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本站公告

    山洞中,刘瑶正在用自己的法力给白狐运功疗伤,两个人的额头上都渗出一层细细的汗。感觉到白狐经脉中的滞怠已经全部消失,刘瑶才停止发功,静坐调息。白狐试着运了一下功,感觉全身舒畅,脸上微笑着,说:“姑娘真不愧是名人之后,小小年纪就法力深不可测啊!”刘瑶慢慢睁开眼睛:“我娘说我的法力是天生的,就和我爹一样,只不过法术是我爹娘教的。”

    “呵呵,多谢姑娘救命之恩,我得走了,我是天庭追拿的要犯,在这里恐怕会给你添麻烦。”白狐起身就要离去,却被刘瑶拦住:“你去哪?现在外面到处都是要抓你的人,你的伤又没有全好,万一再遇上他们怎么办?”

    白狐眼望洞外,叹息道:“我本来就是一个将死只妖,只不过命好多活一千年,此次复出不过是为了报恩,如果因为怕死躲在这里,还不如让我在千年前就死去呢。”

    “你向谁报恩,和我说,我去帮你办。”刘瑶信誓旦旦的说。

    “多谢姑娘的好意,只不过姑娘也是我的恩人,将来白狐若留得性命在,一定为姑娘鞍前马后效力,后会有期!”话未说完,白狐以化作一阵白烟飞出洞去。

    “喂!你回来!”刘瑶徒劳无功的叫着,正自感叹,突然想起父亲的叮嘱,“糟了,爹该回来了,看我不在家里又该生气了。”这时也顾不得白狐的安危急忙往家里赶去。到家时,见到爹娘还没有回来,心下稍安,和刘彦昌说:“爷爷,一会儿爹娘回来您就说我早就回家了行吗?”

    刘彦昌笑笑:“那你得先告诉我这段时间你去哪了?”

    刘瑶摇着刘彦昌的手臂撒娇说:“哎呀爷爷,我保证这是最后一回,您最疼我了,就帮我一回好不好?”一时实在想不到好的理由去圆谎只能这样了。

    “我可以帮你,但是,”刘彦昌抚摸着孙女的头,“这安定日子来之不易,你爹娘上天又不知是为了何事,你可千万不要再闯祸了哦!”

    “知道了,爷爷。”

    再说三圣母、沉香和小玉从天庭回来的路上,沉香说:“我还以为舅舅是真的怀疑我了呢,感情是为玉帝老儿挽回面子,呵!这死要面子的老头,求人还那么强势!”

    “沉香,再怎么说他是你长辈,你又是他的下属,不可以如此无礼!”三圣母脸带薄怒。

    “娘,孩儿知道了。”

    “不过,这个狐妖的事确实有些奇怪,最近我们也没有发现有具备在几万天兵面前救走狐妖的能力的神仙啊?我们也没有出手啊!”三个人都觉得奇怪,小玉却突然意识到事情的不好“娘,狐妖出事的时候瑶儿正在外面,我们谁都不知道她那天做了什么,甚至还为这事罚了她,不会是……”

    沉香母子也想起了此事,沉香说:“我们赶快回去问问她吧,此事可非同小可。”

    “但愿不是瑶儿。”三圣母担忧道。

    三个人驾云很快到了家,瑶儿正在和爷爷糊灯笼,爷孙俩的样子看起来是那样的和谐。一家人过了十几年的平静日子,谁也不愿打破这片幸福。

    刘瑶一抬头看到了他们“爹娘,奶奶,你们回来了!”

    刘彦昌也微笑的看着他们“回来了,饿了吧,我把饭放在锅里了,拿出来吃吧。”

    再说白狐出洞后为了躲避天庭追捕,化身一个村妇在街上随着人群走出刘家村。正当她要出村时,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她眼前闪过,她猛然回头,那正是千年前救她的那个书生转世之人,他正在窗前读书,那样的专注。看得白狐有些呆了,“一千年来,你的身影每天都要在我的脑海里徘徊好多遍,你知道我是多么的想你,你…你还记得我吗?”白狐一步一步的走进,直到窗前,张口欲和他说话却又不忍心打扰他看书,“我就知道你是个读书的料子,千年前因为我让你落榜,千年后我一定为你‘金榜题名之路’保驾护航。”

    突然,一阵法力袭来,白狐本能的抵抗,却觉得胸口闷得疼,支持一会儿,终于一口献血喷了出来。

    “爹,爹…你不能杀她!”刘瑶挡在白狐面前向袭击白狐的父亲哀求。

    “瑶儿,真的是你?从天兵手下救走白狐的就是你?”沉香一直不敢承认,可事情到这份上,他不得不相信。这时,小玉和三圣母都已经赶来,看到这样的情况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她们心里,刘瑶是很惧怕沉香的,从不敢说一句顶撞的话;如今,不仅敢承认犯下的错,还阻止沉香捉拿白狐。

    “瑶儿,她是天庭的要犯,你这样做是抗旨!”看着沉香生气的样子,小玉深怕他不顾女儿的死活下手,因此出言相劝刘瑶。

    “不,你们不能把她捉走,我会尽全力护她周全。”刘瑶也不知自己为什么要为了一个要犯和父母亲人翻脸,只是觉得一个千年不忘恩的人不该被遗憾的押进天牢,而是要让她报恩:白狐不知在想什么,为什么不逃呢?此时的白狐全然不知发生什么事,她的眼光紧紧关注着那个身影,她看到了书生放下书,眼中满满的关心。直到三圣母用法力制服刘瑶,交给小玉,沉香再次向她发力,她用不舍的眼神看着书生“我不会死的,我要帮你实现你的梦想。”面对沉香强大的力量,她只能选择逃离,而且是迅速的逃离。

    “沉香,别追了,她会再回来的。”三圣母看她的眼神从未离开过那个书生,似乎明白了什么,叫住了沉香。

    一家人回到家里,刘瑶被沉香关在房里闭门思过,刘彦昌一个劲儿的劝说沉香把刘瑶放出来,“爹,你这样会把她惯坏的。”沉香心中烦躁,不觉得顶撞了父亲一句。

    “我知道,你们心中只想着怎么捉到白狐向天庭交差,可你们就没有想过瑶儿的想法?她虽然贪玩,却从没闯过大祸,这次是什么原因让她连自己一向惧怕的父亲都敢顶抗,你们想过吗?”刘彦昌记得刘瑶回来的时候脸上高兴的样子,就像受到沉香夸奖时那样高兴,这种感觉绝不是捡到一块好东西就能得到的。

    沉香默不作声,他相信父亲的话,也不愿替天庭卖命,只是在众多神仙面前许下的诺言无法兑现,让他没有脸面。犹豫中,始终做不下决定。

    其实,现在不止刘沉香心里没底,刘瑶也在被关起来的时候深思:为什么自己会这个未曾谋面的白狐妖有如此深的感情,难道前世她们之间有什么没有续完的缘?还是前世的她做了什么对不起白狐的事要此世来还,要让她反对生养自己的父母?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