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战斗


本站公告

    “各位,退后一点。”总队长突然往前走了几步。

    “森罗万象,皆化为灰烬吧,流刃若火。”

    一道火墙将蓝染,市丸银,东仙要包围住。

    “火焚城郭。”山本总队长将刀放回刀鞘中。

    “这样子蓝染他们暂时也无法从这道火墙中出来,那么就慢慢的解决他们吧。”

    “做法真粗暴啊,总队长。”浮竹惊讶的看着山本总队长。

    “我想这就表示连山老头的心情也不好吧。”京乐春水。

    “好热好热,真是太乱来了,总队长大人。该怎么办呢,蓝染队长,这样下去,我们就无法参战了呢。市丸银看了看蓝染。”

    “无所谓,这只代表这场战斗不需要我们动手,就将宣告终结罢了,仅此而已。”蓝染严重还是波澜不惊。

    “各位,堵上全部的灵压,将敌人彻底歼灭吧,即使粉身碎骨,也要将每一块骨头铸成铜墙铁壁,不能让他们踏上一块尸魂界的土地,上吧!”总队长。

    队长与十刃终于展开了战斗。

    与此同时。

    虚夜宫。第五之塔。

    “害怕吗,蓝染大人已经不需要你了,能保护你的条件,已经消失殆尽了。结束了,你将会在这里无法接触到任何人孤独的死去。我在问你怕不怕。”乌鲁奇奥拉走向井上。

    “我不怕啊,因为大家都来救我了,我的心已经跟大家同在一起了。”

    “笑话,因为同伴来了,所以你就不怕了?这样说,你是认真的吗?”

    “是。”

    “无聊。你和你同伴的命运,已经早有定数了,即使你的同伴来救你,这也是无法颠覆的事实。与即将面临死亡的同伴,拥有相同的感受,这完全是你们人类的一厢情愿,这只是为了逃避恐怖与绝望的一种本能。”乌鲁奇奥拉不断说着,向井上走去。

    突然一护从后方出来。

    “离井上远点。”

    “我正有此意。我的任务是在蓝染大人凯旋之前,守护虚夜宫,并没有收到要杀死这个女人的命令。在蓝染大人下达命令之前,我会让这个女人活着,但你可不同。杀了你就等于是在守护虚夜宫,要用我的剑,来将你消灭。”乌鲁奇奥拉拔出了刀。

    “真是意外啊,我真没想到你会一开始就拔剑,我还想要先从逼你拔剑开始呢。我可以认为你是认可我是对等的对手了吗。”

    “至少已经认可你是值得摧毁的对象了。”

    “这就足够了。”

    一护与乌鲁奇奥拉的战斗开始,并且越来越烈,一护终于拿出了面具,两人的战场开始来到虚夜宫天盖之上。

    “在虚夜宫天盖之下,有两件事情是被禁止的,其一是,为十刃纯在的虚闪——王虚的闪光,另一个就是第四十刃以上的解放。因为这两者都过于强大可能毁坏虚夜宫。”

    乌鲁奇奥拉用刀指着黑崎一护,“封锁吧,黑翼大魔。”

    乌鲁奇奥拉的背后生出了一堆翅膀,左脸的面具也没了。

    “不要动摇哦,摆好姿势,紧绷神经,不要有一瞬间的松懈。”

    乌鲁奇奥拉的手上出现了一支枪,射向黑崎。

    “月牙天冲!”

    “还好你用了月牙,要不然你的人头已经滚落在我的脚下了。”乌鲁奇奥拉看着一护碎掉一边的面具。

    “真是可悲啊,完全压制呢。”突然一道声音传来。

    “你是……谁?”一护看着对面出来的带着虚面具的人,穿着与乌鲁奇奥拉一样的衣服,只不过是黑色的。正是朽木莫。

    “我是谁的话,你以后会知道的。不过还真是差劲呢,就凭你现在的这种程度,怪不得他不会告诉你呢。”

    “你在说什么啊!”

    “你听不懂啊,那就算了。不过你现在可是完败呢,还不放弃么。”

    “不管来几次,我都不会放弃的。我要打倒乌鲁奇奥拉。”

    “是么,那就让你看看真正绝望的姿态吧。”乌鲁奇奥拉听了一护的话,“二段归刃,在十刃中,只有我才能做到二次解放,这个姿态甚至连蓝染大人也没有见过。”

    “哎呀哎呀,一护更加可悲了呢。”朽木莫看了看一护。“这样可是不行的呢,那么,就让我将你的力量引导出来吧,黑崎一护。”

    朽木莫走向一护,将手放在一护头上。

    “出来吧,曾经的王虚啊。”

    随着朽木莫不断的注入灵压,一护的脸上已经慢慢出现了面具,一直到完全虚化。

    “小乌,这个就是他体内的虚呢。”

    朽木莫看着那个奇怪的牛头虚。

    “乌鲁奇奥拉。”完全虚化失去意识的一护看见了乌鲁奇奥拉,爆发出了强大的灵压,放出了一个虚闪。

    随着不断的碰撞,战况开始转变。被逼到绝境的乌鲁奇奥拉拿出了雷霆之枪,射向一护。

    “这边的两位,我们避一避吧。”朽木莫挡在了石田与井上前面。

    “真不愧是曾经的王虚呢。”看着最终被自己的雷霆之枪贯穿的乌鲁奇奥拉,朽木莫赞叹了一声,拔出了雷霆之枪。

    “还没有恢复意识么。”看着另一边差点被杀死的石田,朽木莫将手往乌鲁奇奥拉的虚洞前,便到了一护边上。

    “让你出来了这么久,也算是对你的优待了,滚吧。”朽木莫将手按在一护的两角上,一护终于恢复了原状。

    “这是……”恢复意识的一护看着眼前一闪而过的人影,终于支撑不住,倒了下去。

    ——————————————————————————————————————————

    不擅长写战斗,总觉得让我写也写不出,那干脆就随便带过。这本书不会太长的,估计也没多少了,这个星期的这章算是到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