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 袭阵兵退夏侯惇(十一)


本站公告

    荀贞回到营中,对戏志才等人说道:“孟德明天必会发兵攻我任城。”戏志才等人中,颇有不懂荀贞为何会这么说的。曹操亲自到了前线,他当然是肯定会攻打任城县的,但是荀贞却怎么就料定,曹操明天就一定会大举进攻?便有人问道:“为何?”

    “孟德与我相见,我观孟德举止,意态虽豪旷,实色厉内荏,以虚言吓我,由此足可见兖州情势之急,今我亲至合乡,对兖州的士气无异雪上加霜,为此计,我断定孟德明日必会出兵。”

    兖州不能与徐州相比,徐州内部较为安稳,兖州不然,而荀贞又有善战之名在外,以曹操之智谋,他肯定不会久拖,公孙瓒攻冀州时,冀州州郡的长吏、豪强纷纷投从的殷鉴未远,久则生变,因此,荀贞如此断定。

    任城县,曹军兵营。

    曹操对臣属说道:“贞之已非昨日之贞之,往日军功名声不足畏也。吾决意,明日即攻任城。”

    将校中有人忧虑地说道:“刘、陈固守城中,许君卿龟缩城外,成掎角之势,怕是不宜强攻。”

    曹操笑道:“强攻之举,是无谋之人才会采用的。”

    “噢?这般说来,明公必是有妙计了?”

    曹操笑而不语,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却不肯就说,而是转看向陈宫、程立等谋臣,说道:“仲德公、公台,卿等皆高士,想来定有克敌取城的高策了?”

    说是故弄玄虚也罢,说是御下之术也好,陈宫、程立与曹操皆相处不短时日了,对他有时会做出这种“使人莫测高深”的样子都很熟悉,见惯不怪。

    陈宫捻着胡须,斟酌考虑,说道:“唯今之计,或仍是只有声东击西、调敌出援。”

    程立表示赞同,说道:“任城内外,敌军呼应,镇东将军现又在合乡,驰援近在咫尺,吾军确是不宜强攻,上策莫过於还是要想办法把许君卿或刘、陈给调出来,这仗就好打了。”

    曹操问道:“如何调之?”

    许显等都是沙场宿将,并且三人皆非鲁莽恃勇之士,夏侯惇此前已经数次用计,想要把他们从城中或营中调出,结果都未奏效,可见“给调出来”四个字说来容易,做起来却难。

    程立答道:“兵法所谓‘攻敌之必救’,只要我军所攻之处,是徐州兵的必救之地,自然就可以把许君卿或刘、陈给调出来了。”

    曹操听到这里,遂发大笑,说道:“仲德公高见,与我正同!”

    夸赞程立是“高见”,又说“与我正同”,曹操这话倒是把他自己也夸进去了。

    夏侯惇问道:“兵法固是此理,可是徐州兵的必救之处是在哪里?”

    曹操笑对程立说道:“仲德公以为呢?”

    程立回答了两个字。

    合乡,荀贞营中。

    臣属听了荀贞的话,有人说道:“夏侯惇数攻任城不下,曹东郡虽亲引兵至,但任城近则有许将军为援,远则有明公在合乡,料曹东郡便是大举发兵围攻,也定难克成。明公,他会发起攻势么?”

    “孟德,智将也,他当然不会硬攻。”

    “明公的意思是?”

    “我料他必会用计。”

    “用何计也?”

    “攻城之术,不外乎久围与打援两法。久围非孟德现下所可取,以我度之,他肯定会用计,以图把玄德、公道或君卿调出来,从而野战决胜,先破我一部,然后再挟胜威,围城攻之。”

    “那么以明公高见,曹东郡会怎么把刘将军、陈校尉或许将军调出来?”

    荀贞沉吟稍顷,却是也猜不出曹操会用何法,遂笑道:“万变不离其宗。管他会用何法,只要我军知其意图,不上当便是。”顿了下,对戏志才等说道,“若是我料得不错,孟德果然用计,以图野战打援的话,志才,我意将计就计,卿意何如?”

    任城,曹军兵营。

    程立回答的两个字是:“东平。”

    曹操闻之,顿时哈哈大笑。这程立,与东平较上劲了。

    先前,他建议鲍信佯败,曹操作势领兵去救,望图可以借此调出刘、陈或许显的兵马出来,因为曹操顾虑新掌兖州未久,担心这么做会引起兖州士绅以及州兵的离心,故而没有允可。

    现下,程立有把目光投到了东平。

    只不过,这次他并不是建议鲍信佯败,而是建议曹操装作暂时放弃进攻任城,改打东平。

    夏侯惇对程立也算较为相熟了,知道此人年龄虽大,可说近似老年了,却是丝毫无有老年人的慈悲心肠,但凡用计,颇多毒辣,尤其是在面对百姓与兵卒时,常有居高临下之态,压根不把自己和百姓与兵卒视为同类,简而言之,百姓和兵卒对他而言之,只是“可用”或“不可用”罢了,夏侯惇对他的这一点虽是说不上反感,然亦无甚好感,佩服与忌惮并存,听得他此言,蹙眉说道:“吾军用兵多时,只为攻复任城,无故转攻东平,镇东将军会相信么?”

    夏侯惇对程立无甚好感,程立毕竟年纪大,又非大士族出身,深知人情,城府深沉,对夏侯惇这个曹操的爱将兼姻族,却是向来礼让,笑言答道:“正因为吾军用兵多时,而任城久攻不下,所以我军转攻东平,镇东将军才会有可能相信,……并且……。”

    “并且什么?”

    “东平相李瓒,李膺之子也,与镇东是郡里人,两人又为旧识,李瓒之子李宣且正在镇东帐下效命,於公於私,一旦吾军转攻东平,吾料镇东是定然不会坐视不理。”程立抚须笑道,“此正我所言,兵法之所谓‘攻敌之必救’也。”

    李瓒与荀贞同郡,两人旧识,而今李瓒投靠了荀贞,他的儿子李宣又在荀贞帐下效力,这两条原因已经足够分量,加上李瓒是李膺的儿子这一条,如是曹操假装转攻东平的话,荀贞还真是得救,——要知,李膺在世时,名满天下,是颍川士人的代表人物,号为“天下楷模李元礼”,并则李膺与荀淑、荀氏八龙都有交往,现今他的儿子投了荀贞,被曹操进攻,确是於情於理,论公论私,荀贞都是必须要救的,不然的话,一定会对荀贞的名声造成坏的影响。

    (本章完)8)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