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 宇宙的浮萍


本站公告

    其实无论是TPC还是诸星真,都把问题想得太过复杂了。

    法比拉斯星人的宇宙船并没有刻意隐藏起来,而是光明正大的停留在距离TPC总部基地一段距离外的天空中,甚至于只要在TPC基地附近抬头稍微仔细点查看,都能模糊见到它的踪迹。

    只是诸星真当时情绪不稳,而TPC则是急于恢复基地的机能,都有意无意的忽略了它的存在。

    与幸田狩矢第一次见到时不同,静止不动的宇宙船安然漂浮在空中,上下各自半个球型的金属造型乍看之下依然诡异。

    而宇宙船内某个机房中,狩矢和幸田正各自被紫色光晕束缚在空中,无论他们如何挣扎,都没能挣脱开这看似软绵无力的光晕。

    他们其实已经清醒过来有一阵子了,可是苦于被困,一直没能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或者遇到了什么‘人’,只知道肯定不会是什么友好的事情。

    直到他们见到两个健硕的身影从门外踱步而入,才总算是见识到了抓住自己的到底是什么人。

    只见他们有着和人类相仿的身体构造,但外观上却迥然不同。壮硕的肌肉、身体布满着奇怪的条纹,尤其是脑袋,看上去更像是某种昆虫的造型,却偏偏有着人类相近的五官配置,这看上去让人第一印象就很是不好。

    而幸田他们也从对方身上看不到一点友善之处,为了避免自己身份遭到利用,亦或者想要从他们口中套出什么情报,幸田已经有了牺牲的觉悟。

    “喂!要杀的话就快点动手吧!”

    幸田依旧没有放弃挣扎,只是套在他身上的光晕实在坚固,无奈之下只好用言语来表达自己的意思。

    就是别指望能在他身上得到任何关于地球的情报。

    只可惜幸田还不知道的是,眼前这两位法比拉斯星人早就通过他和狩矢的身份,在TPC总部基地里大闹了一番,甚至在毫无防备之下一口气瘫痪了整个基地的机能...

    “哼!”

    果然,曾伪装成狩矢瘫痪了TPC基地,头上有着三叉戟般犄角的法比拉斯星人对于幸田的话抱着深深的不屑,对于他的话也只是冷笑了一声。

    只是另一位较为年长的法比拉斯星人却对幸田的坚决态度和自我牺牲的精神产生了一丝动摇。

    “怎么了?”

    注意到了身后同胞的细微变化,较为年轻的法比拉斯星人不再理会他眼中不堪一击的幸田,转过头来问道。

    语气中充斥着张狂与凶戾。

    “...没什么。”

    年轻同胞的态度,让年长者感到双方之间无形的代沟,而且对方近来愈发张狂的性格,也让他感到一些不对劲。

    以往即使态度上属于强硬派,但也只是年轻人的一种冲动,本质上依旧是有着法比拉斯星人不喜斗争的性格,但现在看来,似乎有了很大的变化...

    “你还在犹豫吗?!”年轻的法比拉斯星人不耐的说着,随即回过头去欣赏着被自己捕获的地球人的无力,一边享受着自己遵从内心冷酷而即将带来的成果,“很快这个星球就要属于我们了...痛苦的流浪生活终于就要结束了,和平马上就要降临!”

    年轻法比拉斯星人这般说着,一股癫狂自然而然地浮现在他声音里,让年长者不禁感到一丝担忧。

    “通过流血而获得的和平么...”

    也许是常年的流浪影响了他的心智,年长者尝试着想要引导年轻同胞那颗已经有些扭曲的性格。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

    可惜年轻的法比拉斯星人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年长者话里的劝说,不以为然的回了一句。

    “...自从你在木珍星上找到那块魔石起,你就变了。”

    年长者似乎被年轻同胞那对屠戮毫无抵触的态度激怒,对年轻的法比拉斯星人指责道。

    “简直变得越来越像那个恶魔般星球的居民一样,冷酷和残忍...”

    “那又怎么样。”年长者提及的木珍星似乎也刺激到年轻法比拉斯星人的那些不好回忆,那段他不想想起的屈辱往事。

    曾经他们也曾流浪到那颗恶魔般的行星寻求帮助,可惜却被当作是稀有猎物般被抓捕起来,不断折磨和逼迫他们相互厮杀并以此为乐,那段时间简直就像是一个噩梦环绕在他心头。

    庆幸的是他无意中找到了那颗魔石,那颗木珍星人力量的源泉,才勉强逃离了那颗星球,但为此却牺牲了大量同胞作为代价...

    现在,该轮到他来让地球人感受一下残酷所带来的伟大力量了。

    没错,他认为魔石给他带来了不一样的力量,把以往软弱性格撇得一干二净的...残忍的力量。

    只有这种力量,才能为他们法比拉斯星人带来和平!

    他已经厌恶了继续在广袤宇宙中漫无目的流浪的日子了...现在,该轮到羸弱的地球人来体验这种浮萍般的苦难折磨了!

    “我也没有办法!”内心的冷酷使得年轻的法比拉斯星人再度变得张狂,就连昔日作为对前辈的敬重也抛弃得干干净净,用毋庸置疑的语气对年长者下达了指示,“听着,这次你就听从我的指挥准备作战吧!这都是为了我们八十亿的同胞。”

    “......”

    年长者固然对年轻同胞丝毫不带尊重的语气不满,但他最后一句话却直指自己心中的软肋。

    是啊,为了八十亿的同胞,自己也许真的该强硬一次了...

    虽然没有如同年轻同胞那样,被流离失所又找不到希望的日子逼得发疯,但他也同样厌烦了那种生活。

    于是乎,这次年长者虽然还是于心不忍,却没有反驳年轻法比拉斯星人的指示。

    算是默认了他的做法吧...

