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隐为者V吞噬的亡灵


本站公告

    第一百零一章隐为者v吞噬的亡灵

    随着最后一道夕阳余辉的消退,无边的夜幕正式宣布下面是属于自己的表演时间。散发着金黄色光芒的弯月有点千呼万唤始出来,尤抱乌云半遮面的味道,总是有点躲躲藏藏,不愿意让人们一窥全貌。漫天的繁星如同洒落在黑色绸缎上的宝石,闪闪发亮。空气中似乎也没了白昼的炎热,而多了几份夜晚的清凉。

    一盏盏接连亮起巨大的照明灯将夜幕中的古帝国竞技场内映照得灯火通明,白天还未结束的比武在此刻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而玩家们的兴致也更加高昂起来,个别比武速度比较快的擂台上已经决出了入围百强的玩家来。

    我坐在休息处,面前的映象水晶正向我显示自己下一场的对手召唤师——吞噬的亡灵的比赛情况,这个穿着一身黑色镶银边花纹法袍的玩家似乎很有点pk心得,那紧迫对手的亡灵战士,见缝插针的骨矛,让对手防不胜防,苦苦抵挡了半天之后,终于被一根穿胸而过的骨矛挂掉,告别了比武擂台,吞噬的亡灵晋级下一场百强争夺赛。

    仔细检查了一遍身上所有的装备,大口喝光一杯赛场为选手提供的矿泉水,让自己稍微有点紧张的心情平静下来,我暗暗地给自己打气道:一定要谨慎,一定要小心,胜了这场,我就进入百强,我一定会赢,一定能赢。带着从战略上藐视吞噬的亡灵,战术上重视他的心态我走上了比武擂台,来面对这场最后半决赛的对手。

    如果吞噬的亡灵没有刻意调整自己的外貌的话,他应该是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留着一头有点自然绻曲的柔顺短发,窄窄的额头上有几道浅浅的皱纹,高高的颧骨上那双眼睛半眯着,让我猜测不到他目光注视的方向,细而弯鼻子下面蓄着两片浓密的小胡须,瘦长的身材被严严实实地包裹在法袍之中,步伐稳重而不慌张,一手握着个比短剑稍长的木制法杖,法杖顶端是个诡异苍白的野兽头骨,这是吞噬的亡灵给我的第一眼印象。

    随着黑衣npc裁判在擂台中央落下手中的小旗,用他那依旧没有高低起伏的声音喝到,“比武开始。”这场争夺百强入门券的比武正式打响了。

    不能让他有机会召唤出亡灵战士,我心里第一个念头就是赶紧遏制他施展召唤魔法,抢先冲了上去,人未到,弩箭先到。而吞噬的亡灵似乎并没有打算先召唤出亡灵战士,而是连退了几步,躲让我的弩箭,手上举起的魔杖也发出一片白蒙蒙的光亮。

    是暗之骨盾,看到白光之中一面由骷骨交错而成的正方形盾牌,我有点明白吞噬的亡灵的打算了,知道对手攻击力高,先为自己制造出一个坚实的盾牌,而这个盾牌除了能够抵消掉对方60%的物理攻击外,最大的一个好处就是对近身攻击会自动防御,也就是说即使我进入潜行状态想搞偷袭,那最多也只能给他造成20%的伤害,唯一这个魔法的弊端就是一旦使用就持续消耗较多的魔法值,所以要动用这个魔法,要不就得尽快结束战斗,要不就得准备充足的魔力恢复药剂。

    这家伙看来是不惜一切代价想要赢的这场比赛的胜利,不然也不会一上来就使用这个强力防御技能,看着裂棱箭叮叮当当落到暗之骨盾上只有-10,-15的攻击伤害,我双脚一蹴,举起诅咒之刃猛扑上去,我就不信你不怕咱这匕首。

