搞得那么精确过,一瓶好像是50粒胶囊,四瓶……一共有多少我也说不清楚了,你们自己算一下吧,我现在头都发麻呢!”

    “那个减肥药的用量是多少?”钟翰偏过头去问顾小凡,顾小凡之前有特意买了一样的回来做成分对比,所以应该对这些比较知情。

    “一次两粒,一日两次。”顾小凡回忆了一下包装上面的服药说明。

    申秋听了却直摇头:“白玉冰可不是那么吃的,她一天最起码吃了三次,一次三粒或者四粒那么多。”

    “这你是怎么知道的?”顾小凡有些诧异。

    “我不是得给她换药么,所以……隔一段时间就去看看她吃完了没有,换出来的减肥药,我就自己吃了,我是按照说明书吃的,她比我吃的速度快不少,所以我就大概猜了一下。”申秋有些尴尬的回答。

    钟翰和顾小凡对视一眼,都觉得有些无奈,蓖麻子和其他对人体有毒的植物一样,都有一个中毒量和致死量,很显然申秋并不知道这一点,她以为这只是会让人造成食物中毒,恶心腹泻的东西罢了,所以换到了白玉冰的减肥药里,偏巧遇到了白玉冰为了减肥效果能够立竿见影,没有按照服药说明上面的用量,私自做主过量服药,结果就导致了摄入的蓖麻子毒素在体内积聚的越来越多,根本来不及代谢出去,最终导致了毒发,再加上白玉凌在茶杯里投放的少量氰。化。物,这才发生了死亡的结果。

    也正是氰。化。物。中。毒所特有的气味,在最初的时候把整个案子差一点点引向了完全错误的调查方向。

    这样的结局,让钟翰和顾小凡都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评价才好,白玉冰这个人到底是好是坏,这个很难做出评价,但她的刻薄和自私是在调查过程中就越来越清楚的被人了解到的,可是最为讽刺的是,真正想杀她的那个人,因为缺乏知识,导致了谋杀以失败告终的结局,而另外一个人,单纯的想要报复她的刻薄和打击,想要折腾她作弄她,却也同样因为缺乏知识,而真的夺走了白玉冰的性命。

    当顾小凡把白玉冰因为蓖麻子而中毒死亡的事实解释给申秋听之后,申秋彻底傻掉了,连哭都顾不得哭,整个人就好像失了魂一样,傻傻的,已经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而她面临着的,也将是严厉的法律惩罚。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