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49章 煞星李徽


本站公告

    黄雏要找的人自然就是苏沐。

    在头等舱中最先跳出来和他对着来的就是苏沐,既然你小子非要做这个出头鸟,那我就来打掉。

    至于说到你是不是神医重要吗?你不是我要打,你是我更要打。

    不就是虐个神医吗?有个鸡毛事。在这紫徽省的地盘上,所谓的神医能人之流被我打脸的还少吗?敢和我黄雏对着来,就得有当孙子的觉悟。

    背后靠着黄家的黄雏,无所畏惧。

    “你…”苏沐刚想说话,杨首政却是已经走上前,认真的说道。

    “苏哥,飞机上你能出面帮助紫鸢,我们就很感激领情了,现在都已经下飞机,要是说还让你继续出头,站在前面和这些人渣对话,岂不是显得我们杨家太不懂规矩?”

    “你可是我们邀请过来的贵宾,不是雇佣过来的保镖。再说我现在手痒的很,想和紫徽省的这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纨绔们好好玩玩。”

    “随你吧。”苏沐随意耸耸肩,将位置让出来。

    杨首政察觉到杨子雄他们没谁反对后,胆气更壮。

    说真的,他在紫徽省做事可比在汉蜀省洒脱的多,在汉蜀省最起码还要顾忌老爹的关系,而在这里却是能随心所欲。

    在紫徽省李家就是一面旗帜,是一面谁都不敢挑衅的旗帜,自己能够扯虎皮做大旗,怕谁?

    就眼前这群有点能耐就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货,分分钟钟都能秒杀。

    像是现在!

    “我说你个混蛋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我们好端端的下飞机要离开,你们就上前来阻挡,怎么个意思?难道说我们是外地过来的,就得被你们欺负不成?”

    “我现在清清楚楚的告诉你们,今天这事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谁都别想跑,必须给我个说法。”

    “要是说你们谁不给,或者说不愿意给的话,那么好啊,这个说法我来给!”杨首政趾高气扬的说道,比拼这种纨绔气场,谁怕谁啊?

    汉蜀省第一衙内的身份,绝对不是摆设!

    龚守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宛如毒蛇般的双眼散发出阵阵寒光。

    身边那些二世祖更是迫不及待的怒声呵斥。

    始作俑者的黄雏,插着腰撇着嘴叼着烟卷傲然说道:“我说这位兄弟,看在你有可能是我未来大舅子的份上,你站出来和我们这样说话的过失就不追究。”

    “你最好现在给我滚回去,要不然即便你是我大舅子,我都不给你面子!”

    “我擦,去尼玛的大舅子!”

    被黄雏这样占口头便宜,杨首政早就憋着的那股怒火,轰的燃烧起来,想都没想一脚便冲着黄雏踢过去。

    这一脚可用上了杨首政的全身力气,重重踢中黄雏腹部,让他如沙包般噗通一声就摔倒在地。

    所有人顿时看傻了眼。

    这就动手了?不是应该吹会牛逼吗?怎么现在我们牛逼都还没有吹起来,你这边就开始发狠了。

    我的个乖乖,早知道你是这样草莽之徒的话,我们就防备起来。

    黄雏躺在地上顿时呻吟起来。

    龚守则面带怒容,盯着杨首政,沉声说道:“我知道你们可能是有些来头有些背景,但在紫徽省不好使,你所谓的背景在这里根本就是摆设。”

    “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被你踢了一脚的这位叫黄雏,是紫徽省黄家人。黄家是紫徽省内很大的一个家族,你这样和黄家为敌,以后可谓是寸步难行。”

    “只是一个黄家就足以将你们吃死,而你这样做又是没有将我们放在眼里,所以说我们不会袖手旁观,到那时看看你所谓的背景能不能支撑住。”

    “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黄家?小澜,这个黄家是谁的黄家?”杨铁山突然间皱眉不悦的问道。

    李澜后摇摇头,有点尴尬的说道:“爸,我也有段时间没有回来过,即便是回来也不会去关心这些有的没的事。”

    “黄家,应该不是什么显赫家族吧,要不然我肯定会听说过的。”

    “这样啊…”

    杨铁山眉头仍然紧缩,冷声说道:“一个不起眼的家族子弟都敢这样放肆,看来你们家对这座省份的掌控力度开始缩水了。”

    “还有前来迎接咱们的是李徽对吧?我没听说过这个李家人,她就是这样来迎接的?已经这个时间点,让咱们在这里等着就算了,还要与这种无知小辈发生口舌之争,她到底来不来?不来的话,咱们打车走!”

    李澜后心弦猛地紧绷,她知道老公公这是生气了!

    其实想想也是,这都几点了,李徽怎么还不露面?