    -40,-50的伤害说明就算你有暗之骨盾,我匕首的高攻也能慢慢磨死你的,伤吞噬的亡灵一边后退,一边往嘴里连塞几颗蓝色的药剂,随后双手立即挥出一个奇怪的图符,手上魔杖上那苍白的骷髅头上也散发出耀眼的光芒。不好,他要召唤亡灵战士,这家伙估计准备了补蓝的丹药,吃药瓶可不会这么快就将魔法值给补充回来的。

    与召唤黑暗小鬼相反,召唤亡灵战士出现在地上的五芒星阵闪烁着惨白色的光芒,在吞噬的亡灵跟着飞快地念叨出:遵从古老的契约,连接生与死的桥梁,秉承混乱的法则,听从我的召唤,出来吧,我的仆人——亡灵战士之后,魔法阵中白光大胜,一个手拿骨制长矛的亡灵战士从虚空中渐渐成型,深邃空洞的双眼中隐约跳动着两点黑光。

    一见亡灵战士出现,吞噬的亡灵立即又给它扔上两道紫黑色的光芒,给亡灵战士暴露的骨骼外表覆上一层淡淡的黑色,那应该是魔体和坚固二种状态,接连用了这几个魔法,吞噬的亡灵的魔法值估计也快要见底,那盘旋在他前面的骨盾也有点稀薄的迹象,我乘这挡狠剐了他几下,然后立即后撤步,干吗,没看到后面那个亡灵战士象跟我结下血海深仇似的,长矛一荡,就向我冲来。咱得先避其锋芒才行。

    刺牙之碧晶弩虽然射吞噬的亡灵的效果不怎么样,但是射这亡灵战士还是可以的,不时发挥出的麻痹效果让我能够上前狠砍几刀,只是这个亡灵战士的主人太麻烦,老是扔那浅红色的锋利骨矛给我,让我得照前顾后,这样的战斗拼来斗去耗的都是药。

    如果说和其他玩家的比武是一场斗智斗勇的战斗,那和吞噬的亡灵的比武则是比耐力的战斗,因为没有时间限制,所以只要我能够沉得住气,等他的蓝药消耗光,无法施展暗之骨盾的话,那胜利必将属于我的,而在这中途,我只需要抵挡住他的攻势,不挂掉,那就成功一半了。

    吞噬的亡灵似乎也为久久无法将我拿下而有点不安,吃药的速度也加快了几分,手里的魔杖一个接一个凝聚着锐利细长的骨矛,而亡灵战士在他的指挥下,对我发动着猛烈的攻击,长矛带起一片片残影落在我的身边,不时刺穿我的皮甲,用我鲜红的血液给苍白的长矛添加几分妖艳的红。

    手上的诅咒之刃砍在亡灵战士身上,带起一片片灰白骨灰,因为有过在冲天剑那与亡灵召唤师的pk,所以我知道一旦攻击能从亡灵战士身上带起骨灰,那就说明这个战士的体力已经接近末梢,快要挂掉。那么吞噬的亡灵肯定还要继续召唤一个亡灵战士出来,而他现在的过度使用了骨矛,一时半会是不可能有蓝召唤亡灵战士,倒是个挂掉他的机会。

    原本刻意拉开和吞噬的亡灵的距离,以方便躲避他手上骨矛的我一边和亡灵战士继续缠斗,一边慢慢望他那挪了过去,眼角的余光也瞄了瞄他面前那张凄白的,有点淡薄的暗之骨盾。吞噬的亡灵看到我渐渐靠近,似乎也有所警觉,手上的攻击也稍微缓了一缓,躲让到擂台的一边,想让自己的魔法值恢复一点上来。

    可不能让他看出我的意图,我微微停顿了一下,早就换在手上的盾牌平平地伸了出去,格挡住亡灵战士的长矛,一个大踏步,将右手的匕首贴着坚硬的矛身滑向它的手臂,和这亡灵战士的战斗可是最好的掩盖目的方法,若不是太忌惮这家伙长矛的攻击,我早就放弃对它的防御,全力猎杀吞噬的亡灵了。

