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节 这就是大熊座! 【第三更】


本站公告

    唐天蓦地停步转身,杀意如同溃堤的洪水,轰然扑向甘豪。

    强大的杀意,几乎瞬间把甘豪笼罩,甘豪的脸色大变!

    他之所以在宴会上发问,就是认为在宴会上,唐天会有所顾忌。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唐天竟然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当着这么多的使团的面发难。

    这家伙……难道不知道这样会引起各使团的反感?难道不知道小不忍则乱大谋吗?这家伙到底是怎么成就这般霸业的?

    冷汗涔涔而下,强大的杀机,如同阴影般笼罩着他。

    甘豪强自镇定,心中不断地给自己打气:他不敢动手……他一定不敢动手,他只是做做样子……

    所有人都被唐天的举动震惊了,谁也没有想到,唐天竟然会在宴会上公然动手。

    甘豪心一横,鼓起余力:“难道陛下心虚……”

    眼前身影一花,他便失去唐天的踪影,甘豪的脸色终于彻底色变,唐天竟然敢真的动手!

    他刚想有所动作,蓦地脖子后面一紧,一只像铁爪一样手掌,抓住他的脖子,好快……

    甘豪满脸不能置信,他被唐天一只手抓了起来。

    安德烈脸色微变,心中骇然,好快!刚才他竟然无法捕捉到唐天的动作,唐天比仙女座那时强大太多,俨然就如同换了一个人。

    他身边的斯嘉丽目瞪口呆,她从小到大,参加过的宴会不计其数,宴会上的明争暗斗也见过无数,但是从来没有见过,哪一位宴会的主人,还是一位君主,会向客人动手!就连她那位脾气以暴躁而著称的父亲,哪怕再生气,也不会在宴会上对客人翻脸。

    这是上层社会不成文的规定,而保证对方使团的安全,也是任何一个星座最基本的礼仪!

    可是……现在自己看到的是什么……

    斯嘉丽几乎不敢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唐天竟然一只手抓着甘豪的脖子,把甘豪提在半空中!

    老天!

    竟然有这么粗鲁这么野蛮的君王!

    在唐天动的那一刹那,明月体内的气机几乎下意识地一动,她心中一片骇然!她天生剑体,对于危险的直觉极强,这种本能的反应完全不受她控制,这是她第一次遇到。

    说明唐天在动手的那一刹那,她本能地感到极其强烈的危险!

    那天在修炼场上看到井豪修炼基础剑法,她深受震撼,最简单的剑法中蕴含着直指人心的法则,令明月耸然动容。

    而唐天却截然不同,他就像一头危险至极的野兽,引动她体内气机的,是唐天释放出来的杀机!浓郁有如实质的杀机!

    这家伙,完全动了杀心……

    好可怕的家伙!

    明月脸色苍白看着举着甘豪的身影,冷酷而暴戾,和她印象中仙女座的那个热情开朗的唐天俨然有如两个人。

    所有的目光从各个方向投来,一股热血直冲脑门,前所未有的羞辱感深深笼罩甘豪!

    不!他一定不敢动手的!

    “陛下这是什么意思?”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一名神色阴冷的老者,越众而出:“虽然甘豪语气有所不对,陛下如此羞辱我黑魂,莫非真的以为我黑魂怕了大熊座不成!”

    甘豪看到伏长老出来,顿时有了底气,没错,唐天绝对不敢!

    “唐天!今天这事没完……”

    咔嚓,甘豪的话戛然而止,他瞪大眼睛,仿佛死也不敢相信,唐天竟然敢真的动手。

    “还有十八秒。”

    唐天冷冷地吐出在场谁也听不懂的五个字,随手把气息已绝的甘豪丢在地上,旁若无人地转身离去。

    黑魂伏长老暴怒:“找死!”

    他身形暴起,朝唐天扑去。

    一点银芒,忽然在他视野中亮起,他心神狂跳,下意识地强转身形,抽身疾退。

    凌旭面无表情挡在他面前,枪尖直指伏长老。

    “好好好!”伏长老怒极反笑:“宴会杀客,在场各位,这就是大熊座!”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盯着那个头也不回地离开的唐天,他听到伏长老的这句话,也不回头,挥挥手以示告别。

    众人还未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伏长老这句话,确实说出他们的想法。这样的事情,闻所未闻。

    “没错,这就是大熊座。”

    一个声音响起,鹤缓缓越众而出,吸引所有人的目光,他平时温和可亲的脸庞,此时一片肃杀。

    “大熊座不接受任何挑衅,大熊座也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任何事。”鹤的目光一片森寒:“鬼吾前辈的遗物确实在我们手上,如果黑魂想要,很简单,从我们的尸体上夺走。”

    嘶,整个会场响起一片倒抽冷气声。

    倪雨虹不敢相信地看着鹤,她就像不认识鹤一样。说实话,她也觉得唐天的行为比较过份,她当然能看得出来甘豪不怀好意,但是在她看来,有足够多的办法和手段来化解,完全不需要如此粗暴激烈的手段。

    杀死甘豪,无形中把所有的客人都得罪了,只会让大家感受到大熊座的嚣张跋扈,把大熊座推到大家的对立面。

    唐天的举动,在她看来,完全缺乏基本的政治常识。

    一个莽夫!