    接人是这种接法的吗?不是应该提前到场吗?总不能让咱们在外面一直干等着吧。

    何况李徽你不清楚我老公公的身份吗?他是需要咱们李家都奉若上宾的人,是我爹见到都必须毕恭毕敬对待的人,你怎敢迟到呢?

    李澜后此刻心情格外紧张,看向黄雏他们的神情便越发厌恶。

    要不是你们这群混账玩意,老公公会这样动怒?

    “爸,你别急,我这就催催!”李澜后赶紧拿出手机就要拨打电话。

    看到李澜后的动作,从地上挣扎着站起来的黄雏,如疯子般狞声喊道:“现在想要打电话求救,迟了!”

    “麻痹的,你敢打我,我要让你们生不如死的。今天不管是谁过来,都别想能救你们。贱女人,信不信我就在这里站着,等你喊人过来。”

    贱女人!

    杨子雄的脸色骤变。

    杨首政眼底滚动着冰冷杀意,迈开腿就要冲上前去。可是他还没有动,黄雏竟然没有任何征兆的噗通一声就跪倒在地,同时一道冷漠的声音在后面响起。

    “你好大的口气,我今天就站在这里,你有本事动他们一下试试!”

    在众人的目光中,一道倩影咻的冲了过来。

    这是个英姿飒爽的女人,留着一头短发,给人种干净利索的感觉,容貌的话颇为秀气,绝对属于美女行列。

    她刚到这里,一股冷如冰霜的气息就释放出来,双眼注视着黄雏,仿佛随时都会痛下狠手。

    看到这位容貌的刹那,龚守瞳孔一缩,心里哀嚎一声,她怎么会过来?

    就在他这么愣神的功夫,身边的人就开始肆无忌惮的咆哮起来,而听到他们的污言秽语,龚守顷刻间如坠冰窟,恨不得将这些家伙的嘴全都封住。

    麻痹的,你们能不说话吗?知不知道因为你们这样的无耻之言,会给咱们招来多么大的灾难。

    你们不认识她,不知道她的厉害,我知道啊!

    “麻痹的你谁啊,敢这样动我们家黄少!”

    “说的就是,你找死吗?”

    “哪里来的野女人,敢这样跟我们说话,兄弟们征服她!”

    ……

    被这些肮脏的话语袭击,被这群二世祖龌龊的眼神盯着,陡然间出现在这里的女人,嘴角斜扬起一抹冰冷弧度,随即没有任何说话应答的意思,扭身如一头猎豹般扑进人群。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那些敢叫嚣的家伙,眨眼间全都被掀翻在地,没有一个例外。

    吃个耳光,被踢一脚的都是小意思了,运气不好的直接被掰断了手臂,打断了腿。

    一波狂虐后的她,眼神没有任何变化,就好像是一个娴熟的技术工,正在宰割着一头头生猪,冷静的让人有种说不出的惊惧。

    几息间,刚才还耀武扬威的这群二世祖便全都躺在地上翻滚哀嚎起来!

    “唉,我就知道会是这样。”杨首政有些心虚的低下脑袋。

    “表姐真厉害,巾帼女英雄!”杨紫鸢没有丝毫害怕,兴奋的鼓掌叫好。

    杨子雄看到这种场景,脸上的怒色也褪去了。

    苏沐心思微动,难道说她就是杨紫鸢的表姐李徽?不过她要是李徽的话,我和她还真的是有些渊源。

    苏沐压根就没想过,自己在这里竟然还能碰到九大隐秘战队之一蝴蝶的人。

    没错,苏沐认出了李徽的身份。

    实际上不但是李徽的身份,九大**战队所有人的资料,全都烙印在苏沐的官榜中,他既然是总教官,总不能连麾下有什么人也不清楚吧。

    只是不知道李徽清不清楚自己是谁?

    苏沐眼神玩味的扫视着,脑海里泛起那些有关李徽的资料。

    看到李徽,苏沐自然就清楚了李家在紫徽省的地位,扮演的身份是何其强势!因为在李徽的资料中,其出身乃是古武家族李家。

    李家是古武家族!

    只凭这点,就足以让李家横扫紫徽省,无视像黄家这样的小家族!

    此刻那些纨绔里面还能站着的只有龚守一个人。

    看到李徽射过来的冰冷眼神,龚守吓得一阵激灵,哆嗦着双腿,求饶般的颤声说道:“徽…徽姐,这是个误会,他们不认识你,所以说才会闹出这一出。不过你放心,我会收拾他们的,我绝对会给你一个交代。”

    “哼,我还需要你给我交代?”

    李徽漠然瞥视过龚守,一脚飞出,龚守根本来不及躲闪,惨叫一声飞出几米远,躺在地上浑身疼痛的他,硬是不敢站起来。

    其余二世祖看到这幕全都傻眼。

    李徽则转过身,面色内疚的冲着杨铁山恭声说道:“杨爷爷,对不起,我来晚了!”

    李家李徽,强势登场。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