    咦,这家伙好象没有注意自己的身子有点太靠擂台边缘了,我无意看了看他身后,只有2-3米的距离就是台下,那如果我能够……又一个念头在我脑海里浮了出来,虽然说等他药耗光了是最稳妥的办法,但是谁知道他有多少药,而我身在的回血丹在几场比武下来也用得不少,要是他的药没用完,我的药先光光,那会挂的说不定还是我呢,不如就这样试一试。

    塞了几颗回血丹到嘴里,我左手飞快地换上了刺牙之碧晶弩,冲着吞噬的亡灵就是几串点射,他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我立即一个急速向他冲了过去,而将背后的空门扔给了亡灵战士。看到我竟然放弃对亡灵战士的抵挡直奔自己而来,吞噬的亡灵可能是对自己的暗之骨盾有充分的信心,也想借此将我给搏杀出局。

    我疾跑到吞噬的亡灵面前突然一个后翻,追在身后的亡灵战士没有刹住脚步,冲到了我前面,这时吞噬的亡灵和亡灵战士都并排出现在我面前,开启一直没有机会使用的剑刃波,暗红色的刀影疯狂地划开空气,落到对手的身上。没有出我的意料,亡灵战士终于承受不住这样的伤害,“啪”的一声化成堆枯骨瘫倒在地上,而暗之骨盾的光泽也更加暗淡。没有理会吞噬的亡灵那锐利的骨矛割破我的皮甲,撕开我的肌肉所带来的痛楚,我的匕首飞快地在他那盾牌上砍出一刀又一刀,而刺牙之碧晶弩的连射也让他有点慌乱,仓促之中即要吃红又要补蓝,脚步也连连后退。

    快到擂台边缘了,我突然开启影遁,这招一出,吞噬的亡灵立即知道我的意图,肯定是想要搞背后偷袭,他的体力已经没有多少,要是被我来个刎喉加背刺的话,有一定的可能性会挂掉,必须先让。他的反应是迅速的,判断是准确的,但是唯一错误的地方就是没有注意到自己现在身处的位置,转身就跑的他一脚踏了个空,还没来得及调整好身子的平衡,我就立即给予他热情的帮助,诅咒之刃重重的劈在他身上,加上一下脚说轻不轻,说重不重小踢,吞噬的亡灵上下摇晃着双手,用不可思意的眼神看着我,“哎呀”一声怪叫着掉下了擂台。

    “隐为者玩家你获得这场比武的胜利,晋级百强赛。”npc裁判的声音让我感觉如金币响叮当般悦耳动听,咱参加天下第一比武大会的基本目的已经圆满完成,一件玄铁装备已经收入囊中。

    没有过分的张扬,我赶紧走下了擂台融进人群中去,系统的提示也及时告诉我,百强赛将在从现在到明天上午九点前进行分组抽签,六大主城和所有村落中任何一处映象水晶均可抽取号码,晚上六点正式举行,届时将决出前三甲,并颁发所有百强选手的奖励装备和金币。

    百强选手之隐为者

    职业:刺客

    等级:三十以上

    使用武器:匕首、弓弩

    擅长技能:影遁、背刺、刎喉、剑刃波

    特点:动作灵活、头脑冷静、攻击力高、体力一般,通常喜欢在影遁下使用连击技,造成大量伤害将对手放倒

    背景:暂无任何行会背景

    看完我的比武,看台上一个獐头鼠目的黄毛玩家匆匆在手中的小本子上记下了这些内容,嘴里轻声嘀咕着:“没想到这个刺客能进百强,我先前还挺看好那个叫吞噬的亡灵的召唤师呢,嗨,管他谁进呢,我只要把老大吩咐的事做好就行了,也不知道老大要这些资料干吗,他又不参加这天下第一比武大会,难道这些资料能卖钱不成。”黄毛此言一出,似乎想到什么,赶紧左右看了看,没人注意他,这才宽了心,收起本子又关注起其他擂台上的情况来。

