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六对六的最后一战


本站公告

    “酋雷姆,给我停止。”那一次的惨败,从不参加训练的酋雷姆每每早起,非常积极的参加那些看似很平常的训练当中。酋雷姆知道,那一次战斗之所以失败归根到底是自己的问题,主人的命令很正确,自己却固执己见,所以那一战自己败了,而主人一点也没有责怪自己。

    “这次的对手一点都不弱,绝对不能小看。”对于酋雷姆,芳缘女皇最怕的就是它不听自己的命令,虽然出战那么多次也就那么一次没有和自己共同战斗,毕竟芳缘女皇何许人也。

    点点头,酋雷姆听从了芳缘女皇的话,原本蓄势待发的攻击黯然了下来,虽然对于这攻击阿火和喷火龙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

    酋雷姆的攻击是停止了,但,喷火龙对酋雷姆的战斗终究是要开始的!

    翅膀一扇喷火龙破空而去,房子的屋顶早就被之前的战斗打得已不复存在,众人抬头一看就是阳光明媚的天空。基于高处就是一道火焰直射而下,灼热而明亮的火焰毫无花俏的对准酋雷姆。酋雷姆不是被虐狂,感觉到对方的攻击,抬头就是急冻光线迎上,同时寒气迸发而出,只要被寒气漫过都会结上了冰。转瞬之间,喷火龙与酋雷姆都将环境转向利于自己的一边,根本不给对方机会。

    “喷射火焰。”

    “急冻光线。”

    盘旋于空中,占据着地面;任何借力接近自己的方式都会被喷火龙用喷射火焰打下去,只要一降低高度就被急冻光线扫射,喷火龙和酋雷姆看似各自占“地”为王,但明眼人都知道它们都不过是在试探对方的深浅。

    “喷火龙,这是一场只属于你的战斗,暂时解放自己吧。”喷火龙还有所顾及,阿火太了解自己的喷火龙了。

    喷火龙很温柔,温柔得没多少人知道它的强大,也没人知道它一直陪伴着阿火,阿火经历了些什么它都感同身受,同时作为阿火最信任的存在之一,它是胡乱的乱来。喷火龙不像暴蝾螈,事事要争个第一;不像巨钳螳螂,视生物性命为蝼蚁;不像隆隆岩,有特殊的天赋;不像毒骷蛙,和阿火有一样的属性;不像铁甲贝,玩“冰”玩到出神入化。

    自己呢,有些什么呢?

    阿火的初始神奇宝贝么,陪伴阿火最久的神奇宝贝么,其实这些都不算什么,因为喷火龙很清楚自己为了什么而存在!

    同伴!同伴!还是同伴!

    自己就是同伴们,就是阿火最后以及最信任的存在,也是老大!作为老大,这一战自己非胜不可!

    群战中喷火龙会顾及伙伴们的战斗,一般情况下有哪位伙伴处于弱势,喷火龙和铁甲贝会进行支援,但是更多情况是铁甲贝拖着对方的几位强者,支援的任务就交给了喷火龙。要不就是对方根本不需要喷火龙出全力,打小喽啰对于喷火龙很轻松就是。

    看向主人阿火的方向,隐约间见到阿火好像对着自己点点头。这是默契,阿火的确是抬头看向喷火龙所在的方向,他知道喷火龙会犹豫,毕竟很久了,喷火龙身为火系的神奇宝贝,它不好战,谁会相信。作为阿火队伍中的老大,它必须按压住自己好战的血液,它必须对的起“老大”这个称呼,必须顾全大局,即使伙伴们有时都劝喷火龙不必这么压抑自己,想战便战。

    “吼~~~~”比之刚才要细,速度更快的红色火焰再次袭来,同一刻,喷火龙直奔酋雷姆。

    不同的火焰,攻击方式却一模一样,酋雷姆开始对喷火龙产生一丝不屑,难道自己会被同样的攻击方式打中么,而且刚才也没打中。

    “避开。”芳缘女皇的声音传来,打算用同样的方式反击的酋雷姆,只好不屑的往后退开半步

    但,接着,酋雷姆莫名其妙的被抛在空中,一脸茫然的酋雷姆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却看到喷火龙已经出现在面前,背部一疼自己就在地面上砸出一个洞,带着冰屑。

    后面自己是被对方的尾巴扫到地面,那么前面呢,发生了什么事。甩甩吃土的头,酋雷姆非常想知道一开始是怎么回事,只是喷火龙完全不给酋雷姆思考的时间,从前方红色的火焰袭来,这次的火焰不细,也不是柱状,是一大片的奔袭过来。

    “在后面。”话音刚落,酋雷姆已经做好反击的准备,头一侧就是急冻光线的爆射而出。

    喷火龙瞄准的是酋雷姆的脚,俯下身尾巴一扫就振翅而飞,橙色火焰对准酋雷姆就是一击,是最开始出现的橙色的喷射火焰。酋雷姆是靠双腿站立,其中一只脚被喷火龙一扫就顿时单膝下跪。

    酋雷姆也真不愧最强的龙,战斗经验之丰富,在单膝被迫跪下时,理应被避开的急冻光线也被酋雷姆硬生生改变攻击方向,扫向已经飞向喷火龙,一点机会都不再给予喷火龙。既然反击做不到,那就逼退对方。

    忽然,酋雷姆想起,自己是不是忘记了点什么。嗯,是忘记了,不过那点火焰对自己来说根本不足为患。体内寒气再次飘散而出,那一大片的火焰只能望而却步,无法再靠近酋雷姆。

    喷火龙没有再突然就发起进攻,在空中看着重新站起的酋雷姆,挑衅的意味十足,这才是阿火的喷火龙,而不是阿火队伍中的喷火龙。

    饶有兴趣的看向喷火龙,这样才有点意思,不然自己从那里出来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不是和足以与自己匹敌的神奇宝贝战斗么。刚才一连串的进攻,自己是有点轻敌,这就像自己的主人告诉自己的,这个世界强的神奇宝贝有很多,当自己的事完成之后,待在那个地方“冬眠”真的适合自己么,难道自己就没有一点作为最强的龙系神奇宝贝的觉悟么,难道自己就不希望到外面的世界去和强者战斗么。

    抗得住自己的龙吟本就代表眼前的对手不会太弱,主人也告诫过自己,自己却还是轻敌,刚才要不是得到主人的提示,说不定自己受的伤也不止这么一点。

    不服输本就是神奇宝贝的本性,酋雷姆也知道自己应该认真了,询问性的看向自己的主人芳缘女皇,虽然自己可以自作主张,酋雷姆还是选择尊重自己的主人。

    芳缘女皇何尝不理解酋雷姆的想法,既然刚才喷火龙已经露了一手,那接下来就应该轮到自己这边吧。单方面挨打,或者说挨打、受伤都不应该是自己这边,点点头,“酋雷姆,该认真点了,三种形态随意用吧,必要的时候我会提醒你,尽情的战斗吧。”

    “吼!”再来,再来,再来一次!

    光芒围绕着酋雷姆,当光芒消失,酋雷姆已经改变了模样,白色是主色调,脖子抬起使身体呈两足站立状,原本的翅膀缩入肩部,襟部、背部长出白色毛发,尾巴冰块消失,变成外壳状,包裹着白色热能产生器官,是焰白酋雷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