    这是冷眼旁观的倪雨虹心中的评价,可是当鹤也站出来,说出如此决绝霸道的话时,她才呆住。唐天是个莽夫她一点都不奇怪,但是鹤的聪慧,她可是相当了解,鹤怎么会做出如此荒谬的事情。

    “客人?我怎么不记得,我们时候请黑魂来大熊座做客?寒古城童格的账,我们还没算,你们倒是端起架子把自己当成客人了!”鹤语气愈发森寒,周身气场变得幽深难测。

    周围驻守的圣者,脸色全都阴沉下来,尤其是蒙塔那些经历寒古城之战的圣者,更是黑着脸。

    这么多圣者同时释放气势,整个会场的气氛令人窒息。

    倪雨虹此时却是恍然大悟,眼中不由闪过一丝赞赏之色。鹤的话,绵里藏针,与其是说给伏长老听的,倒不如说给在场诸人听的。

    鹤的意思很简单,你们不是我请来的,你们是自己找上门来求我的,别真把自己当贵客了!

    果然,那些原本有不悦之色的客人,全都沉默下来。

    “既然你代表黑魂,那今天我们就好好算算这笔账!”鹤冷冷道。

    伏长老此时亦知道不妙,如果真的导致黑魂和大熊座战斗,自己想死都不容易,他强自争辨:“我是我,黑魂是黑魂!”

    “坐在这里的贵客,都是代表他们各自的势力。你无法代表黑魂,谁让你进来的?潜入宴会,挑衅陛下,不知死活!”鹤冷冷道:“束手就擒吧,我不想惊动在座各位贵客,我们自会与黑魂方面交涉。”

    倪雨虹差点击节赞叹,如果说唐天的表现没有半点政治智慧,那鹤殿下的表现,简直是另一个极端。

    鹤殿下话不仅给伏长老扣上帽子,也把这件事定性,同时又暗中提醒在场诸人:你们要想清楚,你们可是代表你们的星座。

    伏长老混到这般地位,也知道今天彻底栽了。

    如果他敢代表黑魂,那就是赌大熊座不敢和黑魂宣战,他不敢赌。而作为个人,今天的行动,就是他理亏。

    他知道,如果这个时候,自己选择反抗的话,大熊座会毫不犹豫把自己干掉。他甚至知道黑魂绝对不会因为这件事和大熊座反目成仇。

    可恶的甘豪!

    如果没有这个家伙,事情也绝对不会演变成这样的地步。甘豪贪心鬼吾前辈的遗物,太自不量力了。

    这次的任务彻底失败,回去的惩罚,活着比死了更难受。

    “好好好!”伏长老惨笑:“老头子我认栽了!今天所有的事情,全都是我和甘豪个人行为,与黑魂无关!”

    话一说完,他浑身血管爆裂,漫天血雾中,仰面而倒,气息生机断绝。

    “是个汉子!”

    凌旭丢下一句,便转身离开。

    很快,有人来打扫清理,宴会重新开始,但是在场诸人,已经没有吃的心情。今天宴会发生的一切,包含太多的信息,他们需要时间消化。

    但是有一点却是出奇一致的。

    没有一个人对大熊座再敢有半点轻视。

    大熊座表现出来的强势,唐天的果决冷酷和疯狂,鹤高超绝伦的手腕,凌旭惊艳一枪,就连孱弱的龙守静面对黑魂挑衅时展现出来的硬气、毫不退缩,都给所有人都留下极深刻的印象。

    这场宴会,让所有人都看到大熊座的实力和意志。

    唐天一退出宴会,便直接进入武魂殿,他疯了一般冲向青铜星门,在他身旁,兵背着透明的冰棺,里面是残缺不齐的螺丝。

    当唐天抵达青铜星门时,胸中沸腾的杀意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冷酷的脸庞就像冰块融化一般,变得柔和起来。

    “还好还好,还有两分钟!”

    唐天拍拍胸脯,满脸心有余悸。

    兵在一旁没有作声,他放下背上的冰棺,那张没有什么表情的扑克脸,罕见地露出紧张的神色。

    他坐在地上,倚着冰棺,就像一万年前倚着机关武甲和螺丝聊天一样。

    冰棺内螺丝一无所觉,他不知疲倦抽风似地比划着双手,嘴里念念有词。

    兵注视着青铜星门,轻声道:“螺丝,我们马上就要见到阿信了。”

    青铜星门的光芒,幽幽亮起,照亮少年的柔情,照亮大叔灰白的记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