    镜头咱一转,只见雷帝城中新开一家豪华酒楼——帝王阁中的三楼包厢内,几个面带喜色的男性玩家正围坐在一张八仙桌旁,神情诡秘地商议着什么。

    “各位兄弟,这次是我们社团第一次在‘天地’里组织的活动,希望大家办事一定要小心谨慎,千万别出什么漏子。”一个身穿酱紫色重盔,双眉浓密,目光犀利,长着一副标准国字脸型的中年男子沉声说道。

    “老大你就放心好了,我们一定会把这次活动办得稳稳当当,绝对不会有问题的。”一个脸上有条丑陋刀疤,留着小平头的兽人玩家拍着**在外的健壮胸膛说道。

    “疤哥说得没错,不就是换个场子,换个内容,实质还不都一样,老大你就等我们的好消息吧。”

    “我们已经叫弟兄们注意了,一定不会出什么差错的。”周围几个玩家也纷纷回道。

    “你们也不要太大意,这次活动只需联系跟我们比较熟悉的大客就可以,小盘口就不要开了,以免被大陆警方有所察觉,听说他们对这个游戏也挺关注的,防止有人会钻rmb兑换业务的空子,你们别太张扬了,以免打草惊蛇,小不忍则乱大谋。”国字脸听了他们的回话,脸色有点宽慰想了想继续说道。

    “知道了,老大。”众人齐声应答。

    “对了,胡子,对进入百强玩家的情况调查的怎么样了,有没有结果。”国字脸的目光投向一个满脸横肉,留着一脸大胡子的玩家问道。

    “老大您就放心好了,我早就联系好一个专门负责调查玩家信息的小组织,他们老大今天晚上就会把所有晋级百强的玩家资料整理给我。”大胡子赶紧回道。

    “恩,到时候好好查查,看看能不能收买几个玩家过来,可惜这次我们的人一个都没进半决赛。你们几个也得让手下的兄弟多出点力,好好冲级,以后搞其他场子的话可要多派自己人上了。”国字脸摸了摸下巴说道。

    “那,要是那些玩家不肯合作,大哥你看要不要。”那个叫疤哥的玩家抬起右手,比划了个下切的动作问道。

    “这次嘛,就不必了,以后再说。”国字脸摆了摆手说道,“好了,叫下面上菜吧,大家来尝尝这里所谓的特级厨师的手艺如何。”原来那些收集玩家资料的人就是为这里几位服务的,他们又在利用天下比武大会干什么呢,明眼的人一看就知道了,那就是……

    回到雷帝城下线吃好晚饭,刚一上来就收到条消息,打开一看原来是冲天剑发过来的,小隐,恭喜啊,成功挤身百强了。”

    这个家伙消息倒是挺灵通的,回个话给他们。“呵呵,同喜同喜啊,你这第一手资料倒是蛮及时,对了,你的情况怎么样了,进前百了吗。”

    “你身上可关系我一件玄铁装备呢,怎么能不关心,别提我这边了,运气不好,分的组里面有血染疆土这家伙,在第三轮就碰上他,给这家伙淘汰掉了,他进了前百。”冲天剑估计比较郁闷的回道。

    “你们这叫两雄相争,必有一伤啊。”我打趣地回道。

    “你小子别说风凉话了,怎么样,晚上有时间吗,来我这里坐坐,我约了血染疆土和傲气凌云了,他们俩人都进了百强,我正好先替你们庆祝庆祝,他们说要好好谢谢你的炼金药剂呢。”冲天剑扔了个话给我。

    傲气凌云看来也挺牛b的,不声不响地也进了百强,嘿嘿,好好谢我,怎么个谢法,要是一人送我一个玄铁级的紫金首饰那就爽了,我自我陶醉地想到,回了个消息给冲天剑说道:“行啊,你冲大帮主有请,我怎么敢不给你面子,我马上就来。”

