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庸人还真》已上传


本站公告

    哪怕是到了若干年后,曾经在现场的人都还记得直升机上那个漂亮妹纸霸气侧漏四海江湖英姿飒爽从天而降的这一幕。

    “哥们儿,走着!”

    手持高倍军用望远镜,一身皮猎装,头上戴着防止秀发卷扬的飞行盔,杨彩从机侧探身出来,一眼就看到了正在山崖上挥着手的小白脸高帅富。她在兴奋之下,就从高音电喇叭里叫出了这麽一句,让下方的哥几个和云水村的乡亲们都听得清清楚楚!

    太霸气了!哥几个还在领着乡亲们深一脚浅一脚的到处苦寻,李元芳和村长同志还在镇里跟业余救护队讨价还价呢,人家一个黄花大闺女,居然直接调动了直升机,驾五彩云霞而来......

    人们全看傻了,但凡是手里有望远镜的,都紧着打量杨彩,连周易都被不觉忽略了。

    在众人的眼中,杨彩开始变得复杂深刻,有人从她身上看到了女儿家难得的雄性之美;有人看到的是这妞儿和崖上某位浓浓的‘奸~情’;有人看到了她背后的庞大能量;有人看到了华夏民族可歌可泣催人泪下让人感怀的雷锋姐姐精神;有人......比如朱小花同志,看到了她裹在皮裤内的那双42寸性感长腿,比李少芬的虽然短了一寸,可肌肉的比例却似乎更大、更结实、更有力......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淫者见淫......

    在哥几个和乡亲们窃窃的议论声中,直升机抛下了带有安全带的绳梯,缓缓向崖边靠近......一幕平日里只会在欧美大片中才可能出现的镜头,就这样在籍籍无名的百泉谷上演了,同样有激情、有温馨、有美女、有男猪,而且那美人还是成双的,该有的商业元素都齐了......

    ***

    这一次飓风大营救,让周易切切实实受了杨彩一个人情,同时也让他对这个女子开始正眼相看起来......

    周易一向是个很谨慎的人,尤其是在拥有了闲人系统、并且逐步开始了他的悠闲生活后,他的谨慎就更是达到了顶峰。

    所以对于杨彩的到来,他是本能地持有排斥心理;用屁股去思考也知道,这个城市事业妞儿、强悍女白领不可能会为了报道一个敬老院跑到乡下呆这么久,就算她能耐得住寂寞、那白嫩的小脸儿也能耐得住长期不做‘死怕’麽?

    所以在那一场风花雪月般的车祸中,周易也只是救人,却把携美上车这个看似香艳其实危险的任务交给了一向勇于承担责任的女性专家小花同志,自己是既没碰过她的长腿,也没碰过她的屁屁......这其实都是周易聪明谦虚谨慎成熟的表现,那像某位同志,见了白菜就想拱,浑然不顾后果,结果沾染一身膻气还啥都吃不到,搞不好还要被自家‘花朵’狠狠修理......

    兄弟们来到云水村的第二天,周易就非常高调地带着他们入山游猎,其实也是从潜意识中想要避免与杨彩的近一步接触;周同学的智慧超过常人七倍,还能看不出这妞儿根本就是只来找萝卜的大白兔?万一被她缠上了可是没啥好结果的......

    人家是玩新闻的,自己是享受生活的,这两样要是掺和到一起,那就是不着调、迟早要出问题。

    可周易真没想到杨彩不但够义气,还如此聪明、会做事儿。

    直升机降落到云水村的打谷场后,杨彩都没让周易在同行的面前多露面,就使着眼色让他和李少芬快些离开了;然后就见她到机上交代了几句,直升机便匆匆飞走,仿佛根本不是来这里救了两条人命,而是随便出来兜了个风一样的闲适随意。

    而且在后来的两三天中,电视上、报纸上、话匣子里,也没有关于周易遇险、省电视台调动直升机救人危难的报道。

    要知道这可是个不小的新闻。荒山野岭、俊男美女、飓风营救......既符合主旋律的要求,又够香艳旖旎,而且场面还够火爆,如果稍加整理润色,都能拍出一部好莱坞式的大片儿了。

    如今的新闻媒体日子可不好过啊,一家家报纸电视台都快成了几大网站的传声筒了;像这样大的新闻,又是彰显功绩的好机会,省电视台居然会轻易放过?

    周易对此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同时也有些后怕;如果他真被挖出来做了新闻明星,不说从此陷入是非圈儿吧,恐怕在短时期内是休想得到安宁了。别的不说,就说他们两人一猪为啥会跌落深谷而不死,他都无法解释清楚,那些记者个顶个儿的都是人精,可不比很傻很天真自我封闭的大美人儿李少芬;一棵古松保驾护航,还能把两人一猪准确无误地弹入山洞这种弥天谎言怕也就是她能信、哥几个不得不信、群众们偏听偏信......想用这话蒙记者?周易可不认为自己有卖拐的天赋......

    所以在回到云水村的第三天,周易就去拜访了一次杨彩。

    他会主动登门拜访,倒不是因为杨彩的脸蛋够俊、腿子够长、小腰儿够细、皮肤又滑又嫩蚊子站上去都得摔一跤......真的,这些其实都是浮云......

    实是因为华夏人都讲个知恩图报,人家不管怎么说都救了你,你如果连个头都不肯抻,那不是王八也成王八了。

    更何况周易也很好奇,媒体突然变身成了羞答答非礼勿言的大姑娘小处妞儿,显然与这朵‘食花’不无关系。可她为啥要这样做?是要示好送秋波,还是想一个人独拿自己的小辫子?

    不解开心中的疑问,周易犯嘀咕啊。

    这次会面在敬老院分配给杨彩的小独院儿的葡萄架下的石桌上,见了他也不多说话,就是深沉而灿烂的一笑、恰如夏花般璀璨。

    “终于把你等来了,嗯......脸红什么啊哥们儿?”没有了那晚的风雪明月,杨彩那偶尔展露的温柔劲儿也消失了,说话的口气像个假小子。

    “精神焕发。”

    周易白了她一眼。这妞儿果然不简单,见面就智取威虎山,这是拿自己当杨子荣呢,还是扮演蝴蝶迷?

    “呵呵,来一盘咋样,我看哥们儿你也肯定是个高手吧?”

    周易还真不知道她居然是个象棋高手,只见杨彩从怀里摸出一盒象棋,还热呼着、带着幽幽的体香:“这段时间,我就指着这个活呢,天天跟院里的老爷爷下棋......”

    杨彩话说得很亲民,其实很装比。

    她家老爷子就说过,谈判的时候,千万别痛快说话,只有没见识的小人物才会那样做呢,要内涵、要谈而不谈,不谈即谈......

    这盒象棋,就是她显示内涵的道具,不见电视上那些牛比哄哄的人物在谈国家大事、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时候,都喜欢摆盘围棋象棋啥的麽?

    更何况她从小就被老爸、顾知味这些老头儿熏着,人又聪明颖悟,如今的棋力在二级到一级棋士之间,这已经算是高手了。

    “你先告诉我为什么要帮我封锁新闻?还有,你来云水村恐怕不只是为了帮敬老院写文章宣传这么简单吧?”

    周易皱了皱眉,他对象棋实在没多大兴趣,虽然也会下,却是不常玩儿。

    “你赢了我,我就告诉你......”

    杨彩轻笑道:“否则你还是带着疑问回去吧。”

    “呵呵,你还挺狂。”周易呵呵一笑,点头道:“那行,下就下,你输了可要认账啊。”

    Ps:推荐一本近来的红书,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看,下面是门:571593,超级战兵》]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