    年长者心里微微苦涩,自己这到底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

    年轻法比拉斯星人倒是没管他的想法,见他没有反驳,带着几分志得意满走了出去。

    “唉...”

    年长者想抬头看看被禁锢住的两位地球人,却又觉得自己不该如何去面对他们那愤怒的目光。

    叹息声中,他也唯有无言离开。

    被留下的幸田却是心急如焚,虽然全程两个宇宙人都没有理会过自己的意思,但单从他们的对话中,已经是得到了许多不得了的情报。

    两人的争吵原因他也许听不明白,但其中几个关键词却足够让他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八十亿同胞和强夺星球,如果让他们成功的话,人类最好的下场也就是被驱逐,怎么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幸田的挣扎又剧烈了起来,可遗憾的是,束缚他们的光晕虽看上去没有任何约束力,但无论他如何挣扎,依旧是纹丝不动。

    ‘帕姆...帕姆帕姆...’

    就在幸田几乎绝望的时候,熟悉的声音忽然传到他的耳畔。

    同时,那个让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小小黄色身影也慢慢悠悠的飞了进来。

    “哈乃次郎?!”

    幸田一惊,还没来得及细想哈乃次郎是如何潜入到宇宙人的巢穴中,就被哈乃次郎大眼中放出的光芒照了个正着。

    被哈乃次郎眼中蓝光照射到的紫色光晕开始快速蠕动,在幸田狩矢惊奇目光中渐渐烟消云散。

    终于脱离了束缚的幸田狩矢还没来得及喜悦,从空中下落的失重感便已传来,幸好他们也是训练有素的SUPER-GUTS队员,尽管有些突然,但也还算顺利的调整了姿势成功落地。

    “哈乃次郎,你是来救我们的吗??”

    狩矢惊喜道,浑然没有想过哈乃次郎是如何进来到宇宙船的。

    ‘帕姆~’

    “但是,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幸田却第一时间想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

    ‘帕姆...’

    哈乃次郎犹豫一下,也许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幸田的问题。

    “你们?!”

    但很快,刚刚离去没多久的年长法比拉斯星人就已经闻讯复返,本就确认了敌对关系的双方,刚一见面就摆开了准备战斗的态势。

    ‘帕姆!帕姆帕姆!’

    哈乃次郎见状不敢迟疑,立刻展开小翅膀赶到双方之间。

    “姆基特,你...”

    见在自己星球被奉为能带来和平的‘姆基特’阻挠,同时也想明白那两个地球人是如何脱困的年长法比拉斯星人顿感错愕。

    就在这双方停手的时机,哈乃次郎双眼再次放出蓝光,不过这次,却是将它记录在脑海里的影像放映了出来。

    诸星一家的纵容,SUPER-GUTS的宠溺,这些美好的回忆通过这种方式传达给了眼前这位法比拉斯星人。

    无论纵容也好,宠溺也罢,在哈乃次郎所经历的这些时光里,都传达出了一种对美好的期盼。

    那就是发自内心的真挚笑容。

    恰恰就是这一点,无声中触动了年长法比拉斯星人那被流浪岁月折磨和为族人寻找居所的重担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内心。

    回想当初,他们何尝没有过这样的笑容...

    而现在,连自己都被岁月的磨砺而忘记了这些回忆了吗?

    亦或者,他也要夺走地球人脸上的笑容?

    “笑得很灿烂啊...”

    不知不觉中放下了敌意,法比拉斯星人感慨良多。

    ‘帕姆...’

    虽不知道哈乃次郎用意,但见对方似乎没有了敌意,幸田和狩矢也稍微放松了自己已经握住枪柄的手,选择去听听眼前这位宇宙人的话。

    能够用对话来停止可能发生的作战,是最好不过的了。

    “...过去我们也有过这种笑容。”

    也许是真的放下了敌意,也许是不在乎幸田和狩矢的反击,总之年长的法比拉斯星人如今正心平气和的述说着。

    “看来长久的流浪生活,让我们的心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

    “你在说什么?”

    不知何时,同样去而复返的年轻法比拉斯星人也回到了这里,而且似乎也看到和听到了刚才发生的事。

    但从他暴戾的神态中,似乎并没有跟年长者一样的内心触动。

    年轻法比拉斯的内心只有一个声音正在不停的告诉他,那就是疯狂和残忍,才能让他获得想要的一切!

    “住手吧!”

    本来性格平和的年长者此刻却表现出领导者应有的果决,在被他喝止的年轻法比拉斯星人愣神中继续说道。

    “就算用暴力夺取这个星球,这种笑容也抢不回来的...和平,也不该是从别人身上抢来的!”

    只可惜在被魔石蛊惑了的年轻法比拉斯星人眼中,这种话语已经无法触动他冷酷的内心半分,甚至于,这种否定他做法的行为,更能刺激到他愈发疯狂的心。

    “...和平什么的,已经无所谓了。”冷淡的述说着残酷的话语,年轻法比拉斯星人身体轻轻抖动着,似乎在忍耐着什么。

    “什么?!”

    难以置信这种话会从同胞口中说出,年长者震惊回身,却惊讶发现了年轻同胞此刻的不妥。

    “我要让这里血流成河...这块磨石就是这么跟我说的!”

    年轻法比拉斯星人再也压抑不住自己内心滋长的邪恶,任由自己内心屈服于魔石的驱使,而沉寂的魔石也兴奋地散发出猩红色光芒!

    带着疯狂气息的光芒将年轻法比拉斯星人完全包裹了进去,在他一声声不知是痛苦还是畅快的咆哮声中,化作巨大的身影出现在TPC总部基地的外围。

    战斗,无法避免!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