    “那好,还是那天的老地方,我们在那等你。”冲天剑回到。

    当我赶到冲天剑帮派驻地的风味饭馆时,冲天剑正和傲气凌云,血染疆土他们正围坐在一张桌子旁,一看到我来了,冲天剑笑着站起身来迎向我说道:“小隐,来来来,这边坐,大家都等着你呢。”

    我刚一坐下,血染疆土就伸过他那巨大的熊掌拍着我的肩膀,粗声粗气的吼道:“哥们,还真没看出来,你也是个暗藏的高手啊,怎么样,有兴趣来我的会里吗,保证不会亏待你。”

    我听他这一说,摆出一副谦虚的样子说道:“嗨,疆土兄可别把我夸大了,让我找不着被,高手咱可谈不上,一般性而已,主要是运气好点罢了。”

    冲天剑听到血染疆土想要拉我入会,戏谑地说道:“唉,疆土,小隐连我的龙腾天下都没兴趣,你那个刚成立的小帮会他又怎么能看得上眼,你还是免开尊口吧。”

    我听冲天剑这一说,摆出一脸的苦样回道:“冲大帮主你这不是拿我开涮嘛,我不过是图的个逍遥自在,无拘无束,可一点没有看低你们帮派的意思,你可别挑动老大斗群众,我可是势单力薄,不能跟你们比啊。”怎么着,又想刺激我入你们的帮派,没门,哥们我装死样,看你们能耐我何,我心里暗暗说道。

    血染疆土裂嘴一笑说道:“小隐别听天剑胡说,你高兴来就来,不想的话我们几个可绝对不会勉强,对了,这次比武可多谢你的炼金药剂啊。”

    傲气凌云也接口道:“不错,有你那药还真是方便多了,那,知道给钱你不会要,这个是我和疆土给你准备的件装备,你看怎么样,要是不要可真看不起我们了。”说完拿出个浅黄色衣服放到桌上。

    密云内甲等级:30

    防御:持久:38

    嘿嘿,我一看就知道是好东西,这玩意虽然是个普通装备,但是可遇而不可求,就是胖眼睛的拍卖行那我也没见着过,可是高等级才能用的。也不知道他们从哪弄来的,人多力量就是大,啥希奇古怪的东西都能找到,我拿过了内甲,脸如春花般笑着说道:“那兄弟我就却之不恭,谢了。”

    正说着,又听到传呼机响乱响起来,拿起一看,嘿,是四处游荡的风发来的,说得挺可怜,“哥们,我黄了,你怎么样呢。”

    “呵,什么黄不黄的,搞得自己想个苦菜花似的,我晋级前百了。”我回道。

    “喝,哥们你猛啊,那今个得给你庆祝庆祝啊。”四处游荡的风回到。

    “咱这不是庆祝着呢,有没有兴趣到我这来,我给你介绍几个朋友。”我立即扔了个消息给他。

    “行啊,你在哪呢。”

    “我在龙腾天下的帮派驻地,那个靠北门的风味饭馆里,你直接过来好了。”我说道。

    “小隐,怎么这么忙啊,是不是哪个mm找你有事。”血染疆土眯着他那对熊眼,怪声说道。

    “拿我开心是不,咱可不能和你们比,是个合作过的朋友,实力还可以,想给各位大帮主介绍一下,不知道各位有兴趣不。”我回道。

    “能被你说实力不错的,当然不会差,我们都有兴趣。”冲天剑乐呵呵地说道。

    四处游荡的风赶到饭馆之后,看到和我一起的竟然是天地各排行榜上有名有姓的主,眼睛都有点发了直,被我拉过去介绍一番后,还有点腼腆起来,说话声都细了几分。

    “好了,你们都别这么客套拉,今天咱们可说好了,不醉不归。”一番寒暄之后,冲天剑一扬手,大喝一声,“老板,上酒菜。”

    觥筹交错,酒醉人迷,又是一个让人酣畅尽兴之夜。...5